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 331阅读
  • 4回复

揭秘古代女子为什么缠足?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李俊文
 

发帖
2884
铜币
13555
威望
276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9-04


揭秘古代女子为什么缠足?


2015-11-15  山乡武侠  文章来源  阅 422  转 12


转藏到我的图书馆微信分享:


在女子年龄尚小时,将其前脚掌翻过来,用布缠裹住,直至女子裹脚成型。
缠足也叫裹脚,是中国古代的一种陋习,即把女子的双脚用布帛缠裹起来,使其变成为又小又尖的“三寸金莲”。“三寸金莲”也一度成为中国古代女子审美的一个重要条件。但是,古代妇女缠足起始时间以及裹足小脚被称为“金莲”的原因,却始终是一个谜。
指旧时女子缠足。把女孩子的脚用长布紧紧地缠住,使脚骨变成畸形。《儒林外史》第二六回:“当下揭开门帘进房,只见王太太坐在牀沿上裹脚。”严复《原强》:“嗟夫!此真非以裹脚为美之智之所与也!”鲁迅《朝花夕拾·藤野先生》:“他听说中国的女人是裹脚的,但不知道详细,所以要问我怎么裹法,足骨变成怎样的畸形。”参见“缠足[size=; font-size: inherit,inherit]”。

中国古代的三大性畸形现象:娼妓、太监、女子缠足。而女子缠足则是中国古代所特有的现象,甚至成为古代女子审美的重要标准,三寸金莲也成为女子最隐私的部位,绝不可让陌生男子看见。
[size=; font-size: inherit,inherit]古代女子缠足的历史[size=; font-size: inherit,inherit]起源
关于缠足的起源,说法不一。有说始于隋朝,有说始于唐朝,还有说始于五代。有人甚至称夏、商时期的禹妻、妲己便是小脚。可谓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三寸金莲图
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中确有此痕迹。传说大禹治水时,曾娶涂山氏女为后,生子启。而涂山氏女是狐精,其足小;又说殷末纣王的妃子妲己也是狐精变的,或说是雉精变的,但是她的脚没有变好,就用布帛裹了起来。由于妲己受宠,宫中女子便纷纷学她,把脚裹起来。当然,这些仅仅是民间神话传说,含有较多的演义附会成份,不足以成为当时女子缠足的凭证。
缠足始于隋,也源自民间传说。相传隋炀帝东游江都时,征选百名美女为其拉纤。一个名叫吴月娘的女子被选中。她痛恨炀帝暴虐,便让做铁匠的父亲打制了一把长三寸、宽一寸的莲瓣小刀,并用长布把刀裹在脚底下,同时也尽量把脚裹小。然后又在鞋底上刻了一朵莲花,走路时一步印出一朵漂亮的莲花。隋炀帝见后龙心大悦,召她近身,想玩赏她的小脚。吴月娘慢慢地解开裹脚布,突然抽出莲瓣刀向隋炀帝刺去。隋炀帝连忙闪过,但手臂已被刺伤。吴月娘见行刺不成,便投河自尽了。事后,隋炀帝下旨:日后选美,无论女子如何美丽,“裹足女子一律不选”。但民间女子为纪念月娘,便纷纷裹起脚来。至此,女子裹脚之风日盛。
缠足始于五代之说,则是源自南唐李后主的嫔妃窅娘,美丽多才,能歌善舞,李后主专门制作了高六尺的金莲,用珠宝绸带缨络装饰,命娘以帛缠足,使脚纤小屈上作新月状,再穿上素袜在莲花台上翩翩起舞,从而使舞姿更加优美。

[size=; font-size: inherit,inherit]恐怖的女人裹脚图 古代女人为什么要裹脚
[size=; font-size: inherit,inherit]古代女子为什么要裹脚?
不知道你是否知道这样的一句话: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这个裹脚的来历和这个差不多:五代南唐后主李煜在位期间,一味沉湎于声色、诗词、歌舞之中,整日与后妃们饮酒取乐。宫中有一位叫窅娘的嫔妃,原是官宦人家女儿,后因家势破败,沦为金陵歌妓。她生得苗条,善于歌舞,受李煜的宠爱。李煜诏令筑金莲台,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台中设置各色瑞莲。令窅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舞于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李煜看了,喜不自禁。此后,窅娘为了保持和提高这种舞蹈的绝技,以稳固受宠的地位,便常用白绫紧裹双足,久而久之,便把脚裹成了“红菱型”,“新月型”,其舞姿也更为自然,美不胜收了 。时人竞相仿效,五代之后逐渐形成风气,风靡整个社会。

缠足的具体做法是用一条狭长的布袋,将妇女的足踝紧紧缚住,从而使肌骨变态,脚形纤小屈曲,以符合当时的审美观。在缠足时代,绝大多数妇女大约从四、五岁起便开始裹脚,一直到成年之后,骨骼定型,方能将布带解开;也有终身缠裹,直到老死之日。

[size=; font-size: inherit,inherit]缠足风俗的兴盛时期
到明清时代,则逐渐普及於一般阶层妇女,汉族各地妇女几乎都有缠足的风俗,但也有少数例外,例如客家人因妇女有采茶的传统,所以不实行缠足。部分少数民族也受汉族风气影响而缠足。清朝建立后,朝廷多次下令不准民间缠足,尤其禁止满族人缠足,但是由於这一习俗的影响颇深,成效不大。

封建社会确实有许多不可容忍的陋习。许多陋习也并非汉族独有,其他民族的陋习也是五花八门。比如欧洲的束细腰,非洲的戴唇环,东南亚某国的长颈女,韩国的外露乳房等等,但比起汉族的缠足来,都可以说要文明得多了,哪有缠足那么残忍,那么缺乏人性!

