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 608阅读
  • 0回复

李灵.字武符(赵郡平棘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李守镖
 

发帖
2061
铜币
2146
威望
519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01-31
李灵曾孙元忠 浑 弟子璨 璨曾孙德饶 公绪 李顺玄孙元操 李孝伯兄孙谧 谧弟子士谦 李裔子子雄 李义深弟幼廉

李灵,字武符,赵郡平棘人也。父勰,字小同,恬静好学,有声赵、魏间。道 武平中原,闻其已亡,哀惜之,赠宣威将军、兰陵太守。

神蒨中,太武征天下才俊,灵至,拜中书博士。再迁淮阳太守。以学优,选授 文成皇帝经,加中散、内博士,赐爵高邑子。文成践阼,卒于洛州刺史,赠定州刺 史、钜鹿公,谥曰简。

子恢袭,以师傅子,拜长安镇副将,进爵为侯,假钜鹿公。后东平王道符谋反, 遇害,赠定州刺史、钜鹿公,谥曰贞。恢弟综,事见于后。

长子悦祖,袭爵高邑侯,例降为伯,卒。悦祖子瑾,字伯琼,袭,位大司农卿。 瑾淳谨好学,老而不倦。卒,赠司空。

悦祖弟显甫,豪侠知名,集诸李数千家于殷州西山,开李鱼川方五六十里居之, 显甫为其宗主。以军功赐爵平棘子,位河南太守,赠安州刺史,谥曰安。

子元忠,少厉志操。粗览书史及阴阳术数,有巧思,居丧以孝闻。袭爵平棘子, 魏清河王怿为营明堂大都督,引为主簿。遭母忧去任,归李鱼川。尝亡二马,既获 盗,即以与之。在母丧,哭泣哀动旁人,而饮酒骑射不废,曰:“礼岂为我?”初 元忠以母多患,专心医药,遂善方技,性仁恕,无贵贱皆为救疗。家素富,在乡多 有出贷求利,元忠焚契免责,乡人甚敬之。孝庄时,盗贼蜂起,清河有五百人西戍; 还经南赵郡,以路梗,共投元忠,奉绢千余匹。元忠唯受一匹,杀五牛以食之,遣 奴为导,曰:“若逢贼,但道李元忠遣。”如言,贼皆舍避。及葛荣起,元忠率宗 党作垒以自保,坐于大槲树下,前后斩违命者凡三百人。贼至,元忠辄却之。葛荣 曰:“我自中山至此,连为赵李所破,则何以能成大事?”乃悉众攻围,执元忠以 随军。贼平,就拜南赵郡太守。好酒,无政绩。

及庄帝幽崩,元忠弃官,潜图义举。会齐神武东出,元忠便乘露车载素筝浊酒 以奉迎。神武闻其酒客,未即见之。元忠下车独坐,酌酒擘脯食之,谓门者曰: “本言公招延俊杰,今闻国士到门,不能吐哺辍洗,其人可知。还吾刺,勿复通也。” 门者以告,神武遽见之。引入,觞再行,元忠车上取筝鼓之,长歌慷慨。歌阕。谓 神武曰:“天下形势可见,明公犹欲事尔硃乎?”神武曰:“富贵皆由他,安敢不 尽节。”元忠曰:“非英雄也。高乾邕兄弟曾来未?”是时,高乾邕已见,神武因 绐曰:“从叔辈粗,何肯来?”元忠曰:“虽粗,并解事。”神武曰:“赵郡醉!” 使人扶出,元忠不肯起。孙腾进曰:“此君天遣来,不可违也。”神武乃复留与言, 元忠慷慨流涕,神武亦悲不自胜。元忠进从横之策,深见嘉纳。又谓神武曰:“殷 州小,无粮仗,不足以注大事。冀州大籓,若向冀州,高乾邕兄弟必为明公主人。 殷州便以赐委。冀、殷合,沧、瀛、幽、定自然弭从。唯刘诞黠胡,或当乖拒,然 非明公之敌。”神武急握元忠手而谢焉。时殷州刺史尔硃羽生阻兵据州,元忠聚众 与大军禽斩之。神武即令行殷州事。累迁太常卿、殷州大中正。后以从兄瑾年长, 以中正让之。

魏孝武帝纳神武女为后,诏元忠致娉于晋阳。每宴席论旧事,元忠曰:“昔日 建义,轰轰大乐,比来寂寥无人问,更欲觅建义处。”神武抚掌笑曰:“此人逼我 起兵。”赐白马一匹。元忠戏曰:“若不与侍中,当更觅建义处。”神武曰:“建 义处不虑无,止畏如此老翁不可遇耳。”元忠曰:“止为此翁难遇,所以不去。” 因捋神武须大笑。神武悉其雅意,深重之。后神武奉送皇后,仍田于晋泽,元忠马 倒,良久乃苏。神武亲自抚视,封晋阳县伯。后为光州刺史,时州境灾俭,人皆菜 色,元忠表求赈贷,被报听用万石。元忠以为少,遂出十五万石赈之。事讫,表陈, 朝廷嘉而不责。征拜侍中。

