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 29800阅读
  • 169回复

李氏源流及确切真实的世系和祖妣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李震涛

发帖
13230
铜币
14026
威望
2802
贡献值
25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4-11-11
回 李强 的帖子
李强:回震涛宗亲帖子。非常赞同六楼七楼的解释和观点,很值得我们学习和参照。还有一点,原文中''生彤德,彤德曾孙硕宗,周康王赐宋邑於苦县。五世孙乾,字元果,为周上御史大夫''一句中,乾是李耳的五世孙,还是彤德的五世孙,请再注释一下。 (2014-11-11 20:11)

至紂之時,理徵字德靈,為翼隸中吳伯,以直道不容於紂,得罪而死。其妻陳國契和氏與子利貞逃難於伊侯之墟,食木子得全,遂改理為李氏。利貞亦娶契和氏女,生昌祖,為陳大夫,家于苦縣。生彤德,彤德曾孫碩宗,周康王賜采邑於苦縣。五世孫乾,字元果,為周上御史大夫,娶益壽氏女嬰敷,生耳,字伯陽,一字聃,周平王時為太史。
五世孫乾是指乾乃彤德的五世孙。乾生耳,是李耳之父。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离线李强

发帖
644
铜币
682
威望
65
贡献值
1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4-11-11
Re:李氏源流及确切真实的世系和祖妣          
感谢震涛宗亲释疑。本人提问有误,本来想问的是''乾是利贞的五世孙,还是彤德的五世孙'',打字把''利贞''错打成李耳了。非常抱歉!
离线李守镖

发帖
2054
铜币
2139
威望
518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4-11-11
Re:李氏源流及确切真实的世系和祖妣          
       李氏源流远祖世系研考随著网络时代便捷、考古出土墓志铬记载,史书留给后人拜读参考、综合各地保存李氏族谱、碑刻等等为凭据逐步进行疏理是李氏后裔兴趣参与的一项活动,我们不能穿越时空去追问远祖正确无误的源流世系、只能按史记代代相传或者说官修的志,碑刻及深埋在地下的墓志比起私修的家谱更上一筹,这仅仅是我个人观点。哪么远祖世系是按史记?春秋左传?晋书?北史?新唐书?旧唐书?光业寺碑?唐朝列圣之碑?墓志铬?等正史和文献,哪一记载来统一李氏源流远祖世系呢?结果可以预知是相当难统一的,只能进行探讨研考总结出记载不实之处、因为后人撰修族谱在远祖世系这一方面大部份照抄以上所列出记载,错也不一定归后人,当今就没有那个家族保存完整宋代以前谱,族谱宋代之前是官修、而后放宽私修,特别明清两代不实的谱给后人造成混乱,攀附皇室名人的谱有之、经不起考证。话归正题有志者一起探讨何乐而不为之呢?
国际李氏文化大使.全球李氏网副主编
世界李氏文化硏究总会副会长
李氏辽东房崇德堂族委会副会长
九四年崇德堂族谱编修副主编
崇德堂李氏官宦世家祭祖筹委会副会长
天贵公昭武都尉将军10世孙
离线李宇

发帖
340
铜币
365
威望
13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4-11-12
震涛宗亲考证史籍,整缉出正确的李氏世系和先妣,居功甚伟,辛苦了。
离线李守镖

发帖
2054
铜币
2139
威望
518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4-11-12
Re:李氏源流及确切真实的世系和祖妣          
唐王朝由始至終都崇奉道教,前後出現過三次高潮:一是初唐時期,以皇室姓李為由,追認道教祖師老子李耳為祖先,更下詔尊太上老君李耳為玄元皇帝,並立祠堂供奉,使道教有了御用宗教的性質;二是唐玄宗時,在全國各州大修玄元皇帝廟,親注老子《道德經》,頒發給公卿和佛、道兩教,又在科舉中增考《老子》,增開道科,同時廣求道士,大設道場;三是唐武宗時,滅佛崇道,煉丹服藥,更在宮中建望仙台,追求成仙得道,長生不老,最後卻被丹藥毒死。



从此文看是唐建立政权后追认道教祖师老子李耳为祖先,更下诏尊太上老君李耳为玄元皇帝,並立祠堂供奉。
国际李氏文化大使.全球李氏网副主编
世界李氏文化硏究总会副会长
李氏辽东房崇德堂族委会副会长
九四年崇德堂族谱编修副主编
崇德堂李氏官宦世家祭祖筹委会副会长
天贵公昭武都尉将军10世孙
离线李守镖

发帖
2054
铜币
2139
威望
518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4-11-12
回 李震涛 的帖子
李震涛:
李强:感谢震涛宗亲整撰<<李氐源流及确切真实的世系和祖妣>>,学习了。与<<稠门李氐(六长房)宗谱>>进行了对比,李宗之后完全一致,只是稠门谱把李宗记为李耳之子,可能有待进一步探考。是否可以将<<李氏源流及确切真实的世系和祖妣>>一文同时发至&# .. (2014-11-11 16:41) <新唐书》记载、、、五世孫乾,字元果,為周上御史大夫,娶益壽氏女嬰敷,生耳,字伯陽,一字聃,周平王時為太史。其後有李宗,字尊祖,魏封於段,為干木大夫。 其後(后)有李宗。此处"后"指后代、后人,而不是狭指为儿子.《新唐书》记载李耳,字伯陽,一字聃,周平王時為太史。其後有李宗,字尊祖,魏封於段,為干木大夫。周平王为东周之初,周平王(约前781-前720),中国东周第一代王。西周幽王之子。姬姓,名宜臼。公元前770-前720年在位。西周末年,幽王被犬戎杀死,都城镐京(今陕西西安西南)经犬戎侵袭,十分残破。太子宜臼受到申、许、鲁等诸侯拥戴,在申(今河南南阳北)即位,是为平王。为避犬戎,平王把都城从镐京东迁至洛邑(今河南省洛阳),史称东周。周平王依仗晋、郑、虢等诸侯的力量,勉强支持残局。但是周室衰微,周天子失去其天下共主的地位,诸侯各国之间的兼并越来越有发展,中国历史从此进入春秋时期。魏是三家分晋后成立的战国时期的诸侯国。公元前376年,韩、赵、魏废晋静公,将晋公室剩余土地全部瓜分。史称“三家分晋”,因此韩、赵、魏三国又被合称为“三晋”。周平王距战国时期魏,三、四百年,这岂是父子两代之间能繁衍传承的?   诸多李氏宗谱世系,尤其是李氏网号称凝聚无数李氏文化精英专家心血,权威发布的所谓号召天下李氏一家亲,世界李氏大归宗的主世系也将李宗记载为李耳之子应该明显是错误的。    汉应劭《风俗通》记载:段氏,段干木之后。一云:老子十三世孙名宗,事魏为将,有功封于段干,因为姓。汉赵岐《三辅决录》云:段氏,李老君之自出,段干木之子,隐如入关,去干字为段氏。应劭是东汉著名学者,以其学识渊博而闻名后世,其著作《风俗通义》、《汉官仪》是我们研究汉代社会制度、生活、文化等方面的重要史料。应劭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才、学、识兼而有之的史学家,他与他的史学著作在中国史学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应劭著《风俗通》,收集当时所云:老子十三世孙名宗,当确有根据,按老子至李宗的事迹前后年代,十三世也符合世系传承代率!应该是可信的。 


《新唐书》记载
李耳,字伯陽,一字聃,周平王時為太史。其後有李宗,字尊祖,魏封於段,為干木大夫。



哪就需查有否记载李宗是李耳,字伯陽,一字聃之子?
国际李氏文化大使.全球李氏网副主编
世界李氏文化硏究总会副会长
李氏辽东房崇德堂族委会副会长
九四年崇德堂族谱编修副主编
崇德堂李氏官宦世家祭祖筹委会副会长
天贵公昭武都尉将军10世孙
离线李守镖