[size=; font-size: inherit,inherit]反缠足运动及缠足风俗的结束
清朝中后期的太平天国,首先开始推行反缠足,但最后未能成功。到了清朝末期,缠足被当时的知识分子们,视为中国社会落后的象徵之一,并认为缠足造成中国妇女的柔弱,进而影响到整个民族及国家的力量,因此开始推行反缠足运动,成立许多天足会。辛亥革命后,中国的缠足风俗开始从沿海大城市消失,并逐渐影响到内陆地区,缠足风俗的完全消失,最晚则要到1940年代甚至1950年代以后。http://baike.haosou.com/doc/5815068-6027880.htm l

中国古代的三大性畸形现象:一是娼妓,二是太监,三是女子缠足。其中,娼妓和太监在国外也有,而女子缠足则是中国古代所特有的现象。所以,过去西洋人视中国人为“东亚病夫”的时候,总以中国男人的长辫子和中国女人的小脚作为中国愚昧、落后的象征。

缠足后的一双小脚,不仅在实际生活中有种种不便,而且在整个裹脚过程中,妇女要承受极大的伤残痛苦。这种毫无实际效用,又使承受者极端痛苦的事普遍流行,成为社会风俗,绵绵数百年。

缠足如此痛苦,怎么会在民间流行起来?原因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
揭秘古代女子缠足:最隐私的部位

揭秘畸形的古代风俗 古代女子缘何缠足(组图)



李家大塘
离线李俊文

发帖
2884
铜币
13555
威望
276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9-04


妇女缠足是明清陋习?清初曾明令禁止女人缠脚


2011-04-02  莲城清风   阅 320  转 1


转藏到我的图书馆微信分享:



妇女缠足是明清陋习?清初曾明令禁止女人缠脚
可是,到了清代,却禁止女子缠足了,因为满族统治者认为这是一种陋俗。顺治元年(1644年),孝庄皇后谕,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斩。顺治二年后,民众所生女子禁缠足。以后,到了康熙七年(1668年),却对女子缠足开禁,于是缠足又风靡全国,不仅汉族女子缠足,连不少满族妇女也纷纷学样了。
中国古代的三大性畸形现象:一是娼妓,二是太监,三是女子缠足。其中,娼妓和太监在国外也有,而女子缠足则是中国古代所特有的现象。所以,过去西洋人视中国人为“东亚病夫”的时候,总以中国男人的长辫子和中国女人的小脚作为中国愚昧、落后的象征。

