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 212阅读
  • 1回复

剖析李东的《声明》 还原事实的真相——李镜章(2017-09-30)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李镜章
 
发帖
6
铜币
6
威望
3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剖析李东的《声明》 还原事实的真相
                                                       ——李镜章(2017-09-30)
                  【壹】 前  言
       这是一篇声讨四川威远斑竹林李东的檄文!
    “油豆树”李东2017-09-25 23:00:39在“网易博客-油豆树的日志”发表题为油豆树对李氏族系的声明,即是对李氏族人的声明,又是五华李氏裔居广州李镜章的申明》。
    李东在他的《声明》里说:
    “至2013年底《四世祖致祥公裔系族谱》出版后,闲着无事,记恨参与修谱人不支持他的看法或谱中不同记载,便在网上长篇大幅抵毁我等形象,造遥歪典事实,蛊惑李氏宗亲发难于我(注-1),竟然无耻到如此地步,我心痛!李镜章老人为了说自己正确性、想出名,不顾事实,打击报复到如此地步,另人心寒!
   “考虑李镜章作为祖籍地,旅美国迁居广州老人,又是前辈,很长一段时间都未对他本人无理回复说明,又怕他身心受不了,……
   “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历史是会公平评判的!族人是会心知肚明的!……
   “再次申明,李镜章发表各网站上的贴子,有违人性!有违事实!添油加醋、说长到短、污蔑造谣,用心不良!”(全文见附录之一)
    镜章认为,这是一篇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断章取义、主观偏颇,以诡辩代替事实,以辱骂代替说理,竭尽其攻击、污蔑、诋毁、诽谤李镜章之能事,为李东自身洗涮开脱、贴金抹粉的拙劣《声明》。
    一、李镜章最为关切的核心问题是祖系渊源。而李东在此严肃的问题上却任意炒作。祖系渊源是人伦,是血缘!人们都说血浓于水来形容同宗共脉。李东却把先人世系视之为水,随意调和。……镜章对他的揭露批判,他认为是“诋毁我等形象,造谣歪曲事实,蛊惑李氏宗亲发难于我”。读者未揣其本只求其末说“这是李镜章与李东之间的是非问题”。……
    二、李东炒作的本族福建上杭继世祖如何记述问题,首先是在本族续编《族谱》中争论,然后李东将之引伸到互联网。其内容却并非读者所熟知、所了解。这是普遍的、共同现象。于是就有“内讧”之说。……
    三、在本族续编《族谱》中争论,仅仅发生在李镜章和李东、李锡球三人之间。不仅局外人不知道个中原委,就是本族族人、甚至是倡议人兼编辑之一的李璧珍君也知之甚少。这样鲜为人知的内容,在鲜为人知的互联网上公布,试问有谁能说得清楚、道得明白其是非真假?而李东、李锡球却不遗馀力地歪曲事实到处散播,对李镜章横加指责,这就具有极大歪曲性、欺骗性、煽动性、破坏性!
    四、李东的矛头是直指李镜章的,但其内容——本族福建上杭继世祖,却与广大火德公苗裔的正本清源、返璞归真息息相关!镜章是当事人,又是知情人,有责任、有义务予以揭露、澄清、剖析、批判。还原事实真相,以正视听!
    五、李东是将其《声明》发表在其本人的网页——“网易博客-油豆树的日志”的。这是既是鲜为人知的内容,又发表在鲜为人知的地方,就是极其片面的!再加上,他李东矛头是专指李镜章的,却不告知李镜章,这不是向李镜章打黑枪、放暗箭吗?也不允许李镜章在他的网页里反馈意见。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吗?这不是“只许牠呀汪汪叫,不许人呀用嘴来说话”吗(注-2)李东的电子邮箱还对李镜章设置了“拒绝”。这使李镜章想与李东私下交换意见也不可能!李东若是有理,若是出于善意,大可以双管齐下——既在网上发表,又知会镜章。这就表明,李东是对人而不是对事,是想置李镜章于死地而后快!
    六、镜章反其道而行——不像李东那样耍阴谋手段。
    其一,镜章将本文同时发表至“新浪博客-广东五华李镜章”、“网易博客-丽明注-3”、“全球李氏网·李火德研究专区”和“天下李氏网·李火德研究专区”,还将尽可能发至其网页。广而告之,以供大家鉴别、辨析。有对比才不至于偏听偏信。
    其二,镜章对李东的揭露、批判都附有李东的原文全文或摘要,绝无捏造事实或断章取义。而你李东不是声称“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吗?你能不能也把李镜章反馈的、对你李东揭露批判的文章转载至你的“网易博客-油豆树的日志”里,使族人心知肚明供广大读者鉴别是非、曲直、真假!让历史作出公平评判——看一看是谁添油加醋、说长到短、污蔑造谣,用心不良”!
    其三,镜章的网页允许反馈;你李东也知道镜章的电子邮箱号码,大可以充分利用。
    七、李东的问题,镜章以八个字概括:立场、思想、责任、诚信。问题是李东挑拨起来的。是李东先向李镜章发难。这是内在因素。内因是主导。解决的方法,外因要靠内因起作用。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若是李东停止其再次炒作本族祖系,停止其再次诽谤攻击李镜章,万事皆休。否则,是他李东咎由自取——自取其辱,自己找死——你李东将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就像秦桧跪在岳飞坟前那样,让人唾骂!

    本文,李镜章就李东的《声明》中谈及的三个问题进行澄清、剖析:
    ——是谁造谣歪曲事实,蛊惑李氏宗亲
   ——是谁首先在网上发难对他人污蔑、攻击,诋毁他人形象?
    ——所谓怕李镜章“身心受不了”,所以他李东对李镜章的揭露、批判没有回复。是真的吗?我看是你李东黔驴技穷了!理屈词穷了!

    【镜章注
    [注1]李东《声明》内之“抵毁”、“造遥”、“歪典”、“另人”“到短”等词汇,镜章疑其为“诋毁”、“造谣”、“歪曲”“令人”“道短”之笔误。镜章引用时,不再重复其笔误。
    [注2]1948年广州街头盛行一首讥讽国民军警宪特横行的民歌——《古怪歌》。歌词:
往年古怪少啊,今年古怪多啊!……
“清早走进城啊, 看见狗咬人啊! 只许它呀汪汪叫,不许人呀用嘴来说话,来说话
    [3]“网易博客-丽明”,是实名。丽明是李镜章曾用名,不是别名、笔名、外号,更不是化名。是李镜章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人民公安部队、广州市公安局等单位使用的、列时八年的正名。每年春节的游击队老战士或公安部门离退休人员联欢会上,战友、同事们仍以李丽明称呼李镜章。









离线李镜章
发帖
6
铜币
6
威望
3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0-14
                                          【贰】真 相
       李东恬不知耻反诬说:“诋毁我等形象,造谣歪曲事实,蛊惑李氏宗亲发难于我”。
       对此,李镜章用三句话概括:狗嘴里长不出象牙、死鸭子嘴硬、跌倒了抓把沙。
       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该剥去!
       一、李东所谓的“诋毁我等形象,造谣歪曲事实,蛊惑李氏宗亲……”
      李东指责李镜章“造谣歪曲事实,蛊惑李氏宗亲……”。这是一句空话!
      镜章希望不要净说些套话、空话。要把心里话、把事实都原原本本地掏出来,让大家都知道其本来面目。最佳的做法、最明智的做法、也是最能说明问题做法,那就是你李东能面对现实,勇敢地把李镜章这篇对你李东《声明》的澄清、揭露、剖析、批判文章,转载到你李东的“网易博客-油豆树的日志”里,让族人、宗人、社会、历史作对比、作评判!
       李镜章要看看你李东,究竟有没有光明磊落的、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坦荡胸怀!
       事实胜于雄辩!且看下面李镜章对李东《声明》的剖析。

       (一)李镜章首先问李东,你所谓“诋毁我等”的“我等”,除了你李东之外,还有谁?叫他自己站出来自己发声。你李东不要蛊惑族人!不要挟众自重!