发帖
2054
铜币
2139
威望
518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4-11-12
Re:李氏源流及确切真实的世系和祖妣          
史記/卷063
老子者,楚苦縣厲鄉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耼,周守藏室之史也。

孔子適周,將問禮於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與骨皆已朽矣,獨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時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吾聞之,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驕氣與多欲,態色與淫志,是皆無益於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謂弟子曰:「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游;獸,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為罔,游者可以為綸,飛者可以為矰。至於龍,吾不能知其乘風雲而上天。吾今日見老子,其猶龍邪!」

老子修道德,其學以自隱無名為務。居周久之,見周之衰,乃遂去。至關,關令尹喜曰:「子將隱矣,彊為我著書。」於是老子乃著書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餘言而去,莫知其所終。

或曰:老萊子亦楚人也,著書十五篇,言道家之用,與孔子同時云。

蓋老子百有六十餘歲,或言二百餘歲,以其修道而養壽也。

自孔子死之後百二十九年,而史記周太史儋見秦獻公曰:「始秦與周合,合五百歲而離,離七十歲而霸王者出焉。」或曰儋即老子,或曰非也,世莫知其然否。老子,隱君子也。

老子之子名宗,宗為魏將,封於段干。宗子注,注子宮,宮玄孫假,假仕於漢孝文帝。而假之子解為膠西王卬太傅,因家于齊焉。

世之學老子者則絀儒學,儒學亦絀老子。「道不同不相為謀」,豈謂是邪?李耳無為自化,清靜自正。

莊子者,蒙人也,名周。周嘗為蒙漆園吏,與梁惠王、齊宣王同時。其學無所不闚,然其要本歸於老子之言。故其著書十餘萬言,大抵率寓言也。作漁父、盜跖、胠篋,以詆訿孔子之徒,以明老子之術。畏累虛、亢桑子之屬,皆空語無事實。然善屬書離辭,指事類情,用剽剝儒、墨,雖當世宿學不能自解免也。其言洸洋自恣以適己,故自王公大人不能器之。

楚威王聞莊周賢,使使厚幣迎之,許以為相。莊周笑謂楚使者曰:「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獨不見郊祭之犧牛乎?養食之數歲,衣以文繡,以入大廟。當是之時,雖欲為孤豚,豈可得乎?子亟去,無污我。我寧游戲污瀆之中自快,無為有國者所羈,終身不仕,以快吾志焉。」

申不害者,京人也,故鄭之賤臣。學術以干韓昭侯,昭侯用為相。內修政教,外應諸侯,十五年。終申子之身,國治兵彊,無侵韓者。申子之學本於黃老而主刑名。著書二篇,號曰申子。
国际李氏文化大使.全球李氏网副主编
世界李氏文化硏究总会副会长
李氏辽东房崇德堂族委会副会长
九四年崇德堂族谱编修副主编
崇德堂李氏官宦世家祭祖筹委会副会长
天贵公昭武都尉将军10世孙
离线李守镖

发帖
2054
铜币
2139
威望
518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4-11-12
Re:李氏源流及确切真实的世系和祖妣          
史記卷六十三 老子韓非列傳 第三
----------------------------------------
  老子者,﹛楚苦縣厲鄉曲仁裏人也,﹛姓李氏,﹛名耳,字﹛,﹛周守藏室之史也。﹛
  注﹛正義朱韜玉札及神仙傳雲:“老子,楚國苦縣瀨鄉曲仁裏人。姓李,名耳,字伯陽,一名重耳,外字﹛,身長八尺八寸,黃色美眉,長耳大目,廣額疏齒,方口厚唇,額有三五達理,日角月懸,鼻有雙柱,耳有三門,足蹈二五,手把十文。周時人,李母八十一年而生。”又玄妙內篇雲:“李母懷胎八十一載,逍遙李樹下,乃割左腋而生。”又雲:“玄妙玉女夢流星入口而有娠,七十二年而生老子。”又上元經雲:“李母晝夜見五色珠,大如彈丸,自天下,因吞之,即有娠。”張君相雲:“老子者是號,非名。老,考也。子,孳也。考教﹛理,達成聖孳,乃孳生萬理,善化濟物無遺也。”
  注﹛集解地理志曰苦縣屬陳國。索隱按:地理志苦縣屬陳國者,誤也。苦縣本屬陳,春秋時楚滅陳,而苦又屬楚,故雲楚苦縣。至高帝十一年,立淮陽國,陳縣﹑苦縣皆屬焉。裴氏所引不明,見苦縣在陳縣下,因雲苦屬陳。今檢地理志,苦實屬淮陽郡。苦音怙。正義按年表雲淮陽國,景帝三年廢。至天漢修史之時,楚節王純都彭城,相近。疑苦此時屬楚國,故太史公書之。括地志雲:“苦縣在亳州谷陽縣界。有老子宅及廟,廟中有九井尚存,在今亳州真源縣也。”厲音賴。晉太康地記雲:“苦縣城東有瀨鄉祠,老子所生地也。”
  注﹛索隱按:葛玄曰“李氏女所生,因母姓也。”又雲“生而指李樹,因以為姓”。
  注﹛索隱按:許慎雲“﹛,耳曼也”。故名耳,字﹛。有本字伯陽,非正也。
  然老子號伯陽父,此傳不稱也。正義﹛,耳漫無輪也。神仙傳雲:“外字曰﹛。”
  按:字,號也。疑老子耳漫無輪,故世號曰﹛。
  注﹛索隱按:藏室史,周藏書室之史也。又張蒼傳“老子為柱下史”,蓋即藏室之柱下,因以為官名。正義藏,在浪反。
  孔子適周,將問禮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與骨皆已朽矣,獨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時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吾聞之,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驕氣與多欲,態色與淫志,﹛是皆無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謂弟子曰:“鳥,吾知其能飛;
  魚,吾知其能游;獸,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為罔,游者可以為綸,飛者可以為矰。至于龍,吾不能知其乘風雲而上天。吾今日見老子,其猶龍邪!”
  注﹛索隱大戴記亦雲然。
  注﹛索隱劉氏雲:“蓬累猶扶持也。累音六水反。說者雲頭戴物,兩手扶之而行,謂之蓬累也。”按:蓬者,蓋也;累者,隨也。以言若得明君則駕車服冕,不遭時則自覆蓋相攜隨而去耳。正義蓬,沙磧上轉蓬也。累,轉行貌也。言君子得明主則駕車而事,不遭時則若蓬轉流移而行,可止則止也。蓬,其狀若皤蒿,細葉,蔓生于沙漠中,風吹則根斷,隨風轉移也。皤蒿,江東呼為斜蒿雲。
  注﹛索隱良賈謂善貨賣之人。賈音古。深藏謂隱其寶貨,不令人見,故雲“若虛”。而君子之人,身有盛德,其容貌謙退有若愚魯之人然。嵇康高士傳亦載此語,文則小异,雲“良賈深藏,外形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不足”也。
  注﹛正義恣態之容色與淫慾之志皆無益于夫子,須去除也。
  老子修道德,其學以自隱無名為務。居周久之,見周之衰,乃遂去。至關,﹛關令尹喜曰:“子將隱矣,強為我著書。”于是老子乃著書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餘言而去,莫知其所終。﹛
  注﹛索隱李尤函谷關銘雲“尹喜要老子留作二篇”,而崔浩以尹喜又為散關令是也。正義抱樸子雲:“老子西游,遇關令尹喜于散關,為喜著道德經一卷,謂之老子。”或以為函谷關。括地志雲:“散關在岐州陳倉縣東南五十二裏。函谷關在陝州桃林縣西南十二裏。”強,其兩反。為于偽反。
  注﹛集解列仙傳曰:“關令尹喜者,周大夫也。善內學星宿,服精華,隱德行仁,時人莫知。老子西游,喜先見其氣,知真人當過,候物色而﹛之,果得老子。老子亦知其奇,為著書。與老子俱之流沙之西,服臣勝實,莫知其所終。
  亦著書九篇,名關令子。”索隱列仙傳是劉向所記。物色而﹛之,謂視其氣物有异色而尋﹛之。又按:列仙傳“老子西游,關令尹喜望見有紫氣浮關,而老子果乘青牛而過也”。
  或曰:老萊子亦楚人也,﹛著書十五篇,言道家之用,與孔子同時雲。
  注﹛正義太史公疑老子或是老萊子,故書之。列仙傳雲:“老萊子,楚人。當時世亂,逃世耕于蒙山之陽,莞葭為墻,蓬蒿為室,杖木為﹛,蓍艾為席,菹芰為食,墾山播種五谷。楚王至門迎之,遂去,至于江南而止。曰:‘鳥獸之解毛可績而衣,其遺粒足食也。’”蓋老子百有六十餘歲,或言二百餘歲,﹛以其修道而養壽也。
  注﹛索隱此前古好事者據外傳,以老子生年至孔子時,故百六十歲。或言二百餘歲者,□以周太史儋為老子,故二百餘歲也。正義蓋,或,皆疑辭也。世不旳知,故言“蓋”及“或”也。玉清雲老子以周平王時見衰,于是去。孔子世家雲孔子問禮于老子在周景王時,孔子蓋年三十也,去平王十二王。此傳雲儋□老子也,秦獻公與烈王同時,去平王二十一王。說者不一,不可知也。故葛仙公序雲“老子體于自然,生乎大始之先,起乎無因,經歷天地終始,不可稱載”。
  自孔子死之後百二十九年,﹛而史記周太史儋見秦獻公曰:“始秦與周合,合五百歲而離,離七十歲而霸王者出焉。”﹛或曰儋□老子,或曰非也,世莫知其然否。老子,隱君子也。
  注﹛集解徐廣曰:“實百一十九年。”
  注﹛索隱按:周秦二本紀並雲“始周與秦國合而別,別五百載又合,合七十歲而霸王者出”。然與此傳離合正反,尋其意義,亦並不相違也。
  老子之子名宗,宗為魏將,封于段幹。﹛宗子注,﹛注子宮,宮玄孫假,﹛假仕于漢孝文帝。而假之子解為膠西王卬太傅,因家于齊焉。
  注﹛集解此雲封于段幹,段幹應是魏邑名也。而魏世家有段幹木、段幹子,田完世家有段幹朋,疑此三人是姓段幹也。本蓋因邑為姓,左傳所謂“邑亦如之”是也。風俗通氏姓注雲姓段,名幹木,恐或失之矣。天下自別有段姓,何必段幹木邪!
  注﹛索隱音鑄。正義之樹反。
  注﹛索隱音古雅反。正義作“瑕”,音霞。
  世之學老子者則絀儒學,﹛儒學亦絀老子。“道不同不相為謀”,豈謂是邪?
  李耳無為自化,清靜自正。﹛
  注﹛索隱按:絀音黜。黜,退而後之也。
  注﹛索隱此太史公因其行事,于當篇之末結以此言,亦是贊也。按:老子曰“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此是昔人所評老﹛之德,故太史公于此引以記之。正義此都結老子之教也。言無所造為而自化,清淨不撓而民自歸正也。
国际李氏文化大使.全球李氏网副主编
世界李氏文化硏究总会副会长
李氏辽东房崇德堂族委会副会长
九四年崇德堂族谱编修副主编
崇德堂李氏官宦世家祭祖筹委会副会长
天贵公昭武都尉将军10世孙
离线李守镖