一、女子缠足的由来中国女子缠足之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说法不一,较常见的说法是,南唐后主有宫女嫔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璎珞,中作品色瑞莲,令嫔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着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以后,此风从宫内传向宫外——有些人认为这就是女子缠足之始。
到了宋代,女子缠足就逐渐从宫廷推广到了民间,到了宋朝末年,社会上还兴起了一股“以大足为耻”的风气。到了明代,女子缠足的风气更盛,都认为这是时髦,坊曲中的妓女无不以小脚为媚男子之具。可是,到了清代,却禁止女子缠足了,因为满族统治者认为这是一种陋俗。顺治元年(1644年),孝庄皇后谕,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斩。顺治二年后,民众所生女子禁缠足。以后,到了康熙七年(1668年),却对女子缠足开禁,于是缠足又风靡全国,不仅汉族女子缠足,连不少满族妇女也纷纷学样了。
女子缠足以后,她的三寸金莲就变成了一个最隐私的部位,绝不可让陌生男子看见。除了丈夫以外的男子,如果不小心碰了女子身体的其他部位(包括胸部)还不大要紧,如果碰到小脚是万万不行的。中国古代有许多春宫画,有的画是男女双方全裸交合,身体的一切都可以裸露,但是从未见到女子裸露双足的,即使在性交也穿着三寸金莲鞋,可见这个地方是最大的隐私。《金瓶梅》中描写西门庆看上了潘金莲,去求王婆拉皮条,王婆说:“她有没有这个心思,实在不好说。你可到我家来吃饭,我请她也来,吃饭时你可以假装把筷子掉在地下,然后俯身去捡,顺势捏一下她的小脚。如果她发作开来,老身也没有办法了;如果她不言语,这事就成了。”西门庆照此去做,结果成了。
女子缠足一直延续到20世纪的民国初年才逐渐禁绝,但是直到全国解放后,少数边远地区仍有存在。二、小脚一双,眼泪一缸
女子缠足当然是十分痛苦的。女子沦为娼妓,固然十分痛苦,十分悲惨,可是那毕竟是少数人;寡妇守节,埋没青春,也只是一部分女子;而女子缠足则带有更大的普遍性。“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女子缠足是要蒙受极大痛苦的。据记载,女子缠足约从四五岁开始。讲究的人家一般挑农历八月二十四日这天给女孩裹小脚。清人顾铁卿在《清嘉录》卷八中说:“(八月)二十四日,煮糯米和赤豆做糍团,祀社,谓之黏团,人家小女子,皆择是日裹足,谓食糍团缠脚,能令胫软。”缠时先将脚拇趾以外的四趾屈于足底,用白棉布条裹紧,取其涩而不易松。等脚型固定后,穿上“尖头鞋”,白天家人扶之行走,以活动血液,夜间将裹脚布用线密缝,防止松脱。到了七八岁时,再将趾骨弯曲,用裹脚布捆牢密缝,以后日复一日地加紧束缚,使脚变形,最后只靠趾端的大拇趾行走。缠到“小”、“瘦”、“尖”、“弯”、“香”、“软”、“正”,才算大功告成。
在中华性文化博物馆,展示了一个陶器叫“不倒翁”,实际上这是缠足女子的专用溺器。缠足幼女双脚疼痛难忍,不能下地,白天有家人搀扶,夜间小便只有用这种溺器了。它的重心很低,放在床上不易打翻,故名“不倒翁”——由此也可见缠足幼女的痛苦。三、缠足和性有什么关系
女子缠足是封建社会对女子实行性压迫的重要表现之一,它和性欲及满足男子的性兴趣有很大关系。男子既然要求女子为夫守贞,就要限制她的行动,不让她对外多接触,剥夺她和其他男子交往的机会,为此,缠足是一个“妙法”。《女儿经》上说:“为什事,裹了足?不是好看如弓曲,恐她轻走出房门,千缠万裹来拘束!”
可是,女子缠足最直接的原因还是为了满足男子官能的感受和性兴趣、性要求。一般来说,女子最能引起男子情欲的地方,并不是裸露在外的部位,而是掩藏的部位,例如隐藏在衣服内的乳房和隐藏在鞋内的双足。古人认为,女子的足小不盈握,惹人怜爱。由于足小,走起路来娉娉婷婷、扭扭捏捏,也会使男子浮想联翩,可以“昼间欣赏,夜间把玩”。
女子的小脚还是一种性感带。对此,国内外一些学者从生理角度做过一些研究。有的日本学者发现女子缠足后,为了正常站立行走,两腿及骨盆肌肉需要经常绷紧,所以,她们阴部的肌肉较紧,男人和她们性交,有与处女性交的感觉。清末的中国学者辜鸿铭说:“裹脚能使血液向上流,这使臀部变得丰腴性感。”他认为欧洲女子穿高跟鞋和裹小脚有异曲同工之妙。古代有许多人,尤其是文化人,都是“拜足狂”,对三寸金莲大加吟咏。例如宋代的苏子瞻写过一首吟咏女子缠足的《菩萨蛮》词,被认为是最早歌咏女子缠足的词:
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处行踪。??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跌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明代的唐寅也写过一首《咏纤足俳歌》:
第一娇娃,金莲最佳,看凤头一对堪夸。新荷脱瓣月生芽,尖瘦帮柔绣满花。从别后,不见他,双凫何日再交加。腰边搂,肩上架,背儿擎住手儿拿。中国古代有些男子简直可说是成了“拜足狂”、“金莲癖”。在宴席上,有些男子常用女子的金莲小鞋盛上酒喝,称之为“金莲杯”。以后,有些人干脆把瓷酒杯制成三寸金莲状以“过瘾”了。有些人还专门研究女子缠足,著书立说,还把三寸金莲分为“九品”48种。有些地区还召开“比脚大会”,有些类似现代的“选美大会”选出“××小姐”等。
在这种对三寸金莲如痴如狂的情况下,居然还出现了一些“研究”金莲的专家,其中最有名的是清朝的李渔和方绚了。根据李渔的“研究”,缠足的最高目的是为了满足男子的喜爱及方便爱抚。他认为三寸金莲可以刺激男子的视、嗅、触、听觉,爱抚的方法用口有6种,用手有28种,用脚有4种,用肩有2种,用身体有4种,一共44种。然而,即使有不少国内外学者对三寸金莲的生理分析是符合事实的,也是多么令人恶心。它充分暴露了中国古代的男性为了满足自己的性需求,把女性摧残、扭曲到什么地步!这里有一个问题值得思考:在男权社会中,女子受压迫和摧残是全世界都有的普遍现象,可是为什么女子缠足为古代中国所独有呢?据一些学者分析,实际上,女子改变形体以求“美”(当然各个不同的民族对美有不同的标准)是世界上许多民族都存在过的现象。例如,非洲有些民族的女子以嘴大为美,于是设法把嘴唇拉长;有的以颈长为美,于是用环把头颈垫高;有的以无牙为美,则锉去牙齿;欧洲中世纪的男女都以细腰为美,于是盛行束腰;目前西方女子较流行的高跟鞋,穿了走路娉娉婷婷、挺胸扭臀,也有与中国古代女子缠足异曲同工之妙。至于为什么她们不缠足,而中国女子缠足,这可能与中国人崇尚纤巧的审美观有关(唐代女子尚肥是个例外),也可能与中国男子特别强调妻子是“内人”,不应出远门,而缠足则便于控制有关。凡此种种,都有待深入研究了。
李家大塘
离线李俊文

发帖
2884
铜币
13555
威望
276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09-04


三寸金莲的流变


2015-11-22  静远125  文章来源  阅 2808


转藏到我的图书馆微信分享:








内容提要:看待一种事物应把它还原到其所处的特定历史环境中去,历史的 客观的对其进行评价。 本文着重从三寸金莲所处的时代背景来说明其与当时社会 的适应和发展,也把三寸金莲与西方的美容术做了浅析比较。 关键词:历史,比较,评价

现代人由于离三寸金莲的鼎盛时期已经很远了,为不至引起认识上的混乱, 现做概念上的更正。三寸金莲即经过缠裹后的小脚。 如果我们把蒙在缠足问题上的种种神秘面纱揭开, 并清除各种历史成见的灰 尘的话,实际上就是一句话:缠足是出于美容的需要。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缠足是当时全社会的审美意识,并非男性强加于女性,也不是什么变态。在 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中(这个历史时期竟然有一千多年) ,有全国大多数人认 同和参与的事件, 肯定有其深层的原因。 一篇名为 “从三寸金莲说起” (柯基生. 《三寸金莲 奥秘、魅力、禁忌》)的文章,其中写道: “有人说女子裹上小脚, 忍受了生理上的极大痛苦来满足男子的变态审美观。这是不正确的。女子裹小脚 大多从小开始, 是用裹脚布来阻止脚的正常发育,所以其生理上的痛苦其实是有 限的。而且,古代不仅仅是男子觉得三寸金莲漂亮,连女子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其实,直到现在女人们还是经常会忍受一些生理上的痛苦,来追求美丽。我想穿 过高跟鞋的女性, 都不会说穿那玩意是很舒服的,可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女子喜 欢穿高跟鞋呢?不就是因为别人觉得漂亮, 自己也觉得好看么?高跟鞋对女性生 理上会造成影响这已经是为现代医学所证明了的。 那么为什么没有人去指责呢? 如果有谁说,穿高跟鞋反映了什么劣根性的话,那一定会让人笑掉大牙。可是, 三寸金莲同高跟鞋之间,只不过是 50 步与 100 步的区别呀。 ”这就是说,一定历 史时期的审美观念是与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相关联的。人类审美的历史,不可能 从一开始就是十分完美的,它需要经过不断认识,不断修正,从蒙昧走向文明, 从原始走向现代,从低级走向高级。 世界各个地域的不同民族,都有其独特的民俗,包括审美观,我们都能平心 静气地对待,而单单把缠足说成是中国人的劣根性,显然是偏见的。其实,产生
2

