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 288阅读
  • 3回复

珠玑巷迁徙的胡妃事件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李震涛
 

发帖
13230
铜币
14026
威望
2802
贡献值
25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宋人经南雄珠玑巷南迁珠江三角洲,只是历代较大规模迁徙中的一次。
然而,人们迁徙不因胡妃事件而因战争的迁徙,又牵扯出不同的胡妃事件版本。
二、不同的“胡妃事件”版本
宋度宗咸淳九年癸丑,有宫人苏氏失调雅乐,胡妃(别书记作苏妃),因触怒皇帝,皇上大怒,打下冷宫。苏妃从宫中潜逃,扮作民妇到河边寻船,而至关口市下湾。适逢珠玑巷财主黄贮万运粮到临安,船泊码头,恰遇南雄府保昌县牛田坊人黄贮万在口泊船备三牲酬神。
黄贮万见苏妃貌美,邀请下船,两人谈话投机,苏妃愿下嫁黄贮万,黄贮收留为妾,隐姓埋名带归南雄。当时黄贮万不知道眼前美人原是皇上的妃子。(另传:南宋度宗成淳年间(公元l265年至1274年),胡贵妃被奸相贾似道迫害出逃,贾似道令尚书张钦率兵追捕。胡贵妃在江边被广东南雄珠玑人黄贮万与刘壮搭救,她隐瞒身份,随船到珠玑巷。数月后,胡贵妃与黄贮万互生爱意,就在他们结合之际,传来官兵追捕胡贵妃的消息,胡贵妃道出真情,黄贮万表示不怕灾难,愿生死与共。)
后来皇上免赦苏妃,将她从冷宫迁回妃嫔居住的地方,才发现苏妃已逃潜,便下令兵部尚书张钦行文各省,缉访一年仍无结果。兵部便谎报胡妃已死。张钦已获准不再追究,然而,有一天黄贮万的仆人刘壮因与主人有过节,因过失受主人责罚,出走来到京都,仆人怀恨于心,就向官府告发黄贮万收藏胡妃有罪,泄漏苏妃的秘密。张钦恐怕皇上查询真相,兵部官员闻知,惧被劾为欺君,便隐匿不奏。便捏造珠玑巷有贼作乱,企图消灭珠玑巷以掩盖苏妃匿身珠玑巷之事。为灭口起见,禀告皇帝说珠玑巷有匪情,请准许建寨驻军,意欲借此平毁该村。珠玑巷居民商议对策,罗贵等见大祸临头,罗贵就建议大家向南方地广人稀的地方迁徙,马上申请南迁。于是大家伐树串成木筏,随浈江飘流而下。胡妃怕连累众人,遂投井自尽…… 这一传说被载入许多家族谱中,因而得到广泛的流传,
又见流传:南宋度宗咸淳八年,也就是公元1272年的8月,宋朝度宗皇帝到景灵宫祭祀先皇之后,恰逢大雨。当朝宰相贾似道劝皇帝等雨后再由他用大骡车接回宫。但是胡贵妃的哥哥胡显祖已准备了一辆叫逍遥辇的小车把皇帝接走了。贾似道大怒,竟以“陛下举动不得不预闻”为借口,以罢证要挟皇上,并诬说胡氏兄妹有夺权的野心。度宗皇帝没有办法,只得罢了显祖的官,再将胡妃贬为蔗民,令其出宫为尼。至此,贾似道才答应上朝理政。之后,胡妃为避贾似道加害,乘隙溜出寺庙,扮作游妇,改苏姓,混迹京省,漂泊流离。适逢南雄珠玑巷富商黄贮万运粮至临安(今杭州),在江边见一女子踉跄而至,哀求搭救。黄贮万便把她带返珠玑巷隐居下来,他俩后来结为夫妻。这事不料被家仆刘壮背主告发,官府即启奏朝廷。贾似道便以珠玑巷百姓要“造反”为名,于是发兵围剿珠玑巷。因珠玑巷民预先得到罗贵女婿梁乔辉遣人密报。众人商议认为当时的南方土广人稀,易于分散以避官兵。于是纷纷逃离家园。他们以竹木结筏浈江南下,来到珠江三角洲等地。逃亡大军当中,尤其以珠玑村贡生罗贵为首的33姓、97户的集体南迁影响最大。这是一支十分庞大的南迁队伍。其中有麦氏一姓,“携家二百余口”,“至香山黄旗角乡”。后来散居到了珠江三角洲一带,并且开村立族,繁衍子孙。后来,这些人及其后裔,都异口同声地把南雄珠玑巷叫作是他们的“祖宗故居”。
当年那位皇妃嫁到此地,被官兵追索得急,为了逃避官兵血洗珠玑巷的灾祸,贡生罗贵祖、黄贮万等密议,决心保护胡贵妃和乡亲,于是全体珠玑巷村民乘木筏沿着浈江,往南方向珠江三角洲迁徙。在迁徙途中,贵妃不愿殃及珠玑巷的乡亲,独自返回珠玑巷向官兵招认自己身份,好让乡亲远走。黄贮万随后赶至,胡贵妃将黄贮万锁入空屋,自己投井自尽。黄贮万发狂冲出,怒斥官兵,以头撞井而身亡。至今,珠玑古塔下有一口古井,就是皇妃当年葬身之所。她死后,乡人怕她的鬼魂作祟,便建一砖塔盖住井口,用意是压住她的冤魂,可见那位“皇妃”命运之悲惨。后人为怀念胡妃,便在她当年所投的井上筑了一个“塔”来作纪念,这就是我们在珠玑巷里看到的“胡妃塔”。古塔在宋亡时曾毁于战火,元代重建。
知家世之源远、祖宗之光烈,以嗣以续,绵绵延延而有兴焉!
    
