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 395阅读
  • 4回复

周小川谈“明斯基时刻”,我们应注意什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周小川谈“明斯基时刻”,我们应注意什么?
2017-10-26 10:34:51 来源:新华网

自2017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以来,“黑天鹅”、“灰犀牛”等金融名词一度占领媒体头条。近日,一个新的名词——“明斯基时刻”又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在党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10月19日的团组讨论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谈到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点时称,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过多,会导致市场过于乐观并造成矛盾的积累,从而到一定时候出现“明斯基时刻”。周小川同时指出,“这种情况的剧烈调整,是我们重点防止的。”

什么是“明斯基时刻”?
  “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所描述的时刻是资产价值崩溃时刻,即经济长时期稳定可能导致债务增加、杠杆比率上升,进而从内部滋生爆发金融危机和陷入漫长去杠杆化周期的风险。

  其名称来自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他认为长期的市场稳定实际上会鼓励投资者承担更多风险,而过多的风险势必会带来不稳定。当这些风险头寸最终平仓时,可能导致市场突然且剧烈地下跌。

  自经济学家保罗·麦考利最先使用“明斯基时刻”来形容俄罗斯金融危机之后,这一词还常被用来解释上世纪80年代末亚洲、随后美国以及全球2007年遭受的数轮市场动荡。此后,这一研究时不时地还会成为全球央行官员提示风险讲话的主题观点,包括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和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

探索实践“双支柱”调控框架
  2017年,中国经济在全球有利背景中呈稳定持续增长态势,成为促进全球经济复苏的关键力量。但不可否认,“防风险、去杠杆”仍是中国未来2-3年金融市场运行的基调,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据周小川在会上介绍说,系统性金融风险一般有导致金融危机的可能,会在市场上引发剧烈连锁反应,“一家出问题,很快连锁反应,会对经济和就业造成重大冲击,这称为系统性金融风险”。

  他还说,各个国家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风险点都不一样。但全球有一个共同取向,就是要防止恶性通货膨胀带来的风险,要防止资产泡沫剧烈调整造成的风险。这些资产泡沫可能在股市、楼市,也可能在影子银行。

  在周小川看来,“明斯基时刻”就是中国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点。具体来看,中国可以通过去杠杆降低风险的积累。中国高杠杆上的主要原因是企业部门杠杆率偏高,其中包括直接融资偏弱,靠债务融资比重过高的问题,也有企业使用资金效率较低的问题。“在这个方面,我们特别强调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周小川还认为,目前并不要家庭部门去杠杆,其更应注重增长过程中质量并保持稳健。

  值得注意的是,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了“双支柱”调控框架,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介绍,“双支柱”指的是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中国较早探索和实践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政策相结合的方式,一方面积极稳妥推动货币政策调控框架从数量型向价格型转变,创新货币政策工具;另一方面,也在着力建立金融宏观审慎框架。”“双支柱”有望在两方面发挥作用:一是保持币值稳定,二是维护金融系统的稳定。

专家热议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黄志龙:“今年以来,决策部门加快推进债转股、僵尸企业清算重组等举措,都是货币政策之外宏观审慎政策的重要工具,也是为了防范局部或全局性‘明斯基时刻’的到来,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和信投顾金融证券分析师肖玉航:“无论是黑天鹅,还是灰犀牛,还是明斯基时刻,对于投资人而言,都需要高度重视、审视相关领域的投资风险。此对于引导经济发展理性预期,理性投资具有积极意义,更是对部分领域非理性繁荣一个警示。”

  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莫开伟:“全社会必须牢固树立(实体)经济始终是金融基础的理念,扼住经济金融化倾向,这是抑制‘明斯基时刻’再现的有力‘武器’。”

  北京博瑞达鑫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汪杰:“金融市场投资就像‘行踩在钢丝上跳舞’,刺激与心跳的背后就是风险。”他认为,即使金融市场的波动不可避免,也应保持清醒、早做准备,减小损失。(孙凯悦 综编)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2-07

明斯基时刻
百度百科
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是指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所描述的时刻,即资产价值崩溃的时刻。明斯基观点主要是经济长时期稳定可能导致债务增加、杠杆比率上升,进而从内部滋生爆发金融危机和陷入漫长去杠杆化周期的风险。