这种思想的根本原因是来自 20 世纪初的西风东渐,我们那时不敌西方的强权, 所以就妄自菲薄,认为西方的一切都好,中国的一切都是一团糟。殊不知,西方 的高跟鞋也并不比三寸金莲强多少。 三寸金莲无可置疑地作为古典美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历史上是有着厚重的文 化积淀并且是与当时的社会生活相适应的。如果没有这两个前提,缠足之得以持 续一千多年就是不可理解的了。而且,女性以脚小为美也并非中国人的专利,世 界大多数民族也都有相同的观念(现在也仍然如此) ,西方也曾有过类似裹脚的 历史,只不过西方的社会变化较快,他们只与缠足擦肩而过。而在中国,由于长 期处在同一生活模式下,所以“以脚小为美”的观念得以不断强化,使得我们的 先人比世界其它民族走得更远一些,因而形成一种独特的社会习俗,这也是毫不 足怪的。 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规模较大的美容术(譬如隆胸、束腰、缠足等)无一 不是陋习。所谓陋习,就是危害人的健康的一些习俗,它往往与历史上的美容术 相伴存在。当然,也有一些不良习俗与人类的饮食、起居生活有关,但这不属于 本文研究的范围,所以略去不谈。 人类历史上的隆胸、束腰、缠足都属于美容术的范畴,但又都是陋习。以常 理而论, 对于陋习的批评应视其对于健康的危害程度依次而论,下面就分别叙述 之: 在上述三种陋习中,对人类健康危害方面,质疑最大的莫过于隆胸了。隆胸 是现代社会的产物,是用有机硅填充于胸部的一种美容术。然而长期以来,它的 使用一直被怀疑是否会致癌, 然而, 从事这项工作的机构的回答又是极其暧昧的, 最常见的回答是: “目前尚无确实有力的科学证据表明,是由该假体所诱致的乳腺 癌。 ”但在社会上的质疑一直不断。为了一个有限的美容效果,却要冒致命的危 险,无异于是“饮鸩止渴” ,因而可以说,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杀。因而是非常不 可取的。 其次,就该谈到束腰了。束腰的历史要比缠足晚 600 年左右,在西方曾作 为一种贵族时尚在上流社会流行着。但它的危害却是不容小觑的。一方面它压迫 着胃,明显的影响到胃的蠕动和吸收功能;另一方面,它又在很大程度上压迫了 肺,影响到人的呼吸功能,行动受到很大限制。二者加在一起,人的生存质量就

3

会大大下降, 长期处于营养不良和贫血的虚弱状态。 可以说, 这是一种慢性自杀, 它对健康的危害, 是再明了不过的。 然而, 由于人们对美容趋之若鹜, 直到现在, 它依然还在不受谴责地自行其是。 在上述三种陋习中,遭到谴责最多的就是缠足了。在一些人的心目中,似乎 已经形成了一种既定的成见,即:缠足即等於陋习,陋习也即等於缠足,仿佛陋 习压根儿就与隆胸、束腰无关似的。但实际上,缠足对人的健康的危害远比隆胸 和束腰小得多。它没有影响到人的内脏,并不影响人的基本生活状况,只是对行 走的自由有了相当的限制。不过,急速步行刚好是上流社会的大忌,因而,缠足 更像是上流社会的一种近乎高雅的配套行为──既造就了纤小美观的小脚, 又有 效地限制了大步疾驰。 下层社会的模仿往往不得要领,因为它不适宜在下层社会 中流行。并且,它也严重地影响到农村妇女的田间劳作,在下层社会,缠足往往 是一件吃力而不讨好的事,或者是虽然还能讨好,但却是代价非常高昂的事。 中国的缠足具有浓厚的东方神秘色彩,人们对于缠足的认识远没有完结。在 对健康的影响方面, 对于西方的隆胸、 束腰来说, 可以说是一笔批倒, 一无是处。 而缠足的情况,就复杂得多了。与其说是一种陋习,勿宁说更像是一柄双刃剑。 新近的研究是足以令西方瞠目结舌的。 首先, 为了使双足看上去更显纤小而穿紧脚鞋, 是东西方人都曾有过的行为, 而缠足则走出了穿紧脚鞋的死胡同,因为穿紧脚鞋对脚形的改变是非常有限的, 而且还会造成很多足部疾病。 缠足把大趾外的四趾屈折到足底,大大拓展了使双 足有效变尖变瘦变小的可能性。有人说,四趾屈折到足底,不是对正常体形结构 的破坏么?是的,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四足趾屈折的位置,刚 好是中医学概念中的“涌泉穴”附近,在病人处于濒危情况时,刺激“涌泉穴” , 有促使患者起死回生的神奇功效。压在足底的四趾,在行走时,起到时时刺激涌 泉穴的作用,无疑是有益於养生的。其次,缠足后必须缓慢行走,虽然这也是强 制性的,但却有益於心脏的休息,利于心脏的恒久工作。故而传媒中常有某地高 龄小脚妇女的寿命高於同龄不缠足妇女的报道,就是很好的注解。 这就是说,缠足强制性地使人出于一种养生状态,其理由之充分,是人们始 料不及的。故而,说缠足是一种陋习,似乎结论还下的为时过早。 记得有一句话,即: “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好像到了缠足这个问题

