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 14906阅读
  • 66回复

读李儒科《汉东季八公世系四说辨析》略论(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李震涛
 

发帖
13062
铜币
13806
威望
2742
贡献值
24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3-07
— 本帖被 李云翔 设置为精华(2015-05-10) —
一,季八公系出衜公房世系始末
     季八公系出衜公房是近年出笼的。始见于2004年5月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李氏文化资存》第一辑,2005年出版的 第二辑,经2010《中国•甘肃陇西李氏文化源流》一书和2008年通过修改后又印在了《世界李氏族谱全书. 衜公卷》发行,哄然出世,并辗转被刻入陇西堂李家龙宫墙壁铜刻。












2005年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全国各地新华书店发行的《李氏文化资存》第二辑108页刊载了一条由蕲春爱敬堂 李贤浚 先生提供的季八公上祖世系:李世民---李  恪---李衜—      李德淮——褆公——通公——文公——万贤——尚志——祈公——宗唐——季八”。      书中还写道:“季八公由江西南康府(瑞昌清盆)迁至鄂东南麻城县(现为市)李家坝,季八公儿子谷中、孙子振声、曾孙省一。省一公于元末由麻城李家坝迁居蕲春县李达冲”。
     2005年出版的  《李氏文化资存》一书在社会上公开发行后,这一世系出于何处,  源于何时,书中既不见说明,也不见考证文章。通过很多宗亲多方查寻,才弄清了季八公接衟公房事实真相和来龙去脉。
       蕲春  李达户《爱敬堂》嘉庆元年  在创修宗谱总序记载道 “……达祖讳省一府君,淑配洪太君,毓自江西南康府迁于蕲阳永福乡,傍乌石峰而宅之,遂为吾族始,生子八,仅传其二:仲四居长,仲七其次也。嗣是而后,绳绳振振,愈炽而昌,号称巨族……   嘉庆元年丙辰孟冬下浣之吉阖族公撰”    。
        直到 光绪十八年(1892)岁官壬辰季春之吉    十七世孙裔李炎在《四修宗谱序》:
“……我族达公自宋迁蕲①,历有年代,至嘉庆、道光、同治,谱凡三修,皆以达公为始。自公而上,付之混沌初开,传信不传疑,……" 一直都是记载 奉自江西南康府迁于蕲阳永福乡的 始迁祖李达公,为始祖的。
     公元1879年  己卯乡试, 蕲春爱敬堂  的李焱龙(裔焱)与麻城东山崇伦堂  的李静甫( 安徽崇伦堂清道光年创谱时说季八公第七世孙思敬公生的第七子李壁公之后  )    两位秀才在省城考举人,住在一起。交谈起来,原来都是省一公的后人,同为省一公的十七世孙,于是以“宗兄弟”相称。 光绪十八年,蕲春爱敬堂四修宗谱  到麻城东山<崇伦堂>搜罗旧帙 。(《蕲春李达户(爱敬堂)四修宗谱跋》"忆自己卯(1879年)乡试,与麻城静甫宗兄同寓,谈及系出一家①。是科静甫获隽②,后会因稀。越十余年,龙自塞上归,适族有四修之议。因念当日寓鄂言犹在耳,爰与阖族商议,遣人赴麻寻访,得其源流各序并远祖世系诸图③,如获拱璧。阅悉南昌至此权舆,我季八公支派日繁,散居楚豫,凿凿可凭,固堪可以传信。惟省一公妣,第载欧阳氏,而无洪氏夫人;考我旧帙,又未注生宗甫。意者,达公之徙,在欧阳既殁之时,故洪夫人未及登载。今既觏④此原本,自当合为一编。然谱已三修,事隔数代,猝然变动,必骇听闻。以表别之,使不混于世纪;冠诸卷首⑤,俾共知所由来。庶几两不相背。质之静甫,未知以我言为河汉⑥焉否?十七世孙焱龙谨跋(1892年)”
    
光绪十八年,蕲春爱敬堂四修宗谱抄回麻城东山  族谱的《崇伦堂李氏创修宗谱序》、《崇伦堂李氏迁楚源流原序》、《祭文》、《嫡祖备忘录》 。同时增添的还有《仙李蟠根原序 》 , 《李氏溯源 序 》 、《李氏溯源记等。  
     同时增添的  这几篇资料,是否来源崇伦堂  李贤浚先生未十分确定,也未交待来自何处。从蕲春爱敬堂十七世孙焱龙谨跋  《四修宗谱跋》"  遣人赴麻寻访,得其源流各序并远祖世系诸图,如获拱璧。“一语推断 ,似乎来自崇伦堂   。
    上文所载的《崇伦堂李氏创修宗谱序》、《崇伦堂李氏迁楚源流原序》、《祭文》、《嫡祖备忘录》 。《李氏溯源 序 》 、《李氏溯源记》大多还未见原始文献上传和披露,但我们从李贤浚先生的《李氏(爱敬堂)宗族世系考》一文略许引文可见一斑。
   略摘如下;
《李氏(爱敬堂)宗族世系考》
"蕲春李氏爱敬堂七修宗谱卷一《李氏溯源纪》,源自于老谱,对李氏历代祖先和名号和事迹有较翔实的记载,是一篇较好的史料。 ……
五、《溯源纪》“二十世耳公”栏载:“字伯阳,一名聃。周平王时为柱下太史,著《道德经》五千余言。孔子入周问礼……
六、《溯源纪》“三十一世信公”条载:“字有(成),秦为大将军,归汉为陇西侯,生子二:长元旷,次仲翔。” ……
七、《溯源纪》“五十九世民”条载:“封秦王,传(即)位为太宗,在位二十三年。生子十四人,封王者九。第五子恪,第七子治,九子显。”……
八、《溯源纪》“六十世恪公”条载:“系太宗世民第五子,系治、系显二公之兄。然嗣太宗之位者公,即位为高宗。生子哲。”……

六十一世哲公至七十一世杰公,……
此外,在六十一世至七十一世的条文中,还有很多错落,简述如下:
1、“六十一哲公:即位称为锐宗,在位三年,传位于次子隆基。”……
2、“六十四叔公”应为“公”(……
3、“六十八穆公”应为“恒公”,即位后称穆宗。……
4、“七十世确公”应为“公”,即位称懿宗。……
5、“七十一杰公”条载:“即位称为昭宗,系确()公之幼子,生子轩。”……
     蕲春四修谱的《远祖世表》中:一世季八:公原籍江右丰城,宋末自南昌提兵至湖北,遂居麻城……。二世谷中、玄中;三世振声(略)。四世省一:振声公长子,讳达,诰赠通奉大夫。初居麻城坝上,妣欧阳氏,生子一宗甫。妣殁葬麻城西门外新店黑沙洲。公后迁蕲州,世居永福乡五图李达冲。娶洪氏,诰封夫人,生子八:仲一……仲八。公妣殁葬另详后世纪中,以其为本支之祖也。省二……省八(略)。五世宗甫、仲一……仲八、义甫、秀甫、松涧(略
6、蕲春七修谱《嫡祖备忘录》同样将“一世季八……五世宗甫”等记得清清楚楚。
  ……
        综上所述可见蕲春爱敬堂记载季八世系为…李世民—治公—显公(庐陵王)…昭宗  …轩公…宗唐—季八……
      如果这条世系真是 四修之时,从崇伦堂李氏所得,那么《仙李蟠根原序》、《李氏溯源序》、《李氏溯源记》也是这次崇伦堂李氏所得。那么崇伦堂李氏的李壁-----省一公----季八公世系是依据麻城季八公宗谱世系,宗唐…轩公来源于磨刀李 宗系世系。(昭宗)杰---—显公(庐陵王)---治公----李世民是根据李唐宗系的一些传说(大抵根据一些戏曲评书而成,故错讹多出或谱匠提供的原始李唐世系素材)。由此可见崇伦堂李氏的李壁-----省一公----季八公--宗唐…轩公----(昭宗)杰---—显公(庐陵王)---治公----李世民是参合季八公世系和磨刀李 宗系再根据季八公序文中称“今观李氏先世派出唐太宗第七子庐陵王之后"的先系阐述参合李唐宗系而成。崇伦堂李氏清道光年创谱是参合了麻城季八公宗谱,磨刀李宗谱成谱的。
        如果这条世系不是抄自崇伦堂,那么应是蕲春爱敬堂四修及后有作者,"汰其繁,补其阙,…….. 务使若断若续之宗支,联如贯珠 “所为手笔。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蕲春爱敬堂这条世系…李世民—治公—显公(庐陵王)…昭宗  …轩公…宗唐—季八……无论来于抄自崇伦堂还是四修及四修后,这条世系最早的时间不会超过是清代道光之前,是参合麻城季八公谱和磨刀李谱而新鲜出炉的"人工培育"产品,时间距今不过两百年。而且这条…李世民—治公—显公(庐陵王)…昭宗  …轩公…宗唐—季八……世系是以季八公世系为主轴再根据季八公序文中称“今观李氏先世派出唐太宗第七子庐陵王之后"的先系阐述参合李唐宗系而成。并不是如后来《李氏文化资存》、《世界李世族谱全书》.(衜公卷)、陇西堂李家龙宫墙壁铜刻所记载的以李  恪---李衜"磨刀李世系为主轴的---李世民---李  恪---李衜— 李德淮——褆公——通公——文公——万贤——尚志——祈公——宗唐——季八”.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2条评分铜币+7
李云翔 铜币 +5 - 2014-12-17
李宇 铜币 +2 - 2014-12-16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离线李震涛

发帖
13062
铜币
13806
威望
2742
贡献值
2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4-03-07

二,蕲春爱敬堂李氏,麻城东山崇伦堂李氏与麻城季八公族

    那么蕲春爱敬堂和(或)麻城东山崇伦堂道光元年之后出现的这条…李世民—治公—显公(庐陵王)…昭宗  …轩公…宗唐—季八……世系会不会是季八公序文中称“今观李氏先世派出唐太宗第七子庐陵王之后"的先系,明代墨谱中所说的"旧所传李氏所自,亦远而可溯矣的"旧所传本"呢?创谱嘉庆元年的蕲春爱敬堂和创谱道光元年麻城东山崇伦堂都有略具特色的磨刀李《仙李蟠根族谱序》,而创谱于明代,至已经修撰五六次麻城孝感诸地季八公族谱为什么却没有这仙李蟠根族谱序》呢?磨刀李宗系的轩公…宗唐公到底是不是季八的的嫡亲先祖

李儒科《汉东季八公世系四说辨析》衟公世系说中写道公懋和解缙两序,是先祖留给衟公裔孙的宝贵遗产,也是李恪衟公源流世系的历史见证,流传至今,弥足珍贵。凡李氏历代贤达,续修衟公家乘者,必载此二序,以清源流,增辉谱牒。因此,季八公一支族谱中有此二序传存,实属明智达理,崇祖爱宗,并非泊来之举。"并非泊来之举?事实真是如此吗?

李儒科《汉东季八公世系四说辨析》衟公世系说中还写道“"这是一个由衟公季八公一脉相承的血缘世系。第三条印证(即蕲春李氏爱敬堂老谱,载有李恪衟公世系宋代公懋撰《李氏蟠根旧谱序》和明代解缙撰《仙李蟠根族谱序》):其所以用李恪衟公世系有关谱序,因为他们本来是衟公一支,故先祖无误,不留烦舛,后人传存,理所当然。”衟公季八公一脉相承的血缘世系,先祖无误,不留烦舛,理所当然,真得是那么先祖无误理所当然吗?

那么我们先来解读 三谱各具特色 仙李蟠根族谱序》。

三,    《仙李蟠根族谱序》的真伪和 三谱此序的先后及各具特色之成因 。

    (一)《仙李蟠根族谱序》的真伪

     1,磨刀李氏《仙李蟠根族谱序 》

     家谱之作,所以序世系,敦本源,纪终始,昭德业,以教子孙于万世者也。盖人之生,近则父子相传,远则祖孙相绍,世系从此分矣,可弗序乎?族有亲疏之分,服有隆杀之异,本源实则一也。可弗敦乎?前乎祖考既往,后乎曾元方来,生也有年,殁也有日,终始可弗纪其实乎?时有用舍之殊,士有显晦之别,行则济世,藏则淑身,德业可弗昭其美乎?此近世作谱之要法也。竊怪世之人慕他人氏族之贵显,往往攀援以自登于谱籍,嗟乎!是何为而作耶,以他人之先而紊乎已之先,以吾之祖而侪乎彼之祖,是不能尊祖而适以玷其祖,不能敬宗而反以辱其宗。为人子孙而心存孝敬者,果能自安否乎?此予论其事,未尝不为之叹且耻也。

        惟吾修前江宦友李公中正则不然,李之先由恪袭封于吴,子姓蕃衍,贤士大夫代有其人,历五季之哀,迁于大江之名郡曰南康,邑曰建昌,里曰磨刀。而磨刀之李,实郁林天潢之派,衣冠文物,科第簪缨,世为修水之冠。至元丙子,宗族长幼悉遭涂炭,而向所之谓家谱者,诸俱陨弃而无存。惟中正之祖父珍袭宝藏,幸存而未泯。他日西平忠武王之后裔,欲以谱牒相参订,而中正谓吾家氏族,自大唐五季之衰,未闻祖考有封西平忠王者,吾虽不能崇德业以光前人,忍效尤哭墓者以贻议当世耶。中正患其世久,子孙散无纪次,是以集会族人,因家谱先世所载者,子孙列其世次,著其讳字仕止之实,与凡文章词赋,纂录附载为仙李蟠根家谱一卷,命工锓梓,以为宗族宝藏之荣。书成,徵予言以序之,予曰子之先,政议大夫左司公懋序已详矣。予也何庸于赘,且余归京师颇久,贤士大夫以谱牒示余者多矣。而独感于二氏之书,新安朱氏徽国之所自出也,徽国自序其先,或谓出于唐孝友先生之后,及稽诸史。孝友乃毫州人,初不傅会以实其说也。怀庆许氏实显于魏国,魏国以上世系无考,故谨自其先人始,未尝攀援以誇诩于人,彼二君子尊祖敬宗之心岂不众人若也哉。疑以传疑,信以传信,是乃所以尊祖敬宗也。予喜中正得古人撰谱之意,因序其书而识是语,使其后景仰先哲而知所取法,以是有重裕无躬者焉。

