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 5573阅读
  • 6回复

蕲春省一并非麻城省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李同勇
 

发帖
880
铜币
934
威望
504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09-11
— 本帖被 李同勇 执行置顶操作(2012-09-11) —


蕲春省一并非麻城省一


蕲春省一并非麻城省一        
                         (之-)        
                          李文治
近日至麻城咨询秀实房编修季八公总谱事宜,方知李贤浚先生自费出版的《李氏文化点滴谈塈麻城、蕲春李氏宗族世系考>>一书于今年五月散发到了麻城多人手中,我这次也“荣幸”地获得一本。书中多篇文章指名道姓地对我进行恶毒攻击、挖空心思地对我进行人格侮辱,因这些文章都是在李氏网上看到了的,所以我不足为奇。因在此之前我从大局出发、听从网上宗亲们的劝告,我全都忍让过去了,故没作任何回应,只是将季八公各支宗谱对我祖省一公的生卒葬记载以及蕲春《爱敬堂》对达公讳省一的记载发到了网上,为了进一步提醒先生注意,我还特别整理了我三世祖振声公以下至前清官宦名录发在了李氏网季八公研讨专栏上,其意是含蓄地告诉先生,不要把两地同名的“两个省一”搞成“一个省一”了,可先生不知醒悟,不脚踏实地的依据自家老谱传承的宝贵史料去寻根问祖,而是为完善自己已下的结论继续在家编故事,硬要改变我祖的身世,硬要把我嫡祖省一公安排到蕲春顶父职为官,这就让人匪夷所思了。我觉得和先生继续争辨下去,只能是耗时费力,不值,便不予理会,先生又以为我默认了。对网上宗亲们所提出的种种质疑,先生又强词夺理地一一予以驳回,听不得不同意见。为了系统地扩大影响,还将网上所发文章和驳斥宗亲们的短文汇编成书,四处散发。只是贤浚先生到我祖籍地散发书籍的良苦用心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祖籍地的宗亲反到对先生的作为等产生了怀疑。
    先生散发“麻城、蕲春宗族世系考”一书的”良苦用心”无非是要我祖籍地族人承认那个“衟公至季八公”的嫁接世系,承认“蕲春省一”就是“麻城省一”。岂知我祖籍地的族人是如此好“忽悠”的?他们对我说:我们老谱上记载的四世祖省一公明明世居麻城,怎么“书上”说迁到蕲春去了?这么大的家庭变故他儿孙们怎么又全然不知呢?真是希奇!希奇!
   为了维护我祖省一公的尊严,维护整个家族的尊严,不得已再旧话重提,根据两家老谱的记载,再行文集中系统地阐述“麻城省一”不是“蕲春省一”。
一 蕲春老谱1一5修对蕲春达公讳省一的记载
蕲春 李达户《爱敬堂》创修宗谱总序
  …….. 达祖讳省一府君,淑配洪太君,毓自江西南康府迁于蕲阳永福乡,傍乌石峰而宅之,遂为吾族始,生子八,仅传其二:仲四居长,仲七其次也。嗣是而后,绳绳振振,愈炽而昌,号称巨族------。
嘉庆元年丙辰孟冬下浣之吉阖族公撰
       重修宗谱总序
  ------我族自伯阳受氏以来,文人学士,名公巨卿,载入史册,代不乏人,概不缕述。惟以蕲之达公讳省一府君为始,亦以示信今传后,不敢妄攀云尔。达公偕洪夫人来蔪永福乡乌石保,后嗣子孙居于此地,遂以祖讳名冲曰李达冲,虽代远年湮,而墓碣依然如故------。
                                            道光十年已亥仲夏月    阖族敬撰
     三修宗谱序
  ------我族谱谍创修于嘉庆丙辰,再修于道光已亥,弍皆用欧,迨今三十有二年矣。虽昭穆有伦,长幼有序,其间生殁嫁娶未经记载不为不多,兼之兵燹屡遭,旧帙散失,墟墓虽存,而址或旧就衍,祠宇虽保,而业有变置。不急起增辑而著名之,其何以体先人一再劳之勤至意……. 奋然有三修之举………..。
                                   同治九年岁官庚午孟东上浣之吉  阖族公撰
    
