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 302阅读
  • 0回复

李存勖: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李震涛
 

发帖
13235
铜币
14031
威望
2805
贡献值
25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8-16

  李存勖,唐末河东节度使、晋王李克用的长子。沙陀人,本姓朱邪氏,小名“亚子”。908年继晋国王位,之后经过多年的南征北战,北却契丹,南击朱梁,东灭桀燕(刘守光),使得晋国逐渐强大起来。923年4月在魏州(河北大名府)称帝,国号“唐”,史称后唐,是为后唐庄宗。同年12月灭后梁,实现了对中国北方的大部统一。以勇猛闻名,存勖虽武人,但洞晓音律,能度曲。存词四首,载《尊前集》。926年死于兵变。
  清代诗人严遂成曾在数百年后赋诗感慨:“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山河。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萧瑟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这首诗记述的正是事关李存勖生死存亡的重大战役,这一年他23岁(908年)时,李克用临终嘱托三事:解潞州(即上党)之围;灭梁(朱温)报仇;恢复唐室宗社。李存勖戴孝出征,恰恰就在三垂冈大战而胜,为称霸中原举行了奠基礼。三垂冈于是载入史册。
  李存勖借一战而立足北方,使得天下大震。就连不可一世的朱温也不得不发自内心地羡慕李克用能有这样的好儿子:“生子当如是。李氏不亡矣!吾家诸子乃豚犬(猪狗)尔!”最大的敌人也是最好的知己,他对李克用能有如此优秀的继承人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史载,唐昭宗在第一次看到还是个孩子的李存勖的时候就抚摸着他的头说:“儿将来之国栋也,勿忘忠孝于予家。”《北梦琐言》云:昭宗曰:“此子可亚其父。”故而很多人都叫他“亚子”。可以说,李存勖在很小的时候就得到了唐王室的眷顾和期许。战场是李存勖的必修课,一个孩子的成长环境对于他今后的人生走向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跟随父亲李克用转战南北的时候,他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独到的战略战术。父亲李克用在与控制河南的朱温交战屡次失利的情况下,显得十分灰心,11岁的李存勖却忽然给了他巨大的鼓励:“朱全忠恃其武力,吞灭四邻,想篡夺帝位,这是自取灭亡。我们千万不可灰心丧气,要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李克用听后大为高兴,重新振作起来,与朱全忠对抗。
  在此后的12年之间,李存勖迅速在战争中长大成人,据《旧五代史》记载:“帝洞晓音律,常令歌舞于前。十三习《春秋》,手自缮写,略通大义。及壮,便射骑,胆略绝人,其心豁如也。”这段话很值得品味。李氏父子,本是沙陀民族,为西突厥别部,西突厥阿史那氏征服的部族,以朱邪为姓。分布在金娑山(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格达山,一说为尼赤金山)南,蒲类海(今新疆东北部巴里坤湖)东,名为“沙陀”的大沙漠一带,唐太宗置沙陀府,因此号称沙陀突厥,简称沙陀。沙陀民族本来就有极其强大的战斗力,抗挫能力极强,良好的基因,在李存勖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延伸。他的爷爷朱邪赤心因率骑兵助唐镇压庞勋起义﹐被授予大同军节度使﹐赐姓李﹐名国昌﹐后又因助唐抵御回鹘而迁为鄜延﹑振武节度使。自此祖孙三代都以军功和威猛著称于世。