经济好的时候,投资者倾向于承担更多风险,随着经济向好的时间不断推移,投资者承受的风险水平越大,直到超过收支不平衡点而崩溃。这种投机资产促使放贷人尽快回收借出去的款项。“就像引导到资产价值崩溃时刻”。

中文名明斯基时刻
外文名Minsky Moment
作    者海曼·明斯基
作者简介美国经济学家
作者出生地美国伊利诺伊芝加哥

简介
明斯基时刻表示的是市场繁荣与衰退之间的转折点。明斯基的观点简单明了:好日子的时候,投资者敢于冒险;好日子的时间越长,投资者冒险越多,直到过度冒险。一步一步地,投资者会到达一个临界点上,其资产所产生的现金不再足以偿付他们用来获得资产所举的债务。投机性资产的损失促使放贷者收回其贷款。“从而导致资产价值的崩溃。”

创始人简介
海曼·明斯基(Hyman P. Minsky,1919年9月23日-1996年10月24日),是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芝加哥的经济学家,曾在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担任经济学教授。他的研究试图对金融危机的特征提供一种理解和解释。他有时候被形容为激进的凯恩斯主义者,而他的研究也受宠于华尔街。

作为当代研究金融危机的权威。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性假说”是金融领域的经典理论之一,并被人们不断讨论和完善。他所坚持的“金融不稳定性假说”认为,资本主义的本性决定了金融体系的不稳定,金融危机及其对经济运行的危害难以避免。他是第一位提出不确定性、风险及金融市场如何影响经济的经济学家。他在华盛顿大学执教25年,是巴德学院利维经济研究所的杰出学者。

教育背景
1941年,明斯基在芝加哥大学获得理学(数学专业)学士,随后在哈佛大学获得公共行政硕士学位(1947),并师从约瑟夫·熊彼特和华西里·列昂惕夫。明斯基1954年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金融理论
明斯基所提出的理论将在典型的经济周期中,金融市场的脆弱性与投机性投资泡沫内生于金融市场。明斯基指出在经济景气时期,当公司的现金流增加并超过偿还债务所须时,就会产生投机的陶醉感(speculative euphoria),于是,此后不久,当债务超过了债务人收入所能偿还的金额时,金融危机就随之产生了。作为此类投机性借贷泡沫的结果,银行和贷方会收紧信用,甚至针对那些能够负担借款的公司,随之,经济就紧缩。

对这种金融体系从稳定到危机的缓慢运动的揭示,使得闵斯基为人所熟知,而“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这一词,也专指明斯基学术贡献中的这一方面。

明斯基的信用体系模型,他称之为金融不安定假说(Financial Instability Hypothesis,简称为FIH),引入了许多由密尔,马歇尔,维克塞尔以及费舍尔所重复过的思想。“我们经济的基本特征”,明斯基在1974年写道,“就是金融体系在稳固和脆弱之间摇摆,这一摇摆过程是产生经济周期所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主要著作
《中央银行与货币市场的变化》“Central Banking and Money Market Changes”,1957,

形成过程
以现金流作为依据,海曼·明斯基将市场上的金融行为主体分为三类,其中风险最大的主体是高杠杆的银行和高赤字的政府部门。海曼·明斯基认为,资本主义经济追逐利润的本性,和金融资本家天生的短期行为,导致了资本主义金融业的不稳定,它是无法根除的,只要存在商业周期,金融业的内在不稳定就必然演化为金融危机,并进一步将整体经济拉向大危机的深渊。在商业周期的上升阶段,内在危机会被经济增长所掩盖,但是一旦经济步入停滞甚至下降周期,矛盾便会迅速激化,高风险的金融主体就会以变卖资产来偿还债务,也就是后来的学者所总结的明斯基时刻。

明斯基时刻被划分为三阶段。第一阶段,投资者们负担少量负债,偿还其资本与利息支出均无问题。第二阶段,他们扩展其金融规模,以致只能负担利息支出。第三阶段,即龐氏骗局,他们的债务水平要求,不断上涨的价格水平才能安然度日。

主要贡献
始于2007年的金融危机和“大衰退”(Great Recession)被广泛地解释为一场明斯基式的危机,随之而至的金融体系崩溃和深度的经济衰退,也被认为是对明斯基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理论的确认。