四修宗谱序
  ……. 我族达祖自宋迁蕲,历有年代,至嘉庆道光同治,谱凡三修,皆以达公为始,自公而上付之混沌初开,……. 迹自麻邑搜罗旧帙,始知江右来黄权舆季八,又上而术[述] 之,为庐陵王裔…….. 今备录之,则为世表…….. 先分十一巻,复立世系世纪卅七卷汇为一编,其间笔墨荒疏,考稽影响,记载庞杂,后有作者,要终原始,汰其繁,补其阙,…….. 务使唐宋以来,本本原原,若断若续之宗支,联如贯珠,朗若列眉,则所殷殷期望之,私臆也。谨序
                            光绪十八年岁官壬辰季春之吉 十七世孙裔黍敬识

  五修宗谱序
  ……惟念我祖自宋迁蕲,元末清初两经丧乱,几如云汉之靡有孑遗,赖有大清列圣相承,休养生息,深仁厚泽。……. 虽洋人侵,蹂躏东南,吾族甚受其禍,然同治乱平,谱即有四修之举,今者宣统逊位,民国改元,南北交哄者再……尚兵戈不息,势必豆剖瓜分,则吾族之人或为越,或为秦,万难联为一气,此五修所以汲汲也……….
                                               中华民国七年五月吉十七世孙                                              焰龙敬撰
在《爱敬堂》1-3修谱序文中均未言及蕲春的李达公——省一公之父、祖的名讳,在同治九年的三修谱序中仍称 “我族达祖自宋迁蕲,历有年代,至嘉庆道光同治,谱凡三修,皆以达公为始,自公而上付之混沌初开”,就是说,不知何时“毓自江西南康府迁于蕲阳永福乡”的。达公子孫直至清同治九年仍不知自己的蕲春始祖达公原来在并非遥远的麻城还有嫡祖季八公、谷中公和振声公,自然也不知晓振声公在蕲春为官一事。行文至此,难免要问一句:如果蕲春达公真是麻城省一公,那该支家族究竟出了何样大事,使得其“源流传说”中连有麻城始祖季八公、有在蕲春为官的振声公这样重要的信息连影子都没有?——若有,为何谱序中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不否认直到光绪十八年蕲春《爱敬堂》在其四修谱序中终于首次出现了麻城、季八公:“迹自麻邑搜罗旧帙,始知江右来黄权舆季八”,但综覌《爱敬堂》1-5修序文,均未言及“麻城省一公领父职到蕲为官”之记载,而我查麻城老谱官宦录,只记录了省一公之父振声公和省二公之子清甫公名讳及官名,还记录了明清时为官的先祖名讳,就是没有省一公的名讳,更谈不上到蕲春为官了。