4

上就不适用了。干脆有人说,一提到中国的缠足,就觉得有些“汗颜” 。其实, 这是这些人的民族自信心不足造成的。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了,西方的束腰对人体 造成的危害,要比缠足大上不知多少倍,堪称陋习之最。但结果是,缠足被严厉 禁止了,而束腰直到今天还在大行其道。那么,有着“陋习之最”的西方人,是 否因此而有丝毫的愧疚呢?这位说过“汗颜”的先生,不知对此又作何感想呢? 三寸金莲到底是不是美的?前面说过,由于西风东渐,这一问题长期以来都 被复杂化了, 所以人们一直讳言三寸金莲是不是美的问题,虽然心里并不一定这 么认为。这是时代的无奈,但它并不代表人们的真实想法。 然而美是客观的,不需要过多地解释。看一看当时社会的认同程度,再看一 看它对周边民族的影响,就足以说明问题了。一篇名为“痛苦与时尚之间──三 寸金莲” (高洪兴著.《缠足史》)的文章,其中谈到──“如果单纯从追逐潮流 的角度而言,说旧时女子缠足都是被强迫的,倒也不尽然。如清朝的满人,满族 女子一开始是不缠足的,而且在入关后,清朝皇室也反对满人缠足。但是反而是 满族女子觉得三寸金莲很美,要求缠足。这样一来,清朝倒成了缠足风气最盛的 朝代。 女子无不以缠足为美、 大脚为耻。 男子娶妻都一定要求小脚。 再美的女子, 如果是大脚,便矮人一截。而随着三寸金莲在中国的风行,日本、高丽等地也出 现了缠足的记录, 这应该与被迫无关,更大的可能则是当地女子希望与主流的时 髦同步。现在其实也是如此,只不过是日、韩的时髦反过来影响了中国的众多青 年。 ” 这篇文章从历史时尚的角度来评价缠足,无疑是十分聪明的。这更加有力地 说明,缠足之成为时尚,完全是由于其内在的美学本质,其与“压迫”是毫不相 关的。 那时中国是一个弱国, 对周边民族的影响尚且如此, 如果中国是一个强国, 那又会怎样呢?当时中国的一位政治家在回答外国人对裹脚习俗的批评时说: “假如现在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难道今天的每一个外国女子不会对金莲 小脚趋之若鹜吗?”这的确是发人深省的。 在这里,还有一点需要补充的是,在涉及到满人是否缠足的问题时,很多人 不加考虑就说满人是不缠足的。 其实这是大错特错的。 事实是, 满人在入关以后, 对汉族的缠足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因而纷纷效仿。后来,上层统治者不认可自己 民族的民俗发生如此的改变,三令五申,严令满人不得缠足。这样一来,满人只

5

好被迫不缠足。但却又随之发明了一种变通的办法,即:虽然由于政府的法令, 不能像汉族那样缠足, 但仍可想办法将双足裹得瘦小一些,就是后来人们时常谈 到的“刀条儿” (即不将大趾外的四趾屈折到足底,而是尽可能的将四趾并在一 起紧紧缠住,以便使双足看起来显得瘦小一些。实际上这仍然是一种缠足,可视 为正统缠足的一个变种) 。由此可见缠足的魅力之所在。 同样,在“痛苦与时尚之间──三寸金莲” (高洪兴著.《缠足史》)这篇文 章中是这样描述缠足的普及的: “三寸金莲的出现, 据说开始于南唐后主李煜的一个爱妃──窅娘,她用帛 缠足,使之纤小屈上而足尖成新月形,在莲花台上翩翩起舞,以博后主欢心。这 种舞蹈装束,因其优美,得到了当时众多士大夫的赞赏,于是,缠足开始传向民 间。 “缠足的过程极为痛苦, 而且缠足也不利于行走和劳动,所以金莲慢慢成为 男人审美的主导。这样一来,很快缠足又变成了一种财富、权势的象征,女子要 嫁入豪门,一双金莲已成必备的美容术。渐渐的,缠足变得天经地义起来。明清 时小脚已成为女子的标志。 ” “既然缠足对一个女子而言是如此的重要, 众多女子当然要想尽办法打扮自 己的小鞋,于是金莲的样式越来越精美。 ” 应该说,该文的论述是精辟的,是大体符合实际情况的。也就是说,缠足是 从追求美开始,又因追求美而普及,最终形成一种时尚,并使三寸金莲成为女性 标志和人为的第二性征。这在世界上是独有的。一个西方人士曾写过一本书,书 的中译名是《脚·鞋·性》(老雅编译.北岳文艺出版社),里面用大量的篇幅谈 到脚与性的关系,当谈到中国的缠足时,该书说: “假如全世界早就懂得了裹脚 所造成的文化影响, 性心理学影响和直接的影响,全世界各国恐怕会有相当多的 人迷上金莲小脚。 但更重要的问题或许是:中国人是否早就完成了一项世界其他 大多数国家的人从前一无所知的性学和性心理学发现, 即人类的脚及其外衣鞋子 具有其固有的色情功用呢?或者, 中国人是否只不过是把已为全世界的人普遍意 识到和接受的某种具有解剖方面的和性方面的魅力的东西发展到了极点呢?” 缠足虽然早已过去, 但女子的脚似乎还未远离痛苦。现代的高跟鞋对脚部的 伤害也毋庸置疑, 相信每一个穿过它的人都曾经有过抱怨甚至是诅咒,但它依然

