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热搜: 河北字辈
  • 33阅读
  • 2回复

嘉祐集卷十四·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李震涛
 

发帖
13065
铜币
13809
威望
2743
贡献值
24
银元
0
谱例】

古者,诸侯世国,卿大夫世家,死者有庙,生者有宗,以相次也,是以百世而不相忘。此非独贤士大夫尊祖而贵宗,盖其昭穆存乎其庙,迁毁之主存乎其太祖之室,其族人相与为服,死丧嫁娶相告而不绝,则其势自至于不忘也。自秦、汉以来,仕者不世,然其贤人君子犹能识其先人,或至百世而不绝,无庙无宗而祖宗不忘,宗族不散,其势宜亡而独存,则由有谱之力也。盖自唐衰,谱牒废绝,士大夫不讲,而世人不载。于是乎由贱而贵者,耻言其先;由贫而富者,不录其祖,而谱遂大废。昔者,洵尝自先子之言而咨考焉,由今而上得五世,由五世而上得一世,一世之上失其世次,而其本出于赵郡苏氏,以为《苏氏族谱》。它日欧阳公见而叹曰:“吾尝为之矣。”出而观之,有异法焉。曰:“是不可使独吾二人为之,将天下举不可无也。”洵于是又为《大宗谱法》以尽谱之变,而并载欧阳氏之《谱》以为谱例,附以欧阳公题《刘氏碑后》之文以告当世之君子,盖将有従焉者。《欧阳氏谱》及永叔题《刘氏碑后》不具于此。

【苏氏族谱】

苏氏之《谱》,谱苏氏之族也。苏氏出自高阳,而蔓延于天下。唐神龙初,长史味道刺眉州,卒于官,一子留于眉。眉之有苏氏自是始。而谱不及焉者,亲尽也。亲尽则曷为不及?谱为亲作也。凡子得书而孙不得书,何也?以著代也。自吾之父以至吾之高祖,仕不仕,娶某氏,享年几,某日卒,皆书,而他不书,何也?详吾之所自出也。自吾之父以至吾之高祖,皆曰讳某,而他则遂名之,何也?尊吾之所自出也。《谱》为苏氏作,而独吾之所自出得详与尊,何也?《谱》,吾作也。呜呼!观吾之《谱》者,孝弟之心可以油然而生矣。情见乎亲,亲见于服,服始于衰,而至于缌麻,而至于无服。无服则亲尽,亲尽则情尽,情尽则喜不庆,忧不吊。喜不庆,忧不吊,则途人也。吾之所以相视如途人者,其初兄弟也。兄弟,其初一人之身也。悲夫!一人之身分而至于途人,此吾谱之所以作也。其意曰:分而至于途人者,势也。势,吾无如之何也已。幸其未至于途人也,使之无至于忽忘焉可也。呜呼!观吾之《谱》者,孝弟之心可以油然而生矣。系之以诗曰:

吾父之子,今为吾兄。吾疾在身,兄呻不宁。数世之后,不知何人。彼死而生,不为戚欣。兄弟之亲,如足如手,其能几何?彼不相能,彼独何心!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在线李震涛

