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 460阅读
  • 11回复

李靖玄孙李瀛墓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大唐故李府君墓誌銘
唐故左金吾衛兵曹參軍隴西李公墓志銘並序
從姪前試太常寺奉禮郎休撰


諱瀛,其先隴西成紀人也。
皇朝尚書右僕射贈司徒,靖,翼戴興王,封衛國公。即公之高王父也。
曾祖德,延州刺史。祖謙,秦州司馬。父尊賢,邵王府椽,立德立功,有達有慶,能知禮樂,克奉宗祧,始以門蔭,再命至左金吾衛兵曹參軍,位屈於時享年六十,以元和五年
(810)十月十五日終於成都府,窆於盩厔縣。(810-59/60=751)

夫人竇氏,資州刺史承恩之女,柔德成家,從公之履,抱未亡人之痛。後公一歲而歿,年四十有五。生一子裕方,恭承訓義,永懷霜露,問令龜之於老咸陽縣廢扶原,以寶歷二年甲午十一月甲子廿七日庚寅,奉遷神座於原之秦川鄉大毛里,夫人竇氏附焉。

先是衛公六代祖,後魏安定郡太守狄道候文度,始家京兆,及衛公陪葬昭陵。今三世矣,封域既大,卜宅從告,禮也。猶子太常寺協律郎宗蕑,謹其清白之俸,共積大事,具不敢過節,而無廢銘曰。

由安定郡太守始家於秦,福流達者為唐宗臣。宜乎有後,是承是守。語曰:積善之家,其慶長久。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2-21
李重耳 2015-8-17 22:39
整篇墓志共420个字,有几点收获:
第一,墓主人李瀛,生于唐玄宗天宝八年(AD750),死于唐宪宗元和五年(AD810),享年六十岁。妻子窦氏,子李裕方。岳父资州刺史窦承恩。墓志中没有更多的关于墓主人的生平事迹的记载,可能是因为墓主生平并无可记之事。

第二,墓主官职左金吾卫兵曹参军,官职很小,仅为正第八品下阶,可能是因为家族的关系才获。

第三,此篇墓志最大篇幅是溯源先祖,这也是这篇墓志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根据墓志及宋代邓名世、王力平所著《古今姓氏书辩证》中提供材料补充其世系:第一代先祖为北魏时期安定郡太守、狄道候李文度,他迁徙全家至京兆。——李欢,李文度之孙,为后魏河、秦二州刺史,封杜县公。隋赵郡郡守。——李崇义,李欢之子,曾任西魏殷州刺史,晋封永康公,后周雍州大中正、五州刺史,封武康县公。——李诠,李崇义之子,在隋朝任赵郡太守,封临汾襄公。此辈中又有李靖叔父传(一作伟)节,为司隶州刺史,他的儿子乾佑,为唐朝刑部尚书。乾佑的儿子昭德,武后时为相。——端、靖、客师、正明。四人为李诠子。其中李靖最为出名,字药师,太宗时为相,任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平章事、司徒,封卫景武公。——李德謇、李德为李靖之子。李德謇,为将作少监,封卫国公。李德,延州刺史。——李謙,为李德之子,秦州司馬。——李贤为李謙之子,邵王府椽。——李瀛为李贤之子,即墓主人。——李裕方,为李瀛之子。另外还有墓志撰写者,李瀛侄前試太常寺奉禮郎李休,字宗蕑。墓志中一共提到了十三代人。如果再参考更多资料,应该可以更加完善李靖家谱。

第四,关于墓志出土地点和家族墓地的问题。此墓应该位于咸阳、废扶原、秦川鄉、大毛里。如果能够确切知道墓志出土地点的话,倒是对于唐代历史地理也提供了一点资料。另外墓志中有“及衛公陪葬昭陵,今三世矣……”一语。意思是说从李靖墓陪葬昭陵而没有入家族墓地,他后世的家族墓地到现在已经有三代了,现在要将李瀛夫妇葬入家族墓地,要给这个墓地先打个招呼。也就说明了李靖之子李德謇、李德,李靖之孙李謙,重孙李贤这三代人的墓也一定在此墓附近。