       (二)李镜章列举下面的几点事实,请李东一一回答:有没有这回事?有那一点、那一句话是李镜章“造谣歪曲事实,蛊惑李氏宗亲”的?希望你李东要负责任地正面回答,不要遗漏、不要回避、不要诡辩、不要诿过,也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还原事实真相。真实地体现出你李东所说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1、李东2015-03-11 12:40:31发表的《论李氏火德公》一文中,引经举典地说了四点污辱唐李为异族的谤语:
       ①、现代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陈寅恪在《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中,对李唐皇室源自突厥,而非汉族,有论述。
       ②、宋代朱熹曾经说过:“唐源流出于夷狄,故闺门失礼之事,不以为异”。
       ③、据释彦悰《唐护法沙门法琳别传》记载,李氏自言高祖李渊七世祖为西凉武昭王李暠,唐僧人法琳曾冒丧生之险,当着李世民的面加以驳斥:“琳闻拓跋达阇,唐言李氏,陛下之李,斯即其苗,非柱下陇西之流也。”认为李氏是拓跋达阇的苗青,自称陇西大族李氏之后,实属假冒。显然,法琳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决不敢口出狂言。
       ④、《隋唐嘉话》说,单雄信曾呼李世民之弟李元吉为“胡儿”,李元吉小字亦叫三胡;《旧唐书》也说,李渊曾孙滕王李涉“状貌类胡”。
       镜章对此简析,认为:
       1、火德公是历史人物,但又不同于其他的历史人物。他是我们的祖先。所以我们后人谈论火德公,首先就有一个立场问题。……
       2、火德公上下数百年,不是李东说的“唐皇室李到明代几百代世系”。上溯几十年,有唐室苗裔与非唐室苗裔之辩。我们的《族谱》是认同为唐室苗裔的。所以,首先就应该站在唐室血统的立场说话。就应该以国家正史——以《旧唐书》、《新唐书》为本。李东不正史正说向族人宣介,而对稗史野史、奇谈怪论却津津乐道。可见他李东已经不知道人间还有“羞耻”二字了!镜章认为,李东在探讨、论证李火德公祖系渊源时,如此乐于引用他人的谬论以污辱唐李为异族,本身就是大是大非问题!
       3、大凡引用他人的言论,都有其潜意识,或为自己的论述作佐证,或作为批判对象。李东在引用时,并没有鲜明地表示自己的态度——怀疑、否定,那就是把它作为自己的论述作佐证了。不言而喻,也就是认同、附和其异端邪说了!
       4、本族《族谱》的记述,均谓火德公一脉乃唐室苗裔。本族是火德公后人,不言而喻,自然就是唐室苗裔了。而作为唐室苗裔一分子的李东,对污辱唐李的言论不作批判,反而乐于引用。污辱唐李,也就是自辱本族先人和火德公裔系之广大族群!这不是出格了吗?这不是犯贱吗?对李东个人而言,岂不是自认是“杂种”吗?
       李东如此引用他人的谬论而自污,藉以此炫耀自己是多么地见多识广、学富五车,还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真正算得上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大笨蛋!是唐李苗裔中的蛊虫!
      (3)、唐李为汉民族,见于史籍《旧唐书》《新唐书》,已有历史定论。即使要翻案,这是属于学术探讨范畴,不应该在《论李氏火德》中引用探讨。再说,学术问题是科学,不能片面地、偏颇地引用某某人之言论,也不是用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镜章不是小看你李东,你根本就没有这一層次的学识修养。班门弄斧,鹦鹉学舌,不自量力,只会自取其辱。
       (4)、中国自三皇五帝以次,已经不是以女性血缘为主导的母系社会。何况,异族通婚,古已有之——“蔡文姬归汉”、“王昭君和番”、“文成公主和亲”的典故家喻户晓。汉民族中有异族女性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并不鲜见。……
李东连这一些最基本常识都没有。不懂装懂,胡说八道,着实可悲!

       2、李东与江西赣县文痞邱冠瑛合作炮制出炉《李火德》一文结尾说
        “所谓李火德是南方李氏大始祖,现居于港、澳、台及东南亚的李姓华人多是李火德的后裔。明显是统宗统系者放卫星的大话。“《广东五华李氏族谱》自辱其祖,将自己始祖李敏贬为李火德七世孙。”
       镜章指出,该文有白纸黑字写明“油豆树”是合作人,你李东无论如何也是否认不了、抵赖不了!你李东的回答,就是佐证。
       李镜章将批判“邱文”邮给李东修改后发表,这是给他李东认识错误、改正错误的机会。而李东回答说:
       “《广东五华李氏族谱》自辱其祖,将自己始祖李敏贬为李火德七世孙。已经删除。而‘明显是统宗统系者放卫星的大话’句若是删了,全文就没意义了。”……
        李东这样回答,岂不是不打自招地承认是自己是邱冠瑛的合作者吗?要不然你李东有什么资格、权力回答“删”与“不删”!李东不自省其非,反而指责李镜章不懂得网上合作的含意、规矩。这是李东文过饰非,以此遁词否认他是“邱文”合作者。是欲盖弥彰!

         3、李东对本族福建上杭继世祖(下简称“祖系记述”)的表述有三:
       (1)、一世火德公、二世坤培公、三世义公、四世萼藩公、五世德生公、六世春华公
        李东这一祖系记述,出现在反馈《城的日志》里,李东自称是“正确的世系”;以及以简介形式出现在《李藩》“家族直属世系”;《李致祥》“家族直属世系”;盛公世系;曰巽公世系等等方面。
       (2)、一世火德公、二世祖坤培公、三世义公、四世萼藩公、五世标龙公、六世朝烨公、七世均一公、八世春华公。
        李东这一祖系记述,出现于李东撰《上杭火德公-五华李氏谱》一文。
        (3)、“缺字,补上迁广东始祖‘藩公’,绍兴二年(1132)迁来”;
        “曰巽公世次为:1藩→2标龙→3朝烨→4均一→5春华→6萼藩→7致祥→8子高→9得生→10幼→11富先→12曰巽”
        李东这一最新“杰作”,是出现在2017年7月29日10时13分8秒“网易博客-油豆树的日志”转载本族先贤李曰巽公撰《众醮牌序》宏文的两点“注释”里。