发帖
2054
铜币
2139
威望
518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4-11-12
Re:李氏源流及确切真实的世系和祖妣          
史記卷八十七 李斯列傳 第二十七
----------------------------------------
  李斯者,楚上蔡人也。﹛年少時,為郡小吏,﹛見吏捨廁中鼠食不絜,近人犬,數驚恐之。斯入倉,觀倉中鼠,食積粟,居大廡之下,不見人犬之憂。
  于是李斯乃嘆曰:“人之賢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處耳!”
  注﹛索隱地理志汝南上蔡縣,雲“古蔡國,周武王弟叔度所封,至十八代平侯徙新蔡”。二蔡皆屬汝南。後二代至昭侯,徙下蔡,屬沛,六國時為楚地,故曰楚上蔡。
  注﹛索隱鄉小史。劉氏雲“掌鄉文書”。
  乃從荀卿學帝王之術。學已成,度楚王不足事,而六國皆弱,無可為建功者,欲西入秦。辭于荀卿曰:“斯聞得時無怠,今萬乘方爭時,游者主事。﹛今秦王欲吞天下,稱帝而治,此布衣馳騖之時而游說者之秋也。﹛處卑賤之位而計不為者,此禽鹿視肉,人面而能強行者耳。﹛故詬﹛莫大于卑賤,而悲莫甚于窮困。久處卑賤之位,困苦之地,非世﹛而惡利,自托于無為,此非士之情也。﹛故斯將西說秦王矣。”
  注﹛索隱言萬乘爭雄之時,游說者可以立功成名,當得典主事務也。劉氏雲“游歷諸侯,當覓強主以事之”,于文紆回,非也。
  注﹛正義言秋時萬物成熟,今爭強時,亦說士成熟時。
  注﹛索隱禽鹿猶禽獸也,言禽獸但知視肉而食之。莊子及蘇子曰:“人而不學,譬之視肉而食。”楊子法言曰:“人而不學,如禽何异?”言不能游說取榮貴,□如禽獸,徒有人面而能強行耳。
  注﹛正義呼後反,恥辱也。
  注﹛索隱非者,譏也。所謂處士橫議也。
  注﹛正義言譏世富貴,惡其榮利,自托于無為者,非士人之情,實力不能致此也。
  至秦,會莊襄王卒,李斯乃求為秦相文信侯呂不韋捨人;不韋賢之,任以為郎。
  李斯因以得說,說秦王曰:“胥人者,去其幾也。﹛成大功者,在因瑕釁而遂忍之。﹛昔者秦穆公之霸,終不東並六國者,何也?諸侯尚﹛,周德未衰,故五伯迭興,更尊周室。自秦孝公以來,周室卑微,諸侯相兼,關東為六國,秦之乘勝役諸侯,蓋六世矣。﹛今諸侯服秦,譬若郡縣。夫以秦之強,大王之賢,由﹛上騷除,﹛足以滅諸侯,成帝業,為天下一統,此萬世之一時也。
  今怠而不急就,諸侯復強,相聚約從,雖有黃帝之賢,不能並也。”秦王乃拜斯為長史,聽其計,陰遣謀士﹛持金玉以游說諸侯。諸侯名士可下以財者,厚遺結之;不肯者,利劍刺之。離其君臣之計,秦王乃使其良將隨其後。秦王拜斯為客卿。
  注﹛索隱胥人猶胥吏,小人也。去猶失也。幾者,動之微。以言君子見幾而作,不俟終日;小人不識動微之會,故每失時也。劉氏解幾為強,非也。
  注﹛索隱言因諸侯有瑕釁,則忍心而翦除,故我將說秦以並天下。正義胥,相也。幾謂察也。言關東六國與秦相敵者,君臣機密,並有瑕釁,可成大功,而遂忍之也。
  注﹛正義秦孝公,惠文公,武王,昭王,孝文王,莊襄王。
  注﹛集解徐廣曰:“騷音埽。”索隱騷音埽。言秦欲並天下,若炊婦埽除﹛上之不凈,不足為難。
  會韓人鄭國來閑秦,以作注溉渠,﹛已而覺。秦宗室大臣皆言秦王曰:“諸侯人來事秦者,大抵為其主游閑于秦耳,請一切逐客。”﹛李斯議亦在逐中。
  斯乃上書曰:﹛
  注﹛正義鄭國渠首起雍州雲陽縣西南二十五裏,自中山西邸瓠口為渠,傍北山,東注洛,三百餘裏以溉田。又曰韓苦秦兵,而使水工鄭國閑秦作注溉渠,令費人工,不東伐也。
  注﹛索隱一切猶一例,言盡逐之也。言切者,譬若利刀之割,一運斤無不斷者。解漢書者以一切為權時義,亦未為得也。
  注﹛正義在始皇十年。
  臣聞吏議逐客,竊以為過矣。昔繆公求士,西取由餘于戎,東得百裏奚于宛,﹛迎蹇叔于宋,﹛來丕豹、公孫支于晉。﹛此五子者,不產于秦,而繆公用之,並國二十,遂霸西戎。﹛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風易俗,民以殷盛,國以富強,百姓樂用,諸侯親服,獲楚、魏之師,舉地千裏,至今治強。惠王用張儀之計,拔三川之地,西並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漢中,﹛包九夷,制鄢、郢,﹛東據成皋之險,﹛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國之從,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昭王得範睢,廢穰侯,逐華陽,﹛強公室,杜私門,蠶食﹛諸侯,使秦成帝業。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由此觀之,客何負于秦哉!向使四君卻客而不內,疏士而不用,是使國無富利之實而秦無強大之名也。
  注﹛索隱秦本紀雲“晉獻公以百裏奚為秦穆公夫人媵于秦,奚亡走宛,楚鄙人執之”是也。正義新序雲:“百裏奚,楚宛人,仕于虞,虞亡入秦,號五羖大夫也。”
  注﹛索隱秦紀又雲“百裏奚謂穆公曰:‘臣不如臣友蹇叔,蹇叔賢而代莫知。’穆公厚幣迎之,以為上大夫”。今雲“于宋”,未詳所出。正義括地志雲:“蹇叔,岐州人也。時游宋,故迎之于宋。”
  注﹛索隱丕豹自晉奔秦,左氏傳有明文。公孫支,所謂子桑也,是秦大夫,而雲自晉來,亦未見所出。正義括地志雲:“公孫支,岐州人,游晉,後歸秦。”
  注﹛索隱秦本紀穆公用由餘謀,伐戎王,益國十二,開地千裏,遂霸西戎。