第五,此墓提到了改葬的问题。墓主李瀛元和五年(AD810)在成都去世,葬于周至县。之后一年,夫人窦氏去世。但是直到墓主人死后16年——宝历二年(AD826),才迁坟至家族墓地与夫人合葬。此墓志也应该是此时所做。


===========================================================================

李文度→○→李歡→李崇義李詮→李端、李靖客師、正明→李德謇李德獎李謙李賢→李瀛→李裕方→

李文度→○→李歡→李崇義李詮李靖李德獎李謙李賢→李瀛→李裕方→
===========================================================================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2-21

新唐書丹陽房

新唐書   卷七十二表第十二 宰相世系二(隴西李氏丹楊房)

文度。

 

權,後魏河秦二州刺史、杜縣公。

崇義,後周雍州大中正、廣和復硤殷五州刺史、永康縣公。

詮,趙郡太守、臨汾襄公。

藥王。

脩志。

元慎,洺州刺史。

 

 

 

 

 

 

 

 

 

脩行,汝州刺史。

 

 

 

 

 

 

 

 

 

字藥師,相太宗

德謇,太府少卿。

 

 

 

 

 

 

 

 

 

 

德獎。

 

 

浚,嘉州刺史。

 

 

 

 

 

 

 

 

 

 

湜。

 

 

 

 

 

 

 

 

 

 

汗。

 

 

 

 

 

 

 

 

 

 

沅,兼殿中侍御史。

 

 

 

 

 

 

客師,左領軍大將軍、幽州都督、丹楊公。

嘉字大善,隰川令,襲公。

守節,光化令。

 

 

 

 

 

 

 

 

 

 

思孝,夏州都督。

 

 

 

 

 

 

 

 

 

大惠。

 

炅。

,儀州刺史。

 

 

 

 

 

 

 

 

 

 

琛。

正封字中護,監察御史。

 

 

 

 

 

 

大志,右金吾將軍。

令哲,會州刺史。

 

 

 

 

 

 

 

 

 

 

令問,殿中監、宋公。

 

 

 

 

 

 

 

 

正明,右衛將軍。

志覽。

慶遠。

 

 

 

 

 

 

 

 

 

志貞。

 

 

 

 

 

 

 

 

偉節,
隋司隸州刺史。

乾祐,刑部尚書。

昭德,相武后。

元紘。

 

 

 

 

 

 

 

 

 

餘福,監察御史。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2-21

《旧唐书》卷六十七
李靖 客师 令问 彦芳

  李靖,本名药师,雍州三原人也。祖崇义,后魏殷州刺史、永康公。父,隋赵郡守。靖姿貌瑰伟,少有文武材略,每谓所亲曰:“大丈夫若遇主逢时,必当立功立事,以取富贵。”其舅韩擒虎,号为名将,每与论兵,未尝不称善,抚之曰:“可与论孙、吴之术者,惟斯人矣。”初仕隋为长安县功曹,后历驾部员外郎。左仆射杨素、吏部尚书牛弘皆善之。素尝拊其床谓靖曰:“卿终当坐此。”大业末,累除马邑郡丞。会高祖击突厥于塞外,靖察高祖,知有四方之志,因自锁上变,将诣江都,至长安,道塞不通而止。高祖克京城,执靖将斩之,靖大呼曰:“公起义兵,本为天下除暴乱,不欲就大事,而以私怨斩壮士乎!”高祖壮其言,太宗又固请,遂舍之。太宗寻召入幕府。

武德三年,从讨王世充,以功授开府。时萧铣据荆州,遣靖安辑之。轻骑至金州,遇蛮贼数万,屯聚山谷。庐江王瑗讨之,数为所败。靖与瑗设谋击之,多所克获。既至硖州,阻萧铣,久不得进。高祖怒其迟留,阴敕硖州都督许绍斩之。绍惜其才,为之请命,于是获免。会开州蛮首冉肇则反,率众寇夔州,赵郡王孝恭与战,不利。靖率兵八百,袭破其营,后又要险设伏,临阵斩肇则,俘获五千余人。高祖甚悦,谓公卿曰:“朕闻使功不如使过,李靖果展其效。”因降玺书劳曰:“卿竭诚尽力,功效特彰。远览至诚,极以嘉赏,勿忧富贵也。”又手敕靖曰:“既往不咎,旧事吾久忘之矣。”