  二
  晚唐早已是气数已尽,就像一把沙子,毫无凝聚力和权威,在朱温、李茂贞等军阀的眼里,毫无实力可言的晚唐是一块巨大的肥肉。客观而言,晚唐实亡于黄巢起义,这一次起义虽然最终被剿灭,但是同时也彻底瓦解了唐朝的实力,使得政治系统失去控制力,地方将领无不拥兵自重,根本不再听朝廷指挥。倒是朝廷已经被各自的军阀利用,作为攻打另一方势力的借口。
  李克用和朱温结下的仇是最大的。一开始是私仇,李克用曾经率部搭救过被黄巢围困的朱温,朱温为答谢李克用出兵相助,特地在汴州驿馆上源驿设宴款待,为其庆功接风。此时的李克用28岁,比朱温小了4岁,李克用年轻气盛,加上刚建战功,对朱温有恩,因此酒席上异常骄横,喝酒之后更是不把朱温放在眼里,大放厥词。这下惹恼了朱温,当天晚上,朱温包围了驿馆,纵火放箭,想斩草除根,既消白天之气,又消灭以后的对手。李克用在亲随的保护下,加上雷雨掩护,总算拣了条命,但300名亲兵却全部被杀。从此,双方结下了死仇,战争不断,直到后梁被灭。上源驿事件后,李克用与朱温的矛盾表面化、直接化。在唐朝末年镇压黄巢起义军的过程中,朱温与李克用逐渐成为最大的两派势力,黄巢一死,他们的霸权争夺也必然会到来。
  两人一番较量之后,李克用还是斗不过朱温,为此在临死的时候他郑重地把这个仇交给了李存勖这个爱子。在经过多年的考察之后,李克用得出了这孩子一定比自己强很多的结论,无论是在马上步下,还是兵书策略,这些都比自己强很多,能有这样的儿子值得托付,临终前老头子李克用嘱咐他要完成三件大事:一是讨伐幽州的刘仁恭,二是征讨契丹,解除北方边境的威胁;第三件大事就是要消灭世敌朱全忠。跪在李克用旁边的李存勖哀泣不已,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完成父亲交给的遗命,使劲磕头答应之后,李克用才放心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为此他将三支箭供奉在家庙里,每临出征就派人取来,放在精制的丝套里,带着上阵,打了胜仗,又送回家庙,表示完成了任务。911年,李存勖在高邑(河北高邑县)打败了朱全忠亲自统帅的50万大军。接着,攻破燕地,将刘仁恭活捉回太原。9年后,他又大破契丹兵,将耶律阿保机赶回北方。经过10多年的交战,李存勖基本上完成了父亲遗命,于923年攻灭后梁,统一北方。完成了所有使命的李存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么多年的征尘劳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同年四月,在魏州(河北大名县西)称帝,国号为唐,不久迁都洛阳,年号“同光”,史称“后唐”。
  三
  李存勖的其兴也勃焉在历史上实在少有,因为他面对的敌人和强大的军事挑战不是一家,而是数家。在很短的几年内,又被他各个击破实属历史罕见。
  称帝后的李存勖,原本可以继续扫清存在的部分政治势力,趁热打铁,或可重新建立一个强大帝国也未可知。然而,他却忽然地志得意满起来,以为他完成了所有既定目标,不辱使命了。可以开始享受天下,与此同时,逐渐向他的另一个爱好里投入巨大精力——演戏。
  这个在古代被视为地位极其低下的“优伶”却被一个武功盖世的开国皇帝喜欢并且亲自去参演,这实在让人有点匪夷所思。卸去铠甲,没穿几天黄袍就开始着上了戏装,还给自己起了一个像模像样的艺名“李天下”。关于他喜欢演戏,历史上记载了一段很著名的一件事情,有一次上台演戏,他连喊两声“李天下”!一个伶人上去扇了他个耳光,周围人都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李存勖问为什么打他,伶人阿谀地说:叫李天下的只有皇帝一人,你叫了两声,还有一人是谁呢?李存勖听了不仅没有责罚,反而予以赏赐。
