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 91阅读
  • 8回复

李福、惠德公即麻城玄中公质疑之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463
铜币
503
威望
93
贡献值
1
银元
0
    
           四川李义甫与麻城李义甫是同一人吗?
                   揭露李福、惠德公即麻城玄中公之一
  
李勃先生认定惠德公即是麻城季八公次子玄中公的一个重要证据,就是他提供了一份“廣元李府君惠德印台塔碑誌 ”,碑志中说:
"李府君福公,諱玄中,丁巳(1257年)弱冠以技卓萬人選憲宗行衛教習。隴州 1襲戮畔酋擢千戶。恒死諫習農稼,率植稻桑;庇黎民,均平界。大汪帥奇之,遂參贊利州,臨終囑薦。丁卯(1267年)征岩州建都魚通等處,公招諭西番諸族酋長携民歸附。丁醜(1277年)遷利州府總管,旋赴慶陽知府。世祖聞久托,值融蒙漢,戊子(1288年)以大統召見,賜虎符,乃全權廣元總管,敕命勒碑永載。公自愧之,弗許張揚;言奪侄之飴,慕聚樂大同。益勤政,擴道築堤,倡學疏流,漸成樂土。公早年家富平沙溪壩,育二子。莊畝亦悉托四哥堯中及部屬戚鄰。癸亥(1263年)續迎鈕帥次女,生三子,振光護成宗而榮,振寰戰楊畔英烈;幼子振達四川行省登仕郎 2。贰請告歸,均以德昭而拒。大德贰年(1298年)進鎮國上將軍 3。戊申(1308年)請以剿匪保長寧准歸,武宗封三鄉之壤頤養嘉年。公於農閒邀眾習武,四鄰安靖。嚴束戚僕,秋毫無犯。延祐甲寅(公元1314年)十一月初九辭世,壽七十有八。福公乃以南人領府君兼達魯花赤第一人,承平裁汰而不降反陞,多年總攬,確屬罕見!以武文之才,奉國之德,勤謹之淑,乃四朝之楷模。眾議皆以為享樹塔之祀,冠名印臺,惶恐呈報。越明年竟獲仁皇帝資贊,且增立府君廟于封,乃萬世榮耀。嗟呼!雖我朝初年南人遭鄙棄,俾世祖以來,慈及天下,潤澤太平。然在蜀少民,盼實空屋。今我皇仁愛更甚,四向坦途,江河益清。卑等當沐浴皇恩,承公之美德,造福蒼生。
欽命凝神廣道張真人與材主持
四川行省平章政事南加臺拜撰
廣元路總管王世明率諸員恭送
成都府尹4曾孫李義甫引宗親敬
天授無疆仁宗延祐三年歲次丙辰孟春吉日立[61]
――(
元朝延祐三年(1316)春竖立印台塔碑于广元城南
)"
      
这份碑志涉及到了我族迁川的两位先祖:一是二世玄中公,一是五世义甫公。由于李勃先生说是元朝的“老资料,”且碑中落款处还有四川成都府尹李义甫“引宗亲敬”等语,这就成了暗示李福尊号惠德即是季八公次子玄中的旁证。这也是“成都府尹曾孙李义甫引宗亲敬”这段文字出现的核心意义。所以对于那些盲从老资料、缺乏历史常识和判断能力的人来说,不上当受骗都不行。