四年,靖又陈十策以图萧铣。高祖从之,授靖行军总管,兼摄孝恭行军长史。高祖以孝恭未更戎旅,三军之任,一以委靖。其年八月,集兵于夔州。铣以时属秋潦,江水泛涨,三峡路险,必谓靖不能进,遂休兵不设备。九月,靖乃率师而进,将下峡,诸将皆请停兵以待水退,靖曰:“兵贵神速,机不可失。今兵始集,铣尚未知,若乘水涨之势,倏忽至城下,所谓疾雷不及掩耳,此兵家上策。纵彼知我,仓卒征兵,无以应敌,此必成擒也。”孝恭从之,进兵至夷陵。铣将文士弘率精兵数万屯清江,孝恭欲击之,靖曰:“士弘,铣之健将,士卒骁勇,今新失荆门,尽兵出战,此是救败之师,恐不可当也。宜自泊南岸,勿与争锋,待其气衰,然后奋击,破之必矣。”孝恭不从,留靖守营,率师与贼合战。孝恭果败,奔于南岸。贼舟大掠,人皆负重。靖见其军乱,纵兵击破之,获其舟舰四百余艘,斩首及溺死将万人。

孝恭遣靖率轻兵五千为先锋,至江陵,屯营于城下。士弘既败,铣甚惧,始征兵于江南,果不能至。孝恭以大军继进,靖又破其骁将杨君茂、郑文秀,俘甲卒四千余人,更勒兵围铣城。明日,铣遣使请降,靖即入据其城,号令严肃,军无私焉。时诸将咸请孝恭云:“铣之将帅与官军拒战死者,罪状既重,请籍没其家,以赏将士。”靖曰:“王者之师,义存吊伐。百姓既受驱逼,拒战岂其所愿?且犬吠非其主,无容同叛逆之科,此蒯通所以免大戮于汉祖也。今新定荆、郢,宜弘宽大,以慰远近之心,降而籍之,恐非救焚拯溺之义。但恐自此已南城镇,各坚守不下,非计之善。”于是遂止。江、汉之域,闻之莫不争下。

以功授上柱国,封永康县公,赐物二千五百段。诏命检校荆州刺史,承制拜授。乃度岭至桂州,遣人分道招抚,其大首领冯盎、李光度、宁真长等皆遣子弟来谒,靖承制授其官爵。凡所怀辑九十六州,户六十余万。优诏劳勉,授岭南道抚慰大使,检校桂州总管。

十六年,辅公祏于丹阳反,诏孝恭为元帅、靖为副以讨之,李勣、任瑰、张镇州、黄君汉等七总管并受节度。师次舒州,公祏遣将冯惠亮率舟师三万屯当涂,陈正通、徐绍宗领步骑二万屯青林山,仍于梁山连铁锁以断江路,筑却月城,延袤十余里,与惠亮为犄角之势。孝恭集诸将会议,皆云:“惠亮、正通并握强兵,为不战之计,城栅既固,卒不可攻。请直指丹阳,掩其巢穴,丹阳既破,惠亮自降。”孝恭欲从其议。靖曰:“公祏精锐,虽在水陆二军,然其自统之兵,亦皆劲勇。惠亮等城栅尚不可攻,公祏既保石头,岂应易拔?若我师至丹阳,留停旬月,进则公祏未平,退则惠亮为患,此便腹背受敌,恐非万全之计。惠亮、正通皆是百战余贼,必不惮于野战,止为公祏立计,令其持重,但欲不战,以老我师。今欲攻其城栅,乃是出其不意,灭贼之机,唯在此举。”孝恭然之。靖乃率黄君汉等先击惠亮,苦战破之,杀伤乃溺死者万余人,惠亮奔走。靖率轻兵先至丹阳,公祏大惧。先遣伪将左游仙领兵守会稽以为引援,公祏拥兵东走,以趋游仙,至吴郡,与惠亮、正通并相次擒获,江南悉平。于是置东南道行台,拜靖行台兵部尚书,赐物千段、奴婢百口、马百匹。其年,行台废,又检校扬州大都督府长史。丹阳连罹兵寇,百姓凋弊,靖镇抚之,吴、楚以安。