  此都言五子之功,故雲“並國二十”;或易為“十二”,誤也。
  注﹛索隱案:惠王時張儀為相,請伐韓,下兵三川以臨二周。司馬錯請伐蜀,惠王從之,果滅蜀。儀死後,武王欲通車三川,令甘茂拔宜陽。今並雲張儀者,以儀為秦相,雖錯滅蜀,茂通三川,皆歸功于相,又三川是儀先請伐故也。
  注﹛正義惠王十年,魏納上郡十五縣。
  注﹛正義惠王十三年,攻楚漢中,取地六百裏。
  注﹛索隱九夷□屬楚之夷也。地理志南郡江陵縣雲“故楚郢都”,又宜城縣雲“故鄢”也。正義夷謂並巴蜀,收上郡,取漢中,伐義渠、丹﹛是也。九夷本東夷九種,此言者,文體然也。
  注﹛正義河南府泛水縣也。
  注﹛集解徐廣曰:“華,一作‘葉’。”
  注﹛索隱高誘注淮南子雲:“蠶食,盡無餘也。”
  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隨、和之寶,﹛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劍,﹛乘纖離之馬,﹛建翠鳳之旗,樹靈鼉之鼓。﹛此數寶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說之,何也?必秦國之所生然後可,則是夜光之璧不飾朝廷,犀象之器不為玩好,鄭、﹛之女不充後宮,而駿良駃騠﹛不實外廄,江南金錫不為用,西蜀丹青不為采。所以飾後宮充下陳﹛娛心意說耳目者,必出于秦然後可,則是宛珠之簪,傅璣之珥,﹛阿縞之衣,錦繡之飾﹛不進于前,而隨俗雅化﹛佳冶窈窕趙女不立于側也。夫擊瓮叩缶﹛彈箏搏髀,而歌呼嗚嗚快耳*(目)*者,真秦之聲也;鄭、﹛、桑閑、昭、虞、武、象者,﹛异國之樂也。今□擊瓮叩缶而就鄭﹛,退彈箏而取昭虞,若是者何也?快意當前,適觀而已矣。今取人則不然。不問可否,不論曲直,非秦者去,為客者逐。然則是所重者在乎色樂珠玉,而所輕者在乎人民也。此非所以跨海內制諸侯之術也。
  注﹛正義昆岡在于闐國東北四百裏,其岡出玉。
  注﹛正義括地志雲:“濆山一名昆山,一名斷蛇丘,在隨州隨縣北二十五裏。
  說苑雲‘昔隨侯行遇大蛇中斷,疑其靈,使人以藥封之,蛇乃能去,因號其處為斷蛇丘。歲餘,蛇銜明珠,徑寸,絕白而有光,因號隨珠’。”卞和璧,始皇以為傳國璽也。
  注﹛集解見蘇秦傳。索隱越絕書曰:“楚王召歐冶子、幹將作鐵劍三,一曰幹將,二曰莫邪,三曰太阿也。”
  注﹛集解徐廣曰:“纖離,蒲梢,皆駿馬名。”索隱皆馬名。徐氏據孫卿子而為說。
  注﹛集解鄭玄注月令雲:“鼉皮可以冒鼓。”
  注﹛索隱決提二音。周書曰“正北以駃騠為獻”。廣雅曰“馬屬也”。郭景純注上林賦雲“生三日而超其母也”。
  注﹛索隱下陳猶後列也。晏子曰“有二女,願得入身于下陳”是也。
  注﹛索隱宛音于阮反。傅音附。宛謂以珠宛轉而裝其簪。傅璣者,以璣傅著于珥。珥者,瑱也。璣是珠之不圓者。或雲宛珠,隨珠也。隨在漢水之南,宛亦近漢,故雲宛。傅璣者,女飾也,言女傅之珥,以璣為之,並非秦所有物也。
  注﹛集解徐廣曰:“齊之東阿縣,繒帛所出。”
  注﹛集解徐廣曰:“隨俗,一作‘修使’。”索隱謂閑雅變化而能通俗也。
  注﹛索隱說文雲:“瓮,汲缾也。于貢反。缶,瓦器也;秦人鼓之以節樂。”
  燦音甫有反。
  注﹛集解徐廣曰:“昭,一作‘韶’。”
  臣聞地廣者粟多,國大者人﹛,兵強則士勇。是以太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大;
  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卻﹛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無四方,民無異國,四時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無敵也。今乃□黔首以資敵國,﹛卻賓客以業諸侯,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裹足不入秦,此所謂“藉寇兵而﹛盜糧”者也。﹛
  注﹛索隱管子雲:“海不辭水,故能成其大;*(泰)*山不辭土石,故能成其高。”
  文子曰:“聖人不讓負薪之言,以廣其名。”
  注﹛索隱資猶給也。
  注﹛索隱藉音積夜反。﹛音子奚反。說文曰:“﹛,持遺也。”﹛或為“資”,義亦通。
  夫物不產于秦,可寶者多;士不產于秦,而願忠者﹛。今逐客以資敵國,損民以益讎,內自虛而外樹怨于諸侯,求國無危,不可得也。
  秦王乃除逐客之令,復李斯官,﹛卒用其計謀。官至廷尉。二十餘年,竟並天下,尊主為皇帝,以斯為丞相。夷郡縣城,銷其兵刃,示不復用。使秦無尺土之封,不立子弟為王,功臣為諸侯者,使後無戰攻之患。
  注﹛集解新序曰:“斯在逐中,道上上諫書,達始皇,始皇使人逐至驪邑,得還。”
  始皇三十四年,置酒咸陽宮,博士僕射周青臣等頌始皇威德。齊人淳于越進諫曰:“臣聞之,殷周之王千餘歲,封子弟功臣自為支輔。今陛下有海內,而子弟為匹夫,卒有田常、六卿之患,臣無輔弼,何以相救哉?事不師古而能長久者,非所聞也。今青臣等又面諛以重陛下過,﹛非忠臣也。”始皇下其議丞相。
  丞相謬其說,絀其辭,乃上書曰:“古者天下散亂,莫能相一,是以諸侯並作,語皆道古以害今,飾虛言以亂實,人善其所私學,以非上所建立。今陛下並有天下,別白黑﹛而定一尊;﹛而私學乃相與非法教之制,聞令下,□各以其私學議之,入則心非,出則巷議,非主以為名,异趣以為高,率﹛下以造謗。