新自由主义增长模式开创了一个工资停滞和收入不平等扩大的时代。代替工资增长对需求支持的是债务和资产价格提高。这种安排是不可持续的;但是在金融创新、管制放松、管制逃脱,以及不断增长的金融风险嗜好的共同作用下,这一体制得以在一个超出人们预计的时期内避免了经济停滞趋势。泡沫和债务限额的难以预料,让这一体制的批评者对其终止的预判失准。这些延缓机制与明斯基金融不稳定假说的论证是一致的。

理论局限
明斯基的分析仅仅集中在“排他性的金融市场”,并没有很好地解释经济和金融之间的关系。虽然他在对金融危机周期性性质的描述上超过了他人,但这种描述与长期经济趋势的关系毕竟并不清晰。尽管明斯基清楚地意识到,金融的反复无常日益成为现实,但他却没有考察金融的长期增长问题,实际的经验研究在他的著作中很少,因此,他未能发展可称为经济“金融化”的理论,即经济重心从生产向金融的转移。他也没有考察经济停滞问题,即居于体系中心地区的资本主义经济的缓慢增长,而马格多夫和斯威齐正是把经济停滞作为经济重心从生产转向金融的原因。1987股市崩盘后,明斯基确实提到过,“资本主义再次发生了变化”,演进到一个非常容易发生金融危机的“货币管理资本主义”的新阶段。然而,这一论断从未扩展为一个连贯的分析。

研究长期发展趋势的金融化理论的匮乏,连同明斯基反复主张的,类似20世纪30年代那样的债务型通货紧缩,不会再次发生(借助于大政府和中央银行最终贷款人功能)的观点一起,成为试图将他的模型应用于这几年金融大崩溃和大萧条的各种努力的主要绊脚石。同时,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假设涉及的几乎完全是短期的周期性现象,只是一个“明斯基时刻”,而不是作为一种发展趋势。这个事实使他的分析更易被主流理论家们所接受——他们最关心的是证明经济会在政府的轻推下迅速反弹。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2-07
明斯基時刻
維基百科

明斯基時刻(英語:Minsky Moment)指在信貸周期或者商業周期中,資產價格的大幅下跌。在長期的經濟繁榮中,資產價格上漲會導致投機性的貸款增加,而過多投機所產生的債務會造成投資者的現金流緊缺,即資產產生的現金流不足以支付債務需要的利息。當債權人要求償還債務時,深陷債務問題的投資者必須賣掉資產價格相對穩定的投資物來維持現金流,然而此時已經沒有交易對手方會支付如此高的資產價格。一系列的拋售將導致資產價格進一步下跌,以及流動性緊張,並最終造成資產價格的崩潰。


這個概念是由PIMCO的保羅·麥克里在1998年提出用來描述1998年俄羅斯金融危機,以海曼·明斯基名字命名。麥克里將2007-2010的金融危機的開始,即2007年8月視為明斯基時刻,並稱之後的危機是“反明斯基過程”,而也有人將之前2007年6月的兩個貝爾斯登基金的失敗視為明斯基時刻的開始。

雖然海曼·明斯基被普遍認為是後凱恩斯學派,但該理論與奧地利經濟周期理論類似。

明斯基時刻

理財網
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是以美國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提出的理論而命名,意指資產價格一夕崩盤的時刻,因資產價格過度投機而膨脹,造成價格泡沫。

在經濟繁榮期,企業利潤增加、現金流充沛,企業有較強的能力進行投資,並傾向透過借短投長來獲得收益,因此經濟長時期穩定可能導致債務增加、杠桿比率上升。但隨著時間不斷推移,投資者承受的風險水平越大,直到超過收支不平衡點而崩潰。

在長期的經濟繁榮中,資產價格上漲會導致投機性的貸款增加,而過多投機所產生的債務會造成投資者的現金流緊缺,即產生現金流不足以支付債務需要的利息。投資者為了求取現金來支付貸款利息或償還貸款,便壓低價格拋售資產,一系列的拋售將導致資產價格進一步下跌,以及流動性緊張,並最終造成資產價格的崩潰。

明斯基時刻表示的是市場繁榮與衰退之間的轉折點



什麼是明斯基時刻
智庫百科
明斯基時刻是指美國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所描述的時刻,即資產價值崩潰時刻。