八年,突厥寇太原,以靖为行军总管,统江淮兵一万,与张瑾屯大谷。时诸军不利,靖众独全。寻检校安州大都督。高祖每云:“李靖是萧铣、辅公祏膏肓,古之名将韩、白、卫、霍,岂能及也!”九年,突厥莫贺咄设寇边,征靖为灵州道行军总管。颉利可汗入泾阳,靖率兵倍道趋豳州,邀贼归路,既而与虏和亲而罢。

  太宗嗣位,拜刑部尚书,并录前后功,赐实封四百户。贞观二年,以本官兼检校中书令。三年,转兵部尚书。突厥诸部离叛,朝廷将图进取,以靖为代州道行军总管,率骁骑三千,自马邑出其不意,直趋恶阳岭以逼之。突利可汗不虞于靖,见官军奄至,于是大惧,相谓曰:“唐兵若不倾国而来,靖岂敢孤军而至?”一日数惊。靖候知之,潜令间谍离其心腹,其所亲康苏密来降。四年,靖进击定襄,破之,获隋齐王暕之子杨正道及炀帝萧后,送于京师,可汗仅以身遁。以功进封代国公,赐物六百段及名马、宝器焉。太宗尝谓曰:“昔李陵提步卒五千,不免身降匈奴,尚得书名竹帛。卿以三千轻骑深入虏庭,克复定襄,威振北狄,古今所未有,足报往年渭水之役。”自破定襄后,颉利可汗大惧,退保铁山,遣使入朝谢罪,请举国内附。又以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往迎颉利。颉利虽外请朝谒,而潜怀犹豫。

其年二月,太宗遣鸿胪卿唐俭、将军安修仁慰谕,靖揣知其意,谓将军张公谨曰:“诏使到彼,虏必自宽。遂选精骑一万,赍二十日粮,引兵自白道袭之。”公谨曰:“诏许其降,行人在彼,未宜讨击。”靖曰:“此兵机也,时不可失,韩信所以破齐也。如唐俭等辈,何足可惜。”督军疾进,师至阴山,遇其斥候千余帐,皆俘以随军。颉利见使者,大悦,不虞官兵至也。靖军将逼其牙帐十五里,虏始觉。颉利畏威先走,部众因而溃散。靖斩万余级,俘男女十余万,杀其妻隋义成公主。颉利乘千里马将走投吐谷浑,西道行军总管张宝相擒之以献。俄而突利可汗来奔,遂复定襄、常安之地,斥土界自阴山北至于大漠。太宗初闻靖破颉利,大悦,谓侍臣曰:“朕闻主忧臣辱,主辱臣死。往者国家草创,太上皇以百姓之故,称臣于突厥,朕未尝不痛心疾首,志灭匈奴,坐不安席,食不甘味。今者暂动偏师,无往不捷,单于款塞,耻其雪乎!”于是大赦天下,酺五日。御史大夫温彦博害其功,谮靖军无纲纪,致令虏中奇宝,散于乱兵之手。太宗大加责让,靖顿首谢。久之,太宗谓曰:“隋将史万岁破达头可汗,有功不赏,以罪致戮。朕则不然,当赦公之罪,录公之勋。”诏加左光禄大夫,赐绢千匹,真食邑通前五百户。未几,太宗谓靖曰:“前有人谗公,今朕意已悟,公勿以为怀。”赐绢二千匹,拜尚书右仆射。靖性沉厚,每与时宰参议,恂恂然似不能言。