离线李俊文

发帖
2865
铜币
13536
威望
276
贡献值
0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2-31
后人为怀念胡妃,便在她当年所投的井上筑了一个“塔”来作纪念
李家大塘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1-03
南雄珠玑巷史话

郭隆钰
(一)
    说起南雄珠玑巷,不但广东人熟悉,就是旅居海外的华侨和港澳同胞也并不生疏,广东人和海外广东籍华人都把南雄珠玑巷当作他们祖先的发祥地。前几年,有一位旅居印度尼西亚的华侨,携带家属来到南雄,在会见我们的接待人员时,第一句话就说:『我的祖籍是南雄珠玑巷,后来才迁到广东开平的。』他要求我们带他去珠玑巷寻根问祖,我们满足了他的要求。

    颤名思义,南雄珠玑巷是南雄县境内的一条街巷。它座落于县城北面十一公里的雄余公路(南雄至江西大余)旁边。周围有一片平坦的稻田和少许黄土山岗,现在仍居住着几百户辛勤的劳动人民,南雄县珠玑镇政府也设在那里。关于珠玑巷的来历,据成书于清道光年间的《直隶南雄州志》记载:『珠玑巷得名始于唐张昌,昌之先,为南雄敬宗巷孝义门人。其始祖辙,生子兴,七世同居。敬宗宝历元年(八二五年)朝闻其孝义,赐兴珠玑条环以旌之。避敬宗庙谧,因改所居为珠玑巷。』这就是说:珠玑巷原名敬宗巷,因避唐敬宗庙谧而改名;由于张昌的祖辈张兴七世同居,当时被誉为『天下第一家』,朝廷为了表彰其孝义,赐张兴一串珠玑,后以珠玑命其地名。这就是珠玑巷的来由。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说法:北宋,汴京(今开封)有珠玑巷,宋南渡时,诸朝从驾人岭,到南雄为止,因不忘桑梓,也自称其地为珠玑巷。这一说法较之《直隶南雄州志》记载,显然根据不足。

    南雄珠玑巷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古老街巷。全长一千五百多米,宽四米多,路面用鹅卵石砌成。自从唐朝开元四年张九龄奉诏开凿梅关以来,珠玑巷是梅关驿道的一个重要墟镇,设沙角巡检。南来北往的达官贵人,富户商贾,文人学士都要经过珠玑巷。南宋极盛时,珠玑巷的商贩和居民曾经有一千多户。《直隶南雄州志》载有罗天尺的诗云:『南渡衣冠故里余,泪天赢得住烟霞。而今恰似乌衣巷,野燕低飞入酒家。』宋室南迁,给珠玑巷带来了繁荣,但是宋室的腐败,也给珠玑巷带来了大灾难。据说,南宋末年,度宗皇帝赵禥荒淫无道,宫廷有一个姓胡的妃子,对皇室不满,私自逃出皇宫,被当时在杭州经商的南雄人黄某带回南雄珠玑巷隐匿,后被人发觉传到宋室,宋室连下诏书并派兵日夜兼程前来捕捉。珠玑巷顿时风声鹤唳,鸡犬不宁,大难临头,巷内居民纷纷南逃广州等地躲避。而隐匿在珠玑巷的胡妃为了解脱群众,当即表白身世,毅然含愤投井自尽,以示抵抗。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血溅珠玑巷』的故事。事后珠玑巷人在胡妃投井的地方,筑塔纪念。相隔八十多年,到了元朝至正十年(二二五○,岁次庚寅)南雄路同知孙朝列重立石塔于井上。石塔高二.八米,实心,八角,七层,塔上刻有佛像莲花,底层刻有铭文:『至正庚寅冬至十月,南雄路同知孙朝列重立。』现在石塔仍屹立于珠玑巷内,被列为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南雄珠玑巷现有的古迹,除上述石塔外,还有三座门楼,构跨巷头、巷中和巷尾。门楼高约五米,宽四米许,巷头门楼上有石刻『珠玑古巷』四字。巷中门楼上有石刻『珠玑楼』三字,巷尾门楼原已倒塌,仅存墙垣,现已重修。这三座门楼,据石碑记载是清干隆年间由民间捐款修建的。石碑还刻有捐款人姓名和捐款数字。巷中『珠玑楼』上面还有一块石碑,是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国民革命军某部副师长蒙志的题字,上刻『珠玑古巷,吾家故乡』八个字。

    为了保护古迹和开展旅游业,南雄县人民政府已拨出专款,对珠玑巷和上述历史文物进行了维修。可以预料,南雄珠玑巷将是游客蜂拥而来的旅游胜地,较之昔日,其繁荣将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
不解南迁族,人人此发祥。珠玑犹有巷,沙水更名塘。
地古思淳俗,风殊识旧乡。笋舆初过此,敬止念维桑。
清.黄培芳

长亭去路是珠玑,此日观风感黍离。编户村中人集处,摩肩道上马交驰。
已无故老谈前事,那得新闻访旧支。遥忆先人曾赋此,百年泰运又还期。
明.黄公辅

    上面这两首诗出自《直隶南雄州志》。由此可见,早在二百年前,象黄公辅;黄培芳那样的文坛名人,似乎知道南雄珠玑巷是岭南氏族的发祥地,但不清楚珠玑巷人是怎样迁出去的?是什幺时候迁出去的?迁到哪些地方去?要解答这些问题,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于年代久远,记录漫漶,因此考证困难。至于郝玉麟编撰的《广东通志》记载仅寥寥数语,『珠玑巷在南雄府保昌县沙水寺前,相传广州梁储,霍韬诸望族俱发源于此』。阮元编撰的《广东通志》记载也很简单,『珠玑巷在沙水寺前,相传广州诸望族俱发源于此』。然而,我们的祖先和若干历史学家,毕竟还是为我们留下了不少可供考证的资料,本文就是从各种史料中(包括史册,乡土志,名人著述和氏族谱喋等)研究整理而成的,试图回答这些问题,以供关心南雄珠玑巷的各界人士参考。

    要研究珠玑巷之所以能够成为岭南氏族的发祥地,首先就得探讨它的地理特点和历史渊源。

    人们清楚,南雄珠玑巷是位于南雄县城北面十一公里的、长一千五百多米、宽四米多的一条街巷。北距江西大余县城三十二公里,从大庾岭南麓直到南雄县城,道路两旁及周围是一片成千上万亩宽阔而平坦的良田沃野。南雄有名的君子岭山脉在良田的西北,那里过去和现在都蕴藏着丰富的林木资源。君子岭向东南方伸展,由于风化,形成了大小红沙丘陵和黄土山冈,绵延起伏,历来适宜种植花生、烟叶、豆类等经济作物。所以南雄珠玑巷是盛产粮、油、烟、豆和林木柴炭的富庶地方。君子岭旁边有一条小河,蜿蜒流入浈江,多少年来,不仅可以灌溉农田,还可以通行小船。过去南来北往的人,除了走南雄、大余之间的陆路之外,还可由南雄乘船经韶州抵达广州。从大余乘船经赣州直通南昌、九江。在客观上它具备了交通方便和人类谋生比较容易的优越条件。在君子岭的北面有梅岭天险,可攻可守,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早在二千年前,越人拒楚抗秦,梅鋗将军曾在梅岭以南的中站地方筑城据守。