6
流行, 也许这就是时尚, 得到它的同时也要付出一些东西, 从古至今, 都是如此。 这就是说, 时尚这个劳什子未必是什么好东西,人们的趋之若鹜也不一定理 智。但一个习俗而能持续千年之久,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靠暴虐的统治、靠 虚伪的说教,或是靠思想的禁锢,都不可能坚持一代以上。纵观缠足的历史,缠 足作为一个民间自发的美容行为,不但历久而不衰,而且还有愈演愈烈之势,如 果不是人为的强行制止,穿着三寸绣花弓鞋的红颜少女恐怕现在还会随处可见。 究其原因,就是其内在的美的本质在起作用。 三寸金莲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把重塑人体美的梦想付诸实践, 虽然付出的代 价是高昂的(但这代价绝不会比束腰更高) ,而从三寸金莲之取得最大限度的性 魅力这一点看来,又是束腰、隆胸所远不能比拟的。不仅如此,以现代的观点来 看, 当初为了使双足更显瘦小而缠足, 大趾外的四趾翻折到足底, 并非无奈之举。 除了在美学的构想上无可挑剔外, 还具有实实在在的保健作用, 这真是非夷所思。 可见, 我们的先人并非单纯为了美而轻举妄动,它更带有暗合天机的巧妙心 思,因而说,缠足富有东方的神秘色彩,代表着东方人的智慧。这和西方人为了 美不惜对内脏大动干戈、不顾后果的行为有着天壤之别。从美容的角度来看,缠 足与束腰、隆胸可以看作是一类;从陋习的角度来看,缠足与束腰、隆胸似乎也 可以归为一类;但在对身体健康的影响方面,束腰与隆胸就不配与缠足为伍了。 这就是东西方在美容实践方面的真正区别。 在作了前述的分析之后,我们有理由认定:缠足,作为一个时代的习俗,虽 然对人的正常功能(即行走方面)有所妨碍,但究竟还是有所得(指对健康方面 而言) ,因而最多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参考书目: 1.冯骥才著: 《三寸金莲》 ,作家出版社,2004 年 1 月第一版。 2. 柯基生著: 《三寸金莲 奥秘、魅力、禁忌》 ,产业情报杂志社,1995 年 3 月 25 日初版。 3. 老雅编译: 《脚·鞋·性》 ,北岳文艺出版社,1993 年 4 月第 1 版。 4. 高洪兴著: 《缠足史》 ,上海文艺出版社,1995 年 7 月第 1 版。






阅读(117)| 评论(1)

李家大塘
离线李俊文

发帖
2884
铜币
13555
威望
276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09-04
女子缠足的历史

   旧中国的文化里有三大畸形特色:娼妓、太监和女子缠足。由于娼妓和太监国外也有,而女子缠足则是中国特有的现象。因此在过去西洋人眼里,男人的长辫子和女人的小脚,曾一度代表了旧中国的愚昧和落后。    

                                    
   中国女子缠足之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说法不一,较常见的说法是,南唐后主有宫女嫔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璎珞,中饰绿色瑞莲,令嫔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着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以后,此风从宫内传向宫外。有些人认为,这就是女子缠足的开始。到了宋代,女子缠足逐渐从宫廷推广到了民间,宋朝末年,社会上还兴起了一股“以大足为耻”的风气。到了明代,女子缠足的风气更盛,都认为这是时髦,坊曲中的妓女皆以小脚为媚男之具。可是到了清代,却禁止女子缠足了,因为满族统治者认为这是一种陋俗。顺治元年(1644年),孝庄皇后谕,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斩。顺治二年后,民众所生女子禁缠足。以后,到了康熙七年(1668年),却对女子缠足开禁,于是缠足又风靡全国,不仅汉族女子缠足,连不少满族妇女也纷纷学样了。  
    女子缠足以后,她的“三寸金莲”就变成了一个最隐私的部位,绝不可让陌生男子看见。除了丈夫以外的男子,如果不小心碰了女子身体的其它部位(包括胸部)还不大要紧,如果碰到小脚是万万不行的。中国古代的许多春宫画图里,女子身体的一切部位都可以裸露,但是从未见到女子裸露双足的,即使在房事时也穿著“三寸金莲”鞋,可见这个地方是最大的隐私。                                              
    

    《金瓶梅》中描写西门庆看上了潘金莲,去求王婆说合,王婆说:“她有没有:这个心思,实在不好说。你可到我家来吃饭,我请她也来,吃饭时你可以假装把筷子掉在地下,然后俯身去捡,顺势捏一下她的小脚。如果她发作开来,老身也没有办法了;如果她不言语,这事就成了。”西门庆照此去做,结果成了。
    女子缠足一直延续到民国初年才逐渐禁绝。全国解放后,少数边远地区仍有女子缠足的现象。女子沦为娼妓,固然十分痛苦,十分悲惨,可是那毕竟是少数人;寡妇守节,埋没青春,也只是一部分女子;而女子缠足则更有普遍性,“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就是缠足痛苦过程的真实写照。

    