元忠虽处要任,初不以物务干怀,唯以声酒自娱,大率常醉。家事大小,了不 关心。园庭罗种果药,亲朋寻诣,必留连宴赏。每挟弹携壶,游遨里闬。每言宁无 食,不可使我无酒;阮步兵吾师也,孔少府岂欺我哉。后自中书令复求为太常卿, 以其有音乐而多美酒故。神武欲用为仆射,文襄言其放达常醉,不可委以台阁。其 子搔闻之,请节酒。元忠曰:“我言作仆射不胜饮酒乐;尔爱仆射时,宜勿饮酒。” 每言于执事,云年渐迟暮,乞在闲冗,以养余年,乃除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曾 贡文襄王蒲桃一盘,文襄报以百缣,其见赏重如此。

孙腾司马子如尝诣元忠,逢其方坐树下,葛巾拥被,对壶独酌。庭室芜旷,使 婢卷两褥以质酒肉。呼妻出,衣不曳地。二公相视,叹息而去,大饷米绢,受而散 之。俄复以本官领卫尉卿。卒,有米三石,酒数斛,书籍药物,充满箧架。未及赙 至,金蝉质绢,乃得敛焉。赠司徒,谥曰敬惠。初,元忠将仕,梦手执炬入其父墓。 中夜惊起,甚恶之。旦告其受业师,占云:“大吉,可谓光照先人也。”竟如其占。

性甚工弹,弹桐叶常出一孔,掷枣栗而弹之,十中七八。尝从文襄入谒魏帝, 有枭鸣殿上,文襄命元忠弹之,问得几丸而落,对曰:“一丸奉至尊威灵,一丸承 大将军意气,两丸足矣!”如其言而落之。子搔嗣。

搔字德沈,少聪敏,有才艺。曾采诸声,别造一器,号曰八弦,时人称有思理。 武定末,自丞相记室除河内太守。居数载,流人尽复。代至,将还都,父老号泣, 追送二百余里,生为立碑。终于仪曹郎。

搔妹曰法行,幼好道,截指自誓不嫁,遂为尼。所居去鄴三百里,往来恆步, 在路或不得食,饮水而已。逢屠牵牛,脱衣求赎,泣而随之。雉兔驯狎,入其山居 房室。齐亡后,遭时大检,施糜粥于路。异母弟宗侃与族人孝衡争地相毁,尼曰: “我有地,二家欲得者,任来取之,何为轻致忿讼?”宗侃等惭,遂让为闲田。

浑字季初,灵之曾孙也。祖综,行河间郡,早卒。父遵,字良轨,有业尚,为 魏冀州征东府司马。京兆王愉冀州起逆,遇害。赠幽州刺史,谥曰简。

浑以父死王事,除给事中。后以四方多难,求为青州征东司马,与河间邢邵、 北海王昕俱奉老母携妻子,同赴青、齐。未几而尔硃荣入洛,衣冠歼尽,物论以为 知几。时河北流移人聚青土,众逾二十万,共劫河间邢杲为主,起自北海,袭东阳。 青州刺史元世俊欲谋诛之,府人遂猜贰。浑乃与长史崔光韶具陈祸福,由是歃血而 盟,上下还睦。普泰中,崔社客反于海岱,攻围青州,诏浑为都官尚书、东北道行 台,赴援。社客诸城各自固保,浑以社客贼之根本,乌合易离,若衔枚夜袭,便可 禽殄。如社客就禽,诸郡可传檄而定。诸将尚迟疑,浑乃决行。果禽社客,斩首送 洛阳,海隅清定。

天平初,丁母忧,行丧冢侧,殆将灭性。武定初,兼散骑常侍、聘梁使主。梁 武谓曰:“伯阳之后,久而弥盛,赵李人物,今实居多。”使还,为东郡太守。以 赃贿征还。齐文襄王使武士提以入,置诸庭。浑抗言曰:“将军今日犹自礼贤邪?” 文襄笑而舍之。齐天保初,除太子少保。时太常邢邵为少师,吏部尚书杨愔为少傅, 论者荣之。以参禅代仪注,赐爵泾阳县男。文宣以魏《麟趾格》未精,诏浑与邢邵、 崔甗、魏收、王昕、李伯伦等修撰。尝谓魏收曰:“雕虫小技,我不如卿;国典朝 章,卿不如我。”寻除海州刺史。后土人共围州城,城中多石无井,常食海水,贼 绝其路。城内先有一,夏旱涸竭,浑斋戒朝服而祈焉,一朝天雨,泉流涌溢。贼以 为神,应时骇散。浑捕斩渠帅,传首鄴都。浑妾郭,在州干政纳货,坐免,卒于鄴。