  他的觀點主要是經濟長時期穩定可能導致債務增加、杠桿比率上升,進而從內部滋生爆發金融危機和陷入漫長去杠桿化周期的風險。經濟好的時候,投資者傾向於承擔更多風險,隨著經濟向好的時間不斷推移,投資者承受的風險水平越大,直到超過收支不平衡點而崩潰。這種投機資產促使放貸人儘快回收借出去的款項。“就像引導到資產價值崩潰時刻”。

  明斯基時刻表示的是市場繁榮與衰退之間的轉折點。明斯基的觀點簡單明瞭:好日子的時候,投資者敢於冒險;好日子的時間越長,投資者冒險越多,直到過度冒險。一步一步地,投資者會到達一個臨界點上,其資產所產生的現金不再足以償付他們用來獲得資產所舉的債務。投機性資產的損失促使放貸者收回其貸款。“從而導致資產價值的崩潰。”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2-07

中国并未面临明斯基时刻
2017-12-18 17:12 来源: 经济网-中国经济周刊 余永定
文章导读:在肯定我们现在基本的经济形势相当不错的前提下,在市场上,特别是在金融市场上有些不安的情绪。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余永定
责编:陈惟杉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49期)

在肯定我们现在基本的经济形势相当不错的前提下,在市场上,特别是在金融市场上有些不安的情绪。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安的情绪?这里涉及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第二个问题,如何维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守住一个基本的经济增长速度的底线。

L型是否筑底仍待观察
首先看经济增长,现在经济增长的状态确实比较好,明年情况如何?我们还不敢说得非常肯定。在2013年年初,大家预言经济增长的时候非常乐观,认为2013年中国经济一定会反弹,大部分投行的预测都是8%多,甚至是8.6%,但结果2013年经济增长不如人意。可以简单回看一下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中国经济增长的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V型反弹,非常有力。但是到了2010年之后,经济增长速度开始急剧下跌,到2013年以后开始缓慢地下跌。在2016年下半年,大概是8月左右,中国经济又开始企稳回暖。到今年第三季度情况还好,但是10月份一系列的统计数字让我们感到有一些担心,很多统计指标都趋软。到明年中国经济到底是否能够企稳?这依然是一个需要问的问题。

《人民日报》有篇社论《开局首季问大势》讲中国经济的增长趋势,肯定不是V型,也不会是一下往下落的趋势,而是L型的,L型是未来的走势。现在的问题是,L型是否筑底了?现在我们还不能完全肯定。

中国并未面临明斯基时刻
现在一些外国的投行预言中国面临着非常严重的明斯基时刻,有的外国投行甚至讲中国马上就要进入明斯基时刻了。明斯基时刻到底是怎么回事?中国是否面临着明斯基时刻?甚至进入了明斯基时刻呢?

我们追逐资产、买资产,认为资产价格会不断上升,但是没有想到资产价格暴跌了,简单来讲,明斯基时刻就是资产价格急剧暴跌。

资产价格为什么会急剧暴跌?它不是一次性的,是轮番、螺旋式暴跌下去,必须有一系列的条件,它的充分必要条件是什么?由于资产价格已经很高了,这个时候由于某一种外部冲击,可能出现下跌的趋势或者跌了很多,或者跌了不太多但是显出了疲软的趋势。资产价格出了问题本身还不一定能够导致明斯基时刻,还有一个因素是什么?就是货币市场流动性枯竭。你本来持有长期资产,现在大家不看好长期资产,本来你可以从货币市场融资,大家不借你钱了。在这种情况下可能迫使你不得不出售一些好的资产,出现了恶性循环,资产价格又进一步下跌,大家就更不愿意借你钱,这就是美国的一个经验,开始是MBS(房地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CDO(担保债务凭证)下跌,然后是货币市场停顿,MBS、CDO进一步下跌,形成了恶性循环,最后由于资本金得不到补充,银行资不抵债于是就破产了,三个方面相互作用形成了恶性循环,于是形成了所谓明斯基时刻。也就是资产价格急剧暴跌,相当多的系统性重要性的金融机构陷于破产,于是有金融危机、经济危机。

以这样的经验来看,中国会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中国并没有面临明斯基时刻,中国存在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但是并没有面临明斯基时刻,这个判断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从资产方面来看,先看股市,股市在2015年大幅度下跌之后,没有人认为股市会进一步下跌。