    据记载,女子缠足约从四五岁开始。讲究的人家一般挑农历八月二十四日这天给女孩裹小脚。清人顾铁卿在《清嘉录》卷八中说:“(八月)二十四日,煮糯米和赤豆做糍团,祀社,谓之黏团,人家小女子,皆择是日裹足,谓食糍团缠脚,能令胫软。”缠时先将脚拇趾以外的四趾屈于足底,用白棉布条裹紧,取其涩而不易松。等脚型固定后,穿上“尖头鞋”,白天家人扶之行走,以活动血液,夜间将裹脚布用线密缝,防止松脱。到了七八岁时,再将趾骨弯曲,用裹脚布捆牢密缝,以后日复一日地加紧束缚,使脚变形,最后只靠趾端的大拇趾行走。缠到“小、瘦、尖、弯、香、软、正”,才算大功告成。
    在中华文化博物馆里,有一个陶器叫“不倒翁”,实际上这是缠足女子的专用溺器。缠足幼女双脚疼痛难忍,不能下地,白天有家人搀扶,夜间小便只有用这种溺器了。它的重心很低,放在床上不易打翻,故名“不倒翁”,由此也可见缠足幼女的痛苦。男子既然要求女子为夫守贞,就要限制她的行动,不让她与外界多接触,剥夺她和其它男子交往的机会,为此,缠足是一个“妙法”。《女儿经》上说:“为什事,裹了足?不是好看如弓曲,恐她轻走出房门,千缠万裹来拘束!” 然而女子缠足最直接的原因还是为了满足男子官能的感受和兴趣。一般来说,女子最能引起男子欲望的地方,并不是裸露在外的部位,而是掩藏的部位,例如隐藏在衣服内的乳房和隐藏在鞋内的双足。古人认为,女子的足小不盈握,惹人怜爱。由于足小,走起路来娉娉婷婷、扭扭捏捏,也会使男子浮想联翩。对旧时代女子的小脚,国内外也曾有学者从生理角度做过一些研究。清末的中国学者辜鸿铭说:“裹脚能使血液向上流,这使臀部变得丰腴性感。”他认为欧洲女子穿高跟鞋和中国女人裹小脚有异曲同工之妙。

    

   古代有许多人,尤其是文化人,都是“拜足狂”,对“三寸金莲”大加吟咏。宋代宋东坡写过一首《菩萨蛮》,被认为是最早歌咏女子缠足的:“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跌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 明代的唐寅也写过一首《咏纤足俳歌》:“第一娇娃,金莲最佳,看凤头一对堪夸。新荷脱瓣月生芽,尖瘦帮柔绣满花。从别后,不见他,双凫何日再交加。腰边搂,肩上架,背儿擎住手儿拿。”
    中国古代有些男子简直可说是成了“金莲癖”。宴席上,他们常用女子的金莲小鞋盛上酒喝,称之为“金莲杯”。以后,有的人干脆把瓷酒杯制成“三寸金莲”形状以“过瘾”了。  在崇尚“三寸金莲”的潮流中,还出现了一些“研究”金莲的专家,他们著书立说,把“三寸金莲”分为“九品四十八种”,其中最有名的是清朝的李渔和方绚了。根据李渔的“研究”,缠足的最高目的是为了满足男子的喜爱及方便爱抚。他认为,“三寸金莲”可以刺激男子的视、嗅、触、听觉,爱抚的方法有多种,此不赘述。

    

   这里有一个问题值得思考:在男权社会中,女子受压迫和摧残是全世界都有的普遍现象,可是为什么女子缠足为古代中国所独有呢?据一些学者分析,实际上,女子改变形体以求“美”是世界上许多民族都存在过的现象。例如,非洲有些民族的女子以嘴大为美,于是设法把嘴唇拉长;有的以颈长为美,于是用环把头颈垫高;有的以无牙为美,则锉去牙齿;欧洲中世纪的男女都以细腰为美,于是盛行束腰;目前西方女子较流行的高跟鞋,穿了走路娉娉婷婷,挺胸扭臀,也有与中国古代女子缠足异曲同工。至于为什么她们不缠足,而中国女子缠足,这可能与中国人崇尚纤巧的审美观有关(唐代女子尚肥是个例外),也可能与中国男子特别强调妻子是“内人”,不应出远门,而缠足则便于控制有关。

    

    “三寸金莲”也一度成为中国古代女子审美的一个重要条件。据说,古代女人裹脚是因为南唐后主李煜喜欢观看女人在“金制的莲花”上跳舞,由于金制的莲花太小,舞女便将脚用白绸裹起来致脚弯曲立在上面,跳舞时就显得婀娜多姿,轻柔曼妙。本来是一种舞蹈装束,后来慢慢地从后宫向上流社会流传。在以后,民间女子纷纷仿效,逐渐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习俗,成为一种病态的审美。 (图片源于网络)  

李家大塘
离线李俊文

发帖
2884
铜币
13555
威望
276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09-04
中国独有的三寸金莲始于何时
三寸金莲特指女人被缠残了的小脚。此等残缺之,为汉文化所独有。
  史书记载:南齐东昏侯萧宝卷,凿金为莲,令潘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莲花也。’”这时还仅仅是把金叶子贴于地上,呈莲花状,令女人行()其上,尚与女人的小脚无关。舞于金莲上的潘妃,还应是一双天足。公元961年,南唐后主李煜称帝后,令宫嫔窅(ǎ)娘以布裹足,呈新月状(亦称莲花状)。因其足骨已残,故较常人之脚小得多,故其足始称三寸金莲。陶宗仪《辍耕录缠足》:李后主宫嫔窅娘,纤丽善舞。后主作金莲,高六尺……令窅娘以帛绕脚,令纤小,屈上作新月状,素袜舞云中,回旋有凌云之态。窅娘就成了女子缠足的第一人。在帝王倡导下,由是人皆效之,遂形成了这种华夏独有的以病态为美的畸形审美习俗。
  清人入主中原后,因满族妇女无缠足的陋习,故而康熙帝曾下过禁止妇女缠足的诏书。但在强制程度上,较留发不留头和缓些,故而收效甚微,汉族妇女还是照缠不误。辛亥革命后,这一陋习才逐渐废绝。
  可以肯定地说:缠足之风始于南唐后主李煜时期。只有到了宋朝以后,女子才较普遍地有了三寸金莲。在这之前,汉族妇女的双足并未受到琢磨,人人都是一双天然去雕饰的大脚巴丫儿,包括那位步步生莲花的潘妃。
  戏剧表演中也有误解三寸金莲的。京剧旦行有踩跷的表演技艺,称跷功,即在足下绑上木制的假脚,着地处呈形,用来表现女人的小脚。京剧《大劈棺》,演的是道家第二号人物——庄周与其妻子田氏的故事。京剧《战宛城》演的是曹操征讨张绣的故事。这两出戏里的旦角——田氏、邹氏,都有踩跷的表演,其实皆属不当。庄周为战国时的哲学家;曹操与张绣之战,发生于赤壁大战之前,大约在公元200年前后。从时间上说,这两出戏中的妇女,都不会缠足,故而用跷功来表现妇女的小脚,只能说是在展示技艺。