        李镜章剖析。
        1、李东这三点祖系记述,无一不是出自李东之手。铁证如山!所以,镜章将之公诸于众,是转载,是揭露、批判。根本就不存在“造谣”问题。
        2、李东抛出这三点祖系记述,都是以转载、引用、简介的形式强迫族人认祖归宗的。根本就不是用于和大家探讨论证。
        3、李东这三点祖系记述,是没有依据的(注-1),确切地说,根本就没有足够系统、完整的依据。是层出不穷、随心所欲的炒作。
       其李东所持的四川威远斑竹林《李氏家谱》也没有那些记述。该《谱》的记述是:
       始祖奇公、二世火德公、三世世坤培公、四世义公、五世萼藩公、六世春华公、七世子敏公、八世上达公、九世藩公、十世致祥公、……
      (1)由此可见:
        ①、是李东随意加入了“五世德生公”。
        ②、又是李东随意抛弃了“五世德生公”,而植入“标龙公、朝烨公、均一公”。
        ③、又是抛开众《谱》公认的五华开基祖之一敏公。而胡说“藩公是广东李氏始族”!又把本族五华祖系篡改为“1藩→2标龙→3朝烨→4均一→5春华→6萼藩→7致祥→8子高→9得生……”。
        (2)对于“标龙公、朝烨公、均一公”镜章作如下剖析。
         ①、李东仅凭一页无头无尾的《族谱》所载——三世朝烨公,标龙之子……六世萼翻公(请注意,是“萼翻公”,不是“萼藩公”),而抛弃“五世德生公”,又断章取义,将之植入福建上杭五世祖、六世祖、七世祖。这里,“六世萼翻公”没有续文。
         ②、李东既认为“标龙公、朝烨公、均一公”是福建上杭祖系,怎么又把他们植入五华祖系呢?这不是你李东自己打自己嘴巴吗?
         ③、“标龙公、朝烨公、均一公”,在本族对镜村的甲本、乙本两卷《族谱》里确实载有先贤辅佐公对此的论述。辅佐公是在其宏文《李氏续编族谱序》中论及藩公至致祥公之间“以宋、元纪元推之,似有数代者”时说的。辅佐公同时指出:“然子高公英杰人也,尚谓高、曾、祖之葬所无稽。而自昔至今又无族属可征,其不必从此无征者明矣(注-2)”
       简而言之,辅佐公虽然言及,但是认为它属于“自昔至今又无族属可徵者”,是“不必从此无徵者。”故后世无传焉!
       镜章的上述剖析,充分地说明李东视本族祖系为儿戏积木。李东如此毫无依据地反复炒作,是要翻先贤象元公等人的案;要推翻福建上杭1990年、1998年编纂的《李氏史记》、《李氏族谱》和广东五华1999年编纂的《李氏族谱》;以及他参与续编的本族《致祥公裔系族谱》对福建上杭继世祖的记述!是妄想将之定于一尊。妄想把他李东塑造成为新的祖系的、正本清源的主导者!

       【李镜章注】
        [注1]、李镜章说它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是说镜章所稽考的《族谱》史料并无这些祖系记述。而究竟李东据从何来?
       (1)、续《谱》时,李东曾说四川成都《新都宗谱》载:“《成都新都谱》载:千八郎公生五子:念二郎(字道生)、念三郎(字德生)、念四郎(字圣生)、千二郎(字贤生)、千三郎。”对此,我们没有考证,只作为资料录入本族《族谱》第10页“编者注”以供参考。
       据福建上杭《李氏族谱》第617页“昭穆配享公名世系”载,有两位千八郎。其一,千八郎,妣许、陈氏,三三郎裔居上杭稔田等地;其二,千八郎,妣周氏,三一郎公裔居上杭罗富坑等地。
      (2)、下列资料并无“德生公”,或“标龙公、朝烨公、均一公”,或“广东始祖藩公”,或“曰巽公世次为:1藩→2标龙→3朝烨→4均一→5春华→6萼藩→7致祥→8子高→9得生→10幼→11富先→12曰巽”等记述。
——本族《族谱》9卷。包括:
       ①、郁公裔《对镜村谱》甲本、乙本、台湾版;《低坑村谱》甲本、乙本共4卷。
       ②、实公裔《紫金谱》。
       ③、荩公裔《高塘村谱》。
       ④、通公裔《陂下村谱》。
       ⑤、幼公裔《四川威远斑竹林李氏家谱》——李东手持的其本房先贤民国十五年编纂的石印版。
       ——广东五华族贤1999年汇编《李氏族谱》。
       ——五华锭公裔编黄埔听雨楼藏本《李氏族谱》(印刷版)。
       ——五华敏公裔外迁《族谱》:
       ①、藩公房致祯公迁台裔《锡坑李氏源流志》、迁广东揭西河婆裔《谱》、迁四川新津裔《谱》。
       ②、翱公房迁广东惠州鸦鹊湖裔《谱》、迁广东博罗龙华粮桥裔《谱》、四川成都裔《谱》。
      (3)福建上杭1990年编《李氏史记》、1998年编《李氏族谱》、《祖祠享册》。
      (4)广东梅县雁洋龙江《谱》、梅县德明公裔《谱》、梅县化义丰顺《谱》;平远《谱》。
      (5)醴东清潭《李氏四修族谱》。
       既然上列《族谱》无一记载“德生公”是本族福建上杭五世祖;李镜章公诸于众的这么多铁的事实,证明你李东既移植、嫁接、拼凑祖系,又剽窃、篡改本族2013年续编的《致祥公裔系族谱》所记述祖系,强迫族人认祖归宗,就不能说是李镜章造谣,也就不可以说是李镜章歪曲事实,蛊惑李氏宗亲了!是你李东自作自受,怎么能够反诬李镜章向你李东发难呢?你李东怎么能够反而无耻地把帽子往李镜章头扣呢?
       [注2]、辅佐公在其宏文《李氏续编族谱序》中说:
       “有云藩公生子标龙,惟标龙生子朝烨,烨公生子均一、培一。其培一生子春荣,迁潮州潮阳一派;独均一生子名春华号静庵,娶陈氏九娘,自长乐迁转揭阳霖田都旧居;生子萼藩,号东山樵叟七十二郎,娶郑氏三十四娘。以上享年葬所无稽。萼藩则生我考致祥也。”

        4、李东涂污《对镜村谱·甲本》记述的“福建上杭火德公—春华公”一节,并在其“网易博客-油豆树的日志”公开示众!
       李东2017-01-08 17:56:39|撰文《关于五华县对镜谱福建段世系是错的指出》末段称:
“2013年出版的《广东五华李氏四世致祥公裔族谱》,其福建火德公以下至广东五华敏公之父春华公段世系,当年采用清代梅州合族统宗共祖以来,编写的数字奏祖法名入谱正文条,是不得已而为之。因广州李镜章非得按不是原我族五华李氏旧版资料的对镜村版写入,但这个世系又是错误的乱认祖宗,故僵持不下,拖延大半年时间无进展,又因族人催要《族谱》出版,后李镜章勉强同意以梅州、上杭编的数字式奏祖法名录入世系,才得以出版。特将当年为何采用统宗合族共祖世系福建段部份资料入谱说明!
       “附:五华县安流镇原对镜村错误谱图新版手写世系”

       在这里,李镜章不与他争论祖系应该如何记述,只是质问李东,你涂污本族旧《族谱》并公之于众的罪行,是不是确有其事?为什么要这样做?
       李镜章问你李东,这是探讨问题吗?假如有人也像你李东那样,将你族先贤编纂的四川威远斑竹林《李氏家谱》涂污,并在互联网上示众,你李东会有什么看法、感受和反应?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李镜章认为,你李东不认同李镜章的续编本族《族谱》的原则,并进行诸多诋毁——泼脏水、扣屎盆子,另当别论。而本族先贤誊抄的《族谱》何辜,竟然遭受你李东黑手涂污示众!你李东的天良何在???
       你李东涂污他人传家宝——旧《族谱》,不是探讨!不是对事而是对人!是泄私愤!是丧失理智、不择手段对他人疯狂打击的人格分裂症的具体表现!是和上世纪六、七十年打砸抢的暴行毫无二致!是狂徒、暴徒没有人性的犯罪行为!
       不是李镜章骂你李东,而是你李东自己作贱自己!是你李东禽兽不如!你李东如此暴戾,是本族、以至全球李氏族群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无仅有的大坏蛋!