八年,诏为畿内道大使,伺察风俗。寻以足疾上表乞骸骨,言甚恳至。太宗遣中书侍郎岑文本谓曰:“朕观自古已来,身居富贵,能知止足者甚少。不问愚智,莫能自知,才虽不堪,强欲居职,纵有疾病,犹自勉强。公能识达大体,深足可嘉,朕今非直成公雅志,欲以公为一代楷模。”乃下优诏,加授特进,听在第摄养。赐物千段、尚乘马两匹,禄赐、国官府佐,并依旧给,患若小瘳,每三两日至门下、中书平章政事。九年正月,赐靖灵寿杖,助足疾也。未几,吐谷浑寇边,太宗顾谓侍臣曰:“得李靖为帅,岂非善也!”靖乃见房玄龄曰:“靖虽年老,固堪一行。”太宗大悦,即以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统兵部尚书、任城王道宗、凉州都督李大亮、右卫将军李道彦、利州刺史高甑生等三总管征之。

九年,军次伏俟城,吐谷浑烧去野草,以餧我师,退保大非川,诸将咸言春草未生,马已羸瘦,不可赴敌。唯靖决计而进,深入敌境,遂逾积石山。前后战数十合,杀伤甚众,大破其国。吐谷浑之众遂杀其可汗来降,靖又立大宁王慕容顺而还。初,利州刺史高甑生为盐泽道总管,以后军期,靖薄责之,甑生因有憾于靖。及是,与广州都督府长史唐奉义告靖谋反。太宗命法官按其事,甑生等竟以诬罔得罪。靖乃阖门自守,杜绝宾客,虽亲戚不得妄进。

十一年,改封卫国公,授濮州刺史,仍令代袭,例竟不行。十四年,靖妻卒,有诏坟茔制度,依汉卫、霍故事;筑阙象突厥内铁山、吐谷浑内积石山形,以旌殊绩。十七年,诏图画靖及赵郡王孝恭等二十四人于凌烟阁。

十八年,帝幸其第问疾,仍赐绢五百匹,进位卫国公、开府仪同三司。太宗将伐辽东,召靖入阁,赐坐御前,谓曰:“公南平吴会,北清沙漠,西定慕容,唯东有高丽未服,公意如何?”对曰:“臣往者凭藉天威,薄展微效,今残年朽骨,唯拟此行。陛下不弃,老臣病期瘳矣。”太宗愍其羸老,不许。

二十三年,薨于家,年七十九。册赠司徒、并州都督,给班剑四十人、羽葆鼓吹,陪葬昭陵,谥曰景武。子德謇嗣,官至将作少匠。

  靖弟客师,贞观中,官至右武卫将军,以战功累封丹阳郡公。永徽初,以年老致仕,性好驰猎,四时从禽,无暂止息。有别业在昆明池南,自京城之外,西际澧水,鸟兽皆识之,每出则鸟鹊随逐而噪,野人谓之“鸟贼”。总章中卒,年九十余。

  客师孙令问,玄宗在籓时与令问款狎,及即位,以协赞功累迁至殿中少监。先天中,预诛窦怀贞等功,封宋国公,实封五百户。令问固辞实封,诏不许。开元中,转殿中监、左散骑常侍,知尚食事。令问虽特承恩宠,未尝干预时政,深为物论所称。然厚于自奉,食馔丰侈,广畜刍豢,躬临宰杀。时方奉佛,其笃信之士或讥之。令问曰:“此物畜生,与果菜何异?胡为强生分别,不亦远于道乎?”略不以恩眄自恃,闲适郊野,从禽自娱。十五年,凉州都督王君跂奉回纥部落叛,令问坐与连姻,左授抚州别驾,寻卒。

  大和中,令问孙彦芳,凤翔府司录参军,诣阙进高祖、太宗所赐卫国公靖官告、敕书、手诏等十余卷,内四卷太宗文皇帝笔迹,文宗宝惜不能释手。其佩笔尚堪书,金装木匣,制作精巧。帝并留禁中,令书工模写本还之,赐芳绢二百匹、衣服、靴笏以酬之。

  史臣曰:近代称为名将者,英、卫二公,诚烟阁之最。英公振彭、黥之迹,自拔草莽,常能以义籓身,与物无忤,遂得功名始终。贤哉,垂命之诫!敬业不蹈贻谋,至于覆族,悲夫!卫公将家子,绰有渭阳之风。临戎出师,凛然威断。位重能避,功成益谦。铭之鼎钟,何惭耿、邓。美哉!