                          朝例大夫翰林学士左春坊庆吉士

                              兼国史总裁文江    解缙书

                                洪武廿一年岁次戊辰孟夏月  谷旦

2,麻城东山崇伦堂《仙李蟠根族谱序》

      

       家谱之作,所以叙世系,敦族姓,纪终始,昭德泽,以告子孙于万世者也。盖人之生,父子相传而为,世远则难稽,君子于此其可以弗叙矣乎?有族不能无亲疏之分,有服不能无隆杀之异。然循其源流,则均出于一人之身也,君子于此可以弗敦矣乎?前乎祖考之既往,后乎会元之方来,莫不有讳字生卒,室家宅兆,君子舍此何以考摭其人之实乎?士有显晦,时有用舍,用且显者勋业则昭著于世,晦且舍者德泽则被于其后,君子舍此又何以见其传家垂世之美乎?此近世作谱之要法也,窃怪异时人之轻于其先者,不他人氏族之贱微,往往传附攀援以自登于谱籍。

       嗟乎,谱果何为而作耶?以他人之先而紊乎吾之先,以吾之祖考而侪乎彼之祖考,是不能尊祖而适足以玷其祖,不能敬宗而反有以辱其宗。为人子孙而有孝敬之心者,果能以自安乎?此予论其事未尝不为之叹且耻也,惟吾修江前宦友李公中正则不然。

       李之先由于远祖唐封庐陵王,子孙繁衍甚大、曼延四海、名卿贤士大夫代有其人。历五季之衰而始迁于大江之右,郡曰南昌、邑曰南昌、里曰豹子口赶牯垱。而赶牯垱之李氏实庐陵王谪居江右天潢之派。衣冠文物,科第簪缨,世为修水之冠。至元丙子,宗族长幼悉遭涂炭,而向之所谓家谱者,俱陨弃而弗存。惟中正之祖父珍袭宝藏,幸存而未泯。他日西平中武王之后裔欲以谱牒相稽订参合,其中正谓,吾家氏族自大唐五季之衰,未闻祖考有封西平中武王者,吾虽不能躬致德业,以光前人,忍效尤哭墓者以贻讥于世耶?中正患其世久,子孙不能袭宗,从散无纪次,是以集会族人,因家谱先世所载者,子孙列其世次,合其子姓,著其讳字生卒,仕止之实欤。凡缙绅文章词赋,纂录附载为《仙李蟠根家谱》一卷,命工锓锌以为宗族宝藏之荣,书成徴予言以序之。

       予曰,子之先政议大夫左司公懋序已详矣,愚也何庸于赘辞。且予居京师颇久,贤士大夫以谱牒示余者多矣,而独有感于二氏之书。新安朱氏,徽国之所出也,徽国自序其先,或谓出于唐孝友先生之后,及稽诸史,孝友乃亳州人,初不傅会,以实其说也。怀庆许氏,实显于魏国,魏国以上,世系可考,仅自其先人始,未尝援传以夸诩于人。彼二君子,尊祖敬宗之心,岂不众人若也哉!疑以传疑,信以传信,是乃所以尊祖敬宗也。二君子惟其然,故不假此而自以其道德俎豆,圣贤之宗,师万代之下,使天下后世莫不仰其祖考而为百世阀。然则善于尊祖敬宗,岂不有加于二君子哉!

       予叙其书而具识是语,盖不惟喜中正得古人作谱之意,抑使其后仰止先哲,而知所取法,以世有显扬垂裕无穷焉

            朝列大夫翰林学士解缙书       崇伦堂重梓 中华民国二十七年戊寅岁小阳月 榖旦

  3 爱敬堂《仙李蟠根族谱序》

  

家谱之作,所以序世系,敦本源,纪终始,昭德业,以教子孙于万世者也。盖人之生,近则父子相传,远则祖孙相绍,世系从此分矣,可弗序乎?族有亲疏之分,服有隆杀之异,本源实则一也。可弗敦乎?前乎祖考既往,后乎曾元方来,生也有年,殁也有日,终始可弗纪其实乎?时有用舍之殊,士有显晦之别,行则济世,藏则淑身,德业可弗昭其美乎?此近世作谱之要法也。竊怪世之人慕他人氏族之贵显,往往攀援以自登于谱籍,嗟乎!是何为而作耶,以他人之先而紊乎已之先,以吾之祖而侪乎彼之祖,是不能尊祖而适以玷其祖,不能敬宗而反以辱其宗。为人子孙而心存孝敬者,果能自安否乎?此予论其事,未尝不为之叹且耻也。

        惟吾惟吾李氏宗族则不然,李氏由于远祖有熊氏,姓公孙,别姓姬,号皇帝,名轩辕,其子孙繁衍甚大、曼延五湖四海、散居天涯。而后续以存其宗祠,名卿贤士大夫代有其人历五季之衰而始迁于大江之右,南昌郡邑豹子口赶牯挡。李氏天潢之派,衣冠文物,科第缨簪,世为修水之巨族       至元丙子,宗族长幼悉遭涂炭,而向之所谓家谱者,俱陨弃而弗存。惟季八公珍袭宝藏,立本根源幸存而未泯。。他日西平中武王之后裔欲以谱牒相稽订参合,其中正谓,吾家氏族自大唐五季之衰,未闻祖考有封西平中武王者,吾虽不能躬致德业,以光前人,忍效尤哭墓者以贻讥于世耶?季八公患其世久,子孙不能袭宗,从散无纪次,是以集会族人因家谱先世所载者,子孙列其世次,著其讳字仕止之实,与凡文章词赋,纂录附载为仙李蟠根家谱一卷,命工锓梓,以为宗族宝藏之荣。书成,徵予言以序之,予曰子之先,政议大夫左司公懋序已详矣。予也何庸于赘,且余归京师颇久,贤士大夫以谱牒示余者多矣。而独感于二氏之书,新安朱氏徽国之所自出也,徽国自序其先,或谓出于唐孝友先生之后,及稽诸史。孝友乃毫州人,初不傅会以实其说也。怀庆许氏实显于魏国,魏国以上世系无考,故谨自其先人始,未尝攀援以誇诩于人,彼二君子尊祖敬宗之心岂不众人若也哉。疑以传疑,信以传信,是乃所以尊祖敬宗也。予喜中正得古人撰谱之意,因序其书而识是语,使其后景仰先哲而知所取法,以是有重裕无躬者焉。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离线李震涛

发帖
13062
铜币
13806
威望
2742
贡献值
2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4-03-07

三,    《仙李蟠根族谱序》的真伪和 三谱此序的先后及各具特色之成因 。

以上  三 《仙李蟠根族谱序》绝大部分文字相同,除[爱敬堂《仙李蟠根族谱序》未署作序者外,其余两序作者也均为解缙,但世系祖源、祖地,修谱人描述却各不相同。世系祖源分别为郁林王和庐陵王;祖地分别为郡曰南康,邑曰建昌,里曰磨刀和郡曰南昌、邑曰南昌、里曰豹子口赶牯垱;修谱人也分别为中正公和季八公。

李中正系磨刀李氏,"名以材,字中(仲)正,其父均瑞、祖文刚,曾祖字叔尧(名应俎)、高祖阳凤,宋祥兴23年(公元1286)进士。中正生于元至正22年(公元1362),浙江钱塘县知县,有政声。中正有子愈岳、愈清二人"

   从三谱序 同文的"书成,徵予言以序之,予曰子之先,政议大夫左司公懋序已详矣。予也何庸于赘"   序文世系中的先祖李公懋,按流传当今的谱系所载为磨刀李氏先祖,和谱序 同文的"天潢之派,衣冠文物,科第簪缨,世为修水之冠。"修水一地名归属来看,此谱序原出 磨刀李氏和谱序前文的郡曰南康,邑曰建昌,里曰磨刀,相合。麻城东山崇伦堂和爱敬堂两谱序所云的"郡曰南昌、邑曰南昌、里曰豹子口赶牯垱;”对应的应该是"豫章"或"洪都"而不是"修水"。明显可见崇伦堂爱敬堂两序是抄袭篡改磨刀李谱序而成。

下面我们来解读探证磨刀李氏这篇《仙李蟠根族谱序 》。该谱序署作序者为解缙

   解(读xie)缙(1369-1415年),字大绅,江西吉水人.与杨慎,徐渭并称“明代三大 才子”巜永乐大典》总纂修.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参加江西乡试,名列榜首(解元);次年,会试第七,廷试登进士第。选为庶吉士,惠帝召为翰林待诏 成祖入京师,擢侍读。 寻进侍读学士 永乐二年进缙翰林学士兼右春坊大学士 ,四年,解缙又被诬为“试阅卷不公”贬为广西布政司参议。临行前,礼部郎中李至刚因与解缙有宿怨,又诬缙,故即改贬交趾(今越南),命督饷化州。永乐八年(1410) 逮缙下诏狱, 逮捕入狱。缙在狱中受尽严刑拷打]并株连多人。 十三年,锦衣卫帅纪纲上囚籍,帝见缙姓名曰:缙犹在耶?纲遂醉缙酒,埋积雪中,立死。年四十七。籍其家,妻子宗族徙辽东。仁宗即位,诏归缙妻子宗族。 正统元年八月,诏还所籍家产。成化元年,复缙官,赠朝议大夫 著有《解文毅公集》

   江西湖茫曹王后裔李华林(李良缘)宗亲受已故蓟春李公建平先生生前之托查考族源。查得清史稿版的《解文毅公集》。    最终发现 解缙一生写了许多【序】、【表】、【传】和【墓志铭】等,其中有为吉水李氏写的《盘谷序》,为同府乡里高氏家族写的《爱敬堂》序等等并贴出文集有关李氏方面的截图。查考所得里面是没有上述的《仙李蟠根序》。华林宗亲认为《仙李蟠根序》的作者可能是伪托大名鼎鼎解缙之名的托序。

受李华林宗亲所启发,我也亲自从头查了一遍《解文毅公集》。的确如李华林宗亲所说,解缙文集没有磨刀李氏这篇署名出自解缙之手的《仙李蟠根族谱序 》。

现将《解文毅公集》目录和相关的序跋贴出,供宗亲们查考。

解学士文集  (明)解缙 撰

 ●目录

  序

  一卷  应制(古诗 五言绝 五言律 七言绝 七言律 文)