    
我们先不议碑志内容真伪如何,单就塔碑落款时间,就可知这位"引宗親敬的成都府尹李义甫"不是麻城迁川的李义甫了。
碑中落款是仁宗延祐三年即1316年,也就是说,李福讳玄中尊号惠德延祐甲寅(公元1314年)辭世后的第三年,后人为他立的碑。立碑时成都府尹李义甫引宗親参加了这次盛会。李义甫能做到成都府尹(正四品)这个官,估计年令不会小于40岁,照此推算,这位李义甫应生于1274年前后。
    据麻城老谱载:义甫公胞兄清甫公1363年助朱元璋在鄱阳湖战陈友谅阵亡,清甫公的祖母刘孺人兵后哭于沙场,寻得左足,有黑痣为记,葬麻城南门外塔儿桥。清甫公阵亡时年令不会太大,因其祖母曾哭于沙场,我们估计清甫公阵亡时38岁右,清甫公当生于1325年前后,麻城义甫公生年应小于1325年。照这样推算,成都《碑志》立碑时,麻城义甫公仅仅只是幼童,因此,李基耀、李世取宗长通过考证,得出成都府尹李义甫並非麻城李义甫公的结论是正确的。
有人觉得成都府尹李义甫与麻城李义甫年令相差甚大,便提出也许是后来再立碑时,新添加了“成都府尹曾孙李义甫引宗亲敬”。意思是说,虽然《碑志》时间落款写的是延祐三年,但后来重新立碑时,实际是在延祐三年之后的很多年,那样义甫公年龄就符合逻辑了。      
且不说这种“先定结论,再找证据,证据服务结论”的考证方法是否严谨,单就与李义甫公有关的另一个事件所发生时的时间就可知这种推论是毫无根据的。
《保宁府志》卷二十七记载;“文贞书院在剑阁武连驿。元泰定(1324一1328)年,监察御史忽鲁大都与亚中大夫李义甫以魏征生此,因改旧学建书院,今废。” “元改武连县学为魏公书院,以魏征所生之地也,学正王惠为之记”。
    这两段文字是说:元泰定年间,因为县政府搬迁到梓潼,监察御史忽鲁大都与亚中大夫李义甫考虑到魏征是出生在这里的人,有纪念意义,因此,搬迁后将文贞书院更名为魏公书院。这个时间正好是泰定年间,也就是1324到1328年3月间。  
如果清甫公是50岁战死在鄱阳湖,那么,在元泰定年间,麻城义甫公年龄则是11岁一15岁,如果清甫公是40岁战死在鄱阳湖,麻城义甫公年龄则是1-5岁。若要符合义甫公做府尹的年令,清甫公必须80岁还要上阵杀敌。这可能吗?    
麻城的历代老谱资料和正史、方志都确凿地指明元朝官员、广元李福的(侄)曾孙李义甫是比麻城的义甫公年长五十来岁的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前者生年在1275年左右,后者生年在1325年左右),如此,这位元朝的成都府尹、亚中大夫李义甫的叔曾祖李福自然就不可能是麻城义甫公的叔曾祖玄中公了。
李勃先生明知麻城李义甫与成都府尹李义甫生年不合,难以稳住阵脚,便打起了否定麻城老谱传承的主意。他在微博中猜测说:
省一公可能生于1260年左右。省二公可能生于1262年左右。义甫公应该是省二公的长子,若传言随明太祖战陈友谅于鄱阳湖而殁的池州节度使清甫公的确是省二公的儿子,那也应该是义甫公之弟,甚至是幼弟”。呜乎!是修谱还是编故事?
要知道,麻城李氏季八公一族自十世潮士信公1502年前后创墨谱起至1996年,在近500年的时间里,谱凡11修,从未间断,也从未与外族合过谱。潮士信公创谱时,将历代先祖所经历的历史事件记的清清楚楚,既不是李勃先生说的麻城谱普遍断了六七代人,也不是像李勃先生说的我族昭穆颠倒,把弟弟记成了兄长,把兄长记成了弟弟。
李勃先生用"臆想法"把义甫公生年的漏洞虽然补上了。但却引出的一系列其它新问题。这里仅举一例:
老谱说我五世祖宗甫公是明时人杰,那照此推算,我祖宗甫公进入明朝时就年近90岁了,他还能做人杰吗?


       最让人不理解的是,元朝的第五位皇帝延祐七年(1320)正月驾崩后四月立的庙号“仁宗”,竟然出现在延祐三年(1316)立的塔志碑上。要知道,皇帝活着只有年号,庙号是皇帝死后才有的。这第五位皇帝的年号是皇庆。广元立塔志碑时皇帝还健在,直到四年后才驾崩,他生前怎么会有庙会呢?这不是在诅咒皇帝早死吗?这在当时来说,可是要满门抄斩的呀!所以,从塔碑志落款的时间可以判断,这块塔志碑决不是1316年先知先觉的古人所写,而是李勃先生自己的妙作。只是百密一疏,漏出了不少破绽。
    综上所述,四川成都府尹李义甫决不是迁成都“卒葬不知何址”的麻城李义甫。
修谱就是写史,必须实事求是,实者记之,虚者弃之,疑者存之,像李勃先生这种自编自演的碑志因与正史不符,与我家老谱不合,必然漏洞百出,矛盾重重。(此文根据世取教授、李基耀宗长网上发文综合整理)





发帖
463
铜币
503
威望
93
贡献值
1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2-05
李福、惠德公即麻城玄中公质疑之二
早年家富平沙溪壩的是李福公而非玄中公

待发

发帖
1776
铜币
1792
威望
166
贡献值
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12-06
           元朝的泰定年间(1324年—1328年),元朝有一位官员“亚中大夫”名李义甫,对此人们毋庸置疑:
      元代史籍中虽未见有“成都府尹李義甫”的记载,但据清代道光“《保宁府志》卷二十七记载:‘文贞书院在剑阁武连驿。元泰定年间迁县治于梓潼,监察御史忽鲁大都与亚中大夫李义甫以魏征生此,因改旧学建书院,今废’。”
       这说明元朝的泰定年间(1324年—1328年),元朝确实有一位官员李义甫,且他也确曾在广元公干过。

     “亚中大夫”乃元朝的文散官名。散官是古代表示官员等级的称号,与职事官表示所任职务的称号相对而言。隋始定散官名称,加给文武重臣,皆享受相应待遇而无实际职务。亚中大夫”乃元仁宗延佑年间(1314-1320)由中大夫改置的,元、明两代均为从三品初授之阶。明废。因此,从李义甫所得到的官名可以看出,他是在延佑年间(1314-1320)或稍后,因为“文官重臣”才获得这一称号的,“从三品”也可谓高级别官员,这说明此时他已经不是很年轻了,保守的估计可是:泰定年间(1324年—1328年),他在广元公干时已是五十来岁上下,就是说他应该出生在1275年左右。