    自古以来,岭南通往中原必须经过南雄珠玑巷。正如简朝亮撰《粤东简氏大同谱》所说:『南雄州,自北方而至岭外者所必由,或偶旅焉,或久旅焉,吾宗之来有先后,以此故也。』尤其是唐代开元年间,张九龄奉诏开凿梅关以后,便在这绦古道上的沙角村(在珠玑巷旁边)设立沙角巡检。从此,岭南与中原的交通更加方便,往来更加频繁。迨至北宋,金人入侵,中原战火不熄,政局动荡,靖东之乱,高宗南渡,偏安江南。这一时期,从中原迁到岭南避难的人更多,有朝廷官吏,也有平民百姓。宋室南迁,促进了江南的经济发展。为了适应经济的发展,朝廷在广州置市舶司,发展对外贸易和方便海外友好往来。作为岭南交通要道上的南雄珠玑巷,曾盛极一时,巷内居民多达千户,连同附近牛田坊一带五十七村,简直象一个热闹的小城市。有『南来车马北来船,十部梨园歌吹尽』的写照。造就是南雄珠玑巷能够成为岭南氏族发祥地的特殊地理位置和历史渊源。

    至于南雄珠玑巷人南迁情况,从史料中查证,自北宋末期至元代初期的二百年间,大规模的南迁有三次,陆续个别南迁则有一百三十多次。南迁氏族现有据可查的有六十多姓,即:罗、湛、郑、张、尹、文、苏、谢、陈、麦、卢、汤、温、胡、赵、伍、曹、区、李、梁、霍、吴、冯、谭、蔡、阮、郭、寥、黄、周、孔、黎、何、陆、高、关、朱、邝、凌、肖、司徒、屈、袁、丁、宠、林、任、缪、邓、杜、甘、石、孙、严、鲍、雷、杨、简、唐、程、藩、叶、韩、魏、侯、姚等。

迁居的地方有广州市的高第街,彩虹桥,大市街(即惠福路)等,还有韶州、惠州、南海、番禺、顺德,香山(即中山)、新会、江门、鹤山、开平、恩平、阳江、清远、高要、广宁、增城、龙门、东莞、宝安等。
以小地名算,
南海有:盐步、九江、银塘、绿潭、大涡、邵边、罗格、石江、澜石、海舟、蠕冈、弼塘、上淇、恒顺、潮涌、黎边、大同、黎涌、云路、河清、白沙、平地、石肯、横江、麦村、大塑、大桐、简村、鹤园等。
番禺有:市桥、沙湾、韦涌、礼园、沙亭、鹭冈、鹿步、车玻、屏山、都那、小洲、大田村等。
顺德有:陈村、马齐、逢简、古楼、石涌、桃源、碧江、大良、桂洲、马宁、龙山、龙江等。
香山(即中山)有:小榄、南屏、谭井、平岚、大都、大车、麻子、濠涌、南塘、冈背、坎下、张溪、古坝、赤坎、海舟、莆山、南村、永原、众角、北山、四字都、山场、鸦冈、良都、麻州、隆都、水塘头、笼头环、唐家湾、婆石村、过城、四都黎村、大涌南文等。
新会有:瑶溪、凌村、石头、恩州、大口冲、丹灶、河塘、天河、水尾、冈州、中乐、七堡、务前、鸾台、龙水、竹坑、冲澄、鹿洞等。
江门有:范罗冈、潮连大纛、冈背、城市新魁窖等。
鹤山有:隔朗、平地岑等。恩平有:圣堂等。广宁有:江谷等。
清远有:琶江等。开平有:水东、窖堤等。
东莞有:栅口、茶园、赤冈、茶窖、长表、文顺、古梅、靖康等。

    南迁原因:各地史料记载,虽然不尽相同,但基本事实是一致的。主要有:避胡妃之祸;逃天灾地劫;躲元初兵燹;其它南迁原因等。现分述如次:

避胡妃之祸
  关于胡妃出宫,《宋史.贾似道列传》中有这样一段记载:『理宗崩,度宗又其所立,……八年,明堂礼成,祀景灵宫,天大雨,似道期帝雨止升辂,胡贵嫔之父(《宋季三朝政要》卷四作胡贵嫔之兄)显祖为带御器械,请如开禧故事,却辂乘逍遥辇还官,帝曰平章云云。显祖给曰,平章已允乘逍遥辇矣。帝遂归。似道大怒曰:臣为大礼使,陛下举动不得预闻,乞罢政。即日出嘉会门。帝留之不得,乃罢显祖,涕泣出贵嫔为尼,始还。』

按《宋史》记载,胡妃出宫确有其事。但出宫以后,与南雄珠玑巷人南迁有什幺关系?据番禺市桥《谢氏族谱》记载:『季宋,宫禁不严,妃乃潜逃……时有富民黄贮万,系南雄府保昌县牛田坊人,贮万备船运粮上京,至关口市下,见女貌美,因载而归,……后上行敕复取,兵部尚书张钦行文各省缉访。』

又据光绪举人新宁赵天锡所着《宁阳杂存》中云:『……涕泣出贵妃为尼,出宫后为商人所得,携归南雄珠玑巷。』

又道光七年戊辰本《粤东简氏大同谱》载:『吾宗各谱有由南雄来者,以其时南雄有胡妃逃至,于是珠玑巷人虑祸及,故相率而迁。……人民畏惧,举族奔逃,时无舟楫,我祖兄弟砍竹为插,乘流飘泊,夜半至连州江口,潦水散。』

南海鹤园《陈氏族谱》又云:『宋度宗咸淳九年癸酉岁,怀王妃胡氏,逃于南雄府保昌县沙水村珠玑巷,溺水,至次年行文查访,民虑及难,各携家逃窜荔枝山下者万人,遂结竹为箪,顺水飘流,乃狂风大作,箪散溺死甚多。』

香山小榄李氏族谱记载:『榄都小榄李族,始迁祖必贵,宋咸淳间由珠玑巷避乱荔枝山,斩竹结筏,随流抵杭乡亭子步奠居。』

以上各处记载基本事实相符,而后二处记载事实更为具体。逃荔枝山者竟有万余人,象这样大规模的南逃,可能不止珠玑巷人,或者牵动了附近牛田坊五十七村,或者也牵动了保昌全县,血溅珠玑巷的故事大概就是指这件事。这样多人避难南迁,散居各地,繁衍后代,其影响之大,流传之广,历十百世以至于今而不泯,确是理所当然。