     还有,蕲春老谱一修只记载了“达祖讳省一府君,淑配洪太君,毓自江西南康府迁于蕲阳永福乡,傍乌石而宅之,遂为吾族始,生子八,仅传其二:仲四居长,仲七其次也。嗣是而后,绳绳振振,愈炽而昌,号称巨族,……”。哪来的“只知有长房宗甫”之说?江西良缘宗亲看了蕲春上述序文后撰文说:“仿佛季八公派下蕲春世系有点拨云见日了。一至三修,均未见其始祖迁居时间,也未看到相关墓志铭和传记佐证其迁居时间。请文治先生把四修序文全部亮出,如仍未见相关价值佐证。那么,这一派系与季八世系相连,就是高超的修谱知识了,我学习了”。
     二 再看麻城季八公派下分布各地的宗谱对省一公的记载
1 省一公之孙秀一房谱世系载:省一公, 妣欧阳氏,生子一, 宗甫,公诰封武节将军,妣诰封宜人,居麻城垻坡畈,公妣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欧阳外祖地。
    2  省一公之孙秀一房云沔福二公谱世系载:振声长子, 省一 ,妣欧阳氏 生子一: 宗甫, 公氏合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
    3 省一公之重孙福三公谱抄录《麻城李氏族谱原序》载:……. 振声公生子八,省一至省八,省一公居垻坡畈,娶欧阳氏,省二公居樊桥,亦娶欧阳氏,二公卒,俱葬新店黑沙州朴树嘴殴阳外家地也。
    4 省一公支下居麻城龟山木子店道明公房谱世系载:振声长子: 省一, 以佐命功锡居北门外垻坡畈,妣欧阳氏 生子一: 宗甫 ,公妣合葬喻家园。
    5 麻城省五房谱系载:振声長子: 省一, 妣欧氏, 生子: 宗甫 , 居垻坡畈,与妣俱葬本邑西门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
    6  孝感省八房谱系载:省一, 妣欧阳氏,生子一:宗甫 ,公诰封武节将军,居麻城垻坡畈。
    7  省二公房谱载:省二, 妣欧阳 , 生子二:長 清甫 次 义甫 ,居樊桥,与省一公合葬。
    8安徽崇伦堂谱系载:四世,省一, 以功锡居北门外垻坡畈 ,妣欧阳,合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亦云葬喻家园子,生子: 宗甫,
省一公的葬地各家老谱均已记录在册,这一明确的葬所岂是元末明初迁徙外地十几个县市的先祖们统一编造得出来的?况世居麻城的省五公房谱也有同样的记载。请问贤浚先生,这些各支房明清时期的老谱能不能相互佐证省一公世居麻城、殁后葬在麻城?就因为秀实房创谱时难觅省一公的具体墓址而没记省一公葬所,这就有了空子可钻?
而我秀实房先人创谱时是务实求真的,创谱时不知就不记,但后来续谱时的《杂记》中明说:“喻家園四世(指省一公,笔者注)、 五世、六世墓仙人见掌,七世墓乃六房公共之祖……各家近代祖墓各有祭,遠祖不可无祭……, ”这一补述能不能说明省一公墓的存在?省一公房各支谱能