        李镜章严正地指出,凡此种种,没有一例不是李东放毒在前,李镜章消毒在后的!李东不但不自我反省,而反诬李镜章是对他“诋毁我等形象,造谣歪曲事实,蛊惑李氏宗亲”。真是岂有此理!
       你李东如此霸道地只准你自己胡说八道,却不准李镜章据事实、讲道理、循规矩地进行澄清、剖析、批判,天理何存!这不是正好印证了民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这不是也像《古怪歌》歌词一样:“只许牠呀汪汪叫,不许人呀用嘴来说话”吗(注)!
       【镜章注】
       1948年广州街头盛行一首讥讽国民军警宪特横行的民歌——《古怪歌》。歌词:
        “往年古怪少啊,今年古怪多啊!……
        “清早走进城啊, 看见狗咬人啊! 只许它呀汪汪叫,不许人呀用嘴来说话,来说话!”

       (三)、除了上列四例之外,还有一些非原则性的是是非非问题
        这些问题,同样都是李东首先发难,首先提出来用以抹黑、攻击镜章的。李镜章对之进行自卫性地剖析,只是为了澄清是非,还原事实真相。也是藉以说明李东抹黑、诽谤、攻击李镜章是全方位的、一点都不放过的。就像水银泻地那样——无孔不入!
       1、李东说《对镜村谱·甲本》是李镜章2006年手抄本;后来则说它是现代抄本。
李镜章提供给李东、李锡球用于续编本族《族谱》的手抄本史料——《对镜村谱·甲本》,确实有“2006 9 22”字样。这是镜章用照相机拍摄该《谱》时,照相机有此功能而自动留下的烙印。李东皂白不分,妄下断语,并用以攻击李镜章,可见其李东无知之甚,是司马昭之心。
       ①、该《谱》是用竹节纸、毛笔、自右至左直行、正楷、繁体字书写的。
       ②、2006年已经是解放后的第67个年头了。谁还会用这样的工具、如此的方法传抄《族谱》呢?再说字迹有如“书法法帖”那样端正,誊抄者具有如此锲而不舍的恒心、耐心,别说李镜章不能胜任,就是当时——2006年在族中也难以找到!
       ③、所谓“近代”,也是说明李东毫无时间概念、历史知识。分不清何谓“现代”、“近代”、“古代”、“远古”、……
这纯粹是李东不择手段蛊惑人心,丑化镜章的卑鄙勾当!

       2、李东说,他要退出续《谱》,是镜章挽留他
       退出续《谱》,意思是参与续《谱》后,中途提出“退出”。
      李东于续《谱》中途突然提出“退出”。镜章还没有考虑是否挽留,可是转眼间,却见李东随即来电邮自我表白说:“昨晚因二胎超生被罚了一万元,又丢了工作,喝(酒)多了……”镜章对李东前后所说,均未置一词。完全是李东自说自话。
       这本来是小事一桩,没有必要计较其是非、真假。惟因李东把李镜章踩在脚下作垫脚石,藉此抬高自己的身价,谎说是镜章挽留他。镜章戮破了他的谎言,他又反诬是李镜章对他中伤。
       李东总是要强出头,处处伺机表现自己。却又都不能如愿,总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耻啊!可鄙!

        3、关于用凑名记述祖系
       李东在他的《我也在此特别说明》一文里说:“最后我们采取上杭这一段用数字式法名来记入,他勉强同意了。”
       这是李东又一次撒其弥天大谎!
       真实的情况是:
       李锡球坚持要按1999年五华族人新编的《李氏族谱》对福建上杭祖系的记述载入续编的本族《族谱》的正文。镜章没有苟同。为此,李锡球罢工达半年之久;镜章将所有《谱》稿邮给李东,李东则于2013年4月19日星期五9:50 冷漠傲慢地回复李镜章说:“最终商定的版本认可后,再说。”在此期间,李锡球、李东正在阴谋攻击李镜章。他们背着李镜章,于 2013-04-24 14:38:52 在“互联网•网易博客-油豆树日志”上发表一篇题为“五华李氏致祥公裔修谱《声明》”。所以,李东像打了“鸡血针”那样——如此兴奋、张狂!在其《声明》中他们污蔑镜章“提出不记祖名只记郎名,来达到满足其与众谱相合的虚荣心”。
       “用数字式法名来记入”,李东一会儿说:是李东他们提出来的,李镜章“他勉强同意了”;一会儿又说是镜章为了“达到满足其与众谱相合的虚荣心”提出来的。
        请问李东先生,你这两句话,究竟那一句才是真的?
       (镜章谓之“背着李镜章”,皆因此事镜章被蒙在鼓里!而是于三年半之后的2016年11月2日,李镜章才在网上偶然发现)。
       事实的其相,以奏名记述,是李镜章提出来并定稿的。
       我们争论的焦点,主要是在于福建上杭二世祖、三世祖、四世祖三位的名讳如何记述!
       在李锡球居广东深圳之宗叔公李达科君,收到李锡球背着李镜章向族人散发电子邮件诽谤李镜章时,询问情况,并劝镜章从权处理。李镜章为了使《族谱》得于出版以报先德,以慰众望,而听从达科君意见,将《谱》稿正文的祖系记述“二世巽培公三三郎、三世萼藩公四六郎、四世千八郎”,修改为:“二世三三郎(坤培)、三世四六郎(义)、四世千八郎”。并表示“一个字都不能改。不同意就拉倒!”
        此电邮发给李锡球后不久,镜章收到李锡球另一个宗叔公旺盛君邮来其本房先贤手抄的《低坑村族谱》。观其内容,与《对镜村谱》甲、乙本,和《陂下村通公裔谱》的记无异!镜章自省,既然李锡球之先人的誊抄本都是如此记述,镜章有什么理据反其道而行——舍弃祖居地先贤的传录而去迁就李锡球的个人意见呢?于是,镜章自己反悔了,食言了,改而按照原定的续谱原则,求同存异,从权取其最大公约数,将“始祖火德公、二世祖三三郎公、三世祖四六郎公、四世祖千八郎公、五世祖念三郎公、六世祖春华公”写入《族谱》正文,差异的则记入《族谱·编者注》,以示严谨——不偏倚、不遗漏。
       对此,始作俑者的李锡球是副主编,也只是无奈地、但不知高低地说一句“郎来郎去”。而李东则比李锡球更为无耻地说,是他李东“最后采取上杭这一段用数字式法名来记入”,是李镜章“他勉强同意了。”……
       从此可以看出,李锡球、李东他们总是标榜自己是正确的化身,而把错误推给他人。由此也可以证明,李东欺骗读者、污蔑李镜章是不择手段的。而说起谎话来,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面不改色心不跳!