子湛,字处元,涉猎文史,有家风。兼通直散骑常侍、聘陈使副,袭爵泾阳男。 浑与弟绘、纬俱为聘使主,湛又为使副,是以赵郡人士,目为四使。

绘字敬文。六岁便求入学,家人以偶年俗忌,不许,遂窃其姊笔牍用之。未逾 晦朔,遂通《急就章》,内外以为非常兒。及长,仪貌端伟,神情朗俊。第五舅河 间邢晏每与言,叹其高远,曰:“若披烟雾,如对珠玉,宅相之寄,良在此甥。” 后敕撰五礼,绘与太原王乂同掌军礼。魏静帝于显扬殿讲《孝经》、《礼记》,绘 与从弟褰、裴伯茂魏收、卢元明等俱为录议,简举可观。历中书侍郎、丞相司马。 每霸朝文武总集,对扬王庭,常令绘先发言端,为群僚之首。音祠辩正,风仪都雅, 听者悚然,文襄益加敬异。又掌仪注。武定初,兼散骑常侍,为聘使主。梁武问高 相今在何处?黑獭若为形容?高相作何经略?绘敷对明辩,梁武称佳。与梁人泛言 氏族,袁狎曰:“未若我本出自黄帝,姓在十四之限。”绘曰:“兄所出虽远,当 共车千秋分一字耳!”一坐皆笑。前后行人皆通启求市,绘独守清尚,梁人重其廉 洁。

使还,拜高阳内史。郡境旧有三猛兽,人常患之。绘欲修槛,遂因斗俱死于郡 西。咸以为化感所致,皆劝申上。绘曰:“猛兽因斗而毙,自是偶然,贪此为功, 人将窥我。”竟不听。高阳旧多陂淀,绘至后,淀水皆涸,乃置农正,专主劝课, 垦田倍增,家给人足。瀛州三郡人俱诣州,请为绘立碑于郡街。神武东巡郡国,在 瀛州城西驻马久立,使郎中陈元康喻慰之。河间太守崔谌,恃其弟暹势,从绘乞麋 角鸽羽。绘答书曰:“鸽有六翮,飞则冲天;麋有四足,走便入海。下官肤体疏懒, 手足迟钝,不能近追飞走,远事佞人。”时文襄使暹选司徒左长史,暹荐绘,既而 不果,咸谓由此书。

及文襄嗣业,普代山东诸郡,其特降书征者,唯绘与清河太守辛术二人而已。 至,补大将军从事中郎,迁司马。文襄以前司徒侯景进贤冠赐绘曰:“卿但直心事 孤,当用卿为三公,莫学侯景叛也。”及文宣嗣事,仍为丞相司马。天保初,除司 徒右长史。绘质性方重,未尝趣事权门,以此久而沈屈。卒,赠南青州刺史,谥曰 景。子君道,有父风。

绘弟纬,字乾经,少聪慧,有才学。与舅子河间邢昕少相伦辈,晚不逮之。位 中散大夫。聘梁使主、侍中李神俊举纬尚书南主客郎。纬前后接对凡十八人,颇为 称职。鄴下为之语曰:“学则浑、绘、纬,口则绘、纬、浑。”齐文襄摄选,以纬 为司徒谘议参军,谓曰:“自郎署至此,所谓不次,以卿人才,故有此举耳。”梁 谢兰来聘,劳之。兰问安平诸崔,纬曰:“子玉以还,雕龙绝矣。”崔暹闻之怒。 纬诣门谢之,暹上马不顾。纬语人曰:“虽失要人意,聘梁使不得舍我。”武定五 年,兼散骑常侍,使梁。纬常逸游放达,自号“隐君”,萧然有绝尘之意。使还, 除太子家令,卒。齐初,赠北徐州刺史,谥曰文。

璨字世显,灵弟赵郡太守均之子也。身长八尺五寸,容貌魁伟。受学于梁祚, 位中书郎,雅为高允所知。天安初,宋徐州刺史薛安都举彭城降,诏镇南大将军博 陵公尉元、镇东将军城阳公孔伯恭等迎之,献文复以璨参二府军事。安都率文武出 迎,元不加礼接,安都还城,遂不降。宋将张永、沈攸之等先屯下磕,元令璨与中 书郎高闾入彭城说安都,即与俱载赴军。元等入城,收管籥。其夜,永攻南门,不 克退还。璨劝元乘永,永失据,攻永米船,大破之,于是遂定淮北。加璨宁朔将军, 与张谠对为兗州刺史,安帖初附。以参定徐州功,赐爵始丰侯,卒,谥曰懿。子元 茂袭爵。