  二卷  四言古 五言古 五言绝 五言律 五言排律 七言古

  三卷  七言绝

  四卷  七言律 七言排律 赋 辞 诗余

  五卷  序一

  六卷  序二

  七卷  记

  八卷  传 赞 行状 墓表

  九卷  墓志铭

  十卷  祭文 书简 杂述 题跋 杂文 策(五道) 附录

     相关的序跋

●解学士文集卷之五

  序一

  ◆序一

  吉水解氏族谱序

  重修解氏族谱序

  解氏族谱题辞

  吉水桑园周氏族谱序

  宋氏重修族谱序

  吉水泥田周氏族谱序

  夏璜刘氏族谱序

  吉水白沙王氏族谱序

  螺陂萧氏族谱序

  欧阳文忠公家谱序

  城西萧氏谱序

  吉水倚傅萧氏族谱序

  虎溪萧氏谱序

  吉水金璧孙氏江东谱序

  岭口龙氏族谱序

  吉水桥头彭氏族谱序

  镜方彭谱辩疑序

  吉水姜氏谱序

  吉水东门徐氏族谱序

  山陂庞氏重修族谱序

  王氏族谱序

  东门胡氏谱序

  刘氏族谱序

  蓝氏族谱序

  龙城毛氏族谱序

  江氏族谱序

  吉水寨瑞安成李氏南唐谱序

  东门邹氏族谱序

  吉水许氏族谱序

  吉水山原罗氏族谱序

  夏侯刘氏族谱序

  东门李氏族谱重序

  吉水余氏族谱序

  吉水庞氏族谱序

  堤平张氏族谱序

  乌江陈氏族谱序

  泰和王氏族谱序

  泰和杨氏族谱序

  泰和欧阳氏族谱序

  庐陵城西刘氏族谱序

  庐陵官草彭氏重修族谱序

  庐陵朱氏族谱序

  永豊湖西罗氏族谱序

  永豊水东罗氏族谱序

  永新逢桥左氏重修族谱序

  永新厚田周氏族谱序

  宝应金氏族谱序

  五镇倪氏衍庆族谱序

  南昌刘氏族谱序

  旴江胡氏族谱序

  新凎吴氏族谱序

  新凎丁氏族谱序

  永新田南刘氏重修族谱序

  吉水花园王氏重修族谱序

  永新东门张氏族谱序

●解学士文集卷六

  序二

  ◆序二

  送叔昭序

  送萧崇岳序

  赠宗平刘乡贡赴会试序

  赠赵用哲赴京师序

  赠萧观复省兄

  赠韩贤良序

  送习贤良赴河州序

  送王止中归永嘉序

  送葛维彰归庐陵序

  送高仲仁教瑞昌序

  送徐叔通游江淮序

  送陈子术得请归飬序

  送永豊知县赵君季通序

  北京重游序

  姚大同归襄阳序

  送新化尹萧崇岳序

  送徐中书调陕西理问序

  送徐广成之定远教官序

  送端木武库归溧阳序

  送刘君孝章归庐陵序

  赠刘季友重游钱塘序

  送彭秀才永年序

  送西昌陈孟旦序

  送写真萧士信序

  送廖伯琛序

  送裴孝感子彦归荣序

  送储先生赴官序

  送刘孟献诗序

  送周氏崇缙归文江序

  送徐宿州序

  送养蒙罗先生归庐陵序

  送萧典祠序

  送弟朝夫及第南归吉水序

  送周君崇效奉母归文江序

  送恂如赴京序

  萧九皐招谕底马撒南还序

  赠王广文考满序

  送王作昭府属序

  送河南参政夏君归天台序

  送太守赴汉州序

  赠以达倪秀才南还序

  送子环赴京序

  送张用礼赴京考满序

  赠周兴安朝京师序

  羣公赠言序

  送戚廷彦归天台序

  栢台思亲诗序

  顾谨中诗集序

  万竿烟雨图诗序

  西游集后序

  随所寓诗序

  为李君士鼎盘谷图序

  王氏节孝堂诗序

  山水之间序

  张氏迎熏堂诗序

  虚舟集序

  萧氏三世字叙

  永新周氏礼让堂诗序

  黄仲聚同声集序

  吉水庄西十老宴集诗序

  萧氏流芳集序

  杨氏济羙集序

  杨文川诗集序

  自勤文集序

  李氏孝节堂诗序

  彦奇周佥宪文集序

  缉熙小藁序

  椿桂轩诗序

  墨氏终南书舍诗序

  风木图诗集緫序

  清约诗序

  济川诗序

  萧斋清意诗序

  云间楼诗序

  北斋诗序

  村老诗序

  玩心斋诗序

  赠刘君允元诗序

  去思诗序

  送高唐王君子舟赴巴陵文学叙并诗

  梅邨序

  周君奇正字序

  寿岂堂诗记

  具庆堂序

  金璧孙氏映雪轩序

  舒啸轩序

  长春图诗序

  南山耕读序

  兰所序

●解学士文集十卷

  祭文

  书简

  杂述

  题跋

  杂文

  策(五道)

  附录

◆题跋

  题縳笔帖

  题安义先生卷

  跋苏文忠公书

  跋大兄李邕墨迹

  跋临羲之帖与禛应

  跋宋真宗皇手敕赐杨丕

  跋雪月轩三篆字

  跋王鲁斋所藏晋唐法帖

  跋仙都手书硕画

  跋简约兄所藏樵舍舟中书

  跋欧阳率更书邕师塔铭

  萧氏虎溪跋

  跋萧氏族谱

  跋高氏族谱序

  跋前村黄氏家谱

  跋董伯琦墓表

  跋金幼孜所藏刘仲修书范太史诗

  跋王荆公所为萧定基神道碑

  跋萧服侍郎印历

  跋螺陂萧御史起家三赋

  题文丞相书简

  再跋催请书

  跋欧阳文忠知谏院诰命

  跋罗神童诗卷

  跋蔡襄谢赐御书诗墨迹

  跋苏太史书柴宗礼传

  跋赵子昂墨梅

  跋王侍郎所藏杨补之梅

  跋刘山阴书金守正诗后二首

  跋存耕堂后

  跋思绍堂

  跋袁端智拙逸卷

  琴逸轩跋

  跋化度寺碑

  跋胡忠简公撰郭大夫墓铭

  附郭大夫铭

永乐十三年(1415年)死。 籍其家,妻子宗族徙辽东。不到十年后,1424年仁宗即位,亲自为解缙平反。仁宗出缙所疏示杨士奇曰:人言缙狂,观所论列,皆有定见,不狂也。诏归缙妻子宗族。 正统元年八月,诏还所籍家产。成化元年,复缙官,赠朝议大夫 。古人以有后代传世为‘不死’,古人以有文章传世为‘不朽’,古人崇信孝道,对先人文稿尤加保护和珍藏,力图刻印以流传不朽。这点也可从解缙文集的出版,足以见证。正统七年(公元1442)黄谏高中探花,"及来京师访其全集于先生仲子中书舍人祯亮家。“积所得俸资括宗友用和誊刻解缙的五七言绝句事五十首因被 命修史日趋馆阁不暇以为,天顺元年(1457)黄谏始将其遗文。初次刻印。嘉靖壬戌1562"解从孙桐缉录凡十卷求罗洪先加以诠次,罗洪先稍剔其伪不尽删繁,与解缙从孙桐辑成《解学士文集》10卷刻印。万历年间晏良棨刻本,仍为10卷,附年谱2卷。收入四库的卷本,是康熙五十七年(1718)缙10世孙悦所补辑的刻本为底本

解缙死到平反,不到十年。家传文稿丧失可能性不大。随口相吟作诗,一时未收录是有可能的。但对亲友求写的序文,忘加收录的可能性不大。这可从其文集载入的求序之多,尤其是同是族谱求序的序文之多,是古代文人之中极为少见的。 磨刀李氏这篇署名出自解缙之手的《仙李蟠根族谱序 》,谱序称是应其同宦同乡好友李中正所请而写,谱序将李中正推崇之至"疑以传疑,信以传信,是乃所以尊祖敬宗也。予喜中正得古人撰谱之意,”将李中正直于不傅会唐孝友先生之后,以实其说的新安朱熹。和谨自其先人始,未尝攀援以誇诩于人的怀庆许氏相媲美。解缙如此推崇李中正,解缙以及其后人更无可能将这篇应李中正求请的序文,不收集入文集,独遗文集之外。

磨刀李氏这篇署名出自解缙之手的《仙李蟠根族谱序 》疑伪之处不仅仅 在传世的解缙文集查无此文,而且在序文文章之中也与历史和事实多有不符和疑窦之处

此序署名官职为"朝例(应该为朝列)大夫翰林学士左春坊庶吉士兼国史总裁"落款时间却为洪武廿一年岁次戊辰孟夏。        洪武廿一年 解缙19岁,才举进士,授中书庶吉士,官职尚属未入流职官。庶吉士之选,始自洪武十八年(1385年)乙丑科。该科除了廷试擢一甲进士丁显为翰林院修撰,二甲进士马京等为编修、吴文为检讨之外,“上以诸进士未更事,欲优待之,俾观政于诸司,候谙练后任之”,“其在翰林、承敕监等衙门者,曰庶吉士。进士之为庶吉士,自此始也。其在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等衙门者,仍称进士。观政进士之名,亦自此始也”。但洪武年间的庶吉士,均带有实习性质,且选出的庶吉士还不专属翰林院管理,洪武年间新进士分置于六科,练习办事。当时在翰林院、承敕监(掌诰敕起草之事)、中书署等近侍衙门观政的新科进士都称为“庶吉士”;而新进士之在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等衙门观政者则仍称进士,亦称“观政进士”。

  洪武二十四年,时近臣父皆得入觐。缙父开至,帝谓曰:“大器晚成,若以而子归,益令进学,后十年来,大用未晚也。”解缙随父回江西。待了八年,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朱元璋病逝。解缙以进京吊丧为名,重返京城,居然就待在那里不走了。他的目的是明显的:伺机重出江湖。在他看来,以才报国,一展所长,当是人生理想。但是,建文帝对解缙并不太欣赏,加之有人进谗言,说解缙 “诏旨,且母丧未葬,父年九十,不当舍以行 ”。古人重孝,这种事,大致属于不孝之为。建文帝便将解缙外放到河州(今甘肃兰州附近)担任一个河州卫吏这样不入流的小官。,缙因寓书于为惠帝所信任的礼部侍郎董伦,董伦为解缙说情,建文四年,解缙被召回京师授为翰林待诏(从九品).

   永乐元年(公元 1403年),朱棣登基,擢为翰林侍读(正六品)直文渊阁,预机务。    不久升为侍读学士(从五品),奉命总裁《太祖实录》.永乐二年进缙翰林学士(正五品)兼右春坊大学士 (正五品)。翰林学士兼右春坊大学士,入文渊阁(地位与尚书同)是——正五品(实授从二品)大学士设置于明朝,作为内阁成员,协理文书。但在设定初期,殿阁大学士不过是正五品,并非高官;后来阁职渐重,大学士成为事实上的辅臣,居首者为首辅(相当于宰相),所以,解缙也位列“大明首辅”但与后面的夏言、严嵩、徐阶、高拱、张居正这样的“权相”相比,权力差的太远,解缙当时最多只算的上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或中央办公厅主任而已。

   当年,朱棣在立长子朱高炽和次子朱高煦为太子的问题上,左右为难。其内心,是喜欢朱高煦的。长子朱高炽形象差,脚又不好,而朱高煦则相反,英武强壮,且有政治手腕。解缙对朱棣说 “皇长子仁孝,天下归心 ”,又说 “好圣孙 ”(你的长孙更好)。最终决定了长子朱高炽的太子地位。而太子既立,又时时失帝意。高煦宠益隆,礼秩逾嫡。缙又谏曰:“是启争也,不可。”帝怒,谓其离间骨肉,恩礼浸衰。四年,赐黄淮等五人二品纱罗衣,而不及缙。久之,福等议稍稍传达外廷,高煦遂谮缙泄禁中语。永乐四年,缙坐廷试读卷不公,谪广西布政司参议(从四品散官)。既行,礼部郎中李至刚言缙怨望,改交阯(今越南),命督饷化州。永乐八年(1410年),解缙奉命进京奏事。可是,待他赶到北京,朱棣已亲率大军远征漠北了。皇帝不在,解缙自然就去朝见正在留守监国的皇太子朱高炽。朱高煦却据此向朱棣告状,说解缙 “私觐太子 ”,“无人臣礼 ”。朱棣命锦衣卫将解缙从越南抓回,扔进了大牢。永乐十三年纪纲向朱棣呈报锦衣卫狱在押人员名单,朱棣看了之后随口问了一句:“解缙还活着哪?”纪纲随之心领神会。“纲遂醉缙酒,埋积雪中 ”时年 47岁。籍其家,妻子宗族徙辽东。仁宗即位,诏归缙妻子宗族。 正统元年八月,诏还所籍家产。成化元年,复缙官,赠朝议大夫  著有《解文毅公集》。

  此序署名官职为"朝例(应该为朝列)大夫<明史.解缙传>未见记载,我查<内阁学士春雨解先生行状 》、《名臣言行录 》、《内阁学士春雨解先生墓表  》、《皇明阁学记  》最后在解缙的好友明内阁首辅杨士奇撰 《朝列大夫交趾布政司参议春雨解先生墓碣铭 》找到“明年册仁宗皇帝为皇太子高煦为汉王进公翰林学士兼右春坊大学士奉议大夫,又明年福等所初议颇泄于外高煦素不乐公言于 上曰藩府之旧无泄者其缙泄之遂出公为广西布政司参议授朝列大夫又以李至刚言公怨望改交趾 ” 

     奉议大夫左春坊大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兼修国史门生曾棨状 的《内阁学士春雨解先生行状 》记载"岁丙戌以事出为广西布政司参议未几复调交址"、《名臣言行录 》记载明年册 仁宗皇帝为太子封高煦为汉王进公为翰林学士兼右春坊大学士又明年以所初议颇泄于外高煦素不乐公言于上曰藩府之旧无泄者其缙泄之遂出公为广西右参议李至刚言公怨望改交趾。

 赐同进士同身文林郎吉水县知县周广撰《内阁学士春雨解先生墓表  》记载上初与武臣议建储丘福等咸请皇少子高煦公力赞 仁庙仁孝居嫡长重以监国功宜承大统由是悟上意竟不一动摇封高煦为汉王进公翰林学士兼春坊大学士时如胡文穆辈六人与公后先公皆举之同升而上益信焉其受中朝知眷也如是未几丘福等泄公语于外高煦谗公遂落职出参广西议李至刚素惮公上公怨望遂改交趾

《皇明阁学记  》"先是上与淇国公丘福等二三大臣议建储诸臣咸谓高煦有扈从功 上不以为然召缙密议事遂定立 仁宗为皇太子高煦为汉王加缙为学士兼右春坊大学士陛奉议大夫未几初议泄于外高照知之憾缙独深遂谮于上曰藩邸旧臣无泄者其缙泄之乃坐缙廷试读卷不公罪出为广西参议既而礼部尚书李至刚诬缙怨望改交址。”

〈明史。解缙传〉记载‘四年,赐黄淮等五人二品纱罗衣,而不及缙。久之,福等议稍稍传达外廷,高煦遂谮缙泄禁中语。明年,缙坐廷试读卷不公,谪广西布政司参议。既行,礼部郎中李至刚言缙怨望,改交阯,命督饷化州。

    综合考证所述,高煦遂谮缙泄禁中语应该是永乐三年,解缙谪广西布政司参议授朝列大夫是在永乐四年(岁丙戌).