        4、李东说:“李锡球才是《族谱》的真正主编”。此话,李东说了两次。
       李东是根据什么说的呢?如此咬舌头、睁眼说瞎话,不怕天打雷劈吗?
       李东的话,褒贬之意十分明显!是假话,必须澄清,以免污染环境,混淆视听!
       李镜章认为,续《谱》是奉献,是责任!
       李镜章的初衷是传承旧《族谱》。是不忍心于本族先贤誊抄的、又是舍侄开胜从收购站故纸堆里捡回来的《对镜村谱》——本族传家宝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湮没!
       2013年出版的本族《族谱》,是李镜章与李锡球两人全责续编成书的。所以,编辑全过程的事无大小,只有我们两人才徹底明了。李东对其如何编辑、如何操作,概不知情!李东无据而以偏见妄言褒贬,是不负责任的。若是别有用心——为了10本《族谱》(注)而生恩怨,则是品格问题了。一个人的颜值、人格仅值900元,实在可悲!
       续《谱》编辑的另一个参与者、知情人副主编李锡球。他在2013/11/20/背着李镜章散发给族人的公开信——《我也有话说》里,也只是说:“主要是您我共同完成的”。尽管这句话有大量水份,但它还是足以表明,充其量也只两人平分秋色,无分主次。而且李镜章的主编是李锡球认定的。为什么到了李东的嘴巴出来的就竟然是“李锡球才是真正主编”呢?李东没有亲身参与,而捕风捉影,主观臆测地放肆臧否,不是等于“屁话”吗?
        李锡球说:“辛苦修谱三年多,编辑校对A4版文字780页,彩图50多页,主要是您我共同完成的。我不否认您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我完成的工作量也并不比您少,美公、幼公部分我与李东主要负责(当然您也参加了,但我也参加了全部的校对),还有吊线和全部版面文字编辑设计,都是我完成的。”
       李锡球这番话,也与事实相去甚远!且看李镜章如下剖析——还原事实真。
       ①、《谱》稿是李镜章提供的。是李镜章以对镜村旧《谱》为蓝本,以1999年五华族人编的《李氏族谱·藩公下卷》为素材编纂的。其中《对镜村谱》152页约4万字;《藩公下卷》770页约68万字,合共72万字,其中,美公篇26万6千字;幼公篇2万5千字。是李镜章独自打字录入。
      ②、2013年续编《族谱》全卷798页,含正文、附录两大部分。
      正文中谱图77页,是李镜章绘制的。正文中世系508页,约99万7千字。除《谱》稿72万字外,新增约27万7千字。其中:
      《美公篇》新增5万6千字。以李锡球为主,李镜章为辅,李东没有参与。
      《幼公篇》新增9万1千字。其中四川威远斑竹净增7万8千字。是李东提供原始资料,李镜章扫描、整理、录入(注-1)。
       本族六世得生公裔共七大房——郁、实、荩、广、通、盛、幼。李锡球提到的“美公”,是郁公房世宽公裔——仟、雍、遂、徵、彦、美中的一个分支。“幼公”部分,则仅仅是十五世奕盛公迁川苗裔。
       综上两点,99万7千字的《族谱》正文中的世系,李锡球打字输入的,充其量也只有5万字左右。而李东则只字全无,那里还说得上是“主要负责”呢?
       ③、李锡球说:“吊线和全部版面文字编辑设计,都是我完成的。”此说也是言过其实!
      《族谱》的目录、章节、篇次,都是李镜章草拟的。李锡球何来“全部版面文字编辑设计”?
       吊线共24页,每页4人,共92人。样板,李镜章设计的,并制作了大部分内容。李锡球自告奋勇说由他来完成,但并没有说需要支付制作费。可是后来李锡球在没有任何人商量的情况下却虚报了500元制作费(注-2)。这不是数目大小,而是不合理,不合规矩!
       再说,制作吊线,是印刷厂的任务。我们只是提供内容及有关相片即可。我们提供完整的吊线稿件,无他,实际上是帮了印刷厂的大忙。
        制作吊线的技术并不复杂。主要是制作好“样板”,然后,录入内容及粘贴相片——这倒是细活,必须认真、细心。
步骤:先按房分别复制样板。因为按房,其世系近似,修改的范围则可以大量缩小,甚或不须修改。如李镜章与李璧珍共17世浩然公,修改18世以次世系即可。又如李锡球与李锡洪为亲兄弟。其世系就无须修改。其馀以此类推。至于相片,因相素不尽相同,是否符合印刷厂排版要求,我们无法定夺。而且这是印刷厂的工作,我们无须越俎代庖!所以说李锡球虚报500元制作费是不合理的。
      【李镜章注】
        [注1]、李东提供的两份《族谱》资料——其本房威远斑竹林《李氏家谱》和通公裔迁威远夏家凼裔《谱》——都是原始资料的照片。需要重新打字、整理才能录入谱稿。
       其中:李东本房威远斑竹林《李氏家谱》登入《族谱》的为48页,通公裔迁威远夏家凼裔《谱》登入《族谱》的为14页,合共62页约9万5千字。镜章分四个步骤录入《谱》稿:
       ①、将原始资料照片扫描为文本;
       ②、将文本之由右至左直行繁体字,转化为通用的由左至右横书简体字;
       ③、因为其原文是按“代序”排列的——即录完16世再录17世、18世。这不符合现行规格。必须将之改为通行的“家族系列”——根据各自家族系统,由末辈名字上溯父名、祖名、曾祖名,逐一重新排列。
       ④、校对、誊清录入《谱稿》。
       这些步骤,都是李镜章独自完成的!最后才邮给李东校对、定稿。
       李东提供资料,为本族旧《族谱》填补了大片空白。李东所作的努力,镜章已将之书于《族谱·编后话》,令族人永远铭记。
       令人十分遗憾有二:其一、李东提供的资料,99%以上族人是已经仙逝了的,健在的哲嗣不足1%,而且全部都是李东近亲。这就是说李东并没有收集到新的资料。其二、七世盛公迁四川威远界牌和九世曰巽公迁四川内江县龙门镇的裔孙资料未能收集到!李东说他年青,族人多不信任,致收集资料受阻。这是客观上不能,而不是主观上不为。虽然未能尽如人意,但是,还是可以理解的。
       [注2]、支付制作费,不管在技求层面还是编辑责任,支讨500元制作费都是不合理的。事前没有预算——须外办制作;事后又没有任何人商量而独自强行列支,这是没有规矩的。所以,李镜章谓之“虚报”。
       再深一层说,续《谱》,族人皆视李镜章、李璧珍、李锡球三人为主导。任何言行,都会被族人视之为三人商定的。这是人们“无言、无文”的共识。所以,任何人的单独行动,都是违背这一客观上的共识的。
       在《族谱》经费处理方面,李锡球既不发邮电知会李镜章,也不与近在咫尺的李璧珍商量,而是独断专行,做了许多错事!是违背共识的!例如,我们商定并公开向族人承诺将《谱》款结馀创立祭祀基金——李锡球还大赞这是一举两得,既出版了《族谱》,又创立了祭祀基金。可是,后来李锡球违背了自己的庄严诺言,竟然擅自把馀款分光了。李镜章认为李锡球的《谱》款帐目不清,所以保留清算的权利。