逃天灾地劫
    据史料记载,南雄珠玑巷人在南宋绍兴元年有三十三姓、九十七户的一次集体南迁行动。原因是天灾岁荒,加上朝廷兵部严令居民迁移,取土筑寨,驻兵屯田,弄得民不聊生,不得不申请南迁逃命。番禺市桥《谢氏族谱》尚有九十七人(户)『赴南雄府告案给引词』和『南雄府知府钟文达批准』文以及『南雄府文引』等的记载。现照录如下:

赴南雄府告案绐引词
    保昌县牛田坊十四图珠玑村岁贡生罗贵、居民麦秀、李福荣、黄复愈等连名团为逃难俯乞文引早救生灵事。贵等历祖辟住珠玑村,各分户籍,有丁应差,有田赋税,别无亏缺,外无违法向恶背良,为因天灾地劫,民不堪命,十存四五,犹虑难周,及今奉旨颁行,凡民莫敢不遵,贵等因思近处无地堪迁,素闻南方烟瘴地面,田多山少,堪辟住址,未敢擅自迁移,今开居民九十七人团情赴大人阶下,伏乞立案,批给文引,经渡夹津岸陆,庶众生早得路迁移,安生有址,沾恩上词。
绍兴元年(1131)正月初十日团词人罗贵等。

知府钟文达批准文
    查得贡生罗贵等九十七人,原系珠玑村属人也。词称迁移之故,行虑集兵之扰,非有禁过之例,准案引行,此照通行,方至止处,即传该掌官员,告下复引,毋违。

吏房文吏黄英茂行本府文引
    岭南道南雄府为逃难给行早救生灵事。本年正月十三日,据始兴郡保昌县牛田坊十四图珠玑村贡生罗贵等,连名呈称前事内开:为天灾人祸,民不堪命,十存四五。犹虑难周,及今奉明旨颁行,筑土设寨,因思近处无地堪迁,据此速闻南方烟瘴,地广人稀,堪辟住址,未敢擅自迁移等情到府。案查民贡生罗贵等九十七名,案非恶孳民氏,为此合就行给文引,批限起程。凡经关津岸陆,此照通行,毋得停留阻禁。方到此处,合应行赴该府州县立案定籍,缴报文引,以凭造册,转报施行。
绍兴元年(1131)正月十五日给限四月二十日缴。

    以上记载,说明南迁是经过政府批准的。领了护照(古时叫文引或路引)的集体行动,其时间是在南宋绍兴元年(1131),早于咸淳八年(1272)胡妃出宫一百四十一年,显然与胡妃事件无关。三十三姓、九十七人的具体姓名。番禺市桥《谢氏族谱》和香山小榄《麦氏族谱》均有详细记载,兹因篇幅所限,不二照录。

躲元初兵燹
    南宋恭宗德佑二年(1276),元兵攻陷临安,益王赵是在福州即位,称端宗,改年号为景炎。那时战火纷飞,延及岭南。据南海苏廷鉴《苏氏族谱》(光绪刻本)记载:『景炎元年(1276)即元世祖十三年九月,元将吕师夔兵入梅岭,赵是遣曾逢龙、熊飞御于南雄,逢龙战死,熊飞奔韶州,守将自立以城降,飞率兵巷战,兵败赴水死。时宋末民避兵燹,亦由珠玑巷南迁。』该谱又载:『光绪丙辰,余两度梅岭,考志书及古迹,犹睹珠玑楼、珠玑巷、沙水塘,儒林里旧址。』在元兵南下,南宋王朝摇摇欲坠的时候,为躲避兵燹,由南雄珠玑巷南迁的人决不止是南海苏姓。据庞尚鹏撰《庞氏族谱序》云:『吾族自成周以来毕公之子封于庞,其后遂以国为姓,吾始祖沙村公讳晏者,宋祥兴间由南雄珠玑巷避乱迁南海。谱自南雄以上不可考矣。』(按:祥兴即南宋末代皇帝赵昺的年号)又据香山《任氏族谱》记载:『过城任族祖鸿业,宋嘉熙进士,官保昌令,留居此土,继因兵燹,徙居香山。』又据北山《杨氏家谱》记载:『杨泗儒,原居南雄府保昌县沙水珠玑里,因元兵扰攘,逼近南雄,偕妻及子来至香山。』宋末元初因兵燹南迁的大有人在,就连南宋末代皇帝赵昰也是被元兵追赶,南逃至广东新会海边跳崖而死的。

其它原因南迁
    查证各地史料:自北宋中后期至元代初期的二百年间,由南雄珠玑巷陆续南迁的有一百三十多次。其中有不少是朝廷官吏。如《开乎县志》引陈石园开平。《陈氏族谱》《光绪十年本》云:『周陈胡公传四十一世。生太丘长宝,实颖川人,至洪进封岐国公,洪进传二十二世,生瑚,瑚生九子,皆仕宋仁宗,三子延烈三世至文,谪官入粤,家南雄沙水村珠玑巷,二传玉辉祖,又由南雄珠玑巷来。……传世三十,丁逾百万。』

又如番禺屈新南宗《屈氏族谱》记载:『番禺屈氏,始祖禹勤,字元励,原岭南道南雄府沙水珠玑巷人,生宋元丰戊午二月十八日,大观二年己丑进士。授迪功郎,崖游入广,卜居番禺之沙亭。』

又如黎溢海(清人)重修番禺新造《黎氏族谱序》云:『番禺礼园,古名乡也。宋崇宁间侍御念泗公,其先姑苏人,宦游广之南雄,至含泗公于南雄珠玑巷迁广州。』该谱又云:『值寇逼南雄,衣冠之士,多避地于粤。公遂居番禺之礼园。』
以上是北宋官吏南迁的例子。

又查黄文裕《泰泉集》五十一《石川处士姚公墓表》记载:『姚经字宗理,南海雷冈下园里人,谱系出唐相梁国公崇。自水新徙保昌者曰南溪节度副使节,传至愈中,宋末徙南海为着姓。』
这是南宋官吏南迁的例子。

据霍谓崖家训和南海《霍氏族谱》称:『霍祖正一郎,家霍山之下。当宋靖康时,中原板荡。浩然去国,舟车南下,直抵粤之雄州沙水珠玑巷,后游于南海,携家舟次佛山,筑室三月冈。』