发帖
13065
铜币
13809
威望
2743
贡献值
2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7-14
苏洵写家谱的开端
苏氏的先祖,可一直上溯到远古传说中的高阳氏颛顼。高阳氏子孙繁衍分化,形成很多姓氏,苏氏就是其中一支。到了汉代,汉武帝手下有一位苏建,是抗击匈奴的名将,因战功卓著,被封为平陵侯。平陵在今天的陕西兴平一带,古代属于扶风郡。苏建的家人便居住在这里,形成了“扶风苏氏”。苏建有三个儿子,长子苏嘉,次子苏武,少子苏贤。苏嘉做过奉车都尉,苏武是一位人人皆知的人物,北海牧羊的民族英雄。三苏认为自己是苏嘉的后代。苏嘉的第七代孙名叫苏章,东汉顺帝时当过冀州(今河北冀州)刺史,后来又调到并州(今山西太原)做刺史,他的子孙定居在赵郡(今河北赵县),这就是“赵郡苏氏”。随着时间的推移,赵郡苏氏四处播迁,其中一支迁栾城,成为赵郡苏氏中最重要的一支。
       到了唐代,栾城苏氏中出了一位苏味道。苏味道擅长文章,与同乡李峤都以文章著称,当时号称“苏李”。苏味道19岁举进士,受到初唐名臣裴行俭的器重礼遇。武则天当政时,苏味道曾做到“凤阁鸾台平章事”,也就是宰相的职位,后来因事贬为益州(今成都)刺史。苏味道为官执政以善于撰写奏章而闻名于世。
       唐神龙元年(公元705年),以张柬之为首的一班大臣,趁女皇帝武则天年老病重之机,发动政变,杀死了武则天嬖宠的张易之、张宗昌兄弟,逼武则天把政权交还李氏。政变成功后,苏味道因为亲附张易之兄弟的罪名,被贬为眉州(今四川眉山)刺史。不久又复职为益州大都督府长史,没有来得及回成都上任,就病死了。他的儿子中有一位未能返回家乡,在眉州定居下来,从此四川眉山就有了苏姓的一支,文学家苏洵父子,就出自眉山苏氏。
       从唐神龙年间苏味道任眉州刺史,到北宋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苏洵出生,经过了300年的时间。300年间,眉山苏氏中没有出现过名声著称于世的人物。苏洵编了一部《苏氏族谱》,在他的《族谱》中,对自己以上的先辈,只列出了六代的姓名,六代以上便毫无所知了,只知道远祖是苏味道。苏洵认为这是由于前辈没有编写族谱的缘故,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这些先辈的名气不大,时间久了,就被人们忘却了。《族谱》中世系较为清楚的几代人,也是“三世不显”,他们的谱系是由苏洵的父亲苏序口述告知的。
         苏洵的高祖名苏釿,是苏泾的儿子,苏泾的事迹没有留传下来。据苏序讲,苏 是“以侠气闻于乡闾”,显然不是文人儒士。他有五个儿子,苏洵的曾祖苏祜是小儿子,也是五个儿子中最有出息的,以“才干精敏”出名。生于唐哀帝天佑二年(公元905年),死于周世宗显德五年(公元963年)。天佑四年(公元906年)之后,唐朝就被朱温灭了,历史进入五代时期,而宋太祖建立宋朝是在公元960年,所以苏祜正好与五代同始同终。他一生居住在乡里,没有进入过官场。
         苏洵的祖父苏杲生于五代晋少帝开运元年(公元944年),死于宋太宗淳化五年(公元994年)。据苏序讲,苏杲兄弟五人,品行各不相同,苏杲最好善,他对父母非常孝顺,和兄弟极其友爱,对朋友极其讲信誉。在乡里,人们无论是亲朋还是毫无关系的人,都爱戴敬仰他。苏杲不仅人品很好,还很善于生产经营,使得家中的生活比较宽裕。但他又不是那种不顾道义,一心想着发财致富的人。宋王朝平定西蜀后,原西蜀割据政权中的达官贵人为了表示对新政权的忠诚,纷纷迁往汴京(开封),去为宋朝效劳。临走前,低价变卖房地产业。这给当地人一个收购廉价产业的机会,于是许多人趁机发财致富。而苏杲偏偏不去占这个便宜,别人问他为什么不借机买一些田地,他说:“我怕牵累我的儿子”。终其一生,家中始终只有不到二顷的田产,住的房子也是破旧不修。他喜欢施舍帮助别人,可又不愿让别人知道。他说:“如果财产多了不施舍出去我怕别人算计我;然而施舍钱财的事让别人知道了,会说我是贪图虚名”。他淡薄名利,一生隐居乡里,没有做过官。
       苏杲有一位同族兄弟叫苏玩,因为犯了官司,被逮捕下狱。由于官司很严重,苏玩担心自己不能生还,就请苏杲帮助他打听官府判案的消息,如果要判死刑,就提前通知自己,以便自行了断免受刑戮之苦。又嘱托苏杲照顾自己的孀妻遗孤。后来官司了结,苏玩释放出狱后,对苏杲说:“我不是没有兄弟,但是能寄托生死大事的,只有你。”苏杲生了九个孩子,只养活了苏序一人。他去世时,苏序21岁,妻子拉着儿子的手,对他说:“为什么不把孩子托付给你的兄弟呢?”苏杲笑了,说:“孩子如果有出息,即便不是我的兄弟,也会亲近他;如果没出息,就是我的亲兄弟,也会扔下他不管。”苏洵没有见到苏杲,他从父亲苏序口中听到了许多祖父的事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他写的《苏氏族谱》中,比较多地记载了苏杲的事迹。
       苏氏定居眉山300多年,繁衍生息,形成了很多的分支。而在乡里影响最大的,就是苏杲这一支,但这一支在苏序之前地位不显赫,名声不昭著,财产不丰厚。到苏序时,苏家有田一顷多,在眉州城中有私宅一所。除依靠土地收入外,还兼营一些商贸生意,算不上地方豪富,属于普通的中小地主家庭。就整个眉山苏氏来看,苏釿以上的情况不知道,苏釿以后,苏序之前,没有人出仕为官,也没有出现过以学术、文章闻名的人物。似乎苏味道的擅长文章,并没有给后代造成什么影响。苏氏家族倒是形成了一种淳朴善良、淡泊豁达的家风。当然,没有出现名儒硕士,并不意味着他们都是目不识丁的文盲。从苏洵等人的记载来看,苏氏先祖们还是有一定的文化水平的,只不过不在文章学术方面特别着力罢了。而且蜀中一向英才辈出,眉山又有着浓郁而独特的文化气氛,300年来,苏氏家族一直受到西蜀眉山文化风气的熏陶。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在线李震涛