        5、李东污蔑、诽谤镜章顽固地要将《对镜村谱》所载本族对福建上杭继世祖的记述录入在编的《族谱》谱稿,比李锡球来得更为疯狂
       李锡球在其《我也有话说》里,只说一句“在修谱过程中有不同意见很正常。为了修好谱,激烈争论也难免”。而李东自2013年11月《族谱》出版后直到现今——2017年9月,近四年的日子里,总是喋喋不休地拿《对镜村谱》说事,对持《谱》人李镜章发泄其不满情绪!总是吚吚呀呀,死不断气。或许就是李东的自喻“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顽固立场使然!令人喷饭。
       镜章是执着于传承本族旧《族谱》!因为它是本族先贤秉持其敬祖爱族的赤诚,呕心沥血,焚膏继晷,一笔一字地书写的。镜章不忍心它在我们这一代手中湮没、失传!
       镜章是执着。李东则污称顽固。是执着也好,顽固是也罢,反正都是一样——认定传承本族旧《族谱》,是我们这一代人义不辞的神圣责任!
       6、拿他人的年龄作话题,并以此攻击、诽谤他人,是李东、李锡球一大发明!
       李东曾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镜章认为,这是李东“唸口黄”、“随口噏”,并不是真正知道它的内涵。因为他家里没有老人,所以他就不知道尊敬老人。……
       李锡球说:“毕竟是八旬半的人了,我能够理解。”
       你李锡球理解什么?是“我只知道不管是谁,只要不赞同您的观点,您不仅‘有话说’,而且是‘有很多话说’,这是您的性格使然”这一连串的谤语吗?
       李东则说:“李镜章宗太叔公年八十五了”。接下去也是谤语、谣言——“固执坚持”、“常住院”。……
       李东还说:“现居广州李镜章,八十余岁,大量发贴网上,供李氏族谱抄写,按他的错误世系为标准来修家谱。为不误李氏宗亲,特指出这个世系欠妥勿用!”
       这里,李东对李镜章说“最先发起的是您老人家,由您联系我们费了不少心血,年纪又这么大了,忧亲忧族人人可见”的话被丢到爪洼国去了。这是或李东的两面派的嘴脸!也可以看出李东处理人与人间关系,全凭好恶、利害划线,毫无是非、对错可言!
      李镜章是80多岁年近90的老人, 这是不争的事实。面对这一事实如何解读、诠释,李东、李锡球别出心裁,他们别有用心地着力于老人生理的负面状况,一股脑儿全部栽在李镜章身上。妄想达到“曾参杀人”的谣言效应。
可惜,事实不如李锡球、李东他们两人所愿。镜章告诉读者,
      (1)、镜章与李东并未谋面;镜章与李锡球也只是两次的暂短会晤(2010年拜祭“藩公祠”和2012年镜章返乡省亲路过紫金)。所以,李东、李锡球的“80岁老人”之说,纯粹是主观臆测,凭空瞎说。
       (2)、李镜章的身体现状。外貌,无龙钟老态表象, 不拄杖而行。头不童、齿不豁且无义齿。饮食如常。身高1·65米,体重在135-140斤上下,不肥也不瘦!人们根本就不相信李镜章已经年逾八旬。见者不无羡慕地说“保养得好”!有人则说是“逆生长”!……
       内在,则是思维敏捷,无老人痴呆症状;打字上网,并不逊于同龄人。……从镜章对李东、李锡球的揭露、剖析、批判,条分缕析,事核言直,就可见一斑!
      (3)、说镜章“常住院”,这是谤语、是诅咒!
       镜章曾入住医院,不仅过,今年六、七月份就曾入住医院20天。其因有二:其一是偶患“痛风”;其二是住院作预防性全身检查。……
       目今,镜章生理机能依然正常运作。镜章自信,再活十年八年是不成问题的。届时,李东、李锡球或许已经作古多年矣!……

       二、李东所谓“闲着无事,记恨参与修谱人……”的真实情况
       究竟是谁闲着无事制造矛盾,挑起事端?是谁先向谁发难?外人是不了解的。李东则不然。他是“盲人吃汤圆,心知肚明”的。所以,李镜章提醒李东,你李东应该首先反躬自省!
       李东毫无自省精神,也没有自省勇气的。那就且看事实真相。
       (一)、李东散发的两信、一文,泾渭分明。这是“谁闲着无事”是非的照妖镜、分水岭。
       1、李东写的两封信
       2013年11月镜章艰难地冲破李锡球、李东两人对续《谱》的重重阻挠,终于将续编的本族《族谱》出版面世了。对此,李东很高兴,分别写信给族人和李镜章,抒发他的心声。这是一副正人君子的面孔。
       (1)、李东给族人的信。李东此信还算谦卑,也是实事求是。他说:
       “这次修广东五华李氏致祥公一脉族谱,特别要感谢以镜章宗太叔公、璧珍宗太叔公、锡球宗叔为首的各位前辈,忠心的说声辛苦啦!我虽说是参加修谱工作的编辑者,但更准确来说是一个收集资料员。……”(全文见附录之二)
       (2)、李东2013/11/15/(星期五)下午12:45给镜章的信。其感动之情溢于言表:
       “谢谢镜章公您的关照!这次修谱是几百年来含外省内容的大事。最先发起的是您老人家,由您联系我们费了不少心血,年纪又这么大了,忧亲忧族人人可见!我会把这次的谱分发给四川的、威远的族人,让更多的本宗知道在广东还有这么多族人,也不枉这几年来的辛苦。我只能说谢谢,谢谢广东老祖藉的各位前辈,我派支裔会永远记住的!

       对此,李镜章于2013/11/16/予以复信,还特别对李东说了两点意见:
       “由于我是《族谱》编辑的主要责任人之一,所以有责任告诉你两点须要注意事项:
       ①、不要作为普通商品转让给他人。转让价上限为150元。(与家乡同步)
       ②、它是内部刊物,不要转让给我致祥公裔系的族外人。因为谱内或多或少存在个人私隐。个人私隐是受法律保护的。不要因此引致麻烦。

       李东2013/11/16/(星期六)下午18:30复信说:
       “好,知道了。我给威远的族人以前都说过100元一本。”
        这是李东前恭的、伪善的一面!

        2、李东写的一文——《关于李致祥的号》的内容
        (1)、李东在发出这两封信后的第19天(2013年12月4日——2013年11月15日)就随即在互联网“油豆树”网页以《关于李致祥的号》为题发文,将矛头直指《对镜村谱·甲本》和持《谱》者李镜章!
        李东《关于李致祥的号》一文,李镜章是在2014年6月17日才见到。当时,距离李东发表的时间2013年12月4日已逾半年。对此,先别说其内容之是非曲直,仅从李东的出发点,就可以断定李东不是以人为善:①、《关于李致祥的号》是伪命题。其号有异,已在续编的《族谱》“编者注”予以说明。②、出版前,李东参与审定《谱》稿。其时,李东为何不提出意见?③、有意见,为何不向李镜章直接地、及时地提出来?而是在李镜章背后告黑状、放暗箭、打黑枪!这些,不是充分地表明李东对李镜章是恶意诽谤、攻击吗?其恶毒的用心和做法,与李锡球是不分伯仲的!
       李东此《文》,将其自己言而无信的嘴脸暴露无遗!其骤变,比“川剧”的变脸还快。
       李东如此反复无常,令镜章极为诧谔、反感。但有感于同宗同族,又曾共事续《谱》;亦姑念其年青,应该给予改正机会。镜章在诧谔、愤慨之馀,仍然对之作了善意的回应(注-1)。镜章于2014年6月17日星期二上午10:45写了一封长信,以肺腑之言、语重心长、动之于情、晓之以理。或许当时,李东还算处于理智状态,对镜章的忠告还能听听。他于6月17日简复说:“谢谢宗叔公回复的关心”。……稍后,李东或许是受他人唆摆又失去了理智,以致出现了更为严重的事件——时至2015年 01月10日李东又突然发表了《在此我特别说明一下》一文,并将他的电子邮箱设置了“拒绝”。终止了彼此长达四年之久的联系通道!而且在网上发表更多不可理喻的、欺骗胡弄族人的文章,使他自己在错误泥沼里越隔陷越深!……
       李东之速变,镜章度其原因,是10本《族谱》所致(注-2)!诚如是,李东之人格、颜值仅值900元。可悲啊!可耻啊!
       也令李镜章慨叹钱的力量竟然如此巨大,瞬间就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人的灵魂。真是比原子弹更令人害怕!难怪人们对孔方兄如此之亲切,顶礼膜拜赵公元帅之如此诚恳!……