元茂以宽雅著称,位司徒司马、彭城镇副将,人吏安之。卒,赠显武将军、徐 州刺史,谥曰顺。子秀之,字凤起,袭爵,位尚书都官郎。秀之弟子云,字凤升; 子云弟子羽,字凤降;子羽弟子岳,字凤歭。秀之等并早孤,事母孝谨,兄弟容貌 并魁伟,风度审正,而皆早卒。凤升子道宗,位直阁将军。道宗弟德林,司徒中兵 参军。

元茂弟宣茂,太和初,拜中书博士,后兼定州大中正,受乡人财货,为御史所 劾,除名。正始初,除太中大夫,迁光禄勋。与游肇往复,肇善之。卒于幽州刺史, 遗令薄葬,赠齐州刺史,谥曰惠。

子籍之,字脩远,性谨正,粗涉书史。位司徒谘议参军、太中大夫。著《忠诰》 一篇,文多不载。卒,赠定州刺史。子彻,仕齐,位尚书左丞。彻子纯,隋开皇中 为介州长史。

纯子德饶,字世文。少聪敏好学,有至性。弱冠仕隋为校书郎,仍直内史省, 参掌文翰。转监察御史,纠正不避权贵。大业三年,迁司隶从事。每巡四方,理冤 枉,褒孝悌。虽位秩未通,德行为当时所重。凡与交结,皆海内髦彦。

性至孝,父母寝疾,辄终日不食,十旬不解衣。及丁忧,水浆不入口五日;哀 恸,欧血数升。及送葬,会仲冬积雪,行四十余里,单缞徒跣,号踊几绝。会葬者 千余人,莫不为之流涕。后甘露降于庭树,有鸠巢其庐,纳言杨达巡省河北,诣庐 吊慰之,因改所居村名为孝敬村,里为和顺里。后为金河县长,未之官,属群盗蜂 起,贼帅格谦、孙宣雅等十余头聚众于勃海,有敕许其归首。谦等惧,不敢降,以 德饶信行有闻,遣奏曰:“若德饶来者,即相率归首。”帝遣德饶往勃海慰诸贼。 至冠氏,会他贼攻陷县城,见害。

其弟德佋,性重然诺。大业末为离石郡司法书佐,太守杨子崇特礼之。及义兵 起,子崇遇害,弃尸城下。德佋赴哭尽哀,收瘗之。至介休,诣义师请葬子崇。见 许,因赠子崇官,令德佋为使者,往离石礼葬子崇。彻弟公绪。

公绪字穆叔,性聪敏,博通经传。魏末为冀州司马,属疾去官,绝迹赞皇山。 齐天保初,以侍御史征,不就。公绪沈冥乐道,又不闲时务,故誓心不仕。尤明天 文,善图纬之学,尝谓子弟曰:“吾观齐之分野,福德不多,国家祚终四七。”及 齐亡岁,距天保之元二十八年矣。公绪雅好著书,撰《典言》十卷、《礼质疑》五 卷、《丧服章句》一卷、《古今略记》二十卷、《玄子》五卷、《赵记》八卷、 《赵语》十二卷,并行于世。公绪既善阴阳之术,有秘记,传之子孙而不好焉,临 终取以投火。子少通,有学行。

公绪弟概,字季节,少好学。然性倨傲,每对诸兄弟,露髻披服,略无少长之 礼。为齐文襄大将军府行参军,进侧集,题云“富春公主撰”。闲缓不任事,每被 讥诃。除殿中侍御史,修国史。后为太子舍人,为副使聘于江南。江南多以僧寺停 客,出入常袒露。还,坐事解。后卒于并州功曹参军。撰《战国春秋》及《音谱》 并行于世。又自简诗赋二十四首,谓之《达生丈人集》。其序曰:“达生丈人者, 生于战国之世,爵里姓名无闻焉尔,时人揆其行己,强为之号。颇好属文,成辄弃 藁。常持论文云:古人有言,性情生于欲。又曰人之性静,欲实汨之。然则性也者, 所受于天,神识是也,故为形骸之主;情也者所受于性,嗜欲是也,故为形骸之役。 由此言之,情性之辩,断焉殊异。故其身泰,则均齐死生,尘垢名利,纵酒恣色, 所以养情;否,则屏除爱著,摈落枝体,收神反听,所以养识。是以遇荣乐而无染, 遭厄穷而不闷,或出人间,或栖物表,逍遥寄托,莫知所终。”
国际李氏文化大使.全球李氏网副主编
世界李氏文化硏究总会副会长
李氏辽东房崇德堂族委会副会长
九四年崇德堂族谱编修副主编
崇德堂李氏官宦世家祭祖筹委会副会长
天贵公昭武都尉将军10世孙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