解缙封翰林学士兼右春坊大学士 (非谱序署名的左春坊庶吉士)是在永乐二年。

国史总裁应该是指解缙奉命总裁《明太祖实录》是在永乐元年。

此序署名官职为"朝例(应该为朝列)大夫翰林学士左()春坊庶吉士兼国史总裁"来论谱序应该是写在解缙谪广西布政司参议授朝列大夫,在永乐四年之后。

     永乐四年,解缙坐廷试读卷不公谪广西布政司参议缙,既行,礼部郎中李至刚言缙怨望,改交阯(今越南),命督饷化州。此后解缙一直在交阯(今越南)任职。永乐八年(1410年),解缙奉命进京奏事。可是,待他赶到北京,朱棣已亲率大军远征漠北了。皇帝不在,解缙自然就去朝见正在留守监国的皇太子朱高炽。朱高煦却据此向朱棣告状,说解缙 “私觐太子 ”,“无人臣礼 ”。朱棣命锦衣卫将解缙从越南抓回,扔进了大牢。此后一直在系于狱中,直到永乐十三年被害死于狱中。 ”

      解缙永乐四年到永乐八年人在交阯(今越南),永乐八年到永乐十三年解缙系身京师囚狱。而这篇署名出自解缙之手的《仙李蟠根族谱序 》"予居京师颇久,贤士大夫以谱牒示余者多矣,"俨然是以京师地自居。解缙永乐四年到永乐八年人在交阯(今越南),天水相隔;永乐八年到永乐十三年解缙倒是人在京师但系身囚狱,根本不可能替所谓李中正作序。

     查考磨刀李氏还有一篇署时洪武廿一年署名为太师左丞相韩国公  李善长的谱序。可见这篇署名出自解缙之手的《仙李蟠根族谱序 》署时洪武廿一年,并非是错讹的无心之失,而是两序一体同源为所谓洪武廿一年修宗谱主客序文,正如序文中称的"命工锓梓,以为宗族宝藏之荣。书成,徵予言以序之,"谱成求序之作。而洪武廿一年 解缙才19岁,才举进士,授中书庶吉士,官职尚属未入流职官。根本无此序署名"朝例(应该为朝列)大夫翰林学士左()春坊庶吉士兼国史总裁"的官职,也根本无此序文中的""予居京师颇久,贤士大夫以谱牒示余者多矣,"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解缙尚在江西参加乡试,何来的"予居京师颇久"?

附, 李善长李氏宗谱序

予族太古莫究,颛顼是开.始于君,而继于相,两汉皆相,唐则复君。宋后先为相,其间擅德业而名当世者,不可数计矣。前者既以代兴,后者何难踵美,予世居定远,本氏之族满天下,大约祖轩辕軿辂四公者十当七八,详其支派里道则分,考其世系源本则合,今值我

皇上定鼎以来,求人资治,吾族必多英贤之士出,其文经武纬,佐国翊运,岂不伟哉!余以布衣从

帝东渡,得承殊渥,位列公辅,尝以不克任,荷为!

帝命余曰:“以仁义忠孝训及嗣人。”余敬奉以示子孙,爰为之序。

      洪武廿一年岁次戊辰孟春月  谷旦

        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左丞相韩国公  李善长  题

    其次, 磨刀李氏这篇署名出自解缙之手的《仙李蟠根族谱序 》,谱序称"余(解缙)归京师颇久,贤士大夫以谱牒示余者多矣。而独感于二氏之书,新安朱氏徽国之所自出也,徽国自序其先,或谓出于唐孝友先生之后,及稽诸史。孝友乃毫州人,初不傅会以实其说也。怀庆许氏实显于魏国,魏国以上世系无考,故谨自其先人始,未尝攀援以誇诩于人,彼二君子尊祖敬宗之心岂不众人若也哉。"

  查考解缙《解文毅公集》 有《庐陵朱氏族谱序》 此支虽也系朱熹(徽国公)之后,"庐陵为四忠一节之邦江有邹鲁吉水又为庐陵县渡江而西有乡曰同水故家乔木蔚乎云连而朱氏世居焉。”;“晦庵生塾字受之受之生钦字弘敬任宜春丞由武功绩至武德大夫庐陵参佐时爱庐陵嘉山水始定居于城外”但世称庐陵朱氏,并非所称新安朱氏

。"查考解缙《解文毅公集》 有吉水许氏族谱序》吉水许氏系出福建石门许氏有景先为福州刺史家于福之石门为石门许氏又六世至讳济者宋端拱初始以进士显名再传至讳将者元佑中仕至礼部尚书谥文定始葬无为军而其讳某者政和初征之不起隐居于抚州临川再传而讳定之者以淳熙六年通判袁州讳升之者以干道九年为吉水学官因家于学宫之傍定之之卒也葬于袁州袁吉相去接境定之子克依于叔父因家于吉水之城南是为吉水之许氏。并非所称怀庆许氏,风马牛毫不相及。从现存的解缙《解文毅公集》也可看这篇署名出自解缙之手的《仙李蟠根族谱序 》"谱序无厘头的不实谎言,系冒解缙大名之"托序"无疑。

   此外序文称"书成,徵予言以序之,予曰:"子之先,政议大夫左司公懋序已详矣。予也何庸于赘,”

文中的政议大夫左司公懋磨刀李氏谱称是指宋高宗时的湖北提刑李公懋。《李氏蟠根旧谱》记载,李公懋“60而仕,高宗时探花,任左司郎中”,1984年版《永修县志》494页记录了李公懋的小传:“李公懋,字子勉,建昌人。建炎二年(1128年)进士,累官至江西提举。皇帝召对咨询,公懋以五事答对称旨,升为监察御史。高宗车驾驻跸建康(南京),金兵来犯,大臣秦桧等请驾回临安(杭州),公懋极力反对,三次上疏,皆留中未发。后调湖北提刑,再迁太府少卿。于湖南任漕运时病殁”

           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明确记载李公懋为抚州临川人。《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六十九:“绍兴三年(1133年)十月丁亥……诏抚州进士邓名世、左承事郎李公懋、左从政郎徐嚞并召赴行在。名世,孝甫孙。(孝甫巳见二年七月)。家素贫,不求仕进,躬耕以养母,博通经史,长于春秋。公懋,临川进士高第。黄潜善恶其切直,故斥远之。嚞,西安人,为德安令,民安其政。宣谕官刘大中俱荐于朝,故有是命"

李公懋职位和活动事迹

(1)1128年(建炎二年),公懋为进士(探花);

(2)1131年(绍兴元年)十月前,已为左承事郎。

 (3)1133年(绍兴三年)十月,召赴行在。《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六十九:“丁亥……诏抚州进士邓名世、左承事郎李公懋、左从政郎徐嚞并召赴行在。

4)1135年(绍兴五年)闰二月,职官秘书省正字。《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八十六:“秘书省正字李公懋乞依校书郎例,遇恩封除,许之。宣和间,汪藻为校书郎,以内殿宴食在通直郎之上,乞封叙,后来者皆援以为比。公懋言:校书、正字共系一班。故特许焉”

5)1135年(绍兴五年)九月,职官‘秘书省著作佐郎’,奏请被准,著《实录》有功进一官。《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九十三:“诏进士唱名,依故事令馆职殿上侍立。用秘书省著作佐郎李公懋请也”。

1136年(绍兴六年)四月,任提举江西常平茶盐公事。《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秘书省著作佐郎李公懋提举江南西路常平茶盐公事,从所请也”。

(6)1138年(绍兴八年)七月,职官(吏部)司勋员外郎,奏请重臣镇抚地方。《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三十一:“癸亥,司勋员外郎李公懋言:‘昔东晋之在江左也,控扼上流,皆用名臣重望。一时伟人如陶侃、庾亮辈,中间数更危难,卒赖其力。近者朝廷选用群臣,既享厚禄,即择善地,如江、浙、福建安闲之处,从官典领,比比相望。危远险难,即以无闻之人当之。在陛下宠遇,实为优恩,而群臣报称,不无惭色。今者陛下圣德所及,拓大封疆,恢复故宇,大江南北,俱为内地。上自江陵,下至九江,欲乞朝廷选择一二从臣,参处其间。’辅臣进呈,上曰:‘朕用人才,初无内外之间。士大夫既为近列,多择善地。至两淮新疆,辄复固辞。今后差除,择其避事辞难之人,重行黜责。’权户部尚书兼江淮、荆、浙、闽广等路经制使梁汝嘉,充宝文阁直学士、提举江州太平观,免谢辞。从所请也”。

(7)1141年(绍兴十一年)四月,职官太府少卿迁左司员外郎。《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四十:“己酉,尚书右司员外郎钱叶、太府少卿李公懋并为左司员外郎”。

(8)1141年(绍兴十一年)秋,职官尚书左司员外郎迁直宝文阁,为福建路提点刑狱公事。《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四十一:“丁巳,尚书左司员外郎李公懋,直宝文阁,为福建路提点刑狱公事。从所请也”。

(9)1143年(绍兴13年)至1145年(绍兴15年)湖北提刑。

根据《淳熙三山志》卷二十五记载,李公懋担任湖北提刑时间为:“绍兴1根据《淳熙三山志》卷二十五记载,李公懋担任湖北提刑时间为(1143年)八月二十七日到任,15年正月初八日罢任”。

(10)1145年后,任湖南漕运,后病殁。《李氏蟠根旧谱》里的《序》落款为:“赐探花及第、朝请大夫、直宝文阁、权发遣荆湖南路转运副使兼本路劝农营田使、赐紫金鱼袋、(衟公)九世孙公懋”。

按宋代官职;李公懋为朝请大夫,尚书省左、右司员外郎,是从六品;直宝文阁是正七品。正议、通奉大夫为从三品, 此序文中"予曰:"子之先,政议大夫左司公懋序已详矣。予也何庸于赘,”政议大夫不知从何而来?若真出自解缙之手,一代才子解缙总不至于将从三品的正议大夫从六品的左司员外郎不伦不类混搭在一起。何况李公懋为史籍确记为抚州临川人,并非如今百度和1984年版《永修县志》所编辑的建昌人。李公懋是否真是建昌磨刀李中正的"子之先"?是否真得主持建昌磨刀李修谱?尚属可疑。

综合以上所述,我认为华林宗亲《仙李蟠根序》是伪托大名鼎鼎解缙之名的托序的论断是正确的。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1条评分铜币+2
李宇 铜币 +2 有依有据 2014-12-16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离线李震涛

发帖
13062
铜币
13806
威望
2742
贡献值
2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4-03-07

四、蕲春爱敬堂李氏,麻城东山崇伦堂李氏与麻城季八公族是不是一脉相承的宗支?

从李氏大家庭大家族的宏观大视野来看,所有的李氏都是一家人,都是皋陶的后裔,都共出李耳之后,都是血脉相连的同宗兄弟。同气连枝,无分别疏。但是宗谱属历史范畴,它是宗系繁衍的真实传承,家族历史的记录反映,它记录祖宗先人,衔承后代,这是她的使命和价值所在。从这上面来说它不容混淆,更不应弄虚作假。所谓宗谱即是分宗立谱,各宗其宗,各谱其谱。理清各宗支盘根错节、争端相斥相持相混的世系,还原各宗系真实的历史源流,不但不会影响各李氏宗支的和谐和团结,反而更能解决纷争增进亲谊和情谊,更有益于李氏各宗支之间和谐相处和发展。四海之内皆兄弟,何况是同姓相亲。争论虽在祖源,但目的都是在理清宗支源流,尊祖孝亲睦族。那么蕲春爱敬堂李氏,麻城东山崇伦堂李氏与麻城季八公族是不是一脉相承的宗支?
(一)、麻城 季八公 之裔省一公
明代中叶麻城十世李潮公(字士信)会本据先人传述,辑之以为后观的明代墨谱记述道;旧所传李氏所自,亦远而可溯矣。然既已远,历数百载得之于所传,虑以无所征难绍旧也。且自麻肇祖,即以始迁之祖为始,则自始迁祖以上,未敢考述矣。始祖季八公,当宋末金人肆毒中原,江之右尤受酷虐,祖自南昌提兵避居麻城。祖妣熊氏生谷中、元中。谷中公以耕读为业,诗礼自守,妣何氏,俱葬决断山尹宗明地上,后失之简辛儿秀才谷中生振声公。振声公以人才选举多学有臂力,受元提领官职镇守蕲黄,妣杨氏淑安,亦葬决断山游龙聚会地也。提领公生省一、省二、省三、省四、省五、省六、省七、省八,而族始分焉。坝上本祖省一公,妣欧杨氏生宗甫。省二公生清甫、义甫,居樊桥。省二公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欧杨外家地也。省三公生秀甫,居冈邑滋潭,葬南山。省四公迁河南固陵,葬县之望城岗。省五公、省六公迁于浙江,葬天台县之东卧牛山。省七公、省八公复迁江西,祀守先茔,葬丰城县之红花

本祖宗甫公,妣袁氏,生秀实、秀卿,亦葬朴树咀。清甫公为池州节度使,随明太祖战陈友谅于鄱阳湖,卒葬本邑南关塔儿桥。义甫公居四川成都府,卒葬不知何址。秀实公字有德,妣丁氏,考妣合葬喻家园。……

[attachment=11146]

麻城李潮公和其创修的墨谱

我们先来考证推断下麻城十世李潮公和其创修的墨谱时间。至今尚未看见麻城先祖潮公生卒 纪年的确切记录。查考季八公 明清麻城秀实房科甲官宦名录,有其堂伯李正芳、堂兄李瀙(正芳公次子)的登进士记录,再查考《明代进士登科录.正统七年(1442年)》:    “李正芳,贯湖广黄州府麻城县,民籍。国子生,治《春秋》。字彦硕,行一,年三十二,四月二十七日生。曾祖友德。祖思敬。父瑗。母邹氏。具庆下。弟大芳,能芳,善芳。娶张氏。湖广乡试第二十一名,会试第七十九名”。