       (2)李东《关于李致祥的号》一文说了些什么?归纳起来有如下三点。
        ①、李东说:“致祥公号广兴”。“号遯庵”是错了。
        ——老祖籍广东五华安流镇对镜村的《对镜村谱》记述为号“遯庵”是错了。
        ——以致于1999年和2000《广东五华李氏族谱》同样按此抄录入谱;
        ——2012年重修致祥公墓也同样刻碑“号遁庵”,更是严重的错误!
        ——对镜村谱载《子高遗嘱》抄写的致祥公号遁庵也不对。……
       ②、错在那里?李东说:
       ——其子子高号迳庵,是犯讳。
       ——“四川威远县通公裔旧谱致祥公号广兴、重庆璧山县致桢公裔旧谱致祥号广兴、广东博罗县致桢公裔旧谱致祥公号广兴、广东紫金县实公裔旧谱致祥公号广兴”。
       ③、李东说:“从以上论证研究谱中的对错,不单是一个简单的对比分析,更是一个人的心态问题,不能唯有自己的旧谱记录是从。”
       这是李东没事找事对李镜章进行攻击!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老祖籍广东五华安流镇对镜村的《对镜村谱》”的持有人是李镜章。这里,李东是影射,在他2017-01-08 17:56:39|撰文《关于五华县对镜谱福建段世系是错的指出》中就指名道姓诽谤攻击李镜章!
       李镜章对李东《关于李致祥的号》一文,作了剖析。在公开反馈之前曾去信李东,以肺腑之言、语重心长、动之于情、晓之以理(注1)。
       1、老祖籍广东五华安流镇陂下的《族谱》对四世祖致祥公号遯庵的记述,不仅仅是李镜章手持的《对镜村谱·甲本》,还有聘增君手持的《对镜村谱·乙本》、经汉宗长1985年编《对镜村谱·台湾版》、旺盛君提供《低坑村谱·甲本》、新发君1987年手抄的《低坑村谱·乙本》、添贵君提供的誊印本《高塘荩公裔谱》、报兰宗长手持的《陂下通公裔谱》共6卷之多。这些版本,李东都拥有。为什么惟独攻击李镜章手持的《对镜村谱·甲本》呢?特别是李锡球提供的、新发君1987年手抄的《低坑村谱·乙本》呢?你李东这个针对性,不是“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吗?
       2、1999年编《五华李氏族谱》的记述与《对镜村谱·甲本》没有丝毫关系!因为《对镜村谱·甲本》在李镜章手中并未呈供参考。该《谱》编辑也不知道镜章有此旧《谱》。
       3、族贤修缮致祥公坟。勒碑,也不是使用《对镜村谱·甲本》的记述。……
       4、四川威远县通公裔旧谱、重庆璧山县致桢公裔旧谱、广东博罗县致桢公裔旧谱、广东紫金县实公裔旧谱载“致祥公号广兴”。镜章作为主编是这样设想、编辑、定稿的,这一点,李东、李锡球是认同的。
       ①、四川威远县通公裔、紫金县实公裔,是本族外迁族裔。四川威远县通公裔则是陂下通公的一个支派。
       ②、重庆璧山县致桢公裔旧谱、广东博罗县致桢公裔旧谱,是族外《谱》。
       不管族内、族外,有据必录。但是要分清主次、求同存异。
       主次:本族9卷《族谱》,6卷记述为“遯庵”;2卷记述为“广兴”;1卷李东手持的四川威远斑竹林《李氏家谱》没有记述。由此,我们采用从权、从众,以最大公约数——“号遯庵”载于续编《族谱》正文。将“号广兴”录入续编《族谱》第页的“编者注——《威远通公裔谱》、《紫金实公裔谱》及《博罗致祯公裔谱》均记致祥公号为:‘广兴’”,以示严谨。
       5、《对镜村谱》载《子高遗嘱》,并无“致祥公号遁庵”字样。这是李东胡诌。
       6、子高号迳庵,不是犯讳。其一,是“号”,不是“讳”。其二,即便是讳,有晋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作先例。这是李东无知,不知“讳”为何物?镜章曾建议李东读一读唐韩愈的《讳辩》。再则是李东卑鄙,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7、李东说:“从以上论证研究谱中的对错,不单是一个简单的对比分析,更是一个人的心态问题,不能唯有自己的旧谱记录是从。”
       镜章认为,李东此说很有哲理。可是,这不应该用于教训他人,而应该自己身体力行。李东应该把它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李镜章注】
        [注-1]镜章给李东的长信摘录如次:
        “东君:你好!很久没有联系了。 昨拜读了大作《关于李氏致祥的号》及阁下回复《城的日志》的“正确的世系”,深有感触。
        “阁下年青,看问题目光敏锐,凡事都有自己的独特见解。我是老朽,阅历也有限,很多地方都不及后生。后生可畏!我们彼此在年龄上、思想上都有一些代沟。所以,我们在对待旧《族谱》的看法上存在不一致,也就不足为奇了。为了化解思想上的代沟,我不揣愚昧,就此说些浅见,以供阁下参考。不当之处,则望赐教。
“      ……
       “李氏祖系渊源,我把它比作大海,而探讨祖系则如弄潮。弄潮儿不但要深谙水性,还要有弄潮的技巧,特别是要知己,要非常清醒地有自知之明。既不谙水性,又不懂弄潮的技巧,更不掂量自己的斤两,则非淹死不可!
       “我李氏族人,数以百万、千万计。目今虽然未发现司马迁、欧阳修之俦,但他们见多识广而长于、优于我辈者却大有人在。我们应该自觉收敛,自我约束,千万不可以造次,妄言“正确”!不要自己把自己放在族人的对立面。慎言谨行,于人于己都是上策。于人不至于谬种流传,遗害后昆!于己可以增广见识,是有百利而无一害。‘非是是非谓之愚;是是非非谓之智’。是非不分,又对他人的意见,先入为主,横加指责,或首先存在着抵触情绪,拒人于千里之外。不是“是是非非”,是为智者所不取!
       “……
       “作为个人,只是大海一滴,大仓一粟!绝不可以自我膨胀到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地步。即使自己学富五车,看过的书籍汗牛充栋,也还是谦虚一点为好。宋朝大文豪四川眉山苏轼就曾以自己自负又轻薄而犯错误!《警世通言》第三卷“王安石三难苏学士”之一难载:王安石以“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的诗句题咏秋菊。苏东坡则认为秋菊不可能像春花那样落英满地,竟然放肆地以“秋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的诗句,对当朝宰相王荆公加以嘲讽。后来苏东坡被贬于黄州,果见秋菊落英,方知自己错了。苏东坡斯时年青,已是才华横溢,深得王安石的赏识,前途无限。却因自傲、张狂,反吃了几年被贬谪的苦头!可见,满招损。恃才傲物,轻薄待人,是为人处世的大忌!没有才又没有德,只是半桶水,就目空一切,信口开河,岂不可悲!”
        [注-2]、2013年11《谱》成之后,李锡球提出给倡议续谱者予实物《族谱》的奖励——李镜章、李锡球各20本;李璧珍、李东各10本。镜章回复说,四人就不要分对待了,都各20本。李锡球又说李东很积极又没有固定工作,建议多给10本。镜章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李东君收到锡球君邮给他40本《族谱》,于 2013年11月15日(星期五) 下午12:45发给镜章的信说:“谢谢镜章公您的关照!……”言词恳切!
       镜章估计,李东收到李锡球邮给他的40本,其中10本是李东君订购的。他误以为40本都是给他个人的奖励。故有热情洋溢的信。但当他知道该10本是要掏钱之后,触动了李东君的极其脆弱的敏感神经,于是毫无依据、反非为是或反是为非地丑化攻击李镜章的《关于李致祥的号》一文就出炉了!两封信、一篇文章的出现,前后相隔仅19而已!
       李东获得30本《族谱》的大大地超额了。李东只是倡议人之一,却比其他三个倡议人多出了50%;他只是提供了两份迁川族人的《族谱》资料就获得30本;而迁川的清明君提供其本房资料只得5本;国妥君提供了七世实公大房的资料,以及其提供资者均没有获奖励!……而李东得到30本还不满足。可见人心之贪婪是欲壑难填的。