又东莞《肖氏家谱》云:『龙溪古梅乡肖氏,原籍楚之兰陵,徙南雄珠玑巷,始祖隆德宋淳熙七年九月至广州,悦宝安龙溪山水之胜,遂筑室古梅乡家焉。』

又据《开乎县志》记载:『司徒氏祖居南雄珠玑里,……值宋南渡,中原多故,由南雄迁广州高第街。』

又黎景义《二丸居集》云:『有宋淳熙之世,金紫光禄大夫黎中奉公讳厚芳,弃官避乱,自赣迁南雄珠玑巷,又自珠玑巷迁南海之桃源。』

又据新会《欧氏族谱》称:『新会欧族,太始祖镇南,字朝弼,……由南雄珠玑巷迁居新会。』

又清干隆龙廷槐《敬学轩文集》记载:『顺德桂洲里村陈氏,始祖宁波由南雄迁居桂洲里村,顺德黄氏始祖子成,由南雄徙广州,……后迁居顺德,为邑中着姓。』

又南海鹤园陈氏族谱称:『陈敬云于元至元间,隐于粤南雄府始兴县尹,旋致仕,卜筑于邻邑保昌珠玑巷而居,子君德,迁居佛山之田边坊。』

为了表述南迁情况,我不厌其烦地列举了以上例子,但个别南迁的有一百多次,不可能全部列举,仅就以上例子也足以说明南雄珠玑巷人南迁范围之广,时代延续之长,所以,直到今天,广东人和海外广东藉华人都把南雄珠玑巷当作自己祖先的发祥地,是有根据的。而珠玑巷曾车马云集,盛极一时,当可引为自豪。笔者寄语现仍居住在南雄珠玑巷的人们,在祖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当发愤图强,把自己的故园建设得更加美好,无愧于前人。造福于后代,在未来的历史长河中发挥承前启后的作用。

作者简介
郭隆钰,名方石,一九二四年生于江西省泰和县。早年就读于广州国立中山大学。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广东分会会员。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员,广东韶关诗社理事,江西庐陵诗词学会颅问。历任南雄县政协第一届、第二届副主席。其论着、诗作、书法等作品曾多次在书刊上发表。专着有《中国古陶瓷研究论文集》、《稚园诗话》、《瓷苑漫笔》等。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离线海舟李

发帖
2355
铜币
2425
威望
246
贡献值
2
银元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1-03
珠玑巷史事
陈乐素

  粤北南雄有地名珠玑,广州市内有路名珠玑,它们原来都叫做珠玑巷。南北两珠玑,不是名称偶然巧合,而是有它们历史的联系的。

  一九五七年,广东省中山图书馆油印了一本册子,题为《珠玑巷民族南迁记》,不分卷,约五十页,是中山黄慈博辑的遗稿。遗稿从各种诗文集、家谱、族谱中摘录出有关珠玑巷的记载几百段,并且作了一些考校工作。这是一部在解放前若干年写成的稿子。经过作者不少岁月的辛勤劳动,单是有关的家谱、族谱。他就收集到四十余种,这就很非易事。而这些家谱、族谱多已不存了。遗稿中选载了在一个历史时期内,大量不同姓的家族先后从南雄珠玑巷南迁到珠江流域一带,世代定居下来的事迹与传说。它是一部研究广东地方史很有参考价值的作品。本文就以这部作品引用的材料作基础,对这一历史时期这一段地方史试作一些探讨。

关于南迁的传说
  关于南迁的传说,大抵来源相同而有互异之处。黄慈博先生在遗稿中曾以三个不同姓的家谱、族谱相对校。三个家谱、族谱是:东莞英村罗氏族谱、新会泷水都莲边里麦氏家谱和番禺市桥谢氏族谱,而以罗谱作底本。现将其中主要部分节录如下:

  宋季间(麦谱作『宋度宗咸淳九年癸丑(1173年,癸酉年)』。谢谱不着年代)有宫人苏氏貌美贪私。一夕,上幸宫,失调雅乐,上怒,命下冷宫。妃潜逃,扮作游妇,混杂京省。时有富民黄贮万,南雄府始兴郡保昌县牛田坊人,备船运粮上京,至关口市下湾泊船只(麦谱作『至临安湾泊』),备牲酬福。时有歌女近前。万见女貌美,以意挑之。女即下船,与万言,娓娓不巳,愿托终身,因载以归。后来上行敕复取苏妃,不知逃亡久矣。上怒,敕兵部尚书张钦(麦谱作『张英宾』)行文各省缉访。终年无迹,乃复奏上准歇,不行追究。不知贮万所遇之女子,即苏妃也。一日,其家人刘壮因隙出走(麦谱作『家仆刘壮憾其主,走京师,诣英宾告其事』),扬泄弊端,传溢京省,兵部官知此,恐上究因,乃诈谓民违法作孽,会同五府六部所有,文武官僚,共掩前迹,密行计议,欲芟洗其地以灭踪。伪称南雄府保昌县牛田坊有贼作乱,流害良民;冒挟圣旨准行,以牛田坊地方,择地建筑寨所,聚兵镇守,庶国泰民安。未旬月,部文行批,立令照议,严行迁徙。

  时牛田坊五十八村居民亿万之众,莫不嗟怨惶惶。惟珠玑里居民九十七家,贵祖密相通透,团集商议,以为南方烟瘴地面,土广人稀,必有好处,大家向南而往,但遇是处江山融结,田野宽平,及无势恶把持之处,条相开避基址,共结婚姻,朝夕相见,仍如今日之故乡也。众议而相语曰:『今日之行,非贵公之力,无以逃生。』九十七人即相誓曰:『吾等五十八村居民,独籍公之恩,得赖逃生,异日倘获公之福,得遇沃壤之地土,分居安插之后,各姓子孙,贫富不一,富者建祠奉祀,贫者同堂共餐,各沾责公之泽,万代永不相忘也;世世相好,无相害也。』即签名团词,赴县陈告,准立文案、文引,仍赴府告准案结引,立号编甲,陆续向南而行(麦谱接云:『以竹结箪,浮浈而下,至连州水口,遇风箪散,溺毙男女无数。至居属香山县黄角大良,各投士人草屋安歇,分寻居住,成聚落焉)。』
  所有案卷文引。备刊于后。绍乎几年仲冬望后志。

接下有《赴始兴县告案迁徙词》(麦谱作『赴保昌县禀』》,末题:『绍兴元年正月初五日词上』(麦谱作『咸淳九年正月初五日』,谢谱作『开禧元年正月初五日』)。迁徙词后罗谱有赴难团人九十七名的名单,谢谱亦有而多异,麦谱无此,又有珠玑村三十三姓九十七人流徙铭(麦谱无)。

铭文如下:
  珠玑流徙,罗、湛、郑、张、尹、文、苏、谢、陈、麦、卢、汤、温、胡、赵、伍、曹、区、李、粱、吴、冯、谭、蔡、阮、郭、廖、黄、周、黎、何、陆、高发其祥。九十七人,开辟烟瘴。三十三姓,永镇南方。子孙万代,为国栋梁。文经武纬,愈速愈昌。

接下有《本府文引》,文如下:
  岭南道南雄府,为逃难给引,早救生灵事:本年正月十三日,据始兴郡保昌县牛田坊十四团珠玑村贡生罗贵等,连名呈称前事,内开:为天灾人祸,民不堪命,十存四五,犹患难周。及令奉明旨颁行,筑土设寨所。因思近处无地堪迁,远闻南方烟瘴,地广人稀,堪辟住址,未敢擅自迁移,等情到府。据此,查民贡生罗贵等九十七名,案非恶孽民氏(谢谱作『素无恶孽,官矜醇民』)。为此,合就行给丈引,批限起程,凡经关津岸陆,此照通行,毋得停留阻禁。方到止处,合应行赴该府州县属立案定籍,缉(谢谱作『缴』报文,以凭造册转报施行!