  如此不禁,則主勢降乎上,黨與成乎下。禁之便。臣請諸有文學詩書百家語者,蠲除去之。令到滿三十日弗去,黥為城旦。所不去者,醫藥卜筮種樹之書。若有欲學者,以吏為師。”始皇可其議,收去詩書百家之語以愚百姓,使天下無以古非今。明法度,定律令,皆以始皇起。同文書。﹛治離宮別館,周﹛天下。明年,又巡狩,外攘四夷,斯皆有力焉。
  注﹛索隱重音逐用反。重者,再也。
  注﹛索隱劉氏雲:“前時國异政,家殊俗,人造私語,莫辨其真,今乃分別白黑也。”
  注﹛索隱謂始皇並六國,定天下,海內共尊立一帝,故雲。
  注﹛正義六國制令不同,今令同之。
  斯長男由為三川守,諸男皆尚秦公主,女悉嫁秦諸公子。三川守李由告歸咸陽,李斯置酒于家,百官長皆前為壽,門廷車騎以千數。李斯喟然而嘆曰:“嗟乎!
  吾聞之荀卿曰‘物禁大盛’。夫斯乃上蔡布衣,閭巷之黔首,上不知其駑下,遂擢至此。當今人臣之位無居臣上者,可謂富貴極矣。物極則衰,吾未知所稅駕也!”﹛
  注﹛索隱稅駕猶解駕,言休息也。李斯言己今日富貴已極,然未知向後吉凶止泊在何處也。
  始皇三十七年十月,行出遊會稽,並海上,北抵琅邪。﹛丞相斯、中車府令趙高兼行符璽令事,皆從。始皇有二十餘子,長子扶蘇以數直諫上,上使監兵上郡,﹛蒙恬為將。少子胡亥愛,請從,上許之。餘子莫從。﹛
  注﹛正義今沂州。
  注﹛正義上郡故城在綏州上縣東南五十裏。
  注﹛集解辯士隱姓名,遺秦將章邯書曰“李斯為秦王死,廢十七兄而立今王”也。然則二世是秦始皇第十八子。此書在善文中。
  其年七月,始皇帝至沙丘,﹛病甚,令趙高為書賜公子扶蘇曰:“以兵屬蒙恬,與喪會咸陽而葬。”書已封,未授使者,始皇崩。書及璽皆在趙高所,獨子胡亥、丞相李斯、趙高及幸宦者五六人知始皇崩,餘﹛臣皆莫知也。李斯以為上在外崩,無真太子,故秘之。置始皇居﹛﹛車中,﹛百官奏事上食如故,宦者輒從﹛﹛車中可諸奏事。﹛
  注﹛正義沙丘臺在邢州。
  注﹛集解徐廣曰:“一作‘輜車’。”
  注﹛集解文穎曰:“﹛﹛車如今喪□車也。”孟康曰:“如衣車,有窗牖,閉之則溫,開之則涼,故名之‘﹛﹛車’也。”如淳曰:“﹛﹛車,其形廣大,有羽飾也。”
  趙高因留所賜扶蘇璽書,而謂公子胡亥曰:“上崩,無詔封王諸子而獨賜長子書。
  長子至,□立為皇帝,而子無尺寸之地,為之柰何?”胡亥曰:“固也。吾聞之,明君知臣,明父知子。父捐命,不封諸子,何可言者!”趙高曰:“不然。方今天下之權,存亡在子與高及丞相耳,願子圖之。且夫臣人與見臣于人,制人與見制于人,豈可同日道哉!”胡亥曰:“廢兄而立弟,是不義也;不奉父詔而畏死,是不孝也;能薄而材譾,﹛強因人之功,是不能也:三者逆德,天下不服,身殆傾危,社稷不血食。”高曰:“臣聞湯、武殺其主,天下稱義焉,不為不忠。﹛君殺其父,而﹛國載其德,孔子著之,不為不孝。夫大行不小謹,盛德不辭讓,鄉曲各有宜而百官不同功。故顧小而忘大,後必有害;狐疑猶豫,後必有悔。斷而敢行,鬼神避之,後有成功。願子遂之!”胡亥喟然嘆曰:“今大行未發,喪禮未終,豈宜以此事幹丞相哉!”趙高曰:“時乎時乎,閑不及謀!贏糧躍馬,唯恐後時!”
  注﹛集解史記音隱宰顯反。索隱音義雲宰殄反。劉氏音將淺反,則譾亦淺義。
  古人語自有重輕,所以文字有异。
  胡亥既然高之言,高曰:“不與丞相謀,恐事不能成,臣請為子與丞相謀之。”
  高乃謂丞相斯曰:“上崩,賜長子書,與喪會咸陽而立為嗣。書未行,今上崩,未有知者也。所賜長子書及符璽皆在胡亥所,定太子在君侯與高之口耳。事將何如?”斯曰:“安得亡國之言!此非人臣所當議也!”高曰:“君侯自料能孰與蒙恬?功高孰與蒙恬?謀遠不失孰與蒙恬?無怨于天下孰與蒙恬?長子舊而信之孰與蒙恬?”斯曰:“此五者皆不及蒙恬,而君責之何深也?”高曰:“高固內官之﹛役也,幸得以刀筆之文進入秦宮,管事二十餘年,未嘗見秦免罷丞相功臣有封及二世者也,卒皆以誅亡。皇帝二十餘子,皆君之所知。長子剛毅而武勇,信人而奮士,□位必用蒙恬為丞相,君侯終不懷通侯之印歸于鄉里,明矣。高受詔教習胡亥,使學以法事數年矣,未嘗見過失。慈仁篤厚,輕財重士,辯于心而詘于口,盡禮敬士,秦之諸子未有及此者,可以為嗣。君計而定之。”斯曰:“君其反位!斯奉主之詔,聽天之命,何慮之可定也?”高曰:“安可危也,危可安也。安危不定,何以貴聖?”斯曰:“斯,上蔡閭巷布衣也,上幸擢為丞相,封為通侯,子孫皆至尊位重祿者,故將以存亡安危屬臣也。豈可負哉!夫忠臣不避死而庶幾,﹛孝子不勤勞而見危,人臣各守其職而已矣。
  君其勿復言,將令斯得罪。”高曰:“蓋聞聖人遷徙無常,就變而從時,見末而知本,觀指而﹛歸。物固有之,安得常法哉!方今天下之權命懸于胡亥,高能得志焉。且夫從外制中謂之惑,從下制上謂之賊。故秋霜降者草花落,水搖動者萬物作,﹛此必然之效也。君何見之晚?”斯曰:“吾聞晉易太子,﹛三世不安;齊桓兄弟爭位,﹛身死為戮;紂殺親戚,﹛不聽諫者,國為丘墟,遂危社稷:三者逆天,宗廟不血食。斯其猶人哉,﹛安足為謀!”高曰:“上下合同,可以長久;中外若一,事無表裡。君聽臣之計,□長有封侯,世世稱孤,必有喬鬆之壽,孔、墨之智。今釋此而不從,禍及子孫,足以為寒心。善者因禍為福,君何處焉?”斯乃仰天而嘆,垂淚太息曰:“嗟乎!獨遭亂世,既以不能死,安托命哉!”于是斯乃聽高。高乃報胡亥曰:“臣請奉太子之明命以報丞相,丞相斯敢不奉令!”
  注﹛索隱斯言忠臣之節,本不避死。言己今日亦庶幾盡忠不避死也。
  注﹛索隱水搖者,謂冰泮而水動也,是春時而萬物皆生也。
  注﹛正義謂廢申生,立奚齊也。
  注﹛正義謂小白與公子糾。
  注﹛正義謂殺比幹,囚箕子。
  注﹛索隱言我今日猶是人,人道守順,豈能為逆謀。故下雲“安足與謀”。