人三 “蕲春省一”并非“麻城省一”( 之二)
    1、麻城省一公葬的不是衣冠冢 在事实面前,贤浚先生又在“蕲春的省一即麻城的省一”一文中巧辯说,“一个人有两座甚至更多座坟墓的事,古今中外比比皆是。”是的,一个人有几座墓是常事,蕲春确实葬的是尸身,因为那里葬的是蕲春的省一公。我们谁也没有怀疑那个墓是假的。贤浚先生说麻城葬的是省一公的衣冠,这就有点希奇了,是不是衣冠冢,省一公的儿子孙子难道不知道?若是衣冠冢,为何谱上均没记载?我们全家族都不知道的事,你贤浚先生是怎么知道的?该不是又在编故事忽悠不熟悉家族历史的宗亲吧?
前几年蕲春出土了达公讳省一的遗骨,你就推断麻城葬的必定是衣冠,是不是要麻城的省一公后人挖地掘坟、你亲自开棺验尸后才承认那不是衣冠冢?告诉你贤浚先生,我季八公后人决不会做那种大逆不道、数典忘祖的事来。
    贤浚先生在“蕲春的省一即麻城的省一”一文中说:“省一公作为长子,继父职,任元提领官,镇守蕲黃,遂定居蕲春”。这样能炫耀宗族的官职,我麻城嫡传裔孙为何不在老谱序文和官宦录中记载?况十世士信公是省一公的第六代孙,相隔也只一百多年, 他们连三世祖振声公以人才选举, 任提领官职, 鎮守蕲黄这样详细的资料都记录了, 为何对自已的直系近祖不记呢?省一公之孙、迁徙外地的秀四公房明万历十二年创谱时也沒记载“省一公顶父职、任提领、守蕲黄”的经历,就连蕲春爱敬堂1一4修也没记载“省一公顶父职、任提领、守蕲黃、死于任上”的字句!
    蕲春省一是不是麻城省一,不是靠合理想象、靠编故事、靠出书忽悠、靠改变麻城省一公的身世所能定的,而是要靠铁的、原始的、有说服力的证据来定。
难怪任职于宜昌市的李丹宗亲对贤浚先生的文章提出质疑时说“据贤浚老先生言,省一公迁蕲春是子承父业,且葬领地,怎么创修、重修中均未提及振声公呢?按说蕲春世系因提领而拥有的荣耀,首得自振声公,未立振声公为蕲春世系的始祖已是令人不解,而创修、重修仍回避提及振声公就更奇怪了。”
贤浚先生的回应是:因当时振声公只是在蕲为官,“他的生老死葬都在麻城,而李达户是省一公两个儿子的后人,他们创修宗谱时,在对前面的祖先不十分清楚的情况下,以迁居蕲春永福乡(李达冲)的省一为始祖,这有什么错吗?”是的,谁也没说他们创修宗谱时立省一公为始祖有错,问题是此省一公是不是彼省一公。若是麻城的省一,按说蕲春世系因提领而拥有的荣耀,首得自振声公,没有振声公在蕲为官,哪来的省一公去顶职,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谁也离不开谁,怎么会对前面先祖、特别是对振声公先祖“不十分清楚”呢?想我族从元中期起先后离开麻城的各支先祖的后裔在创谱时对自已的祖籍、家世都交待得十分清楚,唯独到蕲春顶父职、任提领官的省一公在蕲春永福乡所遗后裔对麻城的史料不十分清楚?这就更进一步说明蕲春省一不是麻城省一。所以蕲春省一之上不是“不十分清楚”,而是“付之混沌初开”。
     2、蕲春创谱序言无“长房宗甫”一说  蕲春创谱序文中对达祖讳省一公的来历记载己再清楚不过了,可贤浚先生不顾老谱传承,对自己先祖“秘而存之”、“谁都不能动的”宝贵资料搁置而不顾,在“五谈”中硬要把光绪十八年他先辈四修宗谱时,在麻邑东山省五公房搜罗的省一公资料加进创谱序文中。现列举如下:”蕲春《爱敬堂》创谱序云:省一公讳达堂,生子九,仅有传其三:宗甫居长,仲四、仲七次之”(见李氏网季八公研讨专区)。好在我这里有一本蕲春<李氏七修家史>的复印件可核实. 先生为了进一步说明麻城省一公是蕲春省一公, 进而分析说:“省一公作为长子,继父职,任元提领官,镇守蕲黄,遂定居蕲春。欧阳夫人与子宗甫留守老家未随任,或者欧阳夫人已逝,省一公继娶洪氏夫人,又生八子。蕲春一修宗谱时未至麻城联宗,只知有长房宗甫,不知有欧阳夫人”。 