  赞曰:功以懋赏,震主则危。辞禄避位,除猜破疑。功定华夷,志怀忠义。白首平戎,贤哉英、卫。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2-21

新唐書  卷九十三列傳第十八
李靖

李靖字藥師,京兆三原人。姿貌魁秀,通書史。嘗謂所親曰「丈夫遭遇,要當以功名取富貴,何至作章句儒!」其舅韓擒虎每與論兵,輒歎曰:「可與語孫、吳者,非斯人尚誰哉!」仕隋為殿內直長,吏部尚書牛弘見之曰:「王佐才也!」左僕射楊素拊其床謂曰:「卿終當坐此!」

大業末(605-616),為馬邑丞。高祖擊突厥,靖察有非常志,自囚上急變,傳送江都,至長安,道梗。高祖已定京師,將斬之,靖呼曰:「公起兵為天下除暴亂,欲就大事,以私怨殺誼士乎?」奏王亦為請,得釋,引為三衛。從平王世充,以功授開府。

蕭銑據江陵,詔靖安輯,從數童騎道金州,會蠻賊鄧世洛兵數萬屯山谷間,廬江王瑗討不勝,靖為瑗謀,擊卻之。進至峽州,阻銑兵不得前。帝謂逗留,詔都督許紹斬靖,紹為請而免。開州蠻冉肇則寇夔州,趙郡王孝恭戰未利,靖率兵八百破其屯,要險設伏,斬肇則,俘禽五千。帝謂左右曰:「使功不如使過,靖果然。」因手敕勞曰:「旣往不咎,向事吾久已忘之。」靖遂陳圖銑十策。有詔拜靖行軍總管,兼攝孝恭行軍長史,軍政一委焉。

武德四年(621)八月,大閱兵夔州。時秋潦,濤瀨漲惡,銑以靖未能下,不設備。諸將亦請江平乃進。靖曰:「兵機事,以速為神。今士始集,銑不及知,若乘水傅壘,是震霆不及塞耳,有能倉卒召兵,無以禦我,此必禽也。」孝恭從之。

九月,舟師叩夷陵,銑將文士弘以卒數萬屯清江,孝恭欲擊之,靖曰:「不可。士弘健將,下皆勇士,今新失荊門,悉銳拒我,此救敗之師,不可當。宜駐南岸,待其氣衰乃取之。」孝恭不聽,留靖守屯,自往與戰,大敗還。賊委舟散掠,靖視其亂,縱兵擊破之,取四百餘艘,溺死者萬人。即率輕兵五千為先鋒,趨江陵,薄城而營,破其將楊君茂、鄭文秀,俘甲士四千。孝恭軍繼進,銑大懼,檄召江南兵,不及到,明日降。靖入其都,號令靜嚴,軍無私焉。或請靖籍銑將拒戰者家貲以賞軍,靖曰:「王者之兵,弔人而取有罪,彼其脅驅以來,藉以拒師,本非所情,不容以叛逆比之。今新定荊、郢,宜示寬大,以慰其心,若降而籍之,恐自荊而南,堅城劇屯,驅之死守,非計之善也。」止不籍。由是江、漢列城爭下。以功封永康縣公,檢校荊州刺史。乃度嶺至桂州,分道招慰。酋領馮盎等皆以子弟來謁,南方悉定。裁量款效,承制補官。得郡凡九十六,戶六十餘萬。詔書勞勉,授嶺南撫慰大使、檢校桂州總管。以嶺海陋遠,久不見德,非震威武、示禮義,則無以變風。即率兵南巡,所過問疾苦,延見長老,宣布天子恩意,遠近懽服。