                                         【叁】结束语
       李镜章说李东的问题,是立场、思想、诚信、责任问题。
       李镜章认为,每个人的立言、处事,都要讲原则,都要实事求是,都要讲诚信,都要负责任。
       1、镜章说李东的言行是立场问题,是以事实为依据的。并非信口开河,更不是诬言蔑语。
      (1)李东引用他人谬论,说唐李非汉人,就是站在对立面污辱广大唐李!
     (2)李东与江西赣县邱冠瑛合作否定“港、澳、台及东南亚的李姓华人多是李火德的后裔”。污蔑说“明显是统宗统系者放卫星的大话。《广东五华李氏族谱》将自己始祖李敏贬为李火德七世孙,是自辱其祖,”。这不是立场问题又是什么?
      (3)从小范围的续编本族《族谱》也足以看出李东的立场、观点和方法问题。
       ①、立场,就是立足于本族——广东五华敏公派四世祖致祥公裔系。而不是三世藩公或五华敏公,也不五华李氏合族,更不是他族。所以,拿本族以外的《族谱》记述噪噪嚷嚷,就是喧宾夺主了。就是立场问题了。
       ②、观点,是续编,而不是改编、重编、新编、汇编。1999年编的《五华李氏族谱》是新编或称之为汇编。因为此前,五华李氏四大族派并没有合族统编的《族谱》。
       ③、方法,是传承,而不创作,也不是探讨、论证。
       记述和探讨,不是同一个范畴。记述是务实,是传承。而探讨是务虚,可以天马行空,各抒己见。
       传承是传承本族先贤遗留给我们的《族谱》——继世代渊源,续后裔瓜瓞。所以,传承须是忠于原著,无据不录。若是本族有多卷《族谱》而对祖系的记述又不尽相同,则求同存异,从权取其最大公约数——同,载入正文,异,录入“编者注”,不偏、不遗,以示严谨。
        所以,他族《族谱》的记述只可供参考,切不可以反客为主将之引入正文!
        镜章很欣赏苏东坡翁《题西林壁画》诗。信服它的哲理。其诗曰: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只缘身在此山中”,是警句,是箴言!它道出了其内涵——立场、观点和方法。

        2、镜章说李东的思想,是过于自负,是夜郎自大。他不知道天高地厚,发展到飞扬跋扈,忘乎其形的地步!李东的言行,已经超出了情、理、法——据事实,讲道理,循规矩!
       (1)李东的“本族祖系”记述,是没有事实为依据的。是其《斑竹林李氏家谱》所没有,也是众多《族谱》、史料所没有。对此,镜章在上面已作了全面剖析。
       (2)李东将《对镜村族谱》手抄本记述福建上杭祖系涂污发至网上示众。这就是蛮不讲理。其凶残暴戾已经丧失理智,毫无道德!
       (3)李东将传承和探讨混为一谈,他的《上杭火德公-五华李氏谱》是以转载、推介的形式出现的。这是没有规距!
       3、李东信口开河,把祖系当作儿童玩具——积木,随意拼凑。人们常说“血浓于水”。祖系是血缘。是血不是水。李东把它当水随意调和,这是不负责任的!
       4、李东参与续编本族《族谱》。他对共同编辑的祖系却不承认——发出两封信对续《谱》的肯定,而背地里却到处吹噓其所谓“正确的世系”,这是没有诚信的。来信当面恳切地说:镜章公“最先发起的是您老人家,由您联系我们费了不少心血,年纪又这么大了,忧亲忧族人人可见!”背地里却对镜章无端指责,指鹿为马,极尽其辱骂诽谤之能事!是十足的两面派。
       李镜章认为,李东的言行,其行难恕,其心当诛!
    
【附录之一】
油豆树对李氏族系的声明—— 2017-09-25 23:00:39
即是对李氏族人的声明,又是五华李氏裔居广州李镜章的申明。
有幸2009年底网上遇到广州李镜章,邀请参与编修广东《五华李氏四世祖致祥公裔族谱》①,无幸李镜章老人,只固执以他手中的广东五华县李氏近代《对镜村族谱》及周边传抄的为蓝本,编入新谱作为唯一准绳②。在修谱过程中,我们发现旧谱上祖存在世系矛盾、错误等等问题,80多岁的五华李氏藩公裔雍公系李镜章老人,无法接授与他手中所持谱相佐不同的记载,更不认同与之不一样的探导。他认为,以他手中的谱资料为准就是对祖宗尊敬,为此批评、谩骂不同意见的参与者③,至2013年底《四世祖致祥公裔系族谱》出版后,闲着无事,记恨参与修谱人不支持他的看法或谱中不同记载,便在网上长篇大幅抵毁我等形象,造遥歪典事实,蛊惑李氏宗亲发难于我,竟然无耻到如此地歩,我心痛④!李镜章老人为了说自己正确性、想出名,不顾事实,打击报复到如此地步,另人心寒!特此声明:凡在网上批评本人的文章、贴子,均是广州李镜章老人胡乱瞎编坏我的,请广大李氏宗亲不必相信!还李氏一片静土,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儿孙。试想,一天到晚,一年到头,为了点不同自己看法,整月整年,重三重四说别人坏话的人,能是什么人?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历史是会公平评判的!族人是会心知肚明的!
考虑李镜章作为祖籍地,旅美国迁居广州老人,又是前辈,很长一段时间都未对他本人无理回复说明,又怕他身心受不了,至到为了坏我发文网上实在不成样子了,才回复网上李镜章(注:之初未发网上坏我之前,曾多次向他说明谱事,李镜章就是指责、辱骂。不讲理)。镜章老人确得意说:“终于把你逼出来了!”我叹,叹我族还有如此卑鄙、下流的族人,为达到个人目的,不择手段坏本族宗亲。作为年青人,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事业,不会去与李镜章老人斤斤计较,更不会整天关注李氏网上如何的说我不对。我只想忠心对李镜章老人说:“人要有个人样,不要长得像个人,做的不是人做的事!”再次申明,李镜章发表各网站上的贴子,有违人性!有违事实!添油加醋、说长到短、污蔑造谣,用心不良!
2017年9月25日四川威远李东

【附录之二】李东2011年给族人的信。
桑梓宗亲:您好!这次修广东五华李氏致祥公一脉族谱,特别要感谢以镜章宗太叔公、璧珍宗太叔公、锡球宗叔为首的各位前辈,忠心的说声辛苦啦!我虽说是参加修谱工作的编辑者,但更准确来说是一个收集资料员。在三年多的时间里,特别要感谢年长的广东前辈费尽了大力气搞出《族谱》,无论是发起人、编辑、采访、收集、考证讨论、印刷工作等等,付出了不少心血,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为之思考、为之奔波,终于有了今天的硕果。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同样,寻根问祖、饮水思源、不忘祖德宗功更是世代相传的良好传统,我幼公裔迁川至威远建的相儒公祠堂就规定:每年春分进祠堂必说广东客家话,不然就不允许进入神圣的祠堂,以此不忘祖宗之根本尔!木有本、水有源,知根知底乃后裔子孙的责任。这次修谱通过搜集了不少外迁族裔的族谱资料,找到了族人所居住地,并将其编入《致祥公裔系族谱》,意义非凡。我幼公裔迁川至威远已经三百年了,祖籍的宗亲绐终不忘我们,特别感激!特别欣慰!以前的嘉应州变梅州市,以前的长乐县变五华县,是我们所不知道的,如今的安流镇是我致祥公派下李氏族群聚居地,也是众多外迁者原先不知道的。寻根问祖是一种美德,也是一种文化,我会做好宣传,让更多的族人知道故土,并在适当的时候回桑梓祭祀祖宗。在此,我仅代表外迁所有找到和未找到族群,向在桑梓的宗亲们问好!愿遍布世界各地的我族人励志壮族威,枝叶茂盛,千秋万载,奕世荣昌。
  敏公二十五代孙 李东(网名:油豆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