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难道你忘了2009年10月17日你在李氏网上所说的话吗?: “在老谱上随便添加内容,起码是极不严肃、极不负责任的做法,极不可取!”这话是教训别人呢还是批评自己,只有先生自己心里有数。一修连省一公之上都“付之混沌初开”、连省一公之父振声公在蕲为提领官都不知晓的蕲春爱敬堂,却一修时知道“不知麻城有欧阳氏”,“只知有长房宗甫”,瞧你把自家的老谱遭塌成什么样子了!既然一修就知道有长房宗甫,为何创谱时说达祖讳省一毓自南康府,而不直接说来自麻城?若先生把编造的这段历史强加进创谱序文中,那把创谱时的先人又置于何地呢?难道蕲春<爱敬堂>创谱时的先人所述历史是假的?是创谱先人故意放弃麻城省一公的来历、而另编造一套假来历忽悠后世子孙?
可你现在又说:“在有宗谱之前,如果没有家族传说,没有手抄本和残存资料,祖宗世系怎么留传下来?又凭什么创修宗谱?家族传说虽然也有传错了的,如读音和字形相近而传错了,但绝大多数,特别是先祖从何处来,这是不会传错的。古人极其注重根源,家族的根在哪里,这是不会弄错的。不管过几百年,还是上千年,先祖来自何方,都会一直流传下来的”。这话确实说的有道理,虽然“为我所用”时出现了言行不符,前后自相矛盾的话,但还是看得出贤浚先生开始醒悟了,开始重视自己先人创谱时的传承资料了。达公讳省一在南康府的祖根相信也一定“不会弄错的。不管过几百年,还是上千年,先祖来自何方,都会一直流传下来的”。这很好,相信贤浚先生这次说的是真话,可要牢牢记住自己所说的话哟!,要言必行,行必果。我相信,只要功夫到家,先生的上祖世系终会有“拨云见日”的一天。重庆皂角山世取宗亲不是通过艰难的寻根,找到了自己的祖根吗!不要再把相距数百公里地的“两个省一”说成是“一个省一”了。不要轻易的、毫无依据的否定和改变两地省一家族的历史传承。
    3 、从两地省一公之子的名讳上看,蕲春省一不是麻城省一 若蕲春省一是麻城省一,那他在蕲春所生的八个儿子都应以“甫”字命名才合常理,因我第五世先祖基本上是以字派“甫”字命名的 。如:
振声公房、 省一公之子讳宗甫;
省二公之子讳清甫. 义甫;
省三公之子讳秀甫;
省四公之子讳仁甫. 明甫;
省五公之子讳松涧;
省六公之子(后详查补之)
省七公之子讳公甫. 巨甫. 应甫;
省八公之子讳少卿。
     振鐸公房、更和公之子讳仁甫. 德甫 。
    而蕲春省一公八子均以仲字命名,如仲一、仲二、仲三、仲四、仲五、仲六、仲七、仲八。
    这就怪了,想我嫡祖省一公出自“书香门第”, “官宦之家”,对自已麻城的儿子用字派“甫”字取名,而对蕲春生的八个儿子却用仲字命名,这不有点奇怪吗?难道这点常识我祖都不懂,这不是在辱没我先祖”无知”吗?
     4、省一殁于任所后长房子孙无奔丧,就足以说明蕲春省一不是麻城省一 、若蕲春省一就是麻城省一,他应该跟他在蕲春的子孙们传递麻城的家族历史,他也应该和老家保持密切地联系 ,可从蕲春道光年前1一3修的序文上看,没有半个字的麻城信息,都说达祖讳省一毓自南康府,淑配洪太君,迁于蕲阳永福乡,傍乌石峰而宅之。难道这段历史不是真的?是创谱先人故意编造出来忽悠蕲春子孙们的?若麻城省一公为蕲春后人讲过自已祖籍麻城,说是顶父职来蕲为官的,那蕲春省一公后裔还用在光绪年四修时“自麻邑搜罗旧帙”、还会在四修中说“自公而上付之混沌初开”?看来我祖省一公被强行迁至蕲春是从光绪年开始的。一百多年来分布十几个县市的好几万省一公后裔均被蒙在鼓里,直到前年才被我发现。我愧对先祖呀!
    照贤浚先生所说,我祖既然顶父职,到蕲黄任提领官,为何几十年来老子不与儿子往年,儿子也不知老子去向(几十家族谱无载),殁后蕲春儿子也不到麻城通知他的儿孙们赴蕲春奔丧,家中发生了如此大的变故,他的儿孙们和血侄们都不知晓,这在情理上说得通吗?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蕲春省一不是麻城省一。
