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热搜: 河北字辈
  • 115阅读
  • 7回复

关于麻城省一、省二、义甫诸公生年的新猜测——臆测引来什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737
铜币
1753
威望
161
贡献值
4
银元
0
                     关于麻城省一、省二、义甫诸公生年的新猜测——臆测引来什么?
       麻城的历代老谱资料和正史、方志都确凿地指明元朝官员、广元李福的(侄)曾孙李义甫是比麻城的义甫公年长五十来岁,他们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前者生年在1275年左右,后者生年在1325年左右),如此,这位元朝的成都府尹、亚中大夫李义甫的叔曾祖李福自然就不可能是麻城义甫公的叔曾祖玄中公。
       1.因此,所谓老资料“《敕(册ce)造大元廣元李府君惠德印台塔碑誌》”中既有“成都府尹曾孫李義甫引宗親敬” 的落款,那么,此“印台塔碑誌”中“李府君福公,諱(麻城)玄中”的陈述就是假的。
       2.因此,接下所谓由元朝官员李义甫的后人“成都府學正侯任同知遠孫朝聘拜撰”的老资料“《廣元李府君惠德銘傳廟碑誌》”中,“李府君福公,諱(麻城)玄中。入蜀久為黃州所聞,甚早于我祖亞中大夫義甫公受旨入成都”的陈述自然也是假的。
       3.因此,再往下的所谓老资料“《弘治六年(1493)修造李氏家谱序》”中“季八公奉辟阻金西移于麻城,栖孝感乡土地庙。弟千十一犹孝老于萍乡。……,生五子:长谷中耕读传家……”、“惠德公尊父季八公早逝。灾荒所迫,乞食于庙,及长乃投军谋饭,幸得汪帅厚爱。进封之年乃追忆先祖曰,年少离家,所知甚少。……”这些陈述全然不真。

发帖
1737
铜币
1753
威望
161
贡献值
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6-23
       为了圆其说:成都府尹、亚中大夫李义甫就是麻城的义甫公,因而亚中大夫李义甫的叔曾祖李福就是麻城义甫公的叔曾祖玄中公,有人近期在网上公布了如下关于麻城省一、省二、义甫诸公生年的新猜测——臆测:
       “省一公可能生于1260年左右。省二公可能生于1262年左右。义甫公应该是省二公的长子,可能生于1282年左右——因此根据这一时间推断,如果传言随明太祖战陈友谅于鄱阳湖而殁的池州节度使清甫公的确是省二公的儿子,那也应该是义甫公之弟,甚至是幼弟”。


发帖
1737
铜币
1753
威望
161
贡献值
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6-23
       乍一看:义甫公出生在1282年,那他1314年入成都为元朝的成都府尹(亲到广元为李福的碑志塔“亲敬”)、1324年后为元朝的亚中大夫就没有时间上的矛盾了,漏洞补上了。
       但是,由此却引出了一系列难解的新问题:
       1.臆测“义甫公非老谱所载省二公长子清甫公之弟,而是清甫公之兄”,这本就与麻城历代传承相悖,有合理解释吗?
       而且,即便义甫公由清甫公之弟变为清甫公之兄,由麻城老谱内蕴含的清甫公生年在1325年左右的信息,义甫公与清甫公仍有四十来年的生年差距,所以又再臆测清甫公“甚至是”义甫公的“幼弟”(即最小的那位弟弟),就是说省二公不止有二子,且20岁左右生义甫,六十多岁生清甫。
       但这些在麻城的历代传承中有半点踪迹吗?
        2.臆测者说:“如果传言随明太祖战陈友谅于鄱阳湖而殁的池州节度使清甫公的确是省二公的儿子”——他连清甫公是省二公之子都要作为前提,就是说对“随明太祖战陈友谅于鄱阳湖而殁的池州节度使清甫公”是不是省二公之子他都是要存疑的,他根据的是什么?
        3.猜测——臆测的“省一公可能生于1260年左右”,省二公长子生于1282年左右,又会带来什么问题?

       (1)省一公之子宗甫公将出生在何年?到元末明初时宗甫公多少岁?
       (2)康熙二十二年癸亥九月宗子中素修谱所述“元明之际,我祖(宗甫公)以佐命功,得锡邑北之坝上地。至怀宗末年,贼焰未毁时,令旨犹存也”;二十五世成云(学文)  1996年4月敬撰的“自五世祖宗甫公以佐明太祖而功勋卓著,锡田坝上”;老谱注宗甫公乃“明时人杰”,这些又当作何解释?