  绍兴元年正月十五日给,限四月二十四日(麦谱作『缴』。谢谱作『开禧元年正月十五日给』)。

  上刊的一篇记载,在叙述南迁原因和过程方面是相当完整的,但文字不甚通顺,又显非宋代的文书样式,更明显的矛盾是,宋无岭南道;只称南雄州,不称南雄府;地方亦无『省』之称;政府机构,无『五府』之称。时间上,罗谱作『绍兴元年』,谢谱作『开禧元年』,麦谱作『咸淳九年』,有差距,特别是绍兴和咸淳,南宋初与南宋末,相距一百多年。又所谓南雄富民黄贮万『备船运粮上京』,这样一条水路是没有的。而大致与此相同的传说,还不止于以上三个谱;甚至置民的家谱中,也有这样大致相同的传说记载。(1)

  传说同出一源,在若干年月里,各据听闻,各参己见,因而存在着种种矛盾之说,这并不奇怪。从南雄称『府』一语,可以说明从口传到笔传,已经是到了明代,是明朝人的记载了,矛盾是多的,但传说中含有一定程度的真实性,这却不能忽视,我试作一些探索如下:

一些历史情况
  北宋末期,由于以徽宗为首的这个政府的腐朽无能,在一个短短的时日里,就被南下的金军,占领了中原。攻陷了汴京。北宋政权结束。高宗仓皇南渡。在战乱中,中原士民,一部分随高宗走东南,流寓于太湖流域一带;一部分随隆佑太后走赣南,在隆佑太后自赣南回临安后,士民在动乱中,更南度大庾岭,寄寓南雄。这度岭的一支,经过一段时期,又从南雄南迁,流寓于珠江流域一帯。

据《宋史.高宗纪》,大致如下:
  建炎元年(一一二七年)冬,金军分道南侵。帝如扬州。三年(一一二九年)二月壬戊,驻跸杭州。癸亥,令有司具舟常、润,迎济衣冠、军、民家属。戊辰,出米十万斛,即杭、秀、常、湖州,平江府,损直,以粜东北流寓之人。六月,诏谕中外:以迫近防秋,请太后率宗室迎奉神主如江表;百司非军旅之事,并令从行官吏士民家属南去者,有司毋禁(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缟》所载略同)。

  七月壬寅,命李邴、藤康权知三省密院事,扈从太后如洪州,杨惟忠将兵万人以卫(《三朝北盟会编》:『隆佑皇太后迎宗庙、省部百司赴洪州,诸路公事皆赴洪州与决。』)

《三朝北盟会编》对洪州以后事,有详细的记载:
  八月二十日,隆佑皇太后至洪州。十月二十六日,金人自黄州渡江寇洪州。十一月六日,隆佑皇太后及六宫出洪州,舟人耿信反,扈卫军溃,九军尽反,劫夺六宫府库,一夕而尽。十一月二十三日,隆佑皇太后离吉州,至太和县,兵卫不满百人。金人追至太和。太后遂幸虔州。四年(一一三四年)正月二十四日,虔州兵乱。三月癸卯朔,卢益权知三省枢密院,往从卫隆皇太后。八月十日,隆佑皇太后至虔州。

这些记载说明:建炎南渡,一部分官吏士民流徙杭、秀、苏、常、湖,即太湖流域一带,另一部分而且是大部分,随隆佑太后沿赣江走洪州、吉安、虔州。太后从建炎三年七月走洪州,至四年八月回至临安,这一年之间,由于金军穷追,九军尽反,虔州兵乱,当日的士民狼狈困苦的景象是不难想象的。后来太后自虔州回临安,这些士民既没有随太后赴临安的条件,又势不能北还,因而不得不更南度大庾岭,求安身之地。李心传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绍兴三年(一一三三年)三月癸未绦,与此有关的一段记载,证明了当日士民流寓岭南的事实。文如下:

  直徽猷阁知静江府许中降职一等,时中原士大夫避难者多在岭南。上数诏有司给其廪禄。中言:『本路诸州赋入微薄,诸禁案寄居官毋得居沿边十三郡,见寓者皆徙之,仍毋给其禄。』上恶之,乃有是命。

『中原士大夫避难者多在岭南』,非士大夫的老百姓为数当然比士大夫更多。至于许中所说的『本路』,是指广南东西路,因为南下岭南的人,主要是从江西虔州(即赣州)度大庾岭,而不是从荆湖南路人桂林一带。当日先后度岭的士民,为数众多,他们在战乱中从中原或江南长途跋涉,颠沛流离,度岭以后,比较安全,得以喘息,因而暂止于岭下的南雄,是势所不得不然的。后来因为度岭来南雄的人陆续增多,于是其中一部分人又不得不更往南迁,也是势所必然的。这是南宋初期的一段历史。

到南宋末年,由于元军的大举入侵,特别是德佑二年(二一七六年)元将吕师夔玫陷南雄、韶州。守将曾逢龙、熊飞先后战死(2)。在这战乱期间,南雄居民,特别是那些原从中原以及江南度岭侨居的子孙后代人,又不得不纷纷更往南迁。他们在艰难中一批一批地结伴同行,也是很自然的。这是宋末元初的一段历史。

历史与传说
上述的历史,说明两次大迁徙:一次是在北宋末、南宋初,避乱的度岭寄寓南雄;一次是在宋末、元初,他们的子孙后代,从南雄更南下珠江流域一带,但族谱的传说记载,却把两次事件合而为一,有些说,时在绍兴;有些说。时在开禧或咸淳。至于所谓从冷宫逃出来的妃子,罗谱说是苏妃,另一些族谱,如小榄麦氏族谱则说是胡妃。前人已经指出,这事是从宋人说部如《齐东野语》、《咸淳遗事》等记载演变而成。按《宋史.贾似道传》述胡妃事如下:

  咸淳八年,明堂礼成,祀景灵宫。天大雨,似道期帝雨止升辂,胡贵嫔之父显祖为带御器械,请如开禧故事,却辂乘逍遥辇还宫。...帝遂归。似道大怒曰:『臣为大礼使,陛下举动不得预闻,乞罢政。』即日出嘉会门。帝留之不得。乃罢显祖,涕泣出贵嫔为尼。

胡妃(一说苏妃)为尼,传说借此演变为潜逃出宫为游妇,随黄贮万归南雄,再构成南雄居民因此事被逼南迁的故事。这些虚构的故事,与当时的历史事实不符,不须穷究,但其中主要的记载,如以罗贵为首的三十三姓九十七家结伴南行一事,就很值得注意。

    罗贵等一行离南雄,总是在元车攻陷南雄前后,他们沿着浈水到韶州,又从韶州沿北江南下至广州,再从广州逐渐散处各地。他们途中又经历许多艰险,如麦谱所载:『遇风箪散』,溺毙男女多人等不幸事故,当是事实。

综合黄慈博先生遗稿收集到的家谱族谱所载的姓氏,先后从南雄南迁的,除上述流徙铭中的三十三姓外,还有庞、康、唐、邝、丁、石、雷、孔、邓、孙、司徒、邵、任、朱、魏、程、侯、鲍、缪、房、容、潘、冼、祁、袁、姚、蓝、肖、韩、甘、林、杨、梅、吕、严、刘、关、屈、余、简等四十姓,连前合计有七十多姓。

而七十多姓中,有不少是同姓而异宗的,如黎、麦、李、陈、张、何等。这样加起来就接近一百姓。这近一百姓人家,先后南迁。散居各地,据诸家族谱:北有清远的朱,增城的刘;东有东莞的张、李、陈、刘;南有恩平的梁,新会的区、李、麦、陈;西有阳江的司徒等。其余诸姓则分布于南海、番禺、顺德、香山、鹤山等诸县。而诸姓比较集中的居地,则是南、番、顺、香、东、新等六县。

值得注意的有兩点:
一、诸家族谱、家谱都说他们的祖先是从珠玑巷南迁来的;
二、综观诸家族谱、家谱所载,从南雄南下定居地都是在珠江三角洲范围内。

两个特点:一是所从来;一是所定居地范围。这两个特点,是研究珠玑巷史的主要问题。广州之有巷名珠玑,显然是为了纪念南迁人来自南雄的珠玑巷,因为他们从北江南下,大多数是先到广州,然后散居各县,或者就定居于广州。

为何都说来自珠玑巷
  珠玑巷一名,宋元时代不显,明初永乐年间,东莞陈琏写了好几篇族谱序,《载琴轩集》中,在族谱序和其他几篇墓志铭、墓表中,他叙述伍、封、罗、李、蔡、邓、丁、何、刘、黎、李、张、袁等诸姓家世,都只说他们『先世南雄人』,而不言珠玑巷。万历年间,梁延楝的《珠玑怀古》诗,有句:『珠玑遗迹动凄其,厌说前朝有徙移,旧路人非芳草在,故园春尽落花知。』(3)黄公辅的《过沙水珠玑村》诗,有句:『长亭去路是珠玑,此日观风感黍离。』『已无故老谈前事,那得新闻访旧支?』看来梁黄当时对珠玑的传说已有深刻的印象,在身临其境时,都不禁有今非昔比之感,综上听述,《琴轩集》中族谱序多,反映元末大动乱后,明初族谱之作渐兴,而明中叶以俊,南迁人的子孙又渐有珠玑是故乡之思,对珠玑的传说渐盛,明后期诗人于是有黍离之叹。

明末屈大均《广东新语》卷二,两次谈珠玑:
其一,题为『珠玑巷』。他说:
  『吾广故家望族,其先多从南雄珠玑巷而未。盖祥符有珠践巷,宋南渡时。诸朝臣从驾入岭,至止南雄,不忘扮榆所自,亦号其地为珠玑巷;如汉之新丰,以志故乡之思也。』

其二,题为『珠玑巷名』。他说:
  『珠玑巷得名,始于唐张昌。昌之先,为南雄敬宗巷孝义门人。其始祖辙,生子兴,七世同居。敬宗宝历元年,朝闻其孝义,赐兴珠玑绦条环以旌之。因避敬宗庙谧,改所居为珠玑巷,予沙亭始祖迪功郎讳禹勤,初从珠玑巷而至。族谱云:南屈珠玑实始迁。

他听说:『宋南渡时,诸朝臣从驾入岭。』建炎南渡,士民入岭的多,是事实,但『从驾入岭』,则不是事实。南雄之称,始于宋初开宝四年(九七一年),唐时没有南雄之称。至于珠玑得名,他的前一说,是宋南渡时,后一说则『始于唐张昌』,显矛盾。大概是屈翁山随手笔录传闻,还未深考。但他说:『祥符有珠玑巷』南渡人岭止于南雄,『不忘扮榆所自,亦号其地为珠玑巷』,则值得注意。

  在封建社会里,因战乱流徙他乡,总忘不了故乡。故无论祥符是否有巷名珠玑,(而且南迁诸姓人多,不可能原都是珠玑巷人。)把珠玑一名,作为中原和江南的象征,代表南迁入的故乡,因而众族谱都说他们的祖先来自珠玑,它的意义就不限于纪念南雄的珠玑巷,而更远的并且纪念广泛的中原和江南的故乡了,不但南雄有珠玑巷,广州也有珠玑巷,其原因也在于此。这种源自珠玑巷的传说,遍及诸族,它是具有维护同宗、同族以至同乡团结互相作用的。

  但是,在封建社会里,维护族姓各自权益的手段,就是利用封建社会传统的宗法观念,血缘观念,而族谱的制作,就是作为权益的实证,法律的依据。家谱、族谱的制作与保存,主要在于维护家长制,维护产权,维护各自的经济利益。因此,家谱、族谱的记载,多自远祖始,以明渊源有自,其实多属于传闻,甚至虚构以显扬家声,而无碍于产权的确定。散居珠江三角洲诸族姓,异口同声,始迁自珠玑巷,这有利于宗法观念的加固,而对于产权的确定并无妨凝。我们所要研究的,不在于南迁诸族姓世系绵延,而在于他们在宋元以后几百年间,在珠江三角洲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关于家谱、族谱问题。以广东而论,元明以后,盛行编写;体例多以宋欧阳修的欧阳氏谱图和谱例为准则,以远近亲疏为别,远者疏者略之,近者亲者详之(5)。明陈琏宝安罗氏族谱序称赞罗亨信所修族谱『不强附所不知,惟书其可知一。但真能依此如实编写的,看来不是很多。因为执笔者多是族中人,况且知识水平、语言文字水平有高下。那些水平不高的,往往互相抄袭,臆度虚构,便多错误。典型例子,如廉江遂海合博赖谱6。卷首有所谓『宋欧阳修先生序一,序文末题『宋咸淳八年赐进士参政文忠公欧阳修顿首拜撰』。第二篇是所谓『宋胡铨先生序』,文末题『宋熙宁二年赐进士翰林院学士忠简公胡铨拜撰一。象这样缺乏历史常识的族谱,就没有多少研究价值了。