三寸金莲,中国独有
  中国古代的三大性畸形现象:一是娼妓,二是太监,三是女子缠足。其中,娼妓和太监在国外也有,而女子缠足则是中国古代所特有的现象。所以,过去西洋人视中国人为"东亚病夫"的时候,总以中国男人的长辫子和中国女人的小脚作为中国愚昧、落后的象征。
  一、女子缠足的由来
  中国女子缠足之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说法不一,较常见的说法是,南唐后主有宫女嫔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璎珞,中作品色瑞莲,令嫔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着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以后,此风从宫内传向宫外--有些人认为这就是女子缠足之始。
  到了宋代,女子缠足就逐渐从宫廷推广到了民间,到了宋朝末年,社会上还兴起了一股"以大足为耻"的风气。到了明代,女子缠足的风气更盛,都认为这是时髦,坊曲中的妓女无不以小脚为媚男子之具。
  可是,到了清代,却禁止女子缠足了,因为满族统治者认为这是一种陋俗。顺治元年(1644年),孝庄皇后谕,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斩。顺治二年后,民众所生女子禁缠足。以后,到了康熙七年(1668年),却对女子缠足开禁,于是缠足又风靡全国,不仅汉族女子缠足,连不少满族妇女也纷纷学样了。
  女子缠足以后,她的三寸金莲就变成了一个最隐私的部位,绝不可让陌生男子看见。除了丈夫以外的男子,如果不小心碰了女子身体的其他部位(包括胸部)还不大要紧,如果碰到小脚是万万不行的。中国古代有许多春宫画,有的画是男女双方全裸交合,身体的一切都可以裸露,但是从未见到女子裸露双足的,即使在性交也穿着三寸金莲鞋,可见这个地方是最大的隐私。
  《金瓶梅》中描写西门庆看上了潘金莲,去求王婆拉皮条,王婆说:"她有没有这个心思,实在不好说。你可到我家来吃饭,我请她也来,吃饭时你可以假装把筷子掉在地下,然后俯身去捡,顺势捏一下她的小脚。如果她发作开来,老身也没有办法了;如果她不言语,这事就成了。"西门庆照此去做,结果成了。
女子缠足一直延续到20世纪的民国初年才逐渐禁绝,但是直到全国解放后,少数边远地区仍有存在。
  二、小脚一双,眼泪一缸
  女子缠足当然是十分痛苦的。女子沦为娼妓,固然十分痛苦,十分悲惨,可是那毕竟是少数人;寡妇守节,埋没青春,也只是一部分女子;而女子缠足则带有更大的普遍性。
  "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女子缠足是要蒙受极大痛苦的。据记载,女子缠足约从四五岁开始。讲究的人家一般挑农历八月二十四日这天给女孩裹小脚。清人顾铁卿在《清嘉录》卷八中说:"(八月)二十四日,煮糯米和赤豆做糍团,祀社,谓之黏团,人家小女子,皆择是日裹足,谓食糍团缠脚,能令胫软。"缠时先将脚拇趾以外的四趾屈于足底,用白棉布条裹紧,取其涩而不易松。等脚型固定后,穿上"尖头鞋",白天家人扶之行走,以活动血液,夜间将裹脚布用线密缝,防止松脱。到了七八岁时,再将趾骨弯曲,用裹脚布捆牢密缝,以后日复一日地加紧束缚,使脚变形,最后只靠趾端的大拇趾行走。缠到"""""""""""""",才算大功告成。
  在中华性文化博物馆,展示了一个陶器叫"不倒翁",实际上这是缠足女子的专用溺器。缠足幼女双脚疼痛难忍,不能下地,白天有家人搀扶,夜间小便只有用这种溺器了。它的重心很低,放在床上不易打翻,故名"不倒翁"--由此也可见缠足幼女的痛苦。
  三、缠足和性有什么关系
  女子缠足是封建社会对女子实行性压迫的重要表现之一,它和性欲及满足男子的性兴趣有很大关系。
  男子既然要求女子为夫守贞,就要限制她的行动,不让她对外多接触,剥夺她和其他男子交往的机会,为此,缠足是一个"妙法"。《女儿经》上说:"为什事,裹了足?不是好看如弓曲,恐她轻走出房门,千缠万裹来拘束!"
  可是,女子缠足最直接的原因还是为了满足男子官能的感受和性兴趣、性要求。
  一般来说,女子最能引起男子情欲的地方,并不是裸露在外的部位,而是掩藏的部位,例如隐藏在衣服内的乳房和隐藏在鞋内的双足。古人认为,女子的足小不盈握,惹人怜爱。由于足小,走起路来娉娉婷婷、扭扭捏捏,也会使男子浮想联翩,可以"昼间欣赏,夜间把玩"
  女子的小脚还是一种性感带。对此,国内外一些学者从生理角度做过一些研究。有的日本学者发现女子缠足后,为了正常站立行走,两腿及骨盆肌肉需要经常绷紧,所以,她们阴部的肌肉较紧,男人和她们性交,有与处女性交的感觉。清末的中国学者辜鸿铭说:"裹脚能使血液向上流,这使臀部变得丰腴性感。"他认为欧洲女子穿高跟鞋和裹小脚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家大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