       其实,做出此类猜测——臆测者自己依旧预定了一个前提:元朝成都府尹李义甫1314年亲到广元为李福的碑志塔“亲敬”,因此,其生年不能晚于1280年,认定他就是麻城的义甫公,那么麻城义甫公的生年必须与之吻合,因而再晚也不能晚于1282年左右。至于麻城历代老谱的传承,凡与此不合的,都可推翻。
       若言这也是在考证,那只能说:这不过是在做“伪考证”。




发帖
1737
铜币
1753
威望
161
贡献值
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6-24
省七公之裔李丹宗亲曾依据家传自述家史:
       季八公原籍江西之南昌,宋末避兵气扰卜迁于麻。先世累承冠益,拥旌仗节,其来麻时,从师纪者甚众,也居麻城北之坝上,墓葬拙断山。
       二世祖谷中公
       三世祖振声公镇守蕲黄
       二世祖、三世祖俱葬拙断山简家冲。
       四世祖:省一公居坝,省二公居樊桥,省三公迁冈邑紫潭,省四公迁固陵、省五公、省六公迁浙江、省七公、八公回迁,省七公居庐陵,省八公据南昌。
       五世祖巨甫公,官总兵步都督,镇守江州(江西九江),与陈友谅战鄱阳湖阵亡。追授太子太保,妣杨氏黄氏封一品诰命夫人。
       六世祖钊公,字文靖。钊公本世袭为官,后辞官归隐,复迁麻城。
       七世祖玉石公、玉白公、玉圭公


发帖
1737
铜币
1753
威望
161
贡献值
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6-24
“五世祖巨甫公,官总兵步都督,镇守江州(江西九江),与陈友谅战鄱阳湖阵亡。追授太子太保,妣杨氏黄氏封一品诰命夫人”。

——因为朱元璋义军与陈友谅部的鄱阳湖大战发生在1363年,据此知省七公之子巨甫1363年时也是正值壮年。义甫公的堂兄弟宗甫、清甫、巨甫1363年都处壮年时期,唯独他生于1282年,1363年时已然八十来岁,可能性有多大?

发帖
451
铜币
491
威望
90
贡献值
1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6-24
3.因此,再往下的所谓老资料“《弘治六年(1493)修造李氏家谱序》”中“季八公奉辟阻金西移于麻城,栖孝感乡土地庙。弟千十一犹孝老于萍乡。……,又所谓季八生五子:长谷中耕读传家……”、“惠德公尊父季八公早逝。灾荒所迫,乞食于庙,及长乃投军谋饭,幸得汪帅厚爱。进封之年乃追忆先祖曰,年少离家,所知甚少。……”这些陈述全然不真。
千十一房创谱序文明确记载:宋末千十一公自南昌避兵乱迁河南商邑金钢台,未落籍,复徙麻东上马石,因家焉。卒葬上马石,其墓穴就在东山一洞内,我亲眼所见。什么"弟千十一犹孝老于萍乡。……,"胡编鬼扯!又所谓"生五子:长谷中耕读传家……”、“惠德公尊父季八公早逝。灾荒所迫,乞食于庙,及长乃投军谋饭,幸得汪帅厚爱。进封之年乃追忆先祖曰,年少离家,所知甚少。……”更是无中生有,谎话连篇。所有这些都是在我们两家谱上找不到出处的。一个传承了几百年的家族历史被近年来编的野史所替代,或者被别家的历史所替代,这个家族不觉得悲哀吗?

发帖
1737
铜币
1753
威望
161
贡献值
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6-24
麻城千十一公后人道光十一年谱序: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发帖
1737
铜币
1753
威望
161
贡献值
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6-24
文治宗亲先生说的很对:
         千十一房谱序文明确记载:宋末千十一公自南昌避兵乱迁河南商邑金钢台,未落籍,复徙麻东上马石,因家焉。卒葬上马石。
        这份道光十一年的谱序明确记载:
     “李氏原籍江西南昌县,南宋时千(注 即千十一)公避难,迁商南金刚台,未落籍,转徙麻,卜东义州上马石,家焉。公殁,葬虎形。递传八世攀龙、九世唐斌、......”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