再看债市,债市的情况实际上也是在不断好转,虽然出现了一些问题,虽然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些违约情况,但是从具体的数字来看,今年比去年还好,我们这么庞大的债券市场真正违约的情况并不太多。

再看银行,银行是最关键的,大家担心的是银行房地产的贷款。银行资产之中,房地产贷款的比重非常高,加上与房地产相关的贷款比重就更高了。但是也要看到,中国并没有美国式的次贷,中国并没有MBS,也没有CDO。而且在目前,虽然大家有不同意见,但是很少人认为中国会出现房地产价格暴跌。

我们再看银行的不良债权,银行的不良债权应该是引起我们高度关注的一个问题,但是实际上我们的不良债权率相对还是比较低的,而且在今年一些银行的不良债权率已经得到了改善。

一方面要看到潜在的危险,另外一方面也不必恐慌,不要把形势看得太严重。和1990年底及2000年代初相比,我们不良债权的形势比当初好得多。当时官方数字显示不良债权率是20%至30%多,现在是1.75%,再乘3倍、4倍,也比当时的情况好得多。所以我们看资产、负债,看不出明斯基时刻到来的迹象。

当然有可能出现问题,一旦出现问题还有一系列的办法来遏制形势的进一步发展,中国的金融机构、银行体系、资本市场不会出现美国当时发生的,就是在负债方出现严重问题的状况。美国当时出现问题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什么?你的资产不好了就借不到钱了,在一些国家比如英国还出现了银行挤兑等现象,在另外一些国家还出现了资本外逃。但是在中国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非常低,第一,中国是高储蓄国家,中国有充分的可借贷资金。第二,由于中国的制度安排,很难想象会出现银行挤兑的现象。第三,我们最近加强了资本管制,不会发生大规模的资本外逃。在海外那些预言中国会出现明斯基时刻的银行家、金融机构,都强调中国可能出现大规模的资本外逃。大规模的资本外逃是中国发生明斯基时刻的一个必要条件,如果我们把这点掐死了,那么我们也可以相信我们不会出现明斯基时刻

最后再看看所谓资本金问题,应该看到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是比较高的,虽然有些问题,但是总体来讲还是可以放心的。另外,其他指标也还都相当不错,中国的财政状况虽然确实有很多问题,但是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讲还是比较好的。同时中国有大量的国有资产,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如果出现问题,我们仍然有能力补足资本金,不至于发生资产价格暴跌、不能继续融资/资金不进入资本市场、资本金资不抵债/资本金耗竭。既然这三个问题都没有,就不能说中国现在面临着明斯基时刻,更不能说中国已经进入了明斯基时刻。

中国不必急于降低经济增长速度
但是我们应该防范明斯基时刻的出现,所以中央银行的领导警告、提醒我们关注这个问题是完全正确的,我们确确实实应该保持高度警惕,防止明斯基时刻的发生。如何防止明斯基时刻的发生呢?有四点是必须做的。

第一,到目前为止还是要坚持资本管制。要强调一点,资本管制是临时性的措施,最终我们是要开放资本项目的,但是从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还需要继续坚持资本管制。
第二,抑制企业杠杆率上升。事实上企业的杠杆率现在已经出现了下降的趋势,这是非常好的趋势,但是会不会反弹?我们不知道,需要注意。
第三,要防止地方政府债务失控。现在出现了一些“不借白不借”的倾向,一些地方政府认为反正是我借贷,最后国家会还,这种现象现在是存在的。
第四,要压缩影子银行套利空间。

相信做到了这些,我们是能防止明斯基时刻到来的。但是现在需要做一些判断,中国到底离明斯基时刻多远?我们还是要做出判断。如果说我们离明斯基时刻近了,这个时候相应的政策是什么呢?在这种情况下去杠杆要抓紧、货币政策要紧,可能还要适当地、适度地降低经济增长速度。

如果认为还没有面临明斯基时刻,即便有这种威胁我们能够处理它,那么去杠杆就要温和一些,不要一刀切。利息率要适当低一些,去年到今年利息率都出现了上升趋势,比如10年期国债利率有上升趋势,DR007(银行间存款类金融机构以利率债为质押的7天期回购利率)的利息率也出现了上升的趋势,如果明斯基时刻对我们来讲不是现实威胁,我们还是要注意调整一下,适度在一定情况下让利率低一些。