  伶人受到皇帝宠幸,可以自由出入宫中和皇帝打打闹闹,侮辱戏弄朝臣,群臣敢怒而不敢言。有的朝官和藩镇为了求他们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还争着送礼巴结。李存勖还用伶人做耳目,去刺探群臣的言行,置身经百战的将士于不顾,而去封身无寸功的伶人当刺史。此外,李存勖还下令召集在各地的原唐宫太监,把他们作为心腹,担任宫中各执事和诸镇的监军。将领们受到宦官的监视、侮辱,读书人也断了进身之路。同时,李存勖又派伶人、宦官抢民女入宫,有一次,竟抢了驻守魏州将士们的妻女1000多人,搞得众叛亲离,怨声四起。最让朝臣不满的是,李存勖大肆重用奸邪之人。对于后梁的功劳,李存勖曾经归于自己一人,说天下是他用十指取得的,抹杀了众将的战功。对于战功赫赫的李嗣源,他也妄加猜忌。
  忠良之将郭崇韬被刘皇后害死时,他听之任之。远离忠臣良将的李存勖对唐朝年的腐败士人却格外器重,重用苏循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苏循本来是唐朝臣子,朱温称帝前后,鞍前马后地效劳不止,被当时的人所鄙视,骂他为“唐之鸱枭,当今之狐魅”,贬斥回乡。李存勖建后唐时,由于以兴复唐朝为旗号,曾下诏寻访唐朝的衣冠,苏循又重新出山,见到李存勖即用唐朝见皇帝的礼拜见。当时文武众臣都没有用朝贺之礼,苏循却跪拜高呼万岁,涕流称臣,使李存勖喜形于色,欢于内心。第二天,苏循又敬献30管大笔,说是“画日笔”。画日笔原为皇帝专用,李存勖更是高兴,立即任命他在旧任礼部尚书的基础上兼皇帝河东节度副使。除了苏循,李存勖又招纳唐朝旧臣,钻营之徒纷纷再现,像豆卢革等人任职后不但败坏了政治,还腐蚀了一些将领,唐末时的腐败世风又重在后唐弥漫起来。
  四
  李存勖诛杀大功臣郭崇韬造成了巨大的政治危害,毛泽东在对这段历史重要人物的评述时曾说过:“康延孝之谋,李存勖之断,郭崇韬之助,此三人可谓识时务之俊杰。”然而这两个最重要的助手都先后被他处死。
  在很大程度上损害了自己还未稳固的政权的重要维护力量,并由此引发了“蝴蝶效应”,以前跟他卖命的将领人人自危,开始跟他离心离德,找准机会开始琢磨干掉他,这其中对李存勖危害最大的要数他的干兄弟李嗣源。
  李嗣源曾被李克用认为干儿子,在统一后唐这段历史中立下赫赫战功。李存勖对此有着深刻的认识,李嗣源率晋军主力率先攻破梁都汴京,并于路侧迎接李存勖时,庄宗大悦,手牵着李嗣源的衣服,以头贴着李嗣源说:“吾有天下,由公之血战也,当与公共立。”
  然而李存勖这几年来的政治表现不仅让大家失望,还为自己能不能保住性命开始担忧。李嗣源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加之对帝位的觊觎。让他决定铤而走险,下一次最大的赌注,那就是举兵造反。
  公元903年初,李嗣源在将士们的拥戴下,率军进入汴京,准备自立为帝。李存勖得讯忙拿出内府的金帛赏给洛阳的将士,逼他们开赴汴京。军到中牟县,听说李嗣源已进入汴京。李存勖知道大势已去急返洛阳,路上兵马立逃走一半。回到洛阳后,他试图抵抗李嗣源的进攻。4月,李嗣源先锋石敬瑭带兵逼进汜水关(河南荥阳汜水镇),李存勖决定自己率军去扼守。丁亥日,军队按照他的命令在洛阳城外等候出发,李存勖正用早餐。这时,被提升为亲军指挥使的伶人郭从谦趁军队都调到城外候命之机发动兵变,带着叛乱的士兵乱杀乱砍,火烧兴教门,趁火势杀入宫内,在混乱中射死了带领侍卫前来抵抗的李存勖。李嗣源攻入洛阳,派人从灰烬中找到了李存勖的一些零星尸骨,葬于雍陵。看着李存勖的骨头,李嗣源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毕竟他们曾经经历了太多的生死考验和风雨同舟的苦难日子。
  李存勖其亡也忽焉,他膨胀的英雄主义和不理政事任用优伶,不思进取,最终让他在历史上犹如一道流星迅速放光又瞬间滑落。他的其兴也勃,其亡也忽,引起了许多人的深度思考和评价。宋代欧阳修曾说:“方其盛也,举天下之豪杰,莫能与之争;及其衰也,数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国灭,为天下笑。”实在恰如其分。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