《成化五年已丑科(1469) 进士登科录》

       李瀙,贯湖广黄州府麻城县,民籍。国子生,治《春秋》。字士清,行二,年三十五,十一月初二日生。曾祖思敬。祖瑗,封户部主事。父正芳,右布政使。母张氏,赠安人。继母余氏,封安人。具庆下。兄濂,贡士。弟瀚,溥,淪,潓,滋,润,涣,潞,瀔。娶赵氏。湖广乡试第四十二名,会试第九十名。

另据麻城宗谱李氏濂公墓志铭记载正芳公长子李濂生于公元1432年。李濂公系长房长孙,其祖父李瑗公是思敬公长子,潮公是用芳公长子,芳公是祖父李琥的第二子,祖父李琥是思敬公第五子,参合世系,我们粗设潮公比李濂小20岁,那么潮公大约生于公元1452年,(明代宗景泰三年)。宗谱世系瓜藤图潮公条下注载,"潮字士信,号东溪。庠生积学十科不第,族谱之修自公始得知世系。"古人先得通过州县主官主考的童试,考取的生员身份即庠生,俗称秀才,方可参加进士科考。一般20岁开始考进士,三年一科。潮公十科不第就是考了30年,也即50岁到了古人所谓知天命之年,也心灰意冷,所以放弃科举,而又值当年富精力旺盛之年,思有所为,故而收集族史,修撰宗谱。那么潮公大约于公元1502年左右修撰的谱。时距万历八年(1580),宛陵泾川毅齐查铎应麻城十四世李长庚所邀题序,即使按最保守的说法也早一个甲子以上。

据麻城李氏宗谱记载;李正芳,瑗公长子,字硕彦,号风岩,又号松奄,妣张氏、余氏,共生六子。......公宣德壬子(1432年)科举人,正统壬戊(1442年)科进士。知保林府。有平贼功,升山西左布政。张氏诰封宜人。公生于永乐九年辛卯岁(1411)四月二十七日。卒于弘治三年庚戌岁(1490年),享年八十。

滕芳公,瓘公三子        字彦荣,号松轩,妣黄氏、杨氏,生二子:......。

公儒士,乡试中成化甲午(1474年)举人,官松江府司训国子监,助教潘府,颖敏纯粹,慈孝格忠,齿德并茂,文学俱优,钱福出其门。寿八十六岁而卒。

  修撰墨谱李潮公的伯父正芳滕芳都是明朝初期永乐年间生人,李潮公其祖父辈当生于明洪武建国初年生人,按家族繁衍传世的规律,李潮公应该是见过其祖辈(有六兄弟瑗、瓘、  琎、  珑、琥、顼)的,李潮公应该口访亲闻,族中宗老传述清晰而且并不遥远的家世渊源的。其次,家族还保存着大明开国以佐命功锡邑北之坝上地的令旨和池州节度使清甫公刻谥忠烈的碑石和诏书、买决断山尹宗明地葬祖契文,以及省一省八兄弟分迁、安葬,各地的家族记录等等季八公家族丰富而详实的实物和资料。

一个家族开旺族丁,子孙开孙各地分居,为了祭祀先祖和联络宗亲的需要,就会开始记载家族分房分迁的记录。从省一至省八兄弟分迁地、安葬地的详细记录来看,分迁的省二至省八的儿子这一代,应该是还与麻城坝上有过来往的,否则不会有省二至省八诸公详细的葬地的。

从李潮公墨谱对始祖季八公祖妣熊氏谷中公妣何氏,俱葬决断山尹宗明地上,后失之简辛儿秀才,以及振声公以人才选举多学有臂力,受元提领官职镇守蕲黄,妣杨氏淑安,亦葬决断山游龙聚会地也的记载 。从上面对失之的祖坟,都能记载葬在什么山(决断山)、谁之地(尹宗明地上)、失于谁之手(简辛儿秀才),甚至坟墓风水的喝形(游龙聚会地)地形的以及记载都如此精确。而事实也的确如此!简氏明知“李姓祖坟,离简宅不远”,却“世有传言,密而不宣,恐贻后祸”。正是得益于李潮公对季八公祖孙三世祖坟明晰而正确的记载,六七百年以来,麻城李氏考寻季八公祖孙三世祖坟明察暗访坚持不懈,如乾隆四十年前后,有决断山土人张梅云:李姓祖坟在简家山。补堂公和十八世峰同、元鼎、元敏等求之终不获;嘉庆年间简大利告知,伊居属隔垅山上,有李姓祖墓。起轩公询知其地而无从辨得其实,六七百年以来,直到在民国九年荫轩诸公苦告央求简氏,方由简氏一一指出。季八公祖孙三世祖坟终于失而复得!可见李潮公所修墨谱的务实严谨和精确!!!

嘉庆丙寅谱补记云"又按此:四世未言明葬所,五世本葬青茨林朴树咀,其后失之,惟六世葬喻家园至今奉祀,后人欲展春秋之敬不缺。四五世因于六世墓侧,修立四五世墓碑,由致孝思也。一云四五原即在此,呜呼!祖宗之墓至于废轶,憾何所终。亦因明时邑多兵难所致耳。后之人以前之抱憾者为警戒。其于各祖墓,当何如之保守周至也。"而查考麻城宗谱的确没有四世省一公省二公和五世宗甫公的墓图,而却保留有省二公长子清甫公的墓图。

李潮公所修墨记载"省二公生清甫、义甫,居樊桥。省二公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欧杨外家地也。省三公生秀甫,居冈邑滋潭,葬南山。省四公迁河南固陵,葬县之望城岗。省五公、省六公迁于浙江,葬天台县之东卧牛山。省七公、省八公复迁江西,祀守先茔,葬丰城县之红花仰。”

李潮公对季八公一来的先祖事迹官职世系以及分迁的省二省八诸分宗叔祖的分迁地、安葬地的都详细记录,难道会对本宗祖-----坝上本祖省一公葬在何处,没有记载? 如此亲疏不分数典忘祖,如此奇怪?省一公到底葬在何处?是不是真如蕲春爱敬堂 八修谱所说的,省一公讳达堂,元末时,继任父(振声公)职,镇守蕲黄。诰赠通奉大夫,原居麻邑坝上,后因功赐地,定居蕲春永福乡五图一甲,后称李达冲"省一公是不是真的如蕲春爱敬堂说的死后葬在蕲春那里,"虽代远年湮,而墓碣依然如故"蕲春爱敬堂 讳李达的省一公是不是麻城 季八公 之裔省一公?

那么我们其实仔细研读下李潮公的墨谱序文,我们就可发现端倪,就可解开嘉庆丙寅谱麻城先贤补记的困惑。

季八公谷中公振声公俱葬决断山,而失之简辛儿秀才,振声公以人才选举,受元提领官职镇守蕲黄,那必失于元朝之后;麻城李氏族以佐命功,锡田坝上。省二公长子清甫公,更是明太祖高皇帝死难之臣,大明立国之后,麻城李氏代出官宦,简辛儿秀才必是不敢侵占季八公谷中公振声公墓于明开国之后。简辛儿秀才必是侵占于元末混乱之时。其时,省一至省八兄弟分迁各地忙于立业垦基,兼于元末世乱以致四时失祭,给简辛儿秀才可趁之机。

坝上的开基始祖是宗甫公,而不是省一公。以佐命功,锡田坝上的是宗甫公,(康熙43年台湾公李中素的同学陈鹏年更是在<台湾公传>"自五世宗甫公以佐明太祖,勋锡田坝上。”李中素《康熙二十二年谱序》"元明之际,我祖以佐命功,得锡邑北之坝上地。至怀宗末年,贼焰未毁时,令旨犹存也。")

墨谱谱序说;"坝上本祖省一公,妣欧杨氏生宗甫。省二公生清甫、义甫,居樊桥。省二公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欧杨外家地也。”

省二公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欧杨外家地也。那么省二公为什么不葬回决断山季八公谷中公振声公祖坟呢?可见祖坟已失废轶,那他为什么不葬樊桥呢?因为那时还是暂居樊桥没有正式定业安居那里,元末混乱安居不下来,在樊桥定 居应该是明开国定乱之后,应该是省二公的儿子孙子辈,就像定居坝上的宗甫公。那他为什么会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呢?那他为什么能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呢?

那么再接下来看墨谱谱序,"本祖宗甫公,妣袁氏,生秀实、秀卿,亦葬朴树咀。“那么宗甫公为什么要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呢?他是坝上的开基始祖,以佐命功,锡田坝上。他坝上有基业,有是明朝定鼎之后,为什么要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呢?

本据先人传述,辑之以为后观的李潮公对分迁的省二省八诸分宗叔祖的分迁地、安葬地的都详细记录,难道会对本宗祖-----坝上本祖省一公葬在何处,没有记载? 如此亲疏不分数典忘祖,如果不知道,那也应该记载说不知道啊,他连旁宗支的”义甫公居四川成都府,卒葬不知何址。"都有记载为什么对自己的宗支的亲血祖分宗始祖----省一公会如此惜墨如金、不屑一顾呢?

仔细读读这段就发现蹊跷;"坝上本祖省一公,妣欧杨氏生宗甫。省二公生清甫、义甫,居樊桥。省二公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欧杨外家地也。省三公生秀甫,居冈邑滋潭,葬南山。省四公迁河南固陵,葬县之望城岗。省五公、省六公迁于浙江,葬天台县之东卧牛山。省七公、省八公复迁江西,祀守先茔,葬丰城县之红花仰。本祖宗甫公,妣袁氏,生秀实、秀卿,亦葬朴树咀。“

省二公生清甫、义甫,居樊桥。省二公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欧杨外家地也。多出来中间的"省二公"一语。古人文言文简略明确,李潮公毕竟是秀才(庠生)出身,久经科场的人,断不至于犯此混错。看看下面的文句,就明白了。"省三公生秀甫,居冈邑滋潭,葬南山。省四公迁河南固陵,葬县之望城岗。省五公、省六公迁于浙江,葬天台县之东卧牛山。省七公、省八公复迁江西,祀守先茔,葬丰城县之红花仰。"其他诸公居与葬之间岂会复有省三公省四公省五省六省七省八公等无谓之语?

"坝上本祖省一公,妣欧杨氏生宗甫;省二公生清甫、义甫,居樊桥。省二公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欧杨外家地也。中间的”"省二公“一语应该是历次刊印的某次,多出了个"省”字,之后延误下来。李潮公原文应该是"坝上本祖省一公,妣欧杨(阳)氏生宗甫;省二公生清甫、义甫,居樊桥;二公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欧杨(阳)外家地也。”

省一公暂厝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欧杨(阳)外家地也是因为祖坟已失废轶,而又没有正式入籍某地定业安居下来。

宗甫公为什么不葬坝上要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呢?已然开基而不迁葬其父应该是考虑到父母入土久安,不忍惊魂先人于地府。再加上风水学说到明朝已经是沸腾鼎盛,深入人心,其时宗甫公佐命开国,勋列明朝,丁财族盛,唯恐迁葬反福为祸。而又不忍生身父母孤魂一地,以身伴之,促使自己的儿孙世代来此祭祀。

   麻城季八公派下分布各地的各省一公分支和旁系宗谱对省一公的记载

1 省一公之孙秀一房谱世系载:省一公, 妣欧阳氏,生子一, 宗甫,公诰封武节将军,妣诰封宜人,居麻城垻坡畈,公妣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欧阳外祖地。

    2  省一公之孙秀一房云沔福二公谱世系载:振声长子, 省一 ,妣欧阳氏 生子一: 宗甫, 公氏合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

    3 省一公之重孙福三公谱抄录《麻城李氏族谱原序》载:……. 振声公生子八,省一至省八,省一公居垻坡畈,娶欧阳氏,省二公居樊桥,亦娶欧阳氏,二公卒,俱葬新店黑沙州朴树嘴殴阳外家地也。

4麻城省五房谱系载:振声長子: 省一, 妣欧氏, 生子: 宗甫 , 居垻坡畈,与妣俱葬本邑西门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

5 省二公谱载:省二, 妣欧阳 , 生子二:長 清甫 次 义甫 ,居樊桥,与省一公合葬。

分布各地的各省一公分支和旁系宗谱对省一公的记载皆惊人的一致,可见省一公葬在新店黑沙州朴树嘴,殴阳外家地也。这点毫无疑问,而并不是空穴来风。

新店黑沙州朴树嘴,是殴阳外家地。省一公娶欧阳氏为妻,得葬此地,事属合理。省二公他为什么也能葬新店黑沙洲青茨林朴树咀呢?省一公之重孙福三公宗谱和省二公谱清楚地解析了这个谜团。"省一公居垻坡畈,娶欧阳氏,省二公居樊桥,亦娶欧阳氏,二公卒,俱葬新店黑沙州朴树嘴殴阳外家地也。"、“省二, 妣欧阳 , 生子二:長 清甫 次 义甫 ,居樊桥,与省一公合葬。”。省二公亦娶欧阳氏,所以能得葬此殴阳外家地,自然也不足为奇。

再说如此兄弟同葬,甚是流行。如"省五公、省六公迁于浙江,葬天台县之东卧牛山。省七公、省八公复迁江西,祀守先茔,葬丰城县之红花仰。“究其原因一是,古人乡土亲族观念浓厚,不得已流落在外,尸处异乡,即使为"客鬼“也不愿做"孤魂”,兄弟同胞生同聚,死相依。其二,古人重乡土也有些排外(即欺生),一枝外来人士想立足当地实际就是分享争夺当地各宗族有限的土地水源等生存资源,所以并不容易,除非是国家动乱战争过后人口锐减土地荒芜出现空虚,所以家族宗支间特别讲究团结共同御外。将外迁的两兄弟葬在一起,各自繁衍后即使平常忙于生产繁衍,但祭祖时必定碰面,两支子孙合在一起,人多势众,对内可商量家族大事,对外也是一种家族势力和影响的展示。