发帖
1776
铜币
1792
威望
166
贡献值
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12-06
            麻城老谱记载季八公有一位重孙李义甫(他自然是季八公之子玄中公的(侄)曾孙),义甫公的亲兄是清甫公。关于清甫公和义甫公现知的麻城季八公之裔最早的一部谱(季八公十世孙李潮公所修)中记载:
      “清甫公为池州节度使,随明太祖战陈友谅于鄱阳湖,卒葬本邑南关塔儿桥。义甫公居四川成都府,卒葬不知何址”。
       万历八年(1580年)“赐进士第广西按察司副使前刑科给事中侍经筵官宛陵泾川毅齐查铎”为麻城季八公裔李知吾先辈所修谱作序,其内称:
      “有季八公者,自江西迁麻城。至提领生八子而族始分焉。其次子省二公生清甫公,乃明太祖高皇帝死难之臣”。
        近二百年后的乾隆十八年(1753年),季八公十八世孙霁堂公修谱仍记:
      “省二公子讳清甫,为池州节度使,助洪武战陈友谅于鄱阳阵亡,得佐足。葬邑南关,虽碑石剥蚀,刻谥忠烈,犹可识认”。
       原麻城政协主席凌礼潮先生2005年前后曾寄我《麻城历史资料》一份,其中有《麻城李氏家族》一文,文内有如下内容:
      “五世祖中,以李清甫最受族人尊崇,据1996年续修的《李氏宗谱》记载,李清甫为明池州莭度使,战陈友谅于鄱阳湖陣亡。但此前的旧谱有更详细的记载:
      (清甫公)‘授元池州莭度使,随(明)太祖战陈友谅于鄱阳湖有功,加封原职,领兵守蕲黄,因陈友信兵至,又元兵袭其后,战死,碎尸。祖母刘孺人,兵后哭于战场,只得左足,有黑子为记。葬本县蕨淡山周氏祖茔左首,至今名曰李家园’”。
       因此,清甫公曾“随明太祖战陈友谅于鄱阳湖”,后阵亡,明朝建立后赠谥“忠烈”,这一基本事实应该是确凿的。
       朱元璋军与陈友谅军的鄱阳湖大战发生在1363年,清甫公“战死,(被)碎尸”后,祖母刘孺人能在“兵后哭于战场,只得左足,有黑子为记”,说明清甫死难时年龄不是很大,应该是正值壮年(四十来岁上下),故可估计其生年在1325年左右,这样,其亲弟弟义甫公的生年也是1325年上下(肯定不会早于清甫公的生年)。
       因而,铁的事实是——因为“广元李福公的曾孙李义甫(元朝的亚中大夫”)的生年在1275年左右,麻城季八公第二子玄中公的(侄)曾孙李义甫的生年在1325年上下,所以,他们并非同一人,不过是年龄相差五十来岁同名同姓的两个人罢了。

发帖
1776
铜币
1792
威望
166
贡献值
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12-06
       据李勃先生之同宗李秀华新修的谱,他们本为1308年由湖北入川的李惠德先辈的后人(李惠德至李勃共三十世),之前对惠德公的先世已经失传。在重新寻根溯源之时,李勃发现清代《保宁府志》中有元代亚中大夫李义甫泰定年间在广元公干的信息记载,联系自己读到的麻城谱载有季八公重孙李义甫“入居成都,卒葬不知何址”,他们都是元代之人,就想当然地认为二者为同一人,进而展开联想:元朝的亚中大夫李义甫就是麻城李义甫,自己的先祖李惠德就是其(叔)曾祖——亚中大夫李义甫就是李惠德的(侄)曾孙,并以此为据来搞“老资料”证明之。
       李勃先生式思维的悲剧在于“百密难免一疏”,他之证明恰好疏忽了最为重要的问题:元朝的亚中大夫李义甫与麻城的义甫公的生年相差五十来年,他们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由此,编造出什么“成都府尹曾孫李義甫引宗親敬”的落款,不正成了弄巧成拙的最大败笔吗?



发帖
1776
铜币
1792
威望
166
贡献值
4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12-06
        欲知李勃的同宗李秀华所修《四川省苍溪县东青镇石琳山李家湾李氏宗谱》的简介,可链接
           http://jiapu.10000xing.cn/2015/031321373762/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217
铜币
2284
威望
224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12-06
辛苦了, 學習了, 謝謝李文治宗親!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217
铜币
2284
威望
224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12-06
回 陇西堂李氏 的帖子

學習了, 謝謝李世取教授宗親!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李震涛

发帖
13155
铜币
13938
威望
2776
贡献值
25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12-06
学习了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