輔公祏據丹楊反,詔孝恭為帥,召靖入朝受方略,副孝恭東討,李世勣等七總管皆受節度。公祏遣馮惠亮以舟師三萬屯當塗,陳正通步騎二萬屯青林,自梁山連鎖以斷江道。築卻月城,延袤十餘里,為掎角。諸將議曰:「彼勁兵連柵,將不戰疲老我師。若直取丹楊,空其巢窟,惠亮等自降。」靖曰:「不然。二軍雖精,而公祏所自將亦銳卒也,旣保石頭,則牢未可拔。我留不得志,退有所忌,腹背蒙患,非百全計。且惠亮、正通百戰餘賊,非怯野鬬,今方持重,特公祏立計爾。若出不意,挑攻其城,必破之。惠亮拔,公祏禽矣。」孝恭聽之。靖率黃君漢等水陸皆進,苦戰,殺傷萬餘人,惠亮等亡去。靖將輕兵至丹楊,公祏懼,衆尚多,不能戰,乃出走,禽之,江南平。置東南道行臺,以為行臺兵部尚書。賜物千段、奴婢百口、馬百匹。行臺廢,檢校揚州大都督府長史。帝歎曰:「靖迺銑、公祏之膏肓也,古韓、白、衛、霍何以加!」

八年(625),突厥寇太原,為行軍總管,以江淮兵萬人屯太谷。時諸將多敗,獨靖以完軍歸。俄權檢校安州大都督。太宗踐阼,授刑部尚書,錄功,賜實封四百戶,兼檢校中書令。突厥部種離畔,帝方圖進取,以兵部尚書為定襄道行軍總管,率勁騎三千繇馬邑趨惡陽嶺。頡利可汗大驚,曰:「兵不傾國來,靖敢提孤軍至此?」於是帳部數恐。靖縱諜者離惎腹心,夜襲定襄,破之,可汗脫身遁磧口。進封代國公。帝曰:「李陵以步卒五千絕漠,然卒降匈奴,其功尚得書竹帛。靖以騎三千,蹀血虜庭,遂取定襄,古未有輩,足澡吾渭水之恥矣!」

頡利走保鐵山,遣使者謝罪,請舉國內附。以靖為定襄道總管往迎之。又遣鴻臚卿唐儉、將軍安脩仁尉撫。靖謂副將張公謹曰:「詔使到,虜必自安,若萬騎齎二十日糧,自白道襲之,必得所欲。」公謹曰:「上已與約降,行人在彼,奈何?」靖曰:「機不可失,韓信所以破齊也。如唐儉輩何足惜哉!」督兵疾進,行遇候邏,皆俘以從,去其牙七里乃覺,部衆震潰,斬萬餘級,俘男女十萬,禽其子疊羅施,殺義成公主。頡利亡去,為大同道行軍總管張寶相禽以獻。於是斥地自陰山北至大漠矣。帝因大赦天下,賜民五日酺。

御史大夫蕭瑀劾靖持軍無律,縱士大掠,散失奇寶。帝召讓之,靖無所辯,頓首謝。帝徐曰:「隋史萬歲破達頭可汗,不賞而誅,朕不然,赦公之罪,錄公之功。」乃進左光祿大夫,賜絹千匹,增戶至五百。旣而曰:「向人譖短公,朕今悟矣。」加賜帛二千匹,遷尚書右僕射。

靖每參議,恂恂似不能言,以沈厚稱。時遣使十六道巡察風俗,以靖為畿內道大使,會足疾,懇乞骸骨。帝遣中書侍郎岑文本諭旨曰:「自古富貴而知止者蓋少,雖疾頓憊,猶力于進。公今引大體,朕深嘉之。欲成公美,為一代法,不可不聽。」乃授檢校特進,就第,賜物段千,尚乘馬二,祿賜、國官、府佐皆勿廢。若疾少閒,三日一至門下中書平章政事。加賜靈壽杖。

頃之,吐谷渾寇邊。帝謂侍臣曰:「靖能復起為帥乎?」靖往見房玄齡,曰:「吾雖老,尚堪一行。」帝喜,以為西海道行軍大總管,任城王道宗、侯君集、李大亮、李道彥、高甑生五總管兵皆屬。軍次伏俟城,吐谷渾盡火其莽,退保大非川。諸將議,春草未牙,馬弱不可戰。靖決策深入,遂踰積石山。大戰數十,多所殺獲,殘其國,國人多降,吐谷渾伏允愁蹙自經死。靖更立大寧王慕容順而還。甑生軍繇鹽澤道後期,靖簿責之。旣歸而憾,與廣州長史唐奉義告靖謀反,有司按驗無狀,甑生等以誣罔論。靖乃闔門自守,賔客親戚一謝遣。改衛國公。其妻卒,詔墳制如衛、霍故事,築闕象鐵山、積石山,以旌其功,進開府儀同三司。