有的谱称省一公葬在麻城垻坡畈喻家园子 省一公支下居麻城龟山木子店道明公房谱世系载:“振声长子: 省一, 以佐命功锡居北门外垻坡畈,妣欧阳氏 生子一: 宗甫 ,公妣合葬喻家园。”崇伦堂谱也载:“四世,省一, 以功锡居北门外垻坡畈 ,妣欧阳,合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亦云葬喻家园子,生子: 宗甫。”

那么这又到底什么回事呢?麻城嘉庆丙寅谱补记云按此:始祖、二世祖、三世祖,俱葬决断山,后失其墓者久之。又按此:四世未言明葬所,五世本葬青茨林朴树咀,其后失之,惟六世葬喻家园至今奉祀,后人欲展春秋之敬不缺。四五世因于六世墓侧,修立四五世墓碑,由致孝思也。一云四五原即在此,呜呼!祖宗之至于废轶,憾何所终。亦因明时邑多兵难所致耳。

细读李潮公的墨谱序文是明确记载四世省一公、省二公五世宗甫公是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殴阳外家地上的,而且明代中期李潮公修墨谱时是没有失却墓茔之址的。(如失却墓茔,他会记载,如失之简辛儿秀才之手的季八公谷中公振声公祖墓,他连旁宗支的”义甫公居四川成都府,卒葬不知何址。"都有记载,)而根据嘉庆丙寅谱补记那么清嘉庆时,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殴阳外家地上的四世省一公、省二公,五世的宗甫公之墓己经失去,而且已经失去很久了,以至后来将四五营墓侧,以至孝思这权宜之法都有些说不清了,产生四五原即葬于此的混淆说法了。

查考麻城宗谱的确没有四世省一公省二公和五世宗甫公的墓图,而却保留有省二公长子清甫公的墓图。麻城宗谱载有决断山始祖之墓图,应该是民国9年寻到祖墓后,民国34年续谱补刻的。墓图没有刻印季八公谷中公振声公三代的昭穆位次,明显是<求访简家冲先茔积祖建碑始末纪事 》中“  拟总建一碑于始祖墓前,详列二世,三世祖名讳的连立碑码“做法的绘图也可证明此点。而同为五世的清甫公有墓图是因为至乾隆年间的“葬邑南关,虽碑石剥蚀,刻谥忠烈,犹可识认"的墓碑坟还在之故。

宗谱的墓图一般是整块的樟木或其他硬木雕刻的地理形胜图。古时的修谱采用木活字印刷,谱成即毁其版,木活字是租谱匠的,所刻樟木的世居阳基图、祖墓图和先祖遗像图,是修谱宗族出钱刻的,收藏待下次修谱再用。

麻城宗谱墓图是木刻雕图印刷的,墓图的山脚的短横示意线,很明显刀刻的痕迹。李潮公的墨谱是写本,根本不会有此刻印墓图,天启年间修的谱也不会,若天启年间修的谱则,那么会有青茨林朴树咀所葬的宗甫公等墓图。嘉庆丙寅谱之上只有康熙和乾隆修谱了。从乾隆十八年与清嘉庆十一年丙寅岁1806年,相距五十三年,不远,族中一般长寿者都能目睹两届修谱。不至于产生一云四五原即在此喻家园的困惑。麻城宗谱墓图应该是康熙所修谱始刻的谱图。可见在康熙之前已经失却四世省一公、省二公五世宗甫公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殴阳外家地上的墓茔之址了。而明末持续多年的农民起义和之后的李自成溃退,张献忠入川,清朝入主均多及麻城,麻城深陷入战乱,后来又接连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就明崇祯十六年(1627年)4月,张献忠进麻城,一次性编入当地义军五万七千人,别立“新营”。翌年7月,改称“英勇营”,可见一斑。持久的明末之乱过后,这块本远离坝上的客地---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殴阳外家地,至于废轶。正是无可奈何花落去。

这也巧恰恰证明了麻城嘉庆丙寅谱补记所云:"祖宗(四世省一公、省二公五世宗甫公)之墓至于废轶,憾何所终。亦因明时(明末)邑多兵难所致耳。"

清朝定鼎,麻城李氏人口经济逐渐恢复之后,"后人欲展春秋之敬不缺。四五世因于六世墓侧,修立四五世墓碑,由致孝思也。”代代奉祭,时间一久到嘉庆一朝以至这衣冠权宜之法都有些说不清了,产生四五原即葬于此的混淆说法了。

蕲春爱敬堂李氏之省一公

蕲春  爱敬堂直到 光绪十八年(1892)四修宗谱之前,都是记载 奉自江西南康府迁于蕲阳永福乡的 始迁祖李达公,为始祖的,“……我族达公自宋迁蕲①,历有年代,至嘉庆、道光、同治,谱凡三修,皆以达公为始。自公而上,付之混沌初开,传信不传疑,……"
公元1879年  己卯乡试, 蕲春爱敬堂  的李焱龙(裔焱)与麻城东山崇伦堂  的李静甫( 麻城东山崇伦堂清道光年创谱时说季八公第七世孙思敬公生的第七子李壁公之后  )    两位秀才在省城考举人,住在一起。交谈起来,原来都是省一公的后人,同为省一公的十七世孙,于是以“宗兄弟”相称。 光绪十八年,蕲春爱敬堂四修宗谱  到麻城东山崇伦堂李氏搜罗旧帙 。 ""忆自己卯(1879年)乡试,与麻城静甫宗兄同寓,谈及系出一家。......越十余年,龙自塞上归,适族有四修之议.因念当日寓鄂言犹在耳,爰与阖族商议,遣人赴麻寻访,得其源流各序并远祖世系诸图③,如获拱璧。"蕲春爱敬堂四修宗谱之后,始明"源流"阅悉南昌至此权舆,我季八公支派日繁,散居楚豫,凿凿可凭,固堪可以传信。"之后始称麻城季八公族省一公的后人。
   那么我们先来查考麻城东山崇伦堂李氏。

    麻城东山崇伦堂李氏是道光十一年(1831),应城县教谕阳照阎海应麻城东山李之洸秀才之请而写所写的《崇伦堂李氏创修宗谱序》,从蕲春  爱敬堂氏转刊的道光元年识文内容来看,麻城东山崇伦堂李氏创修宗谱是参考麻城东山南冲省五公松涧公裔族谱立谱的。该谱 季八公第七世孙思敬公生的瑗、瓘、  琎、  珑、琥、顼、壁。崇伦堂李氏系出思敬公第七子李壁公之后 ,序言称"自明以来,原谱火毁,坝上相继纂撰,我祖壁公均未与焉。"

麻城老谱载,七世思敬公生子六:瑗、瓘、  琎、  珑、琥、顼。繁衍为六大房   ,即  在历代历次修谱一直传衍 和记载的六大房 。至今麻城有后修时有六房对谱,摒弃假冒宗支的说法!麻城老谱载,七世思敬公生子六:瑗、瓘、  琎、  珑、琥、顼。繁衍为六大房   ,即  在历代历次修谱一直传衍 和记载的六大房 。至今麻城有后修时有六房对谱,摒弃假冒宗支的说法!按说明朝中叶,创墨谱记载"噫!自南昌出徙至三世提领公脉分八派,本支至七世思敬公,又分六房子。系皆季八公之一体而分者也。 " 本据先人传述,辑之以为后观。 "” 创墨谱 的李潮 公 (字士信)就是琥祖的孙子, 据先人传述 的的创谱时决不会把自已的祖父辈少记一个 。

   撇开东山  崇伦 堂李 壁公 是不是麻城 季八公 之 裔不谈,且谈 蕲春爱敬堂 李达省一公是否是麻城 季八公 之裔省一公。

蕲春爱敬堂李氏自嘉庆元年创修宗谱,经 道光十年, 同治九年、光绪十八年、民国七年、民国三十一年,一九九一年二零零四年已经八修。关于蕲春爱敬堂 李达省一公,其宗谱历代谱序都有记载,略摘如下;

蕲春 李达户《爱敬堂》 创修督修国钦序
乾隆甲午岁房兄汉瑞延余为西席时来学者有李氏国钦乃敬承之内弟也,年方弱冠,迹其动静,语默俨若成人,余爱之,知非庸材,因问其鼻祖,讳达由江右迁蕲历今十余世……

[img]http://www.txlishi.com/attachment/Mon_1412/108_4_a1cc69b2a7da397.jpg?145[/img]

[img]http://www.txlishi.com/attachment/Mon_1412/108_4_c701dfa81d7b0b5.jpg?150[/img][img]http://www.txlishi.com/attachment/Mon_1412/108_4_2ed7a0e7165967f.jpg?146[/img][img]http://www.txlishi.com/attachment/Mon_1412/108_4_a940dd02c3666c2.jpg?157[/img][img]http://www.txlishi.com/attachment/Mon_1412/108_4_c0f016de75dd1a8.jpg?138[/img]

蕲春 李达户《爱敬堂》创修宗谱总序

  …… 达祖讳省一府君,淑配洪太君,毓自江西南康府迁于蕲阳永福乡,傍乌石峰而宅之,遂为吾族始,生子八仅传其二:仲四居长,仲七其次也。嗣是而后,绳绳振振,愈炽而昌,号称巨族------。
嘉庆元年丙辰孟冬下浣之吉阖族公撰
    
  重修宗谱总序
  ------我族自伯阳受氏以来,文人学士,名公巨卿,载入史册,代不乏人,概不缕述。惟以蕲之达公讳省一府君为始,亦以示信今传后,不敢妄攀云尔。达公偕洪夫人来蔪永福乡乌石保,后嗣子孙居于此地,遂以祖讳名冲曰李达冲,虽代远年湮,而墓碣依然如故------。
                                            道光十年已亥仲夏月    阖族敬撰
     三修宗谱序
  ------我族谱谍创修于嘉庆丙辰,再修于道光已亥,弍皆用欧,迨今三十有二年矣。虽昭穆有伦,长幼有序,其间生殁嫁娶未经记载不为不多,兼之兵燹屡遭,旧帙散失,墟墓虽存,而址或旧就衍,祠宇虽保,而业有变置。不急起增辑而著名之,其何以体先人一再劳之勤至意……. 奋然有三修之举………..。
                                   同治九年岁官庚午孟东上浣之吉  阖族公撰
四修宗谱序

  ……. 我族达祖自宋迁蕲,历有年代,至嘉庆道光同治,谱凡三修,皆以达公为始,自公而上付之混沌初开,……. 迹自麻邑搜罗旧帙,始知江右来黄权舆季八,又上而术[述] 之,为庐陵王裔…….. 今备录之,则为世表…….. 先分十一巻,复立世系世纪卅七卷汇为一编,其间笔墨荒疏,考稽影响,记载庞杂,后有作者,要终原始,汰其繁,补其阙,…….. 务使唐宋以来,本本原原,若断若续之宗支,联如贯珠,朗若列眉,则所殷殷期望之,私臆也。谨序

                            光绪十八年岁官壬辰季春之吉 十七世孙裔黍敬识

  五修宗谱序

  ……惟念我祖自宋迁蕲,元末清初两经丧乱,几如云汉之靡有孑遗,赖有大清列圣相承,休养生息,深仁厚泽。……. 虽洋人侵,蹂躏东南,吾族甚受其禍,然同治乱平,谱即有四修之举,今者宣统逊位,民国改元,南北交哄者再……尚兵戈不息,势必豆剖瓜分,则吾族之人或为越,或为秦,万难联为一气,此五修所以汲汲也………吾族经历四朝至咸同间,登仕版者,位至藩垣,游秀才序列贤书称俊秀者,指不胜屈 ……

中华民国七年五月吉十七世孙                                              焰龙敬撰

                …… ……  ……

参对比较麻城 省一公和蕲春爱敬堂省一公

蕲春的省一公,有名字,("问其鼻祖,讳达"遂以祖讳名冲,曰李达冲")名字为李达,是始迁祖,宋代的时候从江西南康府迁于蕲阳永福乡乌石保李达冲。"我族达祖自宋迁蕲,历有年代,"麻城 季八公 之 裔省一 公,是继世祖,已经是世居数代的麻城人。蕲春的讳省一的 李达公,配洪太君生子八,仅传其二:仲四居长,仲七其次也。葬在李达冲虽代远年湮,而墓碣依然如故.而麻城 季八公 之 裔省一 公,妣欧阳氏,生子一:宗甫 ,居垻坡畈,公妣合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墓因明时邑多兵难所致废轶后人欲展春秋之敬不缺。于喻家园六世墓侧,修立四五世墓碑,由致孝思也。

两个省一公,迁出地,娶妻生子居处,葬地根本是互不相及的两个人。更重要的一点是,两个人根本是不同朝代的人,

"惟以蕲之达公讳省一府君为始,亦以示信今传后,不敢妄攀云尔。虽代远年湮,而墓碣依然如故”的"自宋迁蕲,历有年代,达公讳省一,"的蕲春爱敬堂省一公是宋代人。

而麻城 季八公 之 裔省一公,其父振声公是"以人才选举多学有臂力,受元提领官职镇守蕲黄,”他是元代人。

正因为如此的异端不同之处,所以蕲春爱敬堂四五两届宗谱主修李焱龙在“遣人赴麻寻访,得其源流各序并远祖世系诸图,如获拱璧。之时,对"惟省一公妣,第载欧阳氏,而无洪氏夫人;考我旧帙,又未注生宗甫。"这一最大的异端不同之处,作了"意者,达公之徙,在欧阳既殁之时,故洪夫人未及登载。”的合理化推断之后,仍然将"自麻邑搜罗旧帙,今备录之,则为世表""以表别之,使不混于世纪;“附录待考存疑处理。"一再强调达公讳省一"自宋迁蕲,交待"其间笔墨荒疏,考稽影响,记载庞杂,后有作者,要终原始,汰其繁,补其阙,…….. 务使唐宋以来,本本原原,若断若续之宗支,联如贯珠,朗若列眉,则所殷殷期望之嘱咐后人 。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离线李震涛

发帖
13062
铜币
13806
威望
2742
贡献值
2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4-03-07

五、季八公系出衜公房----世系"李世民---李  恪---李衜— 李德淮——褆公——通公——文公——万贤——尚志——祈公——宗唐——季八”.的由来之路

1,庐陵王裔’真是‘郁林王裔’之误吗?