    5、崇伦堂谱载”省一迁蕲不知其祥”也不能说明蕲春省一就是麻城省一  贤浚先生认定蕲春省一就是麻城省一的唯一依据就是安徽《崇伦堂》刊登了一篇<李氏迁楚源流原序>,” 文中有“省一公迁蕲不知其详” 的话,就说这是旁证。我没见《崇伦堂》谱原文,不能妄加推测,只知《崇伦堂》谱系上记有四世省一, 以功锡居北门外垻坡畈 ,妣欧阳,合葬新店黑沙州青茨林朴树嘴,亦云葬喻家园子,生子: 宗甫等话。安徽《崇伦堂》谱序上的那篇“源流序”是在道光元年十月从省五公房族谱上抄录的,《崇伦堂》转刊的”源流序”又在光绪十八年岁官壬辰春被蕲春《爱敬堂》重梓。 贤浚先生就把相互转抄的序文当成了相互佐证麻城省一迁蕲的重要证据。我把蕲春转载的源流序和麻城省五公房谱刊登的源流序进行了核对,没发现省五公房”源流序”中有“省一公迁蕲不知其详”的记载。而《爱敬堂》在转载《崇伦堂》“原流序”时,文中多出了“省一公迁蕲不知其详” 的话,这句话究仅是哪家加上去的,按贤浚先生的说法,”哪有自己说自己迁蕲不知其详的道理。” ”似乎”此句”不是《爱敬堂》抄录时加上去的,我没看《崇伦堂》源流序的原文,不好判断。总之,省五公房李氏源流序中没有这句话,省五公房宗谱其它序文中也没这句话。季八公其它支房谱上连这篇”源流序”的文章都没有,更没这句话。
     最近我在麻城成珍宗长家看到了蕲春《爱敬堂》的八修宗谱,书中仍保留了《崇伦堂》那篇“源流序”的文章,奇怪的是,蕲春《爱敬堂》七修谱时那句“省一公迁蕲不知其详”的话没有了。若崇伦堂原文中有这句话,你八修时又把它去掉,这可就不对了,你要尊重别人的原文呀。若別人文章中本来就没有,你为了需要加上一句,再为了需要删去,这种修谱的手法实在不可取。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我前年写的”再议季八公不是衜公后裔”和最近发表的”季八公先世考就是这样考出来的”二篇文章,文中列举了《爱敬堂》转刊崇伦堂<仙李蟠根原序>时,抄录者采取偷梁换柱的手法,删除原文中的人名、地名,换上自己需要的人名、地名。贤浚先生解释说,这是抄录时的“笔误”,“是无心之错”, “总之是错了”。因为贤浚先生引用了所谓“笔误”的序文,才有了我麻城始祖季八公系衜祖后裔的论断,才有了以后先生的“十谈季八公先世考”, 才有了蕲春省一就是麻城省一的结论,也才有了我写的“麻城始祖季八公不是衜公后裔”、“季八公先世考就是这样考出来的?”等文章。
     我这次的披露文章,和前几篇文章一样,不靠分析推测,全都就事论事,贤浚先生该不会又说我“排除异已”吧!
      清嘉庆十一年冬月 麻城秀实房先祖二十世士英公续谱所写的序文,我读后颇有感叹。他在序文中说:“谱之重大,溯本源,辨昭穆。其要在先严冒濫。昔年有人认某房祖,经査谱系,实系不符,始得屏逐。今日亦有冒名顶入,经査谱系,实無,……虽六房(笔者注:指八世瑗.瓘.琎.珑.琥.顼六房) 公同汰去,汰于后不如不刻于先也”。……麻城老谱《谱例》第二款曰:“谱所以明世系,序昭穆,同宗不可遗忘,不宗不可冒濫,即本係同宗而或迁移无考,亦不得不阙之…….。”
    先祖为纯正血统,严防同姓名者冒名顶入,在“排除异已”上态度是何等严肃,行为是何等果断,对迁徙异地他乡族人,先祖又是何等期盼后世‘亦不得不阙之“。我作为麻城省一公的嫡传裔孙,为维护本家族血统的纯正,“能不遵祖训仿而效之吗?”
    江西明谢缙先贤在为“磨刀李”写“仙李蟠根原序”时,曾对那些乱认祖宗的不孝子孙们给予了最严历地批评,他说:“以他人之先而紊乎吾之先,以吾之祖考而乎彼之祖考,是不能尊祖而是足以玷其祖,不能敬宗而反辱其宗,为人子孙而有孝敬之心者,果能以自安乎?”此话说的何等之好,入木三分。牢记啊!牢记。