帝將伐遼,召靖入,謂曰:「公南平吳,北破突厥,西定吐谷渾,惟高麗未服,亦有意乎?」對曰:「往憑天威,得效尺寸功。今疾雖衰,陛下誠不棄,病且瘳矣。」帝憫其老,不許。二十三年(貞觀二十三年,649),病甚,帝幸其第,流涕曰:「公乃朕生平故人,於國有勞。今疾若此,為公憂之。」薨,年七十九,贈司徒、并州都督,給班劍、羽葆、鼓吹,陪葬昭陵,謚景武。(649-79/78=570)

子德謇嗣,官至將作少匠,坐善太子承乾,流嶺南,以靖故徙吳郡。

靖兄端,字藥王,以靖功襲永康公,梓州刺史。
弟客師,右武衛將軍,累戰功封丹楊郡公。致仕,居昆明池南。善騎射,喜馳獵,雖老猶未衰。自京南屬山,西際澧水,鳥鵲皆識之,每出,從之翔噪,人謂之「鳥賊」。卒,年九十,贈幽州都督。

孫令問,玄宗為臨淄王時與雅舊。及即位,以協贊功,遷殿中少監。預誅竇懷貞,封宋國公,實封五百戶。進散騎常侍,知尚食事,恩待甚渥。然未嘗輒干政,率游畋自娛,厚奉養,侈飲食,至躬視刲宰。有譏之者,荅曰:「此畜豢,天所以養人,與蔬果何異,安用妄分別邪?」後坐其子與回紇部酋承宗連婚,貶撫州別駕,卒。

靖五代孫彥芳,大和中,為鳳翔司錄參軍。家故藏高祖、太宗賜靖詔書數函,上之。一曰:「兵事節度皆付公,吾不從中治也。」一曰:「有晝夜視公疾大老嫗遣來,吾欲熟知公起居狀。」皆太宗手墨,它大略如此。文宗愛之不廢手。其舊物有佩筆,以木為管弢,刻金其上,別為環以限其間,筆尚可用也。靖破蕭銑時,所賜于闐玉帶十三胯,七方六刓,胯各附環,以金固之,所以佩物者。又有火鑑、大觿、筭囊等物,常佩于帶者。天子悉留禁中。又敕摸詔本,還賜彥芳,并束帛衣服。權德輿嘗讀太宗手詔,至流涕曰:「君臣之際乃爾邪!」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木子永红

发帖
59
铜币
69
威望
9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2-21
李靖的玄孙,李靖次子李德奖的曾孙。李靖向长子李德謇的儿子李处叶,李德謇的孙子目前仍无消息。
离线木子永红

发帖
59
铜币
69
威望
9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2-21
李靖家庭成员在新旧唐书中均有记载,长子李德謇,官至从四品下将作少监,李靖去世后承袭卫国公爵位。次子李德奖。第三代未有记载。李靖的五世孙李彦芳,为凤翔司录参军。在西安碑林博物馆中已收藏数以万计的唐代墓志铭,其中涉及李靖家族的就有十多篇,有其上代的,有其兄弟辈的,有其子侄辈的,也有其后几辈虽不齐全,但已可列出他的世系了,经对十多篇墓志铭的考证,李靖的长子李德謇,孙李处叶,曾孙不详,曾孙女李芳,玄孙李彦芳。次子李德奖,孙李谦,曾孙李贤,玄孙李赢。
离线李强

发帖
644
铜币
682
威望
65
贡献值
1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2-21
海舟李宗亲辛苦了,学习了,很有帮助。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2-21
回 李强 的帖子
李强:海舟李宗亲辛苦了,学习了,很有帮助。 (2018-02-21 21:04) 

謝謝李強宗親鼓勵!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2-21
回 木子永红 的帖子
木子永红:李靖的玄孙,李靖次子李德奖的曾孙。李靖向长子李德謇的儿子李处叶,李德謇的孙子目前仍无消息。 (2018-02-21 11:43) 

除正史之外, 找墓志, 或方志, 或雜記, 沒有其它方法了.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