李贤俊先生在其季八公先世考多次苦口婆心地阐述‘庐陵王裔’乃‘郁林王裔’之误,看似颇有些合情合理,引人入胜。李儒科在《汉东季八公世系四说辨析》一文更是拾牙慧老调重弹,言:“把鬱林王误为“卢陵王”,显然是少数人受某些家谱错讹影响而为,其情可以理解,其行不可仿效,务必以此为鉴。"言之凿凿,淳淳敦人。

‘庐陵王裔’乃‘郁林王裔’之说,看似颇有些合情合理,引得一些人共鸣,有人甚至奉为圭旨。那么庐陵王裔’真是‘郁林王裔’之误吗?

从下面的麻城东山崇伦堂几页宗谱,足可证明庐陵王裔’系是‘郁林王裔’之误之说,丝毫没有可能。

此宗谱谱叶系李建平公前些年寻访祖源时提供,因只有几页老宗谱散叶,也不清楚崇伦堂历次修谱年代,不清楚该谱为何年所修。麻城东山崇伦堂璧公房<秦交创修宗谱序>确记崇伦堂创修宗谱起修于庚寅(道光十年)冬,越年夏乃付工刻印,至(道光十一年)秋八月告成。此几页宗谱谱叶纸张来看,比民国二十七年戊寅岁十月的版本感观要老旧,依古代一般三十至六十年修一次谱的续谱频率,我推测应该是清末和民国初年,光绪年间的可能性很大。

分析和研究上面谱页信息,廬陵王顯公为季八公嫡祖,吴王恪公为旁系先祖,并特别注明了恪公为“(輅公之祖)”。这里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因将“欎林王”“误读”、“误传”为“廬陵王”,因而犯了认定“廬陵王”为嫡祖之错的问题。

对此问题,李世取教授在《问渠哪得清如许?——探寻贤俊老人家坚持的“上系”的由来(续)》一文中对这个问题,援引如下;

为宗亲们便于研究,我(李世取,下同)特将之转录为worde文档:

“崇伦堂”世系

……

第十一頁  渊源考

封周王,後封英王,更名哲。即位半載廢為廬陵王,遷房州。廬陵今江西吉安府;房州今湖北襄陽府廬陵縣。

子 第四重茂,封溫王。

第十二頁 季八公世系

謹遵唐書恭繪

(昶子)暠——(次子)欽——重耳——熙——天錫——(次子)虎——(八子)昺——(長子)淵——(次子)世民——(九子)治——(七子)顯(季八、千十 二公之祖)

  ——(五子)恪(輅公之祖)

第十三頁 季八公世系

遷麻城縣始祖世系

一世 季八 公原籍江西省南昌府南昌縣豹子口趕牯垱,宋高宗時金人肆毒中原,江之西尤遭酷虐,祖自南昌偕弟千十一提兵至湖北西陵縣。

妣熊 誥封淑人。合葬邑南蕨淡山游龍聚會地。

二世 谷中 公隱居不仕,書籍自娛。

?支

妣何 誥封恭人。公、妣附葬蕨淡山。子 振聲。

三世 振聲 元以人才選舉,公多學有臂力,授元提領官職,鎮守蘄黃。

妣楊 誥封宜人。袝葬蕨淡山游龍聚會地。子八:省一、省二、省三、省四、省五、省六、(省七、省八)。

四世 省一 以功錫居北門外壩陂坂。

妣歐陽 合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樸樹嘴,亦云葬喻家園。子 宗甫。

宗甫 明時人傑。

妣袁 子二:秀實、秀卿。妣王。合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樸樹嘴。

聲次子省二 妣歐陽。

清甫 明洪武時為池州節度使

根据以上谱文记载,我的分析和初步判定:

1,其第十二页明确指出“季八、千十“二公之祖为唐高宗治公之第七子廬陵王顯公,虽说世系中也有“恪”公名讳,将之与其弟治公并列,但显然没有将其作为季八公的嫡祖。这说明修谱之先辈很清楚:廬陵王顯公为季八公嫡祖,吴王恪公为旁系先祖,并特别注明了恪公为“(輅公之祖)”。

2.其第十一页所载“渊源考”中对廬陵王“顯”的介绍甚周全(虽说有不确之处):“顯

封周王,後封英王,更名哲。即位半載廢為廬陵王,遷房州。廬陵今江西吉安府;房州今湖北襄陽府廬陵縣。

子 第四重茂,封溫王”。

这说明“崇伦堂”修谱之先辈掌握有有关唐宗室的史料并对其有所研究,由此联系上面的分析、判定“1”,这里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因将“欎林王”“误读”、“误传”为“廬陵王”,因而犯了认定“廬陵王”为嫡祖之错的问题。

3.我前文已经指出,至少在清道光十年,“崇伦堂”和与“崇伦堂”联宗的麻城东乡千十一公支李氏都不知季八公的上世,而此次修谱则明确指出廬陵王“顯(为)季八、千十 二公之祖”,这说明此次修谱应该在道光十年(1830年)之后。照一般三十至四十年修一次谱,可估计此次修谱不早于1860年。

4.其弟十二页和十三页的“季八公世系”记载表明:关于季八公的上世,“崇伦堂”这次修谱也只明确了廬陵王“顯(为)季八、千十 二公之祖”,而“顯公”至季八公之间的世系仍是空白,存在多代“断代”。若崇伦堂后来修谱曾给出过季八公的“完整上系”,那么,照一般三十至四十年修一次谱,其年代不会早于1890年。

贤俊老人家曾经考证蕲春李氏爱敬堂七修宗谱卷一《李氏溯源纪》中给出的世系,本世纪初写成《李氏“爱敬堂”宗室世系考》一文。而《李氏溯源纪》是给出了季八公的“完整上系”的,险贤俊老人家反复申明其蕲春李氏的“《仙李盘根原序》、《李氏溯源序》、《崇伦堂李氏创修宗谱》、《崇伦堂李氏迁楚源流原序》,以及后文《李氏溯源记》、《祭文》、《嫡祖备忘录》等文献,基本可以肯定都是此时(注 指光绪十八年(1892年)修谱时)从麻城搜罗到的”,所以,即便蕲春李氏爱敬堂七修宗谱卷一《李氏溯源纪》中给出的季八公的完整上系来自崇伦堂,其产生的年代也就在光绪年间(也许还靠后而在在民国年间)。

5.关于“省一公”,崇伦堂此次修谱的记载是

“四世 省一 以功錫居北門外壩陂坂。

妣歐陽 合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樸樹嘴,亦云葬喻家園。子 宗甫”。

因省一公也是“崇伦堂”的“嫡祖”,我想先人们对省一公的记载应该是慎之又慎的,这里明确写到:省一公“以功錫居北門外壩陂坂。妣歐陽 合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樸樹嘴,亦云葬喻家園”——没有迁居到“蕲春”,也没有葬在蕲春。

这说明,此次修谱时(不早于1860年)崇伦堂的先人们也是不知有省一公“顶替复制”到蕲春“为官”且还葬在蕲春之事。因此,“省一公迁蕲不知其详”的记载也不会出现在谱文中的。

二,从"庐陵王裔’到‘郁林王裔’------季八公系出衜公房世系"李世民---李  恪---李衜— 李德淮——褆公——通公——文公——万贤——尚志——祈公——宗唐——季八”的由来之路

那么,这条所谓季八公系出衜公房的世系是如何演变来的呢?

这条"李世民---李  恪---李衜— 李德淮——褆公——通公——文公——万贤——尚志——祈公——宗唐——季八”所谓季八公系出衜公房的世系是李贤俊先生根据其族蕲春李氏爱敬堂七修宗谱的《李氏溯源纪》中的世系考论匡正的心血结晶。李贤俊先生曾著有《李氏“爱敬堂”宗室世系考》一文,专门考论,此处暂先不表。我们先来追溯蕲春李氏爱敬堂七修宗谱的《李氏溯源纪》中的世系源头来由。

蕲春李氏爱敬堂七修宗谱的《李氏溯源纪》中的世系如下蕲春爱敬堂记载季八世系为轩辕---皋陶---李…李世民—治公—显公(庐陵王)…昭宗  …轩公…宗唐—季八……

那么这蕲春李氏爱敬堂七修宗谱的《李氏溯源纪》中的世系是从什么时候有此记载的?它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蕲春爱敬堂李氏光绪十八年1892四修宗谱之前,一直都是记载 奉自江西南康府迁于蕲阳永福乡的 始迁祖李达公,为始祖.达公而上,付之混沌初开,传信不传疑“……我族达公自宋迁蕲,历有年代,至嘉庆、道光、同治,谱凡三修,皆以达公为始。自公而上,付之混沌初开,传信不传疑,……"

而到了一九九一年蕲春爱敬堂李氏其七修家谱,仅百年之间,出现了一条世系为轩辕---皋陶---李…李世民—治公—显公(庐陵王)…昭宗  …轩公…宗唐—季八----省一-----------李达……贯通原古的代代延绵的世系。那么这从"付之混沌初开"到"清晰可鉴的贯通古今”的百年巨变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呢?这世系是从什么时候有此记载的?它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光绪五年 公元1879 己卯乡试, 蕲春爱敬堂  的李焱龙(裔焱)与麻城东山崇伦堂  的李静甫( 安徽崇伦堂清道光年创谱时说季八公第七世孙思敬公生的第七子李壁公之后      两位秀才在省城考举人,住在一起。交谈起来,原来都是省一公的后人,同为省一公的十七世孙,于是以宗兄弟相称。 光绪十八年,蕲春爱敬堂四修宗谱  到麻城东山<崇伦堂>搜罗旧帙始有李达公的上系之说。" 迹自麻邑搜罗旧帙,始知江右来黄权舆季八,又上而术[述] 之,为庐陵王裔。….. 今备录之,则为世表…….. 先分十一巻,复立世系世纪卅七卷汇为一编,其间笔墨荒疏,考稽影响,记载庞杂,后有作者,要终原始,汰其繁,补其阙,…….. 务使唐宋以来,本本原原,若断若续之宗支,联如贯珠,朗若列眉,则所殷殷期望之,私臆也。"

因手头没<崇伦堂>老谱和爱敬堂四修宗谱资证校对,现在还很难确定这四修世系是如何记载庐陵王----季八的世系的。但从四修谱序所述" 今备录之,则为世表"以及蕲春李达户(爱敬堂)四修宗谱跋》"遣人赴麻寻访,得其源流各序并远祖世系诸图,如获拱璧。阅悉南昌至此权舆,我季八公支派日繁,散居楚豫,凿凿可凭,固堪可以传信。惟省一公妣,第载欧阳氏,而无洪氏夫人;考我旧帙,又未注生宗甫。意者,达公之徙,在欧阳既殁之时,故洪夫人未及登载。今既觏此原本,自当合为一编。然谱已三修,事隔数代,猝然变动,必骇听闻。以表别之,使不混于世纪;冠诸卷首,俾共知所由来。"的"以表别之,使不混于世纪”李贤浚先生的《李氏(爱敬堂)宗族世系考》一文所引述的蕲春四修谱的《远祖世表》“一世季八:公原籍江右丰城,宋末自南昌提兵至湖北,遂居麻城……。二世谷中、玄中;三世振声(略)。四世省一:振声公长子,讳达,诰赠通奉大夫。初居麻城坝上,妣欧阳氏,生子一宗甫。妣殁葬麻城西门外新店黑沙洲。公后迁蕲州,世居永福乡五图李达冲。娶洪氏,诰封夫人,生子八:仲一……仲八。公妣殁葬另详后世纪中,以其为本支之祖也。省二……省八(略)。五世宗甫、仲一……仲八、义甫、秀甫、松涧(略),”来看这四修世系所确立的世系是在(爱敬堂)一之三修以李达公为始迁祖的世系上,增加了以季八为一世祖到省一公(李达公)及五世宗甫、仲一……仲八、义甫、秀甫、松涧的五世世系的《远祖世表》。   由此可见,季八庐陵王之间是没有确切世系的。如有确切世系《远祖世表》不会以季八公为第一世,而正是季八庐陵王之间是没有确切代代相承世系,所以敬堂四修宗谱的主修李焱龙公才以 "后有作者,要终原始,汰其繁,补其阙,…….. 务使唐宋以来,本本原原,若断若续之宗支,联如贯珠,朗若列眉,则所殷殷期望之,私臆也"相叮嘱相期望。

参合上文李建平公前些年寻访祖源时提供的几页“崇伦堂”老宗谱散叶中的,季八公世系

謹遵唐書恭繪

(昶子)暠——(次子)欽——重耳——熙——天錫——(次子)虎——(八子)昺——(長子)淵——(次子)世民——(九子)治——(七子)顯(季八之祖),我认为蕲春四修谱中的"江右来黄权舆季八,又上而术[述] 之,为庐陵王裔”的世系应该即是抄于“崇伦堂”的此世系。或者仅在所抄谱序文中提及季八为庐陵王裔而已并无此世系图表。(宝鸡李昊家中有爱敬堂三修、四修老谱,事实是否如此,相信日后大诚布公,公开老谱之日,世人便可明白。)

李贤俊先生在《再谈季八公先世考》中说:“爱敬堂七修宗谱时未到江西等外地去联宗、搜罗文献,除七修谱序外,未加入任何新文章,只是转刊六修宗谱的材料,和增加近五十年来族人生死嫁娶的材料。

这点我认为是真实可信的。我从蕲春 李达户《爱敬堂》七修谱,载的六修谱序之后接着是 创修督修国钦序,这衔接的次序即可明白,的确系六修原风貌。

   李贤俊先生2012-1-14关于蕲春省一公》一文中所说"李达户谱五修、六修、七修时,又没有外出“收族敬宗”。这点其实是不对的。

   民国七年的五修"今者宣统逊位,民国改元,南北交哄者再……尚兵戈不息,势必豆剖瓜分,则吾族之人或为越,或为秦,万难联为一气,此五修所以汲汲也”急迫修谱和一九九一年修谱,新中国尚属开风气之初,没有外出“收族敬宗”应该是事实。但民国三十一年的六修却是并非如此!