李文治宗长帖
离线李同勇

发帖
880
铜币
934
威望
504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2-09-11
因不清楚“南康府”,刚刚在“百度”搜索了一下,结果如下:
     “南康府  元至正21年(1361年)年,明军西征进入江西,改南康路为西宁府。明太祖洪武9年(1376年),改为南康府,府治星子(在今江西省星子县城),辖星子、都昌(今江西省都昌县)二县和建昌州(今江西省永修县),隶江西布政司。清世宗雍正9年(1731年),属广饶南九道。清末辖:星子、都昌、建昌(今江西省永修县)、安义(今江西省安义县)共4县。1913年废”。

    关于“南康府,府治星子(在今江西省星子县城),辖星子、都昌(今江西省都昌县)二县和建昌州(今江西省永修县)”所涉及到的三个县,“百度”搜索结果如下:
    “星子县背倚庐山,面临鄱阳湖,东与都昌县隔水为邻,西与九江县、德安县接壤,北与庐山管理局山体相连,南与永修县湖洲相接。
     都昌县位于江西省北部,鄱阳湖畔。
     永修县位于江西省北部,修水下游”。
它们似不属于“南昌府”!
    而蕲春 李达户《爱敬堂》创修宗谱总序中称:
    “……。达祖讳省一府君,淑配洪太君,毓自江西南康府迁于蕲阳永福乡,傍乌石峰而宅之,遂为吾族始”,
这确实与麻城季八公子孙所修谱中一再强调季八公由“南昌府南昌县豹子口赶牯垱”入麻城不符——除非蕲春 李达户《爱敬堂》创修宗谱的先贤将“南昌”误记为了“南康”!

书中多篇文章指名道姓地对我进行恶毒攻击、挖空心思地对我进行人格侮辱,因这些文章都是在李氏网上看到了的,所以我不足为奇。——————让人不解啊!同为尊贵伟大之李氏后人,兢兢业业研究家族世系,本当齐心协力,惺惺相惜。望诸位宗亲克制,宽容、求真、求实。

文治先生贴子应该有一点族谱常识的人都可以一眼看明白吧!~

1、始迁地不同:

蕲春李氏:毓自江西南康府迁于蕲阳永福乡,傍乌石峰而宅之;

麻城李氏:南昌豹子口赶牯铛;

2、名讳不同:

蕲春李氏:达祖讳省一府君,淑配洪太君;

麻城李氏:省一公,妣欧阳;麻城孝感地区均无记录省一公,有达公这一称呼;

当然不能完全排除是同一人可能!

3、光绪年间蕲春李氏在麻城找到了省一公以上的世系,就是蕲春李氏的先人,都觉得需要进一步

验证;到现在蕲春李氏八修的时候就成了铁的事实!

但是麻城孝感几十家谱都没有蕲春李氏达公这一支的记录!

唯一“可能性”的就是省一这个名字。

记得我们季八公后人在寻找先祖世系的时候:找到了将近6个叫“季八”,或者可能是叫“季八”

的人名。

具体是什么情况相信也就是一目了然了吧!



文治兄,很早以前就拜读过你的文章“活陈死李”,原来我跟文治兄是同根生
今天很荣幸能在这里再次见到前辈,不甚喜悦,同时希望文治兄多出关于我们季八公福二支派的好文章,让我明白了解我们的祖先。

本人姓名:李文辉 湖北云梦  (称呼兄,多包涵)
各家回复

发帖
1347
铜币
8099
威望
239
贡献值
6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2-09-18
阅读学习了
虚心学习!心弘李氏!致力于李氏文化及陇西李氏祖籍研究!QQ438634475
离线李广泽

发帖
1912
铜币
17701
威望
53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2-12-29
阅读学习了!
既然是蜡烛,就不怕燃烧自己 !
http://www.ycdmfshxli.lingw.net/欢迎你的到访。
离线李广泽

发帖
1912
铜币
17701
威望
53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01-18
再来阅读学习,就是想进一步弄个明白。
既然是蜡烛,就不怕燃烧自己 !
http://www.ycdmfshxli.lingw.net/欢迎你的到访。
在线李震涛

发帖
13235
铜币
14031
威望
2805
贡献值
25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04-01
魏无忌,长孙无忌,彼无忌,吾也无忌;
蔺相如,司马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离线李宇

发帖
340
铜币
365
威望
13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4-11-25
此联应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