另外,增长速度可以比较放心地保持在6.5%左右,就是不必急于降低经济增长速度。很多外国投行建议,为了防止明斯基时刻应该让经济增长速度下降,到底降多少?6.5%左右甚至高一些是一个比较合适的经济增长速度。

我们现在确实应该强调增长的质量,但是与此同时,一定的速度是必要的。比较一下日本,1990年日本的GDP和中国相比到底差多少?那个时候中国GDP只是日本的1/8,但是经过了十几年、不到20年的时间,中国GDP现在已经是日本的两倍多了。所以经济增长速度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增长速度就没有今天中国强大的经济和中国的经济地位,所以我们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但是现在确确实实要更注重质量,而不是数量。就中国目前的形势来看,6.5%应该是合适的指标。

总之,中国目前确实面临很多金融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十分重要。但是,稳定经济增长,防止经济增长速度再度下滑也十分重要。

最后,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的重要环节就是防止资本外逃,只要不发生大规模的资本外逃,中国就可以避免发生明斯基时刻。

中国现在的形势是相当不错的,但是我们也必须高度警惕,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守住底线和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只要我们处理好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中国还有十几年、二十几年的经济增长速度保持在6%或者是5%以上的前景。
(本文整理自余永定在2017腾讯风云演讲暨原子智库年会上发表的演讲。有删减,标题为编者所加。)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2-07

余永定:房价不会暴跌 中国不会面临“明斯基时刻”
来源于证券时报 2018-01-10 13:27:33
昨天上午,经济学家余永定教授做客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智库报告厅,发表题为“资本外流与金融风险防控“的演讲。他在演讲中强调中国国际收支统计中存在不少误差与遗漏,有不少是资本外逃造成的,资本外逃会导致中国资金枯竭恶化,所以支持央行的干预政策。

余永定在讲座中表示,资本外逃有各种定义,我们定义为源于某种负面冲击,且会对国民福利造成永久性损害的资本外流。资本外逃是资本外流的一种,但是资本外流不等于资本外逃。资本外流是在统计之中的,比如正常的海外留学需求,不是资本外逃。

一般的资本外流和资本外逃性质不同,处理方法也是不同的。比如说资本外流可以通过改革利息率、改变汇率这种宏观调控的政策,一般来讲可以加以调控。但是资本外逃是想跑,哪怕损失50%还剩下50%也要跑,所以对于资本外逃就必须有跨境资本管理,用间接的方法难以遏制。

资本外逃造成了一些国际收支的不合理地方,就产生了两个缺口,一个是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长期保持收入逆差,中国累积经常项目顺差和海外净资产缺口巨大。对国际收支平衡表和国际投资头寸表上的两个缺口分析可以看出,最近几年中国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资本外逃。

“1万亿美元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实际是吓死人的。”余永定说,有人说这是藏汇于民,这就意味着非居民海外资产要增加1万亿美元,但实际上并没有。资本外逃方式众多,从过去低报出口,到现在发展到高报进口。

央行干预是对的,不干预的话外汇储备还会下降,尽管有点晚。”余永定说,“只要资本外逃这条道路被切断,中国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就大大地消除。”

余永定认为,政府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抑制资本外逃是完全正确的,但是资本外逃的问题还是有待于中国的经济体制、金融体系和汇率体制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否则只能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他认为货币也有价格,应该让汇率起决定性作用,只有波动幅度太大时,才去干预。像中国这种干预手段,只有少数国家比如老挝、海地、巴基斯坦等国家在使用,经济比较好的国家都实行浮动汇率。

国外一些金融机构认为中国现在已经面临着所谓的“明斯基时刻”。所谓的“明斯基时刻”,主要的表现是资产价格大幅度下降,由于资产价格大幅度下降因引起了一系列的金融反应,最后形成了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前不久央行提出中国要防范“明斯基时刻”,并不是说现在已经面临着“明斯基时刻”了。

余永定的看法是,中国确实面临严重的金融风险,但中国并没有面临“明斯基时刻”,中国的制度特点使完全有能力来防止这样的一种金融危机的发生。一个国家要发生全面金融危机,必须要有三个方面金融机构的资产价格暴跌货币市场流动性枯竭资本金无法得到补充。如果在这三个方面的任何一个方面能够阻止进一步地恶化,金融危机就不会发生。