   民国三十一年的六修是鄂豫皖三省李氏大联宗合谱!正是这次联宗合谱才使季八公从"庐陵王裔’变成‘郁林王裔’!也是造成诸多扑朔迷离谜团的根本原因。

蕲春爱敬堂《李氏溯源序》序末明确记载“今有鄂豫皖三省季八公后裔暨代远年流离兵灾遗失宗脉之支派志同意合参予联修,按据溯源补漏简书,以资后考。”可见蕲春爱敬堂民国三十一年的六修是鄂豫皖三省季八公后裔和遗失宗脉之支派参予联修。

清末以来,国家民族多外辱,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的尚国族而存家族之教诲,深入人心。此次续谱恰逢抗战末期视民族团结为大义,各宗联谱之议盛行一时。《李氏溯源纪》所述联修宗派来看,季八公后裔的麻城东山崇伦堂 省一公李壁公蕲春爱敬堂 省一公李达户房、迁黄冈县紫潭河的省三公居河南固始望城岗省四公房和回徙蕲州李达冲的长子仁甫房(字学贤,妣侯氏,回徙蕲州李达冲,生子一:秀明)、麻城东山南冲的省五公房、中公支下的振东位下的五房振东:妣鲍,生子五:万一、万二、万三、万四、万五)以及称是季八公之弟避居河南商邑金钢台,复转徙麻邑东内州长岭关下上马石千十一公房.此外还有 号称唐宣宗嫡系的三田李自瑞昌迁蕲春新田,元初又迁浠水德鹏公宗系(三田李氏始祖京公之裔孙。唐宣宗第九子昭王汭公幼子佯公,字伯柔,后改名京。生子三:长子德鹏次德鸾三德鸿;德鵬公生子三长子贵奇,贵懋贵谦)以及未明上系的明初自江右迁饶州麻阳,复迁中州囱水的玉元公,其九世孙又迁河南商城南乡西关保韩家冲的李氏宗支。从江西迁居麻城,后又迁河南商城伏山石家冲刘家湾的李大公宗支。自江西吉安迁河南商城,再迁安徽金寨县瓦屋基李文华公宗支。等诸李氏宗支 ,还有年代久远,原籍失考的,如为金寨汤汇泗河陈家山田家老垸始祖的李长熙公宗支,为河南东楼始祖李化公宗支,为河南商城南乡大木厂始祖李万银公宗支

磨刀李派系德淮公下文公后裔的怀楚公也是由江西瑞昌府清盆乡城北迁居至鄂东南阳新县厚岭山马峰尖。再由马峰尖迁出的有杨州塘、谈家塘、柴山垄、柘坑垄。又从杨州塘迁出的有大冶白坟(堡)、江西美林、郧阳县某庄;柴山垄迁出的有大冶石榴园、陕西延安川某庄;谈家塘迁出的有阚家塘,阚家塘迁出的有远滩;还有大冶韦源口、牯牛洲均由石坑迁出。仅怀楚公迁居阳新后,在鄂东南就迁衍出十二个庄。     在赣北清盆街,轩公还有支系迁居江北英山雷家店、东庄畈、东门河、长冲荣场、彭家畈、金家桥、占家河、赤水冲、铁炉坳、李子坳、大文冲、东汤河口等十多处,迁居蕲春牛皮寨、弥陀寺、鲍家窝、田家河、白鹤冲、胡家冲、倪家河、枚家畈、大同水库内区、鸡笼寨、水井垸等也有十多处。还迁有罗田长塘坳上七十垸、小洲山七里冲、浠水巴河文昌阁、南门青木畈、万石桥南竹林以及黄梅高桥乡新塘村、孔龚镇七里村、茶山断桥思故村等等。磨刀李派系德淮公宗支在鄂东南阳新和蕲春一带宗支繁衍昌盛。

   从迄今公布所见的谱籍信息,尚未明确鄂豫皖三省哪些磨刀李宗支也参与民国三十一年的这次联修宗谱之中。但从《李氏溯源纪》、《李氏溯源序》所列载、所述的“……轩公生德淮,德淮生褆公,褆公生通,通公生文,文公生万贤,万贤生尚志,尚志生祈公,祈公生宗唐,"的世系具体确切的磨刀李宗系(宗支世系远非其他宗支所能杜撰)来看,是应该也有磨刀李宗支也参与民国三十一年的这次联修宗谱。

而且 蕲春  李达户《爱敬堂》、麻城东山崇伦堂的《仙李蟠根原序 》也应该是源于这次联修宗谱。

磨刀李的《仙李蟠根原序 》,也被蕲春  李达户《爱敬堂》、麻城东山崇伦堂各自收录其中,仅作个别字眼改动。麻城东山崇伦堂这篇《仙李蟠根族谱序》将谱序改为 李之先由于远祖唐封庐陵王,子孙繁衍甚大、曼延四海、名卿贤士大夫代有其人。历五季之衰而始迁于大江之右,郡曰南昌、邑曰南昌、里曰豹子口赶牯垱。而赶牯垱之李氏实庐陵王谪居江右天潢之派。衣冠文物,科第簪缨,世为修水之冠。至元丙子,宗族长幼悉遭涂炭,而向之所谓家谱者,俱陨弃而弗存。惟中正之祖父珍袭宝藏,幸存而未泯........中正患其世久,子孙不能袭宗,从散无纪次,是以集会族人,因家谱先世所载者,子孙列其世次,合其子姓,著其讳字生卒,仕止之实欤。凡缙绅文章词赋,纂录附载为《仙李蟠根家谱》一卷,命工锓锌以为宗族宝藏之荣,书成徴予言以序之。

个人推断,蕲春  李达户《爱敬堂》、麻城东山崇伦堂,此六修联修时的《仙李蟠根原序 》应该都是一样的,即今上传的麻城东山崇伦堂《仙李蟠根族谱序》一样。

蕲春  李达户《爱敬堂》在七修蕲春爱敬堂,发现《仙李蟠根原序 谱序中"集会族人纂录附载为《仙李蟠根家谱》一卷,命工锓锌的修谱人中正磨刀李宗系而非谱系谱序所称的季八公宗系,因此将中正之处改为季八公”,而所请写谱序的是明代才子解缙,宋末自南昌提兵避居麻城季八公所处时代明显不合,解缙面世,岂不马脚尽露,所以谱序落款隐去所云作者---解缙。

仅管爱敬堂修谱用心良苦,巧饰如此,但还是纰漏迭出,惹出笑话。郡曰南昌却望冠修水,不啻是蔷薇藤上结出西瓜来。印证家世清白渊源的谱序,竟荒唐得没有落款时间和撰序之人,成了来历不明的“无源之水”。  

  这次联修宗谱按据溯源补漏简书,以资后考的李氏世系,其李唐以上应该源抄《新唐书·宗室世系》,此后据唐书记载传载至中宗卢陵王(迎合季八谱系出卢陵王裔的记述)此后再沿唐帝而下(凑合三田李氏德鹏公宗支系出唐宣宗裔的记述),此后再沿唐昭宗而下接上磨刀李的李轩公到李宗唐这九代,(昭宗生李轩,生德淮,德淮生褆公,褆公生通,通公生文,文公生万贤,万贤生尚志,尚志生祈公,祈公生宗唐)再将季八公和所称的弟弟千十一公接在李宗唐之后,附首称子。(宗唐生子二:长曰季八公,次曰千十一公。一条参合三田李、磨刀李、季八公、千十一公诸李氏宗支的统宗世系就如此出现了。

正是郸春爱敬堂李氏因为此次联宗合谱的六修,上治祖弥,上溯李氏先系直至黄帝,所以由爱敬堂四、五两届主修李炎龙在前三届修谱一直奉蕲春始迁祖李达公为始祖的李氏世系之前的以季八公为第一世、省一诸公为第四世,宗甫、仲二仲八为第五世的这五世《远祖世表》就不合时宜了,又因为联修的宗支和世系,参合着不同源流的李氏宗支,所以将四修以来创立的巜远祖世表>>改称为《嫡祖备忘录》。

民国三十一年的这次联修宗谱,在蕲春 《爱敬堂》六修谱序中也有明确撰述道:"宗谱之修固藉以敦族谊耳,方今倭寇肆虐陷我山河,几有土崩瓦解之势,故吾族此届诸修,志在上治祖弥,(即上溯李氏先系至李耳--李利贞---皋陶---黄帝)下治子孙,(即添续新丁)旁治昆弟,(即千十一公、三田李、磨刀李、等诸李氏宗支)使皆油然而生孝悌之心,笃爱敬之道,固团结之力,扩而充之,由家而国,由近而远,自有以广其同胞之量,而为共同奋斗之资。一族如此,族族如此,则何患夫外侮内讧哉,子与氏所谓壮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事其父兄,出事其长,上可使制挺以打秦楚之坚甲利兵者,此也。由是言之,是我族宗谱之修亦可为抗战时最后胜利之一助也。"

1942年民国三十一年的这次联修宗谱之后,接着就是经历抗战胜利之后又是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之后,宗谱很长一段时间当作族权代表的封建产物,使大家谈谱色变,在文革时代甚至遭到灭绝的焚烧破坏。更不要说继承和续修,随着时光的不断远去,当年参与修谱的先人的去世,这段联修宗谱的历史,被尘封沉寂,造成至今诸多扑朔迷离谜团和困惑。[backcolor=rgba(255, 255, 255, 0)]正如蕲春《爱敬堂》2004年八修宗谱,八修开篇宗谱总序中说:“......至于李氏宗族世系源流,达公前后宗脉,历届谱谍穿凿附会,使人昏昏不明所以。”

1992年七修谱以后,李贤浚先生说看到宗谱,发现这个世系中唐朝那一段有明显的问题,2003年,李贤浚先生看到《大冶李氏仙籽堂谱》、《阳新李氏综理堂分庄图》、《鄂城李氏敦本堂谱》这鄂南几家衜公裔的谱,发现和《蕲春爱敬堂宗谱·李氏溯源纪》、《李氏溯源序》中的"李轩生德淮,德淮生褆公,褆公生通,通公生文,文公生万贤,万贤生尚志,尚志生祈公,祈公生宗唐"共同的世系记载,于是写了《李氏(爱敬堂)宗族世系考》根据“李轩到宗唐的这几代世系记载,再次沿磨刀李世系攀藤而上,上溯了琨、祎、峄、远、元、涛、承休、仲宝、景圭、衢十代系,从而完成了恪公——衜公--宗唐(生子二:长曰季八公,次曰千十一公)--季八公世系的华丽转身!并刊入蕲春《爱敬堂》2004年八修宗谱。

(余文参见本主题帖11楼帖)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离线李树东

发帖
1355
铜币
21901
威望
29
贡献值
1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4-03-08
学习了,谢谢!

发帖
451
铜币
491
威望
90
贡献值
1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4-03-09
震涛宗亲依史查源,以史说话,脉略清晰,经纬分明。二三四五只有序号而没内容,期待二三四五的上传。宗亲辛苦了!

离线李俊文

发帖
2541
铜币
13173
威望
249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4-03-09
季八公总谱成功颁发之际,宣扬季八公人文资料,丰功伟绩。合符时宣!
昨天列席参加了颁谱大会,顿生感慨:宗族工作极不容易,特别是人多面广的支宗。
李家大塘
离线李亮

发帖
697
铜币
1147
威望
125
贡献值
6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4-03-09
谢谢上传!
泰安宗裕庆,传家大启祥,显文荣盛世,永锡萃群芳,
元臣祝厚泽,为善济时康,诗书从汝景,道德守奕香,
中和润化育,勋业名振扬,云仍怀至宝,万代炳余光 。
qq;565488520 电话;1865211539713064979664
离线李同勇

发帖
877
铜币
931
威望
504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4-03-11
学习震涛宗亲的精辟分析,蕲春李氏族谱三修到七修以来族谱网上均可找到。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