  于是乃相與謀,詐為受始皇詔丞相,立子胡亥為太子。更為書賜長子扶蘇曰:“朕巡天下,禱祠名山諸神以延壽命。今扶蘇與將軍蒙恬將師數十萬以屯邊,十有餘年矣,不能進而前,士卒多秏,無尺寸之功,乃反數上書直言誹謗我所為,以不得罷歸為太子,日夜怨望。扶蘇為人子不孝,其賜劍以自裁!將軍恬與扶蘇居外,不匡正,宜知其謀。為人臣不忠,其賜死,以兵屬裨將王離。”封其書以皇帝璽,遣胡亥客奉書賜扶蘇于上郡。
  使者至,發書,扶蘇泣,入內捨,欲自殺。蒙恬止扶蘇曰:“陛下居外,未立太子,使臣將三十萬﹛守邊,公子為監,此天下重任也。今一使者來,□自殺,安知其非詐?請復請,復請而後死,未暮也。”使者數趣之。扶蘇為人仁,謂蒙恬曰:“父而賜子死,尚安復請!”□自殺。蒙恬不肯死,使者□以屬吏,系于陽周。﹛
  注﹛集解徐廣曰:“屬上郡。”正義陽周,寧州羅川縣之邑也。
  使者還報,胡亥﹑斯﹑高大喜。至咸陽,發喪,太子立為二世皇帝。以趙高為郎中令,常侍中用事。
  二世燕居,乃召高與謀事,謂曰:“夫人生居世閑也,譬猶騁六驥過決隙也。吾既已臨天下矣,欲悉耳目之所好,窮心志之所樂,以安宗廟而樂萬姓,長有天下,終吾年壽,其道可乎?”高曰:“此賢主之所能行也,而□亂主之所禁也。
  臣請言之,不敢避斧鉞之誅,願陛下少留意焉。夫沙丘之謀,諸公子及大臣皆疑焉,而諸公子盡帝兄,大臣又先帝之所置也。今陛下初立,此其屬意怏怏皆不服,恐為變。且蒙恬已死,蒙毅將兵居外,臣戰戰慄栗,唯恐不終。且陛下安得為此樂乎?”二世曰:“為之柰何?”趙高曰:“嚴法而刻刑,令有罪者相坐誅,至收族,滅大臣而遠骨肉;貧者富之,賤者貴之。盡除去先帝之故臣,更置陛下之所親信者近之。此則陰德歸陛下,害除而奸謀塞,﹛臣莫不被潤澤,蒙厚德,陛下則高枕肆志寵樂矣。計莫出于此。”二世然高之言,乃更為法律。
  于是﹛臣諸公子有罪,輒下高,令鞠治之。殺大臣蒙毅等,公子十二人僇死咸陽市,十公主矺死于杜,﹛財物入于縣官,相連坐者不可勝數。
  注﹛集解史記音隱曰:“矺音貯格反。”索隱矺音宅,與“磔”同,古今字异耳。磔謂裂其支體而殺之。
  公子高欲奔,恐收族,乃上書曰:“先帝無恙時,臣入則賜食,出則乘輿。御府之衣,臣得賜之;中廄之寶馬,臣得賜之。臣當從死而不能,為人子不孝,為人臣不忠。不忠者無名以立于世,臣請從死,願葬酈山之足。唯上幸哀憐之。”
  書上,胡亥大說,召趙高而示之,曰:“此可謂急乎?”趙高曰:“人臣當憂死而不暇,何變之得謀!”胡亥可其書,賜錢十萬以葬。
  法令誅罰日益刻深,﹛臣人人自危,欲畔者﹛。又作阿房之宮,治直*[道]*﹑馳道,賦斂愈重,戍傜無已。于是楚戍卒陳勝﹑吳廣等乃作亂,起于山東,杰俊相立,自置為侯王,叛秦,兵至鴻門而卻。李斯數欲請閑諫,二世不許。而二世責問李斯曰:“吾有私議而有所聞于韓子也,曰‘堯之有天下也,堂高三尺,采椽不斲,﹛茅茨不翦,雖逆旅之宿不勤于此矣。冬日鹿裘,夏日葛衣,粢糲之食,﹛藜藿之羹,飯土匭,﹛啜土﹛,﹛雖監門之養不觳于此矣。﹛禹鑿龍門,通大夏,疏九河,曲九防,﹛決渟水致之海,﹛而股無胈,﹛脛無毛,手足胼胝,面目黎黑,遂以死于外,葬于會稽,臣虜之勞不烈于此矣’。
  然則夫所貴于有天下者,豈欲苦形勞神,身處逆旅之宿,口食監門之養,手持臣虜之作哉?此不肖人之所勉也,非賢者之所務也。彼賢人之有天下也,專用天下適己而已矣,此所貴于有天下也。夫所謂賢人者,必能安天下而治萬民,今身且不能利,將惡能治天下哉!故吾願賜志廣欲,長享天下而無害,為之柰何?”李斯子由為三川守,﹛盜吳廣等西略地,過去弗能禁。章邯以破逐廣等兵,使者覆案三川相屬,誚讓斯居三公位,如何令盜如此。
  李斯恐懼,重爵祿,不知所出,乃阿二世意,欲求容,以書對曰:
  注﹛集解徐廣曰:“采,一名櫟。一作‘柞’。”索隱采,木名,即今之櫟木。
  注﹛索隱粢音資。糲音郎葛反。粢者,稷也。糲者,□粟飯也。
  注﹛集解徐廣曰:“一作‘溜’。”
  注﹛集解音刑。
  注﹛集解徐廣曰:“觳音學。觳,一作‘轂’,推也。”索隱觳音學。爾雅“觳,盡也”。言監門下人飯猶不盡此。若徐氏雲“一作‘轂’。轂,推也”,則字宜作“較”。鄒氏音角。
  注﹛正義謂河之九曲,別為堤防。
  注﹛集解徐廣曰:“致,一作‘放’。”
  注﹛集解胈,膚毳皮。
  夫賢主者,必且能全道而行督責之術者也。﹛督責之,則臣不敢不竭能以徇其主矣。此臣主之分定,上下之義明,則天下賢不肖莫敢不盡力竭任以徇其君矣。是故主獨制于天下而無所制也。能窮樂之極矣,賢明之主也,可不察焉!
  注﹛索隱督者,察也。察其罪,責之以刑罰也。
  故申子曰“有天下而不恣睢,﹛命之曰以天下為桎梏”者,﹛無他焉,不能督責,而顧以其身勞于天下之民,若堯﹑禹然,故謂之“桎梏”也。夫不能修申﹑韓之明術,行督責之道,專以天下自適也,而徒務苦形勞神,以身徇百姓,則是黔首之役,非畜天下者也,何足貴哉!夫以人徇己,則己貴而人賤;
  以己徇人,則己賤而人貴。故徇人者賤,而人所徇者貴,自古及今,未有不然者也。凡古之所為尊賢者,為其貴也;而所為惡不肖者,為其賤也。而堯﹑禹以身徇天下者也,因隨而尊之,則亦失所為尊賢之心矣,夫可謂大繆矣。謂之為“桎梏”,不亦宜乎?不能督責之過也。
  注﹛索隱上音資二反,下音呼季反。恣睢猶放縱也。謂肆情縱恣也。
  注﹛正義言有天下不能自縱恣督責,乃勞身于天下若堯﹑禹,即以天下為桎梏于身也。