今年中国的货币政策是中性偏紧,银行过去一直释放这样的信号。余永定倾向于认为,就中国目前的情况,考虑到增长的速度问题,还不是宜于把利息率过早地提升,还是应该保持比较低的利息率。

在增长速度方面,有种说法是中国不要增长速度目标,看就业目标就可以了,余永定对此不认同。他认为增长目标是一个指导性的目标,大家可以据此来制定自己的一些商业活动计划,6.5%的增速并不高,“我怀疑今年保不住6.5%,如果你不采取一些措施”。中国要更加注重增长的质量,适度降低经济增长的速度,不让中国失去经济增长的势头。

他认为中国房价不会重蹈日本房地产市场泡沫破裂的覆辙,日本当时缺乏借鉴,调控手段一刀切,利率变化太快,明令禁止给开发商借款,中国现在调控手段更多,房价不会出现暴跌。关于银行业面临的问题,他认为中国防范和解决危机的能力很强,这是一个长跑,最终可以度过难关,实现软着陆。

提问环节,关于中国是否面临通胀的问题,余永定认为,按照弗里德曼的观点早就应该通胀,像日本和美国低息刺激了这么多年,但没涨起来,现在是资产价格在上涨,但不在通胀统计范围之中。他预测短期看,不至于产生通胀,至少今年不至于,长期看不排除这种可能。“这个回答估计不会令你满意,也不令我自己满意。”
另外,余永定拒绝回答有关区块链的问题,表示缺乏研究。
(编辑:daisongyang)
责任编辑:代松阳 WF004

余永定:防范“明斯基时刻”中国可从四方面入手
2018-01-11 04:19:34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肖乐
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在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智库演讲中表示,中国并没有面临明斯基时刻,我们有能力防止金融危机的发生。

  明斯基时刻的概念,来自当代研究金融危机的权威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即资产价值崩溃时刻。他的观点主要是,经济长时期稳定可能导致债务增加、杠杆比率上升,进而从内部滋生爆发金融危机,和陷入漫长去杠杆化周期的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曾表示,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过多,会导致市场过于乐观并造成矛盾的积累,从而到一定时候出现明斯基时刻,而这种剧烈调整的情况,是我们需要重点防范的。

  余永定在演讲中指出,通过其他国家经验可以发现,一个国家陷入明斯基时刻要有三个条件,分别是金融机构资产价格暴跌货币市场流动性枯竭资本金无法得到补充。余永定说,“这是一个国家发生全面性金融危机的条件,如果在这三个方面的任何一个方面能够阻止它恶化,金融危机就不会发生。”

  余永定详细阐释了我国当前的资产负债状况是否具备发生明斯基时刻的条件。金融机构资产方面,中国金融机构的资产包括股市债市银行资产。首先从股市来看,2017年中国A股平均市盈率19倍,较2015年之前大幅下降,平均市净率2.18倍,2017年前10个月股市的波动率为12%,股市相对稳定。

  而在债市方面,2016年银行间市场公司债违约规模279亿元,交易所公司债违约规模4.58亿元,相较于我国庞大的债券市场,违约规模并不大。而金融机构资产尚没有大幅暴跌的可能性。

  从中国金融机构负债方面来看,余永定认为,首先,中国是个高储蓄国家,可借贷资金充裕;其次,由于中国的制度安排,很难想象会出现大规模的银行挤兑现象,“比较担心的是资本外逃,不过现在已经加强了资本管制,资金再次出现大规模外逃的可能性不大。只要没有银行挤兑资本外逃的渠道被掐断,国内资金枯竭而导致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就会大大消除。”

  最后从金融机构资本金来看,我国银行建立的各项制度保障依然相当稳健,同时由于中国政府相对良好的财政状况,即便金融机构需要补充资本金,政府依然有财力注入资本金。

  “当前并不存在我们要发生明斯基时刻这样一个问题。因此,我们一方面要注意继续推进各项改革,防范明斯基时刻;但也不必过于担心,以免妨碍经济发展的其他方面。”余永定进一步指出。

  对于防范明斯基时刻,余永定强调了四点方向一是完善跨境资本流动管理;二是抑制企业杠杆率上升;三是防止地方政府债务失控;最后是加强金融监管,压缩影子银行套利空间。
责任编辑:付健青 RF13564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