发帖
13065
铜币
13809
威望
2743
贡献值
2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7-14
《苏氏族谱亭记》苏洵
匹夫而化乡人者,吾闻其语矣。国有君,邑有大夫,而争讼者诉于其门;乡有庠,里有学,而学道者赴于其家。乡人有为不善于室者,父兄辄相与恐曰:“吾夫子无乃闻之!”呜呼!彼独何修而得此哉?意者其积之有本末,而施之有次第邪。今吾族人犹有服者不过百人,而岁时蜡社,不能相与尽其欢欣爱洽,稍远者至不相往来,是无以示吾乡党邻里也。乃作《苏氏族谱》立亭于高祖墓茔之西南而刻石焉。既而告之曰:“凡在此者,死必赴,冠、娶妻必告,少而孤则老者字之,贫而无归则富者收之。而不然者,族人之所共诮让也。”岁正月,相与拜奠于墓下,既奠,列坐于亭。其老者顾少者而叹曰:“是不及见吾乡邻风俗之美矣。自吾少时,见有为不义者,则众相与疾之,如见怪物焉,栗焉而不宁。其后少衰也,犹相与笑之。今也,则相与安之耳。是起于某人也。夫某人者,是乡之望人也,而大乱吾俗焉。是故其诱人也速,其为害也深。自斯人之逐其兄之遗孤子而不恤也,而骨肉之恩薄;自斯人之多取其先人之赀田而欺其诸孤子也,而孝弟之行缺;自斯人之为其诸孤子之所讼也,而礼义之节废;自斯人之以妾加其妻也,而嫡庶之别混;自斯人之笃于声色,而父子杂处,欢哗不严也,而闺门之政乱;自斯人之渎财无厌,惟富者之为贤也,而廉耻之路塞。此六行者,吾往时所谓大惭而不容者也。今无知之人皆曰:‘某人何人也,犹且为之。’其舆马赫奕、婢妾靓丽,足以荡惑里巷之小人;其官爵货力,足以摇动府县;其矫诈修饰言语,足以欺罔君子,是州里之大盗也。吾不敢以告乡人,而私以戒族人焉:仿佛于斯人之一节者,愿无过吾门也。”予闻之,惧而请书焉。老人曰:“书其事而阙其姓名,使他人观之,则不知其为谁,而夫人之观之,则面热内惭,汗出而食不下也。且无彰之,庶其有悔乎?”予曰:“然。”乃记之。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