  故韓子曰:“慈母有敗子而嚴家無格虜”者,何也?﹛則能罰之加焉必也。故商君之法,刑□灰于道者。﹛夫□灰,薄罪也,而被刑,重罰也。彼唯明主為能深督輕罪。夫罪輕且督深,而況有重罪乎?故民不敢犯也。是故韓子曰“布帛尋常,庸人不釋,﹛鑠金百溢,盜跖不搏”者,﹛非庸人之心重,尋常之利深,而盜跖之欲淺也;又不以盜跖之行,為輕百鎰之重也。搏必隨手刑,則盜跖不搏百鎰;而罰不必行也,則庸人不釋尋常。是故城高五丈,而樓季不輕犯也;﹛泰山之高百仞,而跛□牧其上。﹛夫樓季也而難五丈之限,豈跛□也而易百仞之高哉?峭塹之勢异也。﹛明主聖王之所以能久處尊位,長執重勢,而獨擅天下之利者,非有异道也,能獨斷而審督責,必深罰,故天下不敢犯也。今不務所以不犯,而事慈母之所以敗子也,則亦不察于聖人之論矣。夫不能行聖人之術,則捨為天下役何事哉?
  可不哀邪!﹛
  注﹛索隱格,強扞也。虜,奴隸也。言嚴整之家本無格扞奴僕也。
  注﹛正義□灰于道者黥也。韓子雲:“殷之法,□灰于衢者刑。子貢以為重,問之。仲尼曰:‘灰□于衢必燔,人必怒,怒則□,□則三族,雖刑之可也。’。”
  注﹛索隱八尺曰尋,倍尋曰常,以言其少也。庸人弗釋者,謂庸人見則取之而不釋,以其罪輕,故下雲“罰不必行,則庸人弗釋尋常”是也。
  注﹛索隱爾雅“鑠,美也”。言百溢之美金在于地,雖有盜跖之行亦不取者,為財多而罪重也,故下雲“搏必隨手刑,盜跖不搏”也。搏猶攫也,取也。凡鳥翼擊物曰搏,足取曰攫,故人取物亦謂之搏。
  注﹛集解許慎曰:“樓季,魏文侯之弟。”王孫子曰:“樓季之兄也。”
  注﹛集解詩雲:“□羊墳首。”毛傳曰:“牝曰□。”
  注﹛索隱峭,峻也,高也,七笑反。塹音漸。以言峭峻則難登,故樓季難五丈之限;平塹則易涉,故跛□牧于泰山也。
  注﹛索隱捨猶廢也,止也。言為人主不能行聖人督責之術,則已廢止,何為勤身苦心,為天下所役,是何哉?“可不哀邪”,言其非也。
  且夫儉節仁義之人立于朝,則荒肆之樂輟矣;諫說論理之臣閑于側,則流漫之志詘矣;烈士死節之行顯于世,則淫康之虞廢矣。故明主能外此三者,而獨操主術以制聽從之臣,而修其明法,故身尊而勢重也。凡賢主者,必將能拂世磨俗,﹛而廢其所惡,立其所欲,故生則有尊重之勢,死則有賢明之謚也。是以明君獨斷,故權不在臣也。然後能滅仁義之塗,掩馳說之口,困烈士之行,塞聰揜明,內獨視聽,故外不可傾以仁義烈士之行,而內不可奪以諫說忿爭之辯。故能犖然獨行恣睢之心而莫之敢逆。若此然後可謂能明申﹑韓之術,而修商君之法。法修術明而天下亂者,未之聞也。故曰“王道約而易操”也。唯明主為能行之。若此則謂督責之誠,則臣無邪,臣無邪則天下安,天下安則主嚴尊,主嚴尊則督責必,督責必則所求得,所求得則國家富,國家富則君樂豐。
  故督責之術設,則所欲無不得矣。﹛臣百姓救過不給,何變之敢圖?若此則帝道備,而可謂能明君臣之術矣。雖申﹑韓復生,不能加也。
  注﹛索隱拂音扶弗反。磨音莫何反。拂世,蓋言與代情乖戾。磨俗,言磨礪于俗使從己。
  書奏,二世悅。于是行督責益嚴,稅民深者為明吏。二世曰:“若此則可謂能督責矣。”刑者相半于道,而死人日成積于市。殺人﹛者為忠臣。二世曰:“若此則可謂能督責矣。”
  初,趙高為郎中令,所殺及報私怨﹛多,恐大臣入朝奏事毀惡之,乃說二世曰:
  “天子所以貴者,但以聞聲,﹛臣莫得見其面,故號曰‘朕’。且陛下富于春秋,未必盡通諸事,﹛今坐朝廷,譴舉有不當者,則見短于大臣,非所以示神明于天下也。且陛下深拱禁中,與臣及侍中習法者待事,事來有以揆之。﹛如此則大臣不敢奏疑事,天下稱聖主矣。”二世用其計,乃不坐朝廷見大臣,居禁中。趙高常侍中用事,事皆決于趙高。
  注﹛集解徐廣曰:“通,或宜作‘照’。”
  注﹛集解徐廣曰:“揆,一作‘撥’也。”
  高聞李斯以為言,乃見丞相曰:“關東﹛盜多,今上急益發繇治阿房宮,﹛聚狗馬無用之物。臣欲諫,為位賤。此真君侯之事,君何不諫?”李斯曰:“固也,吾欲言之久矣。今時上不坐朝廷,上居深宮,吾有所言者,不可傳也,欲見無閑。”趙高謂曰:“君誠能諫,請為君候上閑語君。”于是趙高待二世方燕樂,婦女居前,使人告丞相:“上方閑,可奏事。”丞相至宮門上謁,如此者三。二世怒曰:“吾常多閑日,丞相不來。吾方燕私,丞相輒來請事。丞相豈少我哉?
  且固我哉?”﹛趙高因曰:“如此殆矣!夫沙丘之謀,丞相與焉。今陛下已立為帝,而丞相貴不益,此其意亦望裂地而王矣。且陛下不問臣,臣不敢言。丞相長男李由為三川守,楚盜陳勝等皆丞相傍縣之子,以故楚盜公行,﹛過三川,城守不肯擊。高聞其文書相往來,未得其審,故未敢以聞。且丞相居外,權重于陛下。”二世以為然。欲案丞相,恐其不審,乃使人案驗三川守與盜通狀。李斯聞之。
  注﹛索隱房音旁,一如字。
  注﹛索隱謂以我幼故輕我也。雲“固我”者,一雲以我為短少,且固陋于我也,于義為疏。
  注﹛集解徐廣曰:“公,一作‘訟’,音鬆。”
  是時二世在甘泉,方作觳抵優俳之觀。﹛李斯不得見,因上書言趙高之短曰:
  “臣聞之,臣疑其君,無不危國;妾疑其夫,無不危家。今有大臣于陛下擅利擅害,與陛下無異,此甚不便。昔者司城子罕相宋,身行刑罰,以威行之,﹛年遂劫其君。田常為簡公臣,爵列無敵于國,私家之富與公家均,布惠施德,下得百姓,上得﹛臣,陰取齊國,殺宰予于庭,即弒簡公于朝,遂有齊國。此天下所明知也。今高有邪佚之志,危反之行,如子罕相宋也;私家之富,若田氏之于齊也。兼行田常﹑子罕之逆道而劫陛下之威信,其志若韓□為韓安相也。
  ﹛陛下不圖,臣恐其為變也。”二世曰:“何哉?夫高,故宦人也,然不為安肆志,不以危易心,絜行修善,自使至此,以忠得進,以信守位,朕實賢之,而君疑之,何也?且朕少失先人,無所識知,不習治民,而君又老,恐與天下絕矣。朕非屬趙君,當誰任哉?且趙君為人精廉強力,下知人情,上能適朕,君其勿疑。”李斯曰:“不然。夫高,故賤人也,無識于理,貪欲無厭,求利不止,列勢次主,求欲無窮,臣故曰殆。”
  二世已前信趙高,恐李斯殺之,乃私告趙高。高曰:“丞相所患者獨高,高已死,丞相即欲為田常所為。”于是二世曰:“其以李斯屬郎中令!”