不少家谱、族谱是蕴藏着若干历史资料的,是有助于地方史研究的,但必须经过去伪存真的工夫,而首先要扫除那些封建糟粕。

与珠江三角洲经济发展的关系
  上文所载以罗贵为首的一批三十三姓九十七家人,他们南迁的时间,东莞英村罗氏族谱说是绍兴元年(1131),新会泷水麦氏家谱说是咸淳九年(1273)。看来,时在南宋末年,比较近实,说已见前。总的情况是,宋季以来,一批又一批,或个别的族姓从南下珠江,大致到了元末明初便告一段落。经过元末的大动乱,明朝前期,诸族姓便纷纷各自写家谱、族谱,以维护各自家族的权益和财产。不久,南雄旧居,逐渐改变面貌,当地居人逐渐『厌说前朝有徙移』了。但是,元明以来,珠江三角洲的形势却也逐步发展起来了。

  南迁的士民,以罗贵的一批为例,罗贵说自己是个贡生,他还未有入仕,只能说是个士人。据载,他一家男女六口,十五岁以上。男的五人,妇女一人;另外家仆二人,未成丁的三人;仆妇二人,仆女一人。他们在冈州(新会)蓢底村定籍之后,占地二十一亩多。耕地与劳动力相配,劳动力是足够的。至于其他九十六家,即使其中有些原是地方主,避地南来,也是不可能把原占有的土地带来。所以总的说来,南徙诸族姓中人,除老弱病残和幼小的以外,大部分要参加劳动来保证自己的生存和生活的。南方烟瘴地,当日的珠江三角洲,山少平原多,田少未垦地多,而布满河流水网。他们人多势众,经过多少艰难困苦,带来了中原和江南的先进生产技术,和当地土著居民结合起来,共同耕垦开发那广阔而又有良好自然条件的荒地,经过相当时日之后,是可以逐步变瘴地为适宜丰产的农业地区的。历史的发展正是这样。这段历史的发展可以直算到清道光鸦片战争之前。人们早就盛赞以南海、番禺、顺德为中心的产地,经过劳动人民的长久的生产实践,总结经验,创造了种种丰产的技术和方法。例如『桑基鱼塘』、『蔗基鱼塘』和『果基鱼塘』的优良养种方法。他们挖塘筑基,在塘里养鱼,塘基上种桑育蚕,用塘泥作桑、蔗、果的肥料,用蚕粪、蚕蛹、桑叶梗、蔗叶养鱼,鱼塘里养殖鲩鱼、鲢鱼(鳊鱼)、鳙鱼(大头鱼)和鲮鱼。几种鱼类混合放养,放养的数量合理搭配,互相调剂,互相利用。总的说,塘和基互养。长期以来,成为农业发达的地区。

  重温历史:建炎南渡,流徙东南的劳动人民,在不长的时间里,进一步把太湖流域改造成为东南经济重心。元明以来,避乱度岭南来的劳动人民及其子孙后代,也逐步把珠江三角洲改造成为我国南方经济发达的地区。而两者都是与建炎南渡的政治事件有关的。

  但是,珠江三角洲经济的发展,也和其他地区经济的发展一样,带来了阶级的分化。那些同宗同姓同族的家长和依附家长的人,恃仗宗法制、家长制的权势,一步一步地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剥削压榨同宗同姓同族以至他姓他族的人,以致无数被剥削者越来越贫困,被迫流徙他乡以至国外,一部分成为海外华侨的前身。这种情况,在外国资本主义入侵后,更为严重,连那些中农、小地主也逐步贫困化了。

  但是,另一方面,原来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文化的发展,而文化的发展,又自然会产生不少历史人物。试举一些度岭南迁人的后代为例:
  南宋的崔与之,增城人。其先世汴人(7)。李昂英,番禺人。曾祖仙之,自保昌(南雄)来迁(8)。明罗亭信,东莞人。其先南雄人(9)。陈献章,新会人。『先世仕宋,自南雄迁新会』(10)。

  屈大钧,番禺人。『南屈珠玑实始迁』。乃至近人,康有为,南海人。据康南海自编年谱:『始祖建元,南宋时,自南雄珠玑里始迁于南海县西樵山北之银塘乡。』梁启超,新会人。据丁文江编《梁任公先生年谱长编初稿》引《梁氏世系图谱》:『绍字季美,宋赐进士,绍圣间为广东提干,与叔焘同择居南雄珠玑里。广东梁氏自公始。』

  总之,南宋以来,避乱度岭,又从南雄南迁的人及其后代,对珠江流域经齐约发展,在历史上曾经过积极作用,有着重大贡献的。
一九八二年国庆节于暨南大学

注:
1.详陈序经:《民的研究》第一章:『民的起源』。一九五○年商务印务馆出版。
2《宋史》卷四七,《二王纪》。
3《水阁诗钞》。
4《北燕岩集》。
5《欧旸文忠公集》卷七一。
6《廉江遂合博赖谱》一九三三年雷阳印书绾印本。
7《广东通志》卷二六九。
8黄佐:《广州人物传》卷九。
9陈琏:《琴轩集》卷五,《宝安罗氏族谱序》。
10阮榕龄:《白沙先生年谱》。

作者简介
陈乐素(一九○二至一九九○),广东新会人。一九一八年东渡日本,在明治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一九二三年回国,先后担任日本研究主编、浙江师范学院历史系教授兼图书馆馆长、中央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审兼历史研究室主任、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顾问、中国宋史研究会副会长、暨南大学古籍研究所名誉所长、历史系教授。着有《宋初三馆考》、《中国目录学史》、《求是集》等。

我族始祖治成公於咸淳元年在南海縣鼎安都江浦司海舟堡田心鄉開基為海舟李氏一世祖据族譜記載祖承忠肅公李彌遜宗系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