  注﹛集解應劭曰:“戰國之時,稍增講武之禮,以為戲樂,用相誇示,而秦更名曰角抵。角者,角材也。抵者,相抵觸也。”文穎曰:“案:秦名此樂為角抵,兩兩相當,角力,角伎蓺射御,故曰角抵也。”﹛案:觳抵即角抵也。
  注﹛索隱□,亦作“起”,並音怡。韓大夫弒其君悼公者。然韓無悼公,或鄭之嗣君。案表,韓□事昭侯,昭侯已下四代至王安,其說非也。
  趙高案治李斯。李斯拘執束縛,居囹圄中,仰天而嘆曰:“嗟乎,悲夫!不道之君,何可為計哉!昔者桀殺關龍逢,紂殺王子比幹,吳王夫差殺伍子胥。此三臣者,豈不忠哉,然而不免于死,身死而所忠者非也。今吾智不及三子,而二世之無道過于桀﹑紂﹑夫差,吾以忠死,宜矣。且二世之治豈不亂哉!日者夷其兄弟而自立也,殺忠臣而貴賤人,作為阿房之宮,賦斂天下。吾非不諫也,而不吾聽也。凡古聖王,飲食有節,車器有數,宮室有度,出令造事,加費而無益于民利者禁,故能長久治安。今行逆于昆弟,不顧其咎;侵殺忠臣,不思其殃;大為宮室,厚賦天下,不愛其費:三者已行,天下不聽。今反者已有天下之半矣,而心尚未寤也,而以趙高為佐,吾必見寇至咸陽,麋鹿游于朝也。”
  于是二世乃使高案丞相獄,治罪,責斯與子由謀反狀,皆收捕宗族賓客。趙高治斯,榜掠千餘,不勝痛,自誣服。斯所以不死者,自負其辯,有功,實無反心,幸得上書自陳,幸二世之寤而赦之。李斯乃從獄中上書曰:“臣為丞相治民,三十餘年矣。逮秦地之陝隘。先王之時秦地不過千裏,兵數十萬。臣盡薄材,謹奉法令,陰行謀臣,資之金玉,使游說諸侯,陰修甲兵,飾政教,官□士,尊功臣,盛其爵祿,故終以脅韓弱魏,破燕﹑趙,夷齊﹑楚,卒兼六國,虜其王,立秦為天子。罪一矣。地非不廣,又北逐胡﹑貉,南定百越,以見秦之強。
  罪二矣。尊大臣,盛其爵位,以固其親。罪三矣。立社稷,修宗廟,以明主之賢。罪四矣。更克畫,平鬥斛度量文章,布之天下,以樹秦之名。罪五矣。治馳道,興游觀,以見主之得意。罪六矣。緩刑罰,薄賦斂,以遂主得﹛之心,萬民戴主,死而不忘。罪七矣。若斯之為臣者,罪足以死固久矣。上幸盡其能力,乃得至今,願陛下察之!”書上,趙高使吏□去不奏,曰:“囚安得上書!”
  趙高使其客十餘輩詐為御史﹑謁者﹑侍中,更往覆訊斯。斯更以其實對,輒使人復榜之。後二世使人驗斯,斯以為如前,終不敢更言,辭服。奏當上,二世喜曰:“微趙君,幾為丞相所賣。”及二世所使案三川之守至,則項梁已擊殺之。
  使者來,會丞相下吏,趙高皆妄為反辭。
  二世二年七月,具斯五刑,論腰斬咸陽市。斯出獄,與其中子俱執,顧謂其中子曰:“吾欲與若復牽黃犬俱出上蔡東門逐狡兔,豈可得乎!”遂父子相哭,而夷三族。
  李斯已死,二世拜趙高為中丞相,事無大小輒決于高。高自知權重,乃獻鹿,謂之馬。二世問左右:“此乃鹿也?”左右皆曰“馬也”。二世驚,自以為惑,乃召太卜,令卦之,太卜曰:“陛下春秋郊祀,奉宗廟鬼神,齋戒不明,故至于此。可依盛德而明齋戒。”于是乃入上林齋戒。日游弋獵,有行人入上林中,二世自射殺之。趙高教其女﹛咸陽令閻樂劾不知何人賊殺人移上林。高乃諫二世曰:“天子無故賊殺不辜人,此上帝之禁也,鬼神不享,天且降殃,當遠避宮以禳之。”二世乃出居望夷之宮。
  留三日,趙高詐詔﹛士,令士皆素服持兵內鄉,入告二世曰:“山東﹛盜兵大至!”
  二世上觀而見之,恐懼,高既因劫令自殺。引璽而佩之,左右百官莫從;上殿,殿欲壞者三。高自知天弗與,﹛臣弗許,乃召始皇弟,授之璽。﹛
  注﹛集解徐廣曰:“一本曰‘召始皇弟子嬰,授之璽’。秦本紀雲‘子嬰者,二世之兄子也’。”索隱劉氏雲:‘弟’字誤,當為‘孫’。子嬰,二世兄子。”
  子嬰既位,患之,乃稱疾不聽事,與宦者韓談及其子謀殺高。高上謁,請病,因召入,令韓談刺殺之,夷其三族。
  子嬰立三月,沛公兵從武關入,至咸陽,﹛臣百官皆畔,不適。﹛子嬰與妻子自系其頸以組,降軹道旁。﹛沛公因以屬吏。項王至而斬之。遂以亡天下。
  注﹛集解徐廣曰:“適音敵。”
  注﹛正義軹道在萬年縣東北十六裏。
  太史公曰:李斯以閭閻歷諸侯,入事秦,因以瑕釁,以輔始皇,卒成帝業,斯為三公,可謂尊用矣。斯知六蓺之歸,不務明政以補主上之缺,持爵祿之重,阿順苟合,嚴威酷刑,聽高邪說,廢適立庶。諸侯已畔,斯乃欲諫爭,不亦末乎!人皆以斯極忠而被五刑死,察其本,乃與俗議之异。不然,斯之功且與周﹑召列矣。
  【索隱述贊】鼠在所居,人固擇地。斯效智力,功立名遂。置酒咸陽,人臣極位。一夫誑惑,變易神器。國喪身誅,本同末异。



哪么李斯姓李又是谁之子?世系?
国际李氏文化大使.全球李氏网副主编
世界李氏文化硏究总会副会长
李氏辽东房崇德堂族委会副会长
九四年崇德堂族谱编修副主编
崇德堂李氏官宦世家祭祖筹委会副会长
天贵公昭武都尉将军10世孙
离线李守镖

发帖
2054
铜币
2139
威望
518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4-11-12
Re:李氏源流及确切真实的世系和祖妣          
太史公疑老子或是老萊子,故書之。列仙傳云:「老萊子,楚人。當時世亂,逃世耕於蒙山之陽,莞葭為牆,蓬蒿為室,杖木為床,蓍艾為席,菹芰為食,墾山播種五穀。楚王至門迎之,遂去,至於江南而止。曰:『鳥獸之解毛可績而衣,其遺粒足食也。』」


有二个老子
国际李氏文化大使.全球李氏网副主编
世界李氏文化硏究总会副会长
李氏辽东房崇德堂族委会副会长
九四年崇德堂族谱编修副主编
崇德堂李氏官宦世家祭祖筹委会副会长
天贵公